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寻宝王

点击:
第一章 乞丐刘胜宇

“再来个鸡腿……那肘子也来一份。”

上午八点的光景,刘胜宇还在做梦。

他靠在一处店面门口,嘴角留着口水,不时发出一声呓语。

可惜好梦不长,伴随着一阵门栓转动的声音响起,他背后靠着的店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刘胜宇迷糊之下,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脑袋和地面的亲密接触让他很快醒转过来,但紧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景色却是让他整个人一楞。

——那是一条米黄色的碎花长裙,裙子的主人脚踩一双高跟鞋,一脚跨在刘胜宇手臂之间,一脚则在他脑后。

这样一来,裙下的旖旎风光顿时充斥了他的视线。

粉红色的猫咪?

他想着,心里仿佛老鼠在爬,不由就咽了口唾沫。

那开门的女人长得异常秀气,小巧的鼻子、红艳的嘴唇,还有一张鹅蛋脸,配合着中长的头发,顿时给人一种画中仙子的感觉。

她也发现了身下的刘胜宇,估计是反应过来两人的造型太让人尴尬,她脸色一红,小脚往回一缩,就急匆匆的又退进了屋子。

“你,你在我店外面干什么?”

陈婕妤,也即是这个身着长裙的女人,她看着面前的刘胜宇,见他灰头土脸,衣着破烂,手里抱着个不大不小的花盆,内里杂草丛生,枝叶上还趴着个绿油油的小虫子,不免就将他当成了要饭的乞丐。

刘胜宇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陈婕妤青春靓丽的脸蛋,让他乐呵得不行,不由自顾自的想道:早知道这山下的女人这么漂亮,鬼才和老头蹲在上面生活这么多年啊!

一时间,他的眼神都有些发直。

陈婕妤可不清楚刘胜宇心里的念头,她还以为面前这男人是饿得脑子发木,又见他可怜兮兮的,心里一软,忍不住道:“你是不是饿了?呐,那桌子上还有两个包子,你拿着走吧。你再待下去,我这都不好开门做生意了。”

还别说,她指着那桌上热气升腾的包子说了这话,刘胜宇还真觉得有些饿了。

事实上他虽然不是乞丐,但这连日来过得日子也跟乞丐相差不远——之前下山的时候,自家老头出了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他一定要把这盆草照顾好之外,只给了他两百块钱的盘缠,如今这社会,这点钱有够什么?

刘胜宇从山上下来,还没到西江市里,就已经把两百块花了个一干二净,这阵子饿得不行,甚至开始盘算着到什么地方下力气换点吃食了。

因此他也顾不得客气,走进店里就拿着两个包子出来,一边吃,一边道:“美女,你这要人帮忙吗?我这人特能干,只要管吃管住,我什么都能做,工资的话,你看着给个万儿八千的也就行了。”

陈婕妤听得一阵气结,还以为刘胜宇是调侃自己,没好气道:“不需要,你拿着包子快走吧!”

刘胜宇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发脾气,耸了耸肩,正打算离开,结果旁边却突然传来一阵异常得意的嘲弄声音。

“啧啧,我说陈老板,你这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居然还有闲钱接济乞丐?我该说你是菩萨心肠呢,还是没脑子?哈哈哈。”

随着声音响起,一个大腹便便,脸胖得跟面碗差不多的胖子就走了过来。

他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装得斯斯文文的,面上却满是讥讽。

刘胜宇看了眼手里的包子,决定帮人家说句话,于是道:“瞎说什么呢,我这是吃工作餐知道吗?你哪来的,别打扰我们老板做生意。”

“哟,新鲜。”那胖子嗤笑一声:“这用乞丐当员工,老子还是头一次在珠宝行业看见,行啊,陈老板,拉人充门面呢你这是?”

刘胜宇回头看去,发现那陈婕妤似乎异常厌恶这胖子,皱着眉头冷冷道:“马老板,这月底还没有道,你要是来催账,怕是早了点。”

“呵呵,我这是特意好心来给你提醒呢,知道不?”胖子摇了摇折扇,皮笑肉不笑道:“反正字据我都留着,到了时间你要是拿不出四百万,这店铺,可就归我了。”

陈婕妤听得俏脸愠怒,抓在门把上的小手顿时因为用力而青白一片。

这马胖子说的话并不假,事实上前阵子陈婕妤和哥哥张罗自家爷爷留下来的玉器行的时候,虽然因为规模不大赚不了什么大钱,但好在也还能勉强维持现状。

可好景不长,几个月前,她哥哥陈瑞生却是被马胖子摆了一道,为了赌一块要价六十万的四面开窗都一片水绿的原石,借了这马胖子二十万高利贷。

结果石头到手,才发现自己上了当,那里面居然全是实心的,出了外面薄薄一层翡翠,内里几乎什么都没有!

