皮肤
字号

纵爱:娇妻不如妾

点击:
婚乱情变 第1章 盼娇妻

何其正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扭来扭去的,仿佛屁股上扎了棘棘一般,又仿佛痔疮犯了,屁股不敢沾椅子一般。他时不时的掏出破旧不堪的诺基亚5230看一下时间,然后就是长吁短叹,原本脸上由于青春期荷尔蒙分泌太多遗留的深深地痘坑也随着一起皱了起来,仿佛百年老树突皱起的干枯树皮,看起来愈发的难看。

坐在何其正旁边的陈晓曦见何其正这个样子,不由得很是奇怪。于是故意的咳嗽了几声,等成功的吸引其何其正的注意后,冲着何其正妩媚的一笑,然后慵懒的往后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凹凸的身躯立刻曼妙毕现。这还不算,陈晓曦竟然又往下拽了拽低领的T恤。那原本就非常硕大的胸/脯顿时露出了一条深深的白花花的沟来。这要在往常,何其正准会瞪大眼珠子,流着口水的看。可今天的何其正却一反常态,眼睛只是在陈晓曦那流露曼妙的春光上瞅了一眼,然后就又掏出那破烂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陈晓曦见屡试不爽的法子竟然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不由得有些生闷气。眼珠转了转,陈晓曦又有了主意。随手拿起一份早就打印好的方案扭着迷人的小腰来到了何其正的身边。身子仿佛树袋熊一般的几乎要挂在何其正的身上,未曾说话,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何副经理,你看这个方案行吗?”

陈晓曦眨着大眼睛,眼睛仿佛被秋水渲染了一般,水汪汪的。

何其正心烦意乱的当头,猛然感觉一个软软喷香的身子紧紧地靠在自己的身上,穿着短袖的胳膊感到那硕大的绵软弹性一片温热。不由得心头一阵的荡漾:“这个小蹄子,又来撩拨老子,要是不占点便宜的话,还真对不起自己守活寡这么多天!”

何其正斜眼往四周看了看,只见偌大的办公室,同事们都在低头忙碌的工作,谁也没注意他们两个。于是何其正慢慢的伸出了手,照着陈晓曦那丰润的臀部摸去。陈晓曦仿佛早就熟悉何其正一般,当那只作怪的手还没挨上她自己的时候,就兔子一般的跳开了。陈晓曦冲着何其正吐了吐红嫩的小舌头,然后捂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何其正有心骂娘几句,可看了看正在埋案工作的顶头上司企划运营总监刘洁,不由得悻悻的咽了口吐沫。正在这个时候,何其正的手机突然响了,何其正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不由得咧开大嘴耸动着肩膀嘿嘿的笑了起来。

“亲亲老婆,你咋才来电话?几点的飞机?要不我去接你?”

何其正说话的语气带着十万分的激动和兴奋,原本黑黢黢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丝的红色的光晕。正在埋头的同事们听到何其正猥琐的笑声,一个个都抬起头看着他。刘洁抬起头,皱着光洁的眉头瞪了何其正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工作了起来。

何其正也意识到不对劲,于是压低声音说:“今天晚上八点到,好咧,亲亲老婆,到时候我去接你!”

“啥?不用接?”

何其正突然声音大了起来,可随后又压低声音说,“那好,那我在家等你哦,你不知道这大半年的我都快急死了,嘿嘿!”

何其正的这番话让已是过来人的陈晓曦和刘洁都羞红了脸。只不过陈晓曦只是捂嘴咯咯的笑,而刘洁则厌烦的往地上啐了一口,低声的骂道:“不要脸!”

打完电话,何其正看了下手机,然后一拍大腿:“下班喽!”

还没等大家都缓过神来,就见何其正已经兔子一般的冲出了办公室。何其正心里那个美啊,出差大半年多的娇妻明天终于要回来了,想想就兴奋。今天晚上一定要大干三次,不,大干十次,非得把积攒了这大半年的弹药都给倾泻出来不可。

“哎呦!”

何其正猛然觉得自己撞在了一个柔软的身躯上,出于本能意识,何其正用手往前一推,两手正抓在一片弹性十足山峰上。闻着熟悉的香奈儿5号的味道,何其正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

“工作都干完了?这才几点就往家跑?”

院长周冰倩拍打着乱颤的酥胸,吐沫了红艳的唇膏的小嘴一启一合的,时不时的芝麻粒大小的白牙闪着光。

“不好意思啊,周院长,我有急事,十万火急的大事!”

何其正说完,连敢看周冰倩一眼都不敢看,一溜烟的跑了。

“不成熟,不成熟,跟急着要娶媳妇的毛头小子一般!”

才刚三十出头的周冰倩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

“周院长,何经理这哪里是去娶媳妇啊,他这是急着去入洞房!”

陈晓曦咯咯的笑着接过了话茬,“他老婆出差大半年今天晚上要回来了!”

“怪不得呢,怪不得呢!”

