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北洋枭雄

点击:
第001章 辛丑年的曙光

“今年光绪二十七年,也就是西历1901年,清廷刚刚和列强签订了辛丑条约,赔款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嗯,还有袁世凯刚刚接替李鸿章担任直隶总督!”赵东云拿着笔,在一个小本子上写写画画着,写下了一个个名字。

“现在的北洋新军正处于起步阶段,自己又是随军行营的教习,如果把握的好一些,应该可以在未来的大扩军中谋取军中实职的位置,只是自己在武卫右军里没有什么根基,这里头难度不小啊!”想到这里,赵东云就觉得一阵烦闷。

他原本只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人,但是却莫名其妙的附身到了清末的一个新军军官身上,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挺兴奋的,想着自己终于能救国救民成为民族大英雄了,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心中的心思也是慢慢变化。

原先很纯粹为国为民的想法已经是不知不觉消失不见,代替出现的想法就是想要生活得更好,想要掌控更多的权势。

他附身的这个身体叫赵东云,字子杨,出身于江苏宿迁的一个普通士绅家庭,他1898年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随后被官派送往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留学,两年学成回国进入武卫右军中,目前在武卫右军随营学堂里担任教习。

自从甲午惨败后,朝廷就开始筹办新军,而去年的庚子事变再一次深深刺激了清廷,开始彻底抛弃旧军准备大规模编练新军,袁世凯目前已经准备上奏清廷,说要效仿武卫右军编练北洋常备军,然而编练北洋常备军就需要众多合格的新式军官,尤其是那些留学回国的军官。

这种情况下,作为留德回国的赵东云也就拥有了别人所没有的优势,只是有了这硬件的优势后,还得有软件优势,比如说人脉优势!

赵东云放下笔,然后把桌上的那张写满了字的纸揉成团后站了起来:“看样子,得去看一看段祺瑞这个留德前辈了!”

段祺瑞也是有过留德学军事的经历,只不过比赵东云早了很多年,目前是武卫右军的炮队统领,兼任武卫右各个学堂总办,秩知府衔,正三品。

段祺瑞此人不仅仅是赵东云的留德前辈,更是他的顶头上司。

赵东云知道自己的优势就是那一份留洋的学历,而劣势就是人脉关系,由于出身一般,所以他不能依靠父辈关系,同时也由于年纪比较年轻,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搭建自己的人脉。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段祺瑞和赵东云不太熟悉,但是赵东云还是打算去段祺瑞府上走一趟,每一份人脉关系他都得利用起来。

次日,赵东云就是骑马出门,马上的他穿着武卫右军的新式军服,武卫右军的前身就是新建陆军,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全面仿效西法编练的一支军队,从士兵的操法再到装备甚至军服,都是仿效德国陆军,所以这新军的军服也带有浓厚的德国风格。

身穿新式军服的他和大街上的人们截然不同,再加上他那光溜溜的头,和周边那些穿着马褂棉袄,拖着长长辫子的普通人对比起来,仿佛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赵东云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就已经剪掉了辫子,当然这和革命、政治倾向没有关系。理由很好几个,比如军人拖着一条辫子影响作战,又比辫子影响战场救护,又比如说不够卫生,而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赵东云受不了洋人投来的那种鄙视目光。

都说中国人把洋人当蛮夷,但是在晚清时代的洋人眼中:拖着一条辫子,穿着裙子的中国人才是蛮夷!

所以赵东云就和当代的大部分留学生一样,一咬牙就把头上的辫子给咔嚓了,同时为了战场救护的便利,他干脆学了诸多外军军官给自己剃了个光头。

回国后,除了一些正式场合里不得不临时带着一条假辫子外,大多时候赵东云就是顶着个光头的,对于这种情况赵东云的同僚和上司大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朝廷虽然三番五次下令禁止剪辫,但是地方里也没几个人把朝廷的禁令当回事,等过多几年估计朝廷就得自己下令让新军剪辫了。

骑着马小跑一阵,赵东云很快就是来到了段祺瑞的宅邸之中,待府上的门房通报了后,赵东云就是被引入一座偏厅等候,喝了两口茶后,才是看见段祺瑞走了进来。

赵东云连忙起来,然后道:“见过大人!”

段祺瑞脸上露出微笑,一边打量着赵东云,口中一边说着:“东云不用客气,坐!”

对于这个留德后辈,段祺瑞之前也是有过接触,只是不算太熟悉,充其量是见过几次而已,如今见赵东云突然找上门来心里头也是觉得颇为怪异,不知道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随后,两人就是开始闲聊了起来,由于他们都是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也同样有着留德学军事的经历,所以两人闲聊的时候自然是离不开旧日的学堂生活和留德生涯,这个过程里赵东云有意无意间把自己和段祺瑞的校友关系拔高好几层,言语间又是透露出些许佩服前辈的语言来。

如此一来,两人的谈话很快就是从官场的上下级变成了前辈和晚辈之间的谈话,话题也慢慢从过往旧事说到了时局上,谈起时局又是从去年的庚子之乱说到了筹办北洋常备军。

“听闻督宪大人已经准备上奏朝廷筹办北洋常备军了,只是如今朝野上下懂得西法的官佐不多,这北洋常备军的官佐怕也应该是从我们武卫右军里抽调吧!”赵东云看似有意无意的提起这话,不过段祺瑞混在军界多年,身为袁世凯的重要下属岂能看不透赵东云话里蕴含的意思。

