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明朝生涯

点击:
第一章 醒来

六月的天气正是一年之中最为炎热的季节,山西应州府也不例外。骄阳已经连续肆虐的了两个月,一片片的田地开始呈现出干裂的状态,那条应州境内常年奔流不惜的桑干河的水位也一降再降,有人估计若是几个月之内再无降雨恐怕就要看见河床了。

在距离颍州府不到二十多里的地方有个寨子叫做五里寨,五里寨坐落于桑干河旁,正好位于颍州府的上游。五里寨的中心有一个凹地,是由于桑干河的支流而形成的一个小小湖,面积只有十五六亩左右,在小湖的周围种植着不少柳树和桑树,而湖中则种着不少荷花,在炎炎的夏日里整个五里寨唯独在这里才能寻找到一丝凉意。

往年许多五里寨的大人和小孩们都喜欢在小湖附近乘凉。可是这些日子五里寨发生了一件大事,整个五里寨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这也直接影响到了周围的人,因此来这里的乘凉的人也变得少了起来。

在小湖的旁边坐落着一座不大的庄园,这座庄园的名字叫做岳家庄。从它的名字就可以听出它的主人姓岳。说起这个岳家,在五里寨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整个五里寨有近八成的土地都是属于岳家的,也就是说五里寨里有一大半的农民都要仰望岳家的鼻息过活。因此说岳家庄的主人就是这里方圆数十里的土皇帝那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但是这几天岳家庄却失去了往日的平静,一股慌乱、急躁和惶恐的情绪笼罩在岳家庄所有家仆、小厮、丫鬟以等下人的心头……

岳阳慢慢的从昏迷中醒来,想要睁开眼睛的他发现眼皮子是那么的沉重,任凭他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睛,而且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似地,怎么也不能动,这个发现让岳阳召集起来,他开始努力的晃动着身子,喉咙里也发出一阵“嚯嚯”的声音。

很快,岳阳的努力就有了回报,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少爷……少爷您醒了吗?姐姐,你快过来呀,少爷他醒了!”

“当啷!”

一个瓷器相互触碰的声音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紧跟着一只柔嫩而有些冰凉的小手触碰到了岳阳的额头。随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太好了,少爷的烧退了,珑儿,你马上去禀报老夫人,请老夫人过来。”

“好,我马上去!”

听着两个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岳阳终于睁开了眼睛,刚开始先是一阵模糊的影子在眼前闪动,岳阳不住的转动着眼珠子,过了一会眼睛的焦距慢慢的回复了正常,一张宜喜宜嗔挂着泪珠的娇颜慢慢的出现在岳阳的眼前。

看到岳阳睁开眼睛,还没待岳阳说话,面前的这位佳人便伏在了他的身上“嘤咛”的哭了起来。

“这漂亮妹子是谁啊,我认识她么?怎么会趴在我身上哭得这么伤心?”

这个念头刚在岳阳的脑海中升起,一阵密集而杂乱的声音又从远处传了过来,人还未进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便在门口响起。

“我的乖孙儿醒了吗?快快带我到我的乖孙儿那去!”

紧接着一阵门口被推开,一群人便出现在岳阳眼前。为首的是一名老太太,她的左手还牵着一名十二三岁的长得如同一个瓷娃娃般可爱的小姑娘,岳阳估摸着这位老太天年纪六十多左右,穿着一套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袄裙。只见她走到床前后一把拉住了岳阳的手开始哭了起来,她一边哭还一边拍着大腿念叨。

“我的乖孙儿啊,你总算是醒来了,要是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奶奶怎么跟你死去的爹娘交待,岳家庄这偌大的家业你让奶娘交给谁啊!”来太太一边哭泣一边抹泪。

望着这位老泪纵横的老太太,岳阳心中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好,他蠕动了一下干燥的喉咙,有些艰难的说道:“老太太,请问你是谁啊?”此话一出,四周皆净。

老太太望着躺在床上的岳阳那认真的神情,那张保养得还算不错的脸庞唰的一下就白了起来。她的身子抖了抖,颤巍巍的手指着岳阳不可置信的说道:“宝贝孙儿,你……难道你不认识奶奶了吗?老身是你奶奶啊!”

“我奶奶?那我怎么不认识你?”岳阳摇了摇头,很干脆的说道。

“什么?你不认识我?嗝……”老太太一听这话,身子一歪,差点就要倒下,幸亏身后有人,两名丫鬟赶紧上前把她给扶住了,在掐人中、灌浓茶之后好歹没让她晕倒,只是她刚一清醒就又开始拍着大腿陶陶大哭起来。

岳阳翻了翻白眼,他的奶奶死了都有几十年了,连父母都死了好久了。这位老太太是从哪冒出来的,而且这些人怎么都穿着古装啊?难道在拍戏?不对……等等……,岳阳突然回过神来,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不对啊,我不是被那道紫色的天雷给劈了么?难道我命大没死?”