家里本就不算太富裕,陈瑞生伤心之下,借酒消愁,结果半夜喝醉开车回家的路上,居然直接连人带车冲进了湖中。

这马胖子也是阴险,一开始一直压着高利贷合同的事情没有说出去,等足足过了三个月,那欠下的二十万利滚利变成了四百万后,他才早上门来,要陈婕妤还钱。

陈婕妤当然不答应,直接选择了报警。

可警察来后,了解了事情经过,见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的条款并没有犯法的地方,而上面又有陈瑞生的亲笔签名和手印,便以民间贷款纠纷无法处理为由,让他们私下解决。

眼看着四天后的月底就到了还款日期,陈婕妤着急之下,一直茶饭不思,唯恐爷爷的店败在自己手中,以后死了都没脸去见家里人。

马胖子说完话,见陈婕妤面色惨白,心下得意,一时间竟然口花花起来:“我说陈老板,你这破铺子到时候肯定做不了四百万的,不过嘛,嘿嘿,我瞧你姿色尚可,到时候我做个好人,替你安排下路子,出去坐台的话,一晚上起码是几千上万的,这样还钱也快,对不对?哈哈哈!”

陈婕妤被这话气得脸色发白,嘴唇都开始打抖。

刘胜宇在一旁有些看不过去,瞧见旁边的扫帚,两三下咬了包子,抓过来就作势扫地,实际上却一个劲往那马胖子身上蹭;“哎呀,这位老板,你注意点啊,待会把你衣服弄脏了可不好。”

话是这么说,他的扫帚就没离开过那马胖子的衣服,很快,原本还算得体的外套顿时成了乌黑皱吧的模样。

那马胖子气得暴跳如雷,想动手又发现自己居然怎么也绕不出这扫帚的圈子,脸色变换一阵,恶狠狠看了刘胜宇一眼,终究还是拂袖而去。

“好好好,陈老板,你倒是找的好员工!等着吧,还有四天!我看到时候你还能不能跟我这么得意!”

“......谢谢你了,先生。”见马胖子总算离去,陈婕妤面露感激,看了眼刘胜宇道:“对了,你吃饱了吗?你看,我真的要做生意了。”

她似乎是不好意思赶刘胜宇走,毕竟人家好歹才帮了自己,因此话到一半,声音就低了下去。

刘胜宇瞟了她一眼,想了想,道:“我还不能走,我师父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这一饭之恩,我怎么也得报答回来。”

说着,他将扫把一放,脸色转正道:“放心吧,我听你有些债务对不对?我来替你搞定。”

陈婕妤闻言,没好气道:“先生你一个月工资可得万儿八千呢,我这养不起,您本是这么大,还是另谋高就吧。”

“怎么,你不信我?”刘胜宇听出味儿来,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脖子上戴着的玉佩拽下,放到了她的手里:“我把这东西抵押给你,你借我些本钱,我来帮你翻本,如何?”

陈婕妤正待说话,接头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东西,却是一下子呆立当场,整个人仿佛见鬼了一样,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冰魄?这样的成色......你为什么还......”

她这话是想问刘胜宇为什么带着价值上百万的东西还能活成这样,可看他也不像是个神经病,想着或许人家有什么难言之隐。因此就没有问下去。

这可不是夸张,这吊坠看起来造型独特,其上凤龙盘恒,中间却是一颗镂空雕刻出来的内镶珠子,单凭这等不破坏宝石结构的镂雕手艺,就不是什么等闲人能办到的。

可东西是纸钱,陈婕妤却收不下来。

她苦笑一声道:“现在店里的流动资金只有十万来块了,你这玉佩我可抵押不下来......事实上我刚才虽然不想在马胖子面前服软,所以嘴硬表示能还上钱,但我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气,说不定......月底怕是只能抵押店铺给他了。”

“十万就十万,反正钱赚来也是你的,多少无所谓。”刘胜宇一副轻松的样子点点头:“放心吧美女,有我和小翠在,最迟不过三天,一定会扭转局面,让你还上钱的。”

“小翠?”陈婕妤听得一楞,左右看了看,疑惑道:“谁是小翠?”

刘胜宇把怀里的花盆向前一递,指着其上草丛中那只正在打盹的绿色飞虫道:“呐,就它了。”

小虫子仿佛知道刘胜宇在说它一样,还动了动头上的触角,仿佛在跟陈婕妤打招呼。

陈婕妤脸上露出错愕,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胜宇咧嘴一笑,抱着胳膊道:“好了,你不要多想,只要准备好到时候怎么感谢我就行了。”

陈婕妤此刻估计是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闻言愣了下,居然半开玩笑道:“好!只要你能帮我渡过难关,把爷爷传下来的店铺保留下来,你就算是让我以身相许,我都答应!”

第二章 五十万

刘胜宇听得心里是激动不已,就这样在陈婕妤的店里以员工的身份住了下来。

往后的几个小时很是平静,没人逼账,店里也没什么生意。

刘胜宇混了两顿饭,吃饱喝足之后,就在陈婕妤的安排下,开始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刘胜宇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花盆走到了窗户边上。

花盆被他双手牢牢握着,靠放在窗台,伴随着斜洒而下的晨曦,那绿色的小飞虫顿时扑闪着翅膀,开始在丛生杂草之中飞来飞去。

在刘胜宇的视角中,空气里不断有四散的光点飘荡过来,没入自己的身体,虽然数量不多,但胜在能用。

他手里这盆看起来卖相欠缺的杂草也跟他差不多,正在竭尽全力吸取空气中逸散的灵力。

用老头子的话来说,这盆草是相当珍贵的灵草,能自动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并储存起来,同时也是那只绿色飞虫‘小翠’赖以生存之地。

文章地址:/a/dushi/2018/0412/28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