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鸿运之风流情缘

点击:
第一章 天生我才

在一间高级酒店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位娇媚的白领一族,一看她一身高贵的制服就知道她在这酒店的地位不低。

而坐在她对面是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俏瘦男子,个头约175CM,轮廓清晰,样子还是挺俊俏的,虽然略带些偏瘦但从他那像地球般转个不停的眼珠就可以看出他绝对比非洲的猎豹还要健康。

只听那男的道:“小姐,哦不对,阿姨,嘻,还是不对。经理美女,你好。我叫谭少强,是来见工的。”原来这男的叫谭少强,名字真不是一般强,从小时候就非常强大了,就是不知道是那方面强。

那女的并没有理会这男子的不正规言语,淡淡道:“工作几年了?”

那男的道:“二年了。”

“我这请的经理助理是要有五年工作经验以上的。”

少强笑道:“经理美女,我在你酒店做三年不是有五年经验了吗?嘿,所以说时间不是问题。”

那女的倒也没说什么,继续道:“学历是多少?”

少强早就有对策了,老实回道:“大专毕业。”

那女的道:“我所请的要本科以上学历的,所以很……。”

少强不等这女的说完打断她的话道:“别急,经理美女。学历只是一个符号,现在讲究的是能力,所以我肯求你给我一个月时间,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比那些硕士生还要强。”

那女的听完少强这翻话后,神情奇怪地打量了少强一翻,半晌,接着道:“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这请的经理助理是要请女性的,请问你不会是女的吧?”

刚才会说能道的少强也哑口无言了,总不能说自己是个女的吧,但少强还是不死心道:“我看公告明明是男女不限。”

那女的微笑道:“你再去看看。”说完请友好地请了少强出去。

少强不信邪地走到外面的公告栏前看了下,不看还好。一看,少强眼睛一下瞪得大得不能再大,原来还真是请女经理助理的,月薪四千以上。心道:“奇怪,难道鬼上身了,明明进时看到的不是这样的怎么一下变了?”

自一个月前因和所在工厂的老板吵架而丢掉了工作后,少强尝试了不下一百次和几十种职业了,很可惜每一次都像今天这样,羽铩而归。当然失败也并不都是少强的错,因为他所见的工作的都是月薪二千以上的轻松自在职业,而不是像保安、售货员等相对既辛苦又没钱途的工作。

少强虽然是再一次见工失败但心情也并不怎么坏,风采依然地骑着他那因车祸而逝世老爸所遗留下的老古董——摩托车,驰骋地市区的各大街道上,看看能束有一间大公司看上自己。为什么说少强的金牌坐骑是老古董呢?因为每当加速过了十公里,这摩托车就会喷出黑烟,所以少强一出现在繁荣的街市就得下车推着走,免得让交警把车扣住。

咦!少强在一间名叫‘思敏集团’的公司门前停下了脚步。现代豪华的玻璃式推门,连首层的护墙也是玻璃砌成,透过高贵而庄洁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几个年青的女子在忙碌着。当然吸引少强的不是这些,而门口的一个公告。公告红纸黑字写着:“聘请保安若干名,年龄不限,学历不限,男女不限,月薪不限……”

少强望着那公告纸喃喃道:“好吸引人啊,不过这职业好像有一点,管他的,如果月薪一万二十四小时加班也要顶住上。嘿,一个小小的保安就这么多钱,如果做得出色再荣升一个什么部长或主任级别的不是月新十万?嘻!嘻!!”少强越想越美,想着想着少强就推门而入,在显眼的一张台桌里,坐着一位清秀的年轻女子,桌面摆着一个“欢迎光临”字样板块,估计是这间公司公关部的服务小姐。

少强微笑问道“小姐,不知聘候室在哪?”

那清秀女子友好道:“四层,转左第四个房间。”估计是来应聘的人不少,说起来,很舒畅、很自然。

“谢谢!那不知小姐怎么称呼?说不定我们以后会是同事。”

那女的微笑道:“叫我陈小姐就可以了。”

“我姓谭,叫少强。过会见。”

少强打量了周围,装饰和自己的家相比真是大学生与小学生比。每样的装修都蕴藏着现代的潮流与气派。

少强看了电梯电子牌还显示在五楼,心感还是走楼梯舒服些。楼梯是木材料的,虽然少强不知道这是什么质地,但不用说一定是世界级的。少强走得很慢,不是他心里紧张而是里面的豪华景物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给破坏掉,到时来个财职两空,就糗大了。

“聘候室,估计是这了。咦!这么多人,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保安这么欢迎呢?”少强找了一个位置做了下来,见这房间有三十平方大,除了一个主台,下面还有几十张固定的座位,按一定的顺序排起来。除了天花板的一盏大灯和四个角落的四台空调,里面的摆设相对其他地方还是相对简单的。

里面大约有二十个人,有的吱吱喳喳的聊着,但声音不大,可能是老相识,当然也可能是刚认识的。但主台上面还是空的,估计是主儿还没来。少强看了下旁边那位男子一眼,年龄不大,最多大少强几岁,带着一副眼镜,一脸书生味。虽然以前不认识但现在可算是半个邻居怎么也得打个招呼,于是少强对旁边那男子微笑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这怎么这么多人,你也是来当保安的?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谭少强。”

“你好,我叫冯开亮。不过我是来应聘广告策划部经理的。”

少强心道:“奇怪刚才我怎么没看上有这公告。”但少强却不好意思多问,继续道:“怎么这公司的头头怎么还没来?”