头脑开始逐渐恢复了一丝冷静的岳阳突然回忆起了一些事情,他把脑袋转动了一下,立刻就看清了屋内的陈设和床前的一些人。

虽然岳阳对于古代家具没什么研究,但是当他一眼扫过去后就立刻感到了这里的家具摆设以及装饰所包含的造型简练、结构严谨、装饰适度、纹理优美等风格,这些装饰所表达出来的那种浓浓古典韵味绝不是他在现代看到的所谓的高仿古代家具所能够模仿出来的。而且根据岳阳在社会上混迹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位老太太对自己的态度可谓是真情流露,并没有丝毫的虚情假意,还有这位老太太身后所站立的那些丫鬟、仆役打扮的人那种恭敬的站姿和态度也不像是在拍电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岳阳胡思乱想的时候,从老太太身后站出了一名留着山羊胡,穿着灰色长袍手中提着一个木箱的中年男子,他走到了老太太的旁边低声道:“老夫人,少爷的头部受到过重创,在下估摸着八成是得了失魂症,对以前的事情记不起来了。”

“失魂症?”老太太和周围的人不禁一阵惊呼,这个病症的名称在现代许多人都知道,因为许多狗血电视剧都离不开它,因此它也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失忆症。

虽然岳阳不是医生,但是这名中年男子的话他还是听懂的,岳阳翻了翻白眼,右手撑住床沿正要挣扎着坐起来,突然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左手全身都愣住了。过了一会岳阳才将有些发抖的手举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之后全身开始颤栗起来。

此时的岳阳可以对着诸天神佛发誓,眼前这只绝不是自己的手。原来的岳阳已是到了而立之年,他做过搬运工、送过快递,也当过白领,多年的艰辛生活早已让他的手长满了老茧,可是现在这双手却是那么修长白净,这是一双没干过重活的手,同时也是属于一名年轻人的手。

情急之下的岳阳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胸前的衣襟,看到的是一副年轻而稍显瘦弱的躯体,看到这一切后,岳阳惊呆了,他只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躯体已经被换掉了!

而在当岳阳扯开自己的衣服后,周围的人也看呆了,随即开始骚动起来。那位老太太首先反映了过来,她赶紧拉住了岳阳的手大声喝道:“孙儿,你这是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要裸露躯体,这成何体统。玲珑,你们赶紧过来把你们的少爷给按住!”

老太太的话音刚落,岳阳只感到一阵淡淡的香风袭来,两名早就站在他旁边的丫鬟赶紧扶住了他,不让他到处乱动。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岳阳也不挣扎,任凭两名丫鬟将自己扶住。

看到岳阳被按住,老太太叹了口气转头对旁边那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道:“孙大夫,您看我这孙儿的病还有能治吗?”

孙大夫手捻颌下的胡须想了会对岳阳道:“岳少爷,您还记得自己叫何名字么?”

“当然记得,单名一个阳字。”此时的岳阳被突如其来的一切搞得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假思索的回答。

“嗯!”孙大夫点了点头,又指着周围的人问道:“那他们呢,你记得他们是谁吗?”

“不知道!”岳阳很干脆的回答。

听到这里,孙大夫沉思了一会才对老太太说道:“老夫人,看来岳少爷是因为头部受到过重击受创,导致他忘了以前重重事情。这种病症很不好说,有可能过几天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情,或许可能一辈子也想不起来,老夫也只能开些安神的药剂于他,至于能否回忆起从前之事老夫也不敢保证。”

说完,孙大夫走到桌旁坐了下来,并从药箱里取出了笔墨纸砚,很是熟练的开了一张药房并交给了老太太。

第二章 惊人的发现

老太太示意一旁的人接过药方,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落寞,“事到如今只要孙儿能活下来老身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以往之事忘了也就忘了吧。来人啊,送孙大夫出庄!”

“是!”

很快便有一名仆役站了出来对孙大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孙大夫提起药箱,嘴巴蠕动了两下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后又欲言又止,最后他只是摇摇头就出去了。

孙大夫走后,老太太嘱咐了岳阳要好好养伤后她也站了起来离开了屋子,只留下一肚子疑问的岳阳和两名小丫鬟……

十多天后的一个黄昏,一个小院的葡萄架下,一名二十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坐在一张椅子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天边的夕阳,在他的身后则站着两名丫鬟打扮的十六七岁的俏丽异常的少女,而且令人称赞的是这两名少女的容貌竟然一模一样,很显然这是一对孪生姐妹。

这名少年自然就是莫名来到这个世界的岳阳了,在这十多天里,岳阳终于从周围人的口中和所接触到的事物中明白了自己所处的环境。诚如岳阳经常在现代社会中经常听到的一个名词一样,他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山西应州府所属的五里寨一个身家丰厚的地主阶级的家的少爷身上,碰巧这名少爷的名字也叫做岳阳。而且他还是这个家中唯一的一个男丁,换句话说,岳阳是这个地主家无可争议的,唯一的一名合法继承人。

按理说岳阳能混到这么好的一个出身,而且还年轻了近十岁他应该很高兴才是,毕竟在现在现代社会的他父母早已因为车祸双亡,除了在偏僻的城郊乡下给他留下了一栋房子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岳阳大学毕业后又一直为了温饱而四处奔波,以至于都三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现在能混到这么一个富二代的身份应该知足了。

文章地址:/chuanyue/27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