周冰倩看着何其正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眼睛却闪着耐人寻味的光芒……

婚乱情变 第2章 戴绿帽

何其正住的富华小区是郑州市名符其实的富人聚集地。所以当何其正骑着破旧得快要零散的电动车来到小区的门口的时候,在一辆辆出入的豪车面前,显得尤其的扎眼,仿佛鸡立鹤群一般。挎着古琦包、LV包,溜着名贵的卷毛直毛狗的阔太太大小姐们看着如同民工一般的何其正的时候,都毫无做作的捂着鼻子,厌恶的瞪着何其正,唯恐蹭上晦气一般。

何其正对此见怪不怪,和站在门口的保安打了声招呼,就歪歪扭扭的骑了过去。“狗日的,也不知道这小子上辈子修的啥福气,不但娶了个貌如天仙的老婆,而且还在这样高档的小区买了个200平米的大复式。

“这家伙有啥能耐,还不是仗着他老婆吗?听说他老婆要是不和她老总勾搭睡在一张床上,能买的起这样的豪宅?”

另一个保安压低声音,唯恐何其正听见。可惜由于是顺风,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何其正还是一字未漏的听在耳朵里。何其正皱了皱眉,刚想停下车找那两个保安理论,可生性懦弱的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握了握拳头,然后一加电门就把那些流言蜚语都统统的抛在脑后。

在自己房子旁边随便找了个地方把电动车一停,何其正连锁都没锁就直奔自己家中。何其正之所以不怕电动车被偷,不是因为富华小区的保安系统严密。而是他对他的电动车有充足的自信,曾经何其正把他的电动车扔在大街上一星期没上锁,结果去了电动车依然还好好的在那里。他这样的电动车可谓是极品了,就连小偷也懒得费这个力气去偷了。

何其正的家在一楼,是个200平米的大复式。这样的房子就算在郑州普通的小区也得个130多万,更不用说是在富华小区这样的顶级高档社区了。难怪那些保安风言风语的。但何其正却对自己的娇妻有着绝对的信任,他们可是从高中开始就相恋了,什么样的考验没经历过?当何其正看着主卧室墙上挂着他和他妻子于梦的婚纱照的时候,他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看着妻子于梦的穿着白色婚纱胸前裸露的白色的肉沟的时候,何其正觉得自己胯下的小兄弟开始蠢蠢欲动了。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看表,才五点半。时间还早,何其正就开始张罗起饭菜来,好给自己的娇妻接风。冰箱里什么都有,何其正的厨艺又是相当的了得。所以不大一会,一大桌丰盛的饭菜就准备好了。

何其正又看了看表,刚过七点。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何其正却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闲来无事,何其正就溜溜达达的来到了卧室里。看着凌乱脏兮兮的床单,何其正突然跳了起来。妻子于梦爱干净,要是让她看到了,那自己可就死定了。何其正手忙脚乱的扯下床单塞到洗衣机里。然后笨手笨脚的拿出一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铺平整。又洒了点香水,是于梦最喜欢的雅顿第五大道。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敞开的衣柜里滚落了下来。何其正低头看了下,原来是妻子蕾丝几乎透明的睡衣。呆呆的拿起来,闷着脸,冲着落地窗外夕阳的余晖,何其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的香水味混杂着妻子的体香,这一刻,和其中不由得醉了。

何其正呆愣足足能有一刻钟,突然想起了什么。翻箱子倒柜子半天,终于在床底的角落里摸出了一个沾满灰尘的小瓶子。吹了吹上边的浮尘,上边的商标已经模糊看不清楚,何其正慢慢的拧开了瓶子,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是否过期。然后拉上窗帘,飞快的脱下裤子,掏出了已经有些兴奋的小兄弟,然后小心翼翼的喷上了一些。然后坐在床上慢慢的盯着吸收变干。这才提上了裤子。

何其正看了看墙上的冲着自己甜蜜微笑的妻子,又看了看铺在床上那透明的睡衣。眼神中不由得充满了期待。

八点了。妻子于梦还没来电话。何其正有些坐不住了。“该不会出啥事了吧?”

莫名其妙的何其正的左眼皮的开始剧烈的跳了起来。

何其正拿起手机给于梦打电话。电话通了,可电话那头却没人接。一连打了三次,终于电话通了。

“老婆,你到哪里了?”

何其正话语中带着急切。

“老…公…公司这边有点急事,暂时还回不去!”

电话那头传来于梦软软得略带慌乱的声音。

“啥?不回来了?”

何其正仿佛一只温顺的猫咪被踩到了尾巴一般,就连气息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老…公…公司事情太多,就这样了,嚒,爱…你…”

于梦匆忙说完。正在这个时候,何其正突然听见妻子于梦惊叫了一声:“啊,你慢点,痛!”

随即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忙音。“啪嗒!”

何其正手中的电话掉在了地上,他慢慢的瘫软在地上…

婚乱情变 第3章 夜艳虐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何其正听到妻子最后的那一声惊叫,无异于五雷轰顶。何其正此刻脑袋一片空白,虽然他不相信妻子会做出这样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妻子最后那一声已经让一个正常的男人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出轨?妻子背叛了自己?”

“绿帽,传说中的绿帽竟然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一刻,何其正有一种杀人的冲动,他想此刻就拎着一把菜刀去找那一对狗男女去拼命。虽然自己生性懦弱,但武大郎这样的三尺汉子还敢找西门大官人去拼命,更何况自己比武大郎还要高上许多呢?

“哇!”

何其正大声的哭了起来,像个受伤的孩子一般,就这样把头埋在膝盖里痛快的哭了起来。太阳慢慢的西沉了,夜幕慢慢的弥漫了这座三流的城市。妖艳的霓虹灯眨着眼睛,透着落地窗不解的看着这个伤心欲绝的男人。

文章地址:/a/dushi/2018/0315/28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