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王牌特工之旅

点击:
第一集 异界私盐

内容简介:

异界官匪勾结,大做私盐买卖,导致民不聊生,天下大乱,而有句话则流传全天下:"得私盐可得天下,得死岛必得私盐!"
很幸运一穿越时空就落在死岛这块宝地上的现代特工乐天,却绝对不会认為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因為死岛上什麼都没有,连人影也不见一个,幸好他拥有一身现代知识和特工本领,要不然连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更别说要一统天下了……

第一章 风流特工

夜幕下的大海漆黑一片,海面百米以下,一个穿着热能隔离衣的人影灵活地拨打着水流,速度比剑鱼还快。

海军总部倾力打造的水下特工果然名不虚传,在深海急行了几个小时,不仅体力如常,而且一直没有浮上水面换气,彷佛他就是一条人形的海洋生物。

靠着特别的水下本领,海军特工终于奇迹般穿过了敌人的各种探测装置,成功到达了目的地——恐怖组织的海岛基地。

“轰——”

连串爆炸的火光冲天而起,计划进行得无比顺利,令正在用卫星监看的军部高官们同时松了一口大气。

几分钟过后,一个负责通讯的钕士官首先担忧道∶“乐天怎么还没有出来?他不会……”

头发半白,一脸威严的海军上将从大萤幕前回过头来,无比自豪道∶“放心吧,这样的爆炸能困住那小子,他就不是咱们的王牌特工了!”

“哈、哈……还是老板你了解我,不过你可没有艾娜会关心人。”

戏谑的笑声从通话器里传出,让那秀丽的女士官当场露出了含情脉脉的微笑。

众人的目光又集中在了萤幕上,只见一艘快艇神龙般从大火中冲出,迅速远离了变成火海的岛屿。

指挥室内众人击掌相庆,但许多人,尤其是女士官们很快发觉了不对劲儿的地方,快艇偏离了原计划的回程路线。

“乐少校,你又在干什么!立刻回来报到,不然我关你禁闭。”

上将的笑脸冻结,对着通话器大吼起来。

“老板,别生气,小心伤身,呵呵……我这儿还有两个无辜的人质,总要先把人质送上岸吧,不然媒体会说你老人家没有人情味的。”

“什么人质,肯定又是漂亮女人!让她们自己开船靠岸,你不能曝光,立刻回来;乐少校,你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

将军已是大声咆哮,而王牌特工的回应则是假装通讯中断。

众人似乎已经见惯了这一幕,几个女士官好奇地放大了卫星画面,果然看到王牌特工与两个美女搂抱在一起的“违规”画面。

王牌特工风流多情的名声果然没有半点偏差,屡犯军规的爱好也没有半点改变。

神秘的夜色悠然过去,阳光从天际飞来,洒在了一艘靠在海边的快艇上,然后照亮了一具赤裸的阳刚男体。

乐天趴在船头,半边身子都掉出了船外,微凉的海风吹来,终于弄醒了纵欲半夜的风流特工;一张开双目,乐天看到了水面那张略显清瘦的国字脸颊,不是那种让女人尖叫的奶油俊脸,但却让人越看越顺眼。

眼帘微微一收,年轻的乐天眼中浮现迷人而无赖的微笑,古铜色的身体随即翻身跃起,四肢一动,匀称的肌肉立刻爆发出冷酷的力量。

“唉,那两个女人也太疯狂了,把衣服都扯成了碎片!嗯,回去还要写报告,怎么应付老家伙呢,头疼!”

无纪律,无组织的王牌特工正在思索找哪个美女帮忙,海面突然毫无征兆地刮起一道滔天巨浪,兜头盖脸向快艇砸来。

“轰!”

军用快艇眨眼变成了碎片,乐天敏捷地跳入了水中,躲过了重若千钧的海浪打击;王牌特工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正想潜入海中飞速离去,海面突然又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漩涡,嗖的一声,漩涡将渺小的人类卷入了海底。

强大的水压四面八方冲击而来,细密的血珠从乐天浑身冒出,染红了他身周的海水,死亡已近在咫尺。

乐天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王牌特工,竟然在强大的水压撕扯下稳住了身形,然后左右两脚互相一踢,奇迹般挣脱了漩涡,然后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水面。

哗的一声,水花四溅,水面的平静被突然打破,乐天一边抹去短发上的水珠,一边飞速左右环望,第一时间弄清四周环境那是特工的本能。

“~!”

重重的惊叹激起了层层波澜,从不畏惧的王牌特工此时却一脸震惊,半浮在水面变成了泥塑木雕。

山,四面环山!前后不到一分钟,他就从大海来到了一个山间湖泊,这……怎么可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太诡异了!

乐天飞速游上了岸,在湖边的山峰与树林间仔细搜索,却没有找到丝毫人烟的痕迹;王牌特工最后爬上了围绕湖泊的高高石壁,眼前一亮,他看到了一片汪洋大海,这才明白自己身处一座无名海岛上。

一见到海水,王牌特工就像见到老友般安心了许多,如释重负抬头一看,原来夜色已经悄悄把他包围;下一秒,王牌特工的恐怖尖叫猛然充斥了无名孤岛。

月亮,两个月亮,天空一左一右出现了两个月亮!

天啊,两个月亮的世界!

