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春艳

点击:
正文 001 美女打上门

哪里有艳照,哪里就有魏谢。

这里的艳照不仅指代那些香艳诱人的暴露图,准确地说泛指流传在网络上所有的美女图片。魏谢是个不折不扣的艳照迷,就和集邮迷一样,他疯狂地收集着双眼能看见的艳照,每天晚上都要在电脑前看一遍上万张艳照组成的幻灯片才能睡得着觉。

即便如此,魏谢还不满足,他在起点中文网写了一本YY小说,名叫《我与众位艳照女郎的幸福生活》在书中,这厮无耻地运用了第一人称,大开金手指,给主角设定了极为牛叉的能力。然后他大过干瘾,凭借着主角非凡的魅力,与形形色色的艳照女郎发生了种种妙不可言的关系。

并且,魏大大还很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他将每一位女主角的图片都上传在书中的‘作品相关’内,与支持他的读者们一起分享意淫的乐趣。和一些资深读者一样,魏谢对网络上那些明星啊女优啊什么的图片不感兴趣,他关注的是那些非著名美女的图片。

魏谢一直在想,这些美女既不是什么娱乐圈红星,也不是什么名人,她们的图片到底是怎样流传到网络上的?她们现实里又是干什么的?还有她们真人到底有没有照片那么漂亮?

正因为这些疑惑,魏谢和他那群想象力丰富地读者兄弟们一起,为这些神秘地美女们塑造了各种各样的身份,更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也许,对于他们这群淫人来说,这是一个完全由自己打造的梦想。

魏谢万万没想到,这本旷世奇书至今还没赚到一毛钱稿费,却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此时此刻,站在魏谢面前的是一名漂亮的年轻女警。那利落的短发,透着英气的俏脸,制服内呼之欲出的饱满肉球,充满弹性和爆炸力的匀称长腿,无一不震撼着魏谢的眼球。

如果换在从前,能与这样的劲爆制服美女单独相处,魏谢估计会乐得三天三夜合不拢嘴。但是现在,魏大大有一种哭出来的冲动……眼前这位女警MM,他实在太熟悉了。

这名女警花叫做甘脆,不知道是真名还是网名。这不重要,关键在于,她是魏谢小说中的女主角之一,而她的照片,更是被魏大大上传了好几张在书里。应广大读者的要求,就在前几天,魏谢书中的男主角用一种极度粗鲁强暴的方式推倒了这位甘脆MM……

眼下魏谢有些不知所措,这上天给他一万个假设,他也绝对想到甘脆本人会出现在他身前二分之一米的地方。网络上的美女图片被人滥用的情况海了去了,也从没听说过正主儿会找上门来的,倒霉的魏谢哪里知道自己会中这样的大奖?

深深吸了一口气,魏谢心里嘀咕着:“靠,老子在网上也不过用了一个马甲而已,她是怎么知道我真实身份的?居然找上门来了,莫非她是传说中的网警?”

就在这时候,甘脆发话了:“你是从哪找到我照片的?”

这声音像是一块坚冰掉落在地上摔成无数的碎块,强硬而冷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魏谢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答道:“好像是从一个叫做‘妖精森林’的博客上找到的,警官,这不算犯法吧?”

“妖精森林?”

甘脆讶然,动人的脸上极速地闪过一抹哭笑不得的神色。

她私底下也有写博客的,但从不会将自己的照片上传到网络上。而魏谢书中的插图又不像是偷拍,摆明了就是她私藏在闺房抽屉相册中的照片,看来,这只有一个解释……聪明的女警很快找到了答案。

瞪着一脸老实交代的魏谢,甘脆沉声道:“魏先生,你不觉得你的所作所为很无耻吗?”

这位警官肯定不知道现在流行的就是无耻,要是不无耻,你都不好意思出去跟人打招呼。看着暴怒的漂亮女警,魏谢的态度很诚恳:“警官,您知道的,这是小说,纯属虚构。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会得罪到您啊,主要是您的相貌气质身段太符合我书中那位女主角了,让人情不自禁……人民警察为人民,我向您道个歉,您也就当是为艺术献了一次身。这事儿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您看怎么样?”

魏谢现在突然有些底气十足了,如今的网络法规并不完善,他虽然有侵犯甘MM肖像权的嫌疑,但真打起官司来还指不定鹿死谁手呢。再者说,如果眼前的漂亮女警要抓他的话,早就将他铐回局里了,哪会像现在这样和他墨迹半天。

甘脆眼下正有着这样的疑虑,她只是无意中发现了魏谢的‘大作’,书中那儿童不宜的情节让甘脆火冒三丈,毕竟任何女人看到自己变成了YY小说中的牺牲品也会受不了的。不过,她仅仅是凭着一股怒气找上门来,实际上她还真不敢把魏谢怎么样。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但魏谢那破书是公众作品,与‘营利’压根儿不沾边。

而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对甘脆来说,采取诉讼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这又能把魏谢怎么样呢,难道对法官说自己在书里被魏谢的主角XO了?事关名誉的时候,女人总是矜持的,一般情况下,这种传出去不好听的事情,她们通常不会采取法律手段。