冯开亮道:“是一个一个面试的,别急,最主要是是面试那一段时间,成功与否就在那刻了。”

果然如同冯开亮所说,大厅里面的人陆陆续续被一个女的叫去。

冯开亮道:“到我了,希望我们有机会再一次在这见面。”

少强道:“我是没问题的,你可以努力啊。”少强每一次见工前都是充满信心的。

少强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二十分了,不由有点紧张,因为他前一个是冯开亮,不用说下一个就是他自己了。这可是他少有的事,可能是因为他认为保安这职业比较容易受聘,而以前的什么经理助理、酒店部长等一开始条件就高得吓人,迫于无奈他才乱吹的,结果次次都是希望

而来失望而归。

少强见冯开亮出来了,也不等娇美的公司小姐呼叫就先自走了进去。这叫先声夺人,这是少强消除紧张心理的一个好方法。少强见里面只有一个人,略为紧张的心不由定了很多。这是一个女的,年龄约二十七八,有少妇般妩媚的,短头发,眼角含春,估计是已婚了。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晴,一看就知道是位能干的女性,微翘的瑶鼻,微厚而性感的嘴唇,身高估计160公分左右。

少强习惯性向她胸望去,胸部还挺丰满的,估计没少给他老公关照。

不过说起少强的情史,用两个字概括就足够了,就是失败!!如果给这两个字加个年限,就是二十五年。虽然每到同学聚会之时,少强都会大吹自己和某某的风流韵事,说对方有陈丽华的的身家,有李嘉欣的美丽,有日本AV女星的奔放,但实际上今年已经二十五岁的谭少强还是奇货可居的正牌处男一名。

至于说到恋爱嘛?准确地说也可以两个字来形容,还是刚才那两个——失败。虽然没有黎明那么俊气,但少强自问还是有那么一点吸引力的,所以在读书生涯之时还是吸引一些女孩子的眼球,可惜的是,少强自认为玉树临风所以在被某位不怎么样的女同学看上后就立下重誓,将来就算食生盐过日子也要娶个美女来过下半生。少强并不奢望有明朝风流倜傥大才子唐伯虎那么福气,能点得秋香,但怎么也要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满意,所以很酷地拒绝了一一来示爱的女生,其实虽说少强有那么一点吸引力但也仅仅一点点而尔,因为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对他有意思的也就三个女生。

其中少强看上眼的女孩子如果聚起来可以开几台麻将了,可惜是落花有情流水没意,次次如今天在酒店里见工那样,不断地刺激着少强那颗为爱情而生的心灵。幸运的是,少强有异于别人,每失败一次并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反而使他的脸厚不断增厚,所以少强现在很乐观地认为他的另一半快要出现了。

俗话说,**享受不成,视觉享受可不能少。每当有一个略有姿色的女子,少强都暗里用眼睛品尝下她那美妙的身段,而作为标准之一的胸部少强又怎能错过呢?虽然眼前这个女的很有可能是他上司,但已经达到很高境界的少强现在的眼睛却如同刚出生婴儿一样纯洁,她又怎么发现少强狂野的内心呢。

少强知道不能像以前表现得那么不羁,因为他还是知道保安这职业是需要一些沉稳之人的,所以他这一次并如以前一样一见面就如情人一般称呼眼前这女子。只听少强很有礼貌地道:“你好,我姓谭,叫少强。”他一时也想不到叫她什么好,干脆连称号都省了。

那女的微笑道:“请坐,你好。我姓周,以后你叫我周小姐就行了。”

少强心道:“怎么看你都像妇人多些,怎么还是小姐呢?”心这么想,少强还是很正经地道:“我是来见工的,我对你公司的保安一职非常感兴趣。”其实少强是对保安的月薪非常感兴趣而非常保安,准确地说他还很讨厌保安这一职。

到目前为止,少强表现还是很稳重的。而少强心里也正在估计着眼前这周小姐会出什么难题考验他。

周小姐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老婆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河里,你会先救谁呢?”

这时少强已经完全没有刚进时的紧张了,听到这话心里暗想道:“这话我怎么这么熟悉,靠!难道这里是婚姻介绍所?”少强越想越不自在,他感到他可能又要吹水了,而且还要大吹特吹,原本还以为一个小小的保安可以通过扮纯情来混过关,现在看来又要失算了。

少强微笑道:“我先救妈妈,因为妈妈是生我养我的,就如同你们公司聘请了我一样,我要对你们忠心,而无论那个‘老婆’多美多媚我都不会叛我所就职的公司。”少强心道:“我又没有老婆,我这样回答又不怕老婆骂。”

周小姐微笑道:“不错。我再问你,如果你看到你上级干了有损公司之事,而且他也发现了你,你会不会揭露他?”

文章地址:/a/dushi/2018/0415/28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