对于赵东云,段祺瑞之前接触过,但是并没有深交,知道此人回国后由于他是难得的留德人才,所以品级升的比较快,回国不到一年就是“以知州仍留原省补用”,并加四品衔,任武卫右军随营学堂教习。

不过晚清时期的顶戴不值钱,随便什么人扔出去几千两银子,就能够弄一身官服。真正值钱的乃是差遣,也就是实职,赵东云的品级虽然不算低,但是他的职务实际上并不高,只是武卫右军随营学堂的一名教习而已,说白了就是一个军事教官。

如今这赵东云找到自己这里来,应该是看上了北洋常备军那边,想要活动过去当个实职官,不过北洋常备军那边位子就那么点,加上盯着那些位置的人又多,别说段祺瑞不会轻易推荐赵东云,就算他有心帮这个忙,但也是有心无力。

毕竟赵东云的品级摆在那里,这要担任实职的话,至少也得一个营官才说得过去,然而营官这种位置那里是他段祺瑞可以决定的啊,一个武卫右军才十来个营官而已,筹备中的北洋常备军一个左镇也才那么十几个营官的位置,而这些掌管实权部队的位置基本上都是袁世凯亲自决定的。

所以面对赵东云透露出来想要去北洋常备军的意思,段祺瑞并没有直接答应,但是他也没有直接拒绝赵东云,毕竟赵东云的资历摆在那里,加上任何人都知道袁世凯要大规模扩军,这种大背景下赵东云迟早是要升起来的,加上赵东云都是他的留德后辈,适当时候拉他一把以后也未尝不可。

段祺瑞心中的想法自然不会告诉赵东云,所以接下来的谈话中让赵东云觉得有些失望,这段祺瑞一直不肯给他正式答复。

辞别了段祺瑞后,赵东云走在大街上心中感到一阵失落,心中暗想着,看来段祺瑞这个留德前辈是靠不住了,自己得想想其他的路子,总不能一直待在随营学堂里当个教习。

前世的赵东云也不是什么历史专家,对清末的历史只知道个大概,比如说他知道清末后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但是改革的详细情况他知道的并不多,又比如说他知道北洋六镇是形成于清末时期,但是你真要让他说北洋六镇的发展始末他也是不清楚的,毕竟后世普通人可不会有人去研究下北洋六镇建军始末的细节情况。

不过尽管他对细节知道的不多,但是他也是知道北洋新军的大规模发展是从庚子事变后开始,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就是北洋新军的大规模扩张时期,他赵东云想要掌控权势,就得在这个浪潮中抓住机会快速往上爬。

如果说在随营学堂里耽误几年,等北洋六镇成型后再想办法的话,黄瓜菜都凉了!

如此情况下,为了能够在北洋常备军中谋取一个实职,为了能够让自己在北洋新军中真正的扎下根来,赵东云可谓是想尽了办法,除了去拜见段祺瑞后,他又是拜见了另外几位上司和同僚,甚至还走了走冯国璋那边的门路,见到了冯国璋一面。

但是效果并没有赵东云预料的那么好。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北洋常备军那边已经逐渐成形,大量军官从武卫右军被抽调过去任职,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地升官发财,唯独赵东云还待在随营学堂当教习,这让他逐渐有些担心起来。

然而他还不知道此时的保定总督府内,袁世凯、段祺瑞等人齐坐一堂。

袁世凯一边翻看着手中的名单,一边说着:“武卫右军那边抽了不少人去了北洋常备军,现在好几个位置都缺了人,你们都说说,这几个人里头谁合适!”

袁世凯手中的这份名单里,赵东云这三个字就夹在诸多名字的中间!

第002章 北洋常备军

1901年的十一月,袁世凯还没有正式上奏朝廷请求开办北洋常备军呢,但是也不知道谁把风声透露了出去,搞的朝廷对此争论很大,有反对或支持的,也有说练北洋常备军可以,但是也要练一支京旗常备军,总之各种声音都有。

然而不管朝廷那边怎么争论,袁世凯扩军的步伐却是半点都没有停下,甚至还没有正式名目的时候,北洋常备军的筹办就已经走上了高速发展的步伐,一方面是招收大量的良家子作为兵员,另外一方面也是从各部队里抽调军官充实常备军。

武卫右军作为袁世凯起家的部队,同时也是国内唯一一支全面效仿西法编练的新军,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北洋常备军的摇篮,不仅仅是军制仿效武卫右军,同时常备军的多数军官也是从武卫右军中抽调,而这样一来武卫右军里一些重要职位有了空缺。

段祺瑞看着手中的这十几个名字,思索一阵后就是把视线放在了名单上的赵东云这三个字上。

此时其他几个空缺已经确定了下来后袁世凯喝了口茶继续道:“现在右翼第二营那边还缺了个统带,你们说说谁合适!”

此时,段祺瑞开口道:“我举荐随营学堂教习赵东云!”

“赵东云?此人刚从德国回国不到一年吧,今年不过二十又三,又无正印官的经验,如何能够担当一营统带重任?”旁边的一个人立即就是出言反对。

文章地址:/chuanyue/28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