此时魏谢的油腔滑调让有着‘警队小辣椒’之称的甘脆愤怒了,不好好整治一下魏谢,她就算是白混了。众所周知,咱们国家的警察向来比较牛气,人国外的警察都是先搜集了足够的证据再抓人。但咱们的警察都是先把人抓了再说,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无罪,那你就继续蹲着吧。

俏脸上挂着一丝冷笑,甘露看起来像是带刺的玫瑰,尽量压制住心中的怒气,她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道:“魏谢先生,我怀疑你跟前几天的一宗抢劫案有关,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可以,不过我有权先打个电话给我的律师,对吧?嗯,林睿大律师,我想您应该听说过的。”

魏谢不慌不忙地掏出了手机,他看出来眼前这妞想公报私仇了,不过他浑然不惧,谁叫他有一铁哥们儿是本市最拉风的律师呢。

听到这话,甘脆心里一紧,林睿的名头她是听说过的。这次她真要乱来的话,弄不好会给警队带来麻烦。心中又急又气,小拳头握得啪啪作响,这冲动的小辣椒豁出去了:“好,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打电话,完了马上跟我走!”

日,这妞真是胸大无脑啊,她来真的?魏谢相当郁闷,而且看甘脆那架势,很有暴打他一顿的趋势。

魏大大心中有点惶恐地盘算着,这姑娘明显练过,他只是一普通人而已,又不是他书中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主角,真要动起手来今天恐怕得栽在这里。

如果摔跤的话,凭着经常健身锻炼出来的一把力气,魏谢有八成把握;如果散打的话,运用抓奶龙爪手和猴子偷桃之类的无赖招数,魏谢有三成把握;如果甘脆拔出佩枪的话,魏谢半点把握都没有……好汉不吃眼前亏,而且魏谢也不敢真地拘捕袭警,到时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他服软了:“大姐,有话好好说,至于这样么?”

“大姐?我很老吗?”

甘脆声音提高了二十个分贝,胸前的保龄球晃动出一道滔天巨浪。

“哦,小姐,对不起。”

“不准叫我小姐,信不信我割了你舌头!”

甘脆声音又提高了二十个分贝,胸前已经波涛汹涌了。

“得,警官,咱们今儿个好好地警民合作一次。你来问,我来答,包您满意。”

“不行,马上跟我走!”

“等一等,让我先打个电话……喂喂,林少吗?啥,晚上去梦幻天堂腐败?别他妈瞎扯淡了,快来警局,哥们儿今天栽了!”

正文 002 老子居然有粉丝?

“拉拉,喂,你认真点听我说好不好?这都下午四点了,姑奶奶您还在睡觉呢?”

甘脆冲着手机大吼着,一张俏脸显得凶神恶煞,全然没有淑女风范。

“哟,我的大警官,这是谁招你惹你了,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告诉姐们儿我,看老娘不掐死那丫的!”

电话里传来有些睡意阑珊,又有些流氓的朦胧女声。

“死丫头,别贫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把我照片发你博客上了?”

甘脆紧张地问道。

“那是当然,不止是你,连安安的照片我也一起发上去了,咱三姐妹谁跟谁呀……还真别说,我那‘妖精森林’点击率很高哦。你说,像咱们这种天生丽质的梦幻美少女,是不是也应该学着那些骚妞一样炒作炒作赚点小钱花花?青春苦短红颜易逝呀,再过几年成了老闺女,那就不值钱了……”

电话里的女流氓又是自恋又是感慨地喋喋不休。

甘脆秀额上冒出一颗巨大的冷汗,对这位死党姐妹相当无语,好半晌才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这次你可是把我害苦了。算了,跟你这小妖精说太多也没用,你自己去看看那本《我与众位艳照女郎的幸福生活》吧,一会儿我把链接发给你……”

挂断电话,甘脆身上散发出一股杀气,快步向审问室走去。

“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我没有响亮的嗓音,也不具有动人的歌喉……”

魏谢百无聊赖地坐在审问室里,既不想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成为呈堂证供,也不想保持沉默,这厮索性高唱《铁窗泪》打发时间。

甘脆很愤怒也很无奈地看着魏谢,原本她只是想关魏谢一夜,一方面杀杀这小子的威风,另一方面自己也算是出了一口气。但她完全没想到魏谢会如此自娱自乐,这家伙真比他小说里的主角脸皮还厚,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好像警察局就是他老家一样。

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狠揍魏谢一顿,但理智和职业操守让她强忍住了怒意。嫌疑犯,这嫌疑二字可以大做文章,就算林睿来了也未必能拿甘脆怎么样。但如果她出手教训了魏谢的话,事情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魏大大今天也算是和甘脆死磕上了,甘脆越生气他就越有成就感。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漂亮女警,他吊儿郎当地问道:“我说甘大警官,是不是该适可而止了?您人也抓了,手铐也铐上了,闹够了的话,就放我回去吧。”

“闹?谁跟你闹?你说话最好注意点!”

文章地址:/a/dushi/2018/0415/28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