※※※※※※※※※※※※※※相距海岸百里左右的一片海域上,十几艘用人力划动的战船正护着几艘货船缓缓前进;战船与货船两侧的成排船桨有力地拨打着海面,古老的风帆随风扯动,从船头到船尾,站满了穿着统一劲装的精壮大汉,人人持刀佩剑,杀气腾腾。

最为豪华的一艘三层客船上,歌舞女色环绕不休,几个大人物正在传杯换盏,笑声不断。

一身官服的赵大人已是歪戴乌纱,肆无忌惮搂抱随船艳姬;他左侧的威猛中年男子则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东郡漕帮帮主王震,右侧则是一个正在飞速拨动铁算盘的锦衣胖子,不用多看,只凭那一身铜臭味就能断定他奸商的身份。

贪官、黑道、奸商,这就是双月大陆最为常见,也最为有效的私盐黄金组合。

算盘一顿,奸商何铁算的胖脸笑开了花,“赵大人、王帮主,咱们此次投入本钱十万两,除去开销,至少净赚八百万两,嘿嘿…一年多跑几趟,咱们会比皇宫还有钱,私盐这买卖比金矿还好赚呀!”

扬城知府听得两眼放光,随即又担忧道∶“咱们虽然占了这条盐道,但听闻朝廷派六王爷毁了青天叛军的陆地盐道,本官担心反贼会打咱们的主意;还有飞虎山庄,听说也在秘密建造船队。”

“大人说得不错,朝廷为了提高发税,已任命六王爷为钦差,大力打击私盐;陆路被毁,青天军又不能没有这买卖,必会动海上盐道的主意;不过大人放心,王某也早有准备,只怕他不来,来了就叫他回不去!”

王震话音未落,一个漕帮水手已慌慌张张冲了上来,“启禀帮主,前方出现敌船踪影,看旗号是青天军,船数众多!”

三个大人物脸上笑容一僵,王震先前说的虽然杀气腾腾,但青天军的威名却比东郡漕帮响亮得多,是迎头决战,还是逃避敌锋,恐惧与为难在三人眼中迅速转动。

“他们一定会决一死战!?”悦耳清脆的声音在青天军指挥战船上回荡,说话的紫衣少女手指海图,对身边的紫衣美妇道∶“娘亲,漕帮的船队现在应该在这儿,一刻钟后就会与咱们相撞;他们如果左转,会被死岛的暗流送进鬼门关;右转会绕到双峰峡侧面,偏离回到扬城的航线;以王震的经验,漕帮水上功夫也不差,他们定会与我军决一死战!”

紫衣美妇丰润椭圆的玉脸闪现赞许之色,一个白衣公子上前一步,靠近了娇美玲珑的紫衣少女,恭维道∶“铃儿小姐果然聪明过人,在下听明白了,既然要打,那就先下手为强,玉龙愿率领飞虎山庄的人马打头阵!”

“司徒公子,飞虎山不善水战,打头阵不合适。”

风铃儿毫不客气地扫走了白衣公子的恭维,苹果般嫩红玉脸神色一冷,随即话锋一转,再次抛出了她个人喜爱的古怪难题,“司徒公子想出答案没有,天上的雨是怎么来的?”

司徒玉龙手中的摺扇一顿,当场僵立,再也装不出翩翩公子的风采。

紫衣美妇暗自一笑,及时出声化解了尴尬,“司徒公子的勇武天下皆知,飞虎山庄乃一着奇兵,请司徒公子隐在双峰峡内,我们玉女宫的战船会假装败退,关键时刻,你们再杀出来扭转战局。”

玉女宫是青天军四大支柱之一,宫主风漫雪的声音虽然没有女儿的青春娇脆,但却多了令人心跳的成熟风韵,声调本已隐带无限柔媚,尾音偏偏还要往上一挑,勾得司徒玉龙心脏急跳,满腔怒火刹那消失一空,煞是玄异神奇。

意念微妙变化之间,司徒玉龙就此乖乖听话,恭敬地退出了主舱。

“咯、咯……”

风铃儿的玲珑身子笑得前俯后仰,对着司徒玉龙离去的背影嘲讽道∶“娘亲,这家伙整天装模作样,还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他平日干的龌龊勾当;哼,要是女儿的九气玄功能有娘亲那么高深,一定让他当众学狗叫!”

风漫雪对自己这个有点刁蛮的女儿大感无奈,摇头一笑,以很低的声调嘱咐道∶“铃儿,不管司徒玉龙是不是好人,咱们与飞虎山庄联手都是势在必行,青天军十万主力已快断盐,无论如何,咱们都要抢下这批私盐!”

紫衣少女活泼地吐了吐香舌,做了个鬼脸,随即郁闷叹息道∶“要是咱们有法子征服死岛就好了,打仗就是胜利了,也会死好多人,唉!”

玉女宫宫主也看向了海图,目光久久停留在那标示着死亡标帜的孤岛上,感慨叹息道∶“唉,为娘也不想打这一仗,漕帮虽然与贪官勾结贩盐,到底也算是武林同道;可惜咱们找不到新盐路,要是有法子征服死岛就好啦!”

母女俩对着海图同时一声长叹,紫衣美妇更凝声道∶“得私盐可得天下,得死岛必得私盐,可惜无人有那等能耐,接近死岛的船只没有一艘不被暗流绞碎;嗯,铃儿,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吧。”

砰的一声,双方战船终于碰在了一起,漫天箭雨拉开了私盐大战的序幕。

一把飞爪狠狠抓住了漕帮的船舷,穿着简陋藤甲的青天军士兵荡绳而来,刚到中途一支利箭就射穿了他的胸膛。

中箭的士兵没有坠落大海,而是被同伴当作了挡箭的盾牌,向敌人战船狂冲而去;转眼之间,尸体就变成了刺猬,而青天军的战士也强行冲上了敌船。

文章地址:/chuanyue/28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