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西门庆

点击:
兵王穿越平行水浒世界,而且重生成为历史重大人物西门庆,西门大官人! 难道要做个小财主,醉生梦死,调戏调戏美女,等待着勾引潘金莲?
没前途!
有本事,咱让武松亲自把潘金莲送过来,还求咱“照顾”!至于那什么阎婆惜啦,更是小菜!
更何况以后辽军进犯北宋崩溃,华夏民不聊生,身为爱国之人,又如何能忍心看着那一幕发生?
社会的安定,方能安心的调戏姑娘!所以必须顶起!反正北宋都乱了,还怕自己糟蹋?
漂亮姑娘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夫妻们一起缠缠绵绵,共创民族繁荣?
梁山兄弟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兄弟们一起金戈铁马,共建繁荣时代?
打天下,拜兄弟,娶美女,这才是重生水浒的传奇!

第一回:惊天地,豪杰出

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年间某日,信州龙虎山上突然狂风大作,雷声呼啸,阵阵咆哮声滚滚乍起,宛若恶魔怒吼一般,连绵开去,震惊了整座龙虎山,可见山中大虫毒蟒怒叫嘶鸣,无数的野兽疯狂逃窜,似乎被绝世的凶物吓到了一般似的,整个龙虎山上一片狼藉。随着雷声大作,整个大宋境内也是风起云涌,宛若天摧地塌,岳憾山崩一般,便见那钱塘江上,潮头浪拥出海门来;泰华山头,巨灵神一劈山峰碎。共工奋怒,去盔撞倒了不周山;力士施威,飞槌击碎了始皇辇。一风撼折千竿竹,十万军中半夜雷.......

随着雷声大作,狂风席卷,便见龙虎山深处的一座深殿突然颤抖,随后数十道金芒从大殿内飞射开去,直冲入天空上的乌云之中。

苍天之上乌云遮日,横亘天宇之间数十道金色光芒冲天而起,异彩闪闪,宛若彗星一般,燃亮了整个天空。若是可以细细看上去会发现,这数十道金芒竟然都是金色的星辰所化,整整算来,足足一百零八颗!

这一百零八星中,以其中最前面的那道金星最绚丽。这颗星,熠熠如太阳,比那空中的太阳还要绚丽,刺眼的让人难以睁开。而且这颗星宛若一道指引,指引着其他众多金星的跟随。

祈福回来的张天师正悠哉的坐在马上,微微闭着目,让白马自行行走,看起来异常的自在悠闲,别有一番古道西风瘦马的感觉。就在这时,天上的异象让他猛然一惊,抬眼便看向了空中。这一看,顿时便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也乱了刚刚的悠哉,没有了点得道之人的模样,甚至还差点从白马之上坠地而下。慌乱之间,张天师赶忙冷静了下来,掐指便是算来。这一算张天师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更加的震撼,同时还带着深深的担忧之色。

便听张天师喃喃自语念道:“伏魔殿开,一百零八妖魔竟然全部跑了出来。遇洪而开,这是天意啊,不是人力可以阻止的。只是,这大宋要遭殃了,苍生之乱,苍生之祸啊,哎....”

可是就在这时,天上的异象又出现了!

只见那一百零八颗金星前的天空上突然爆开了一道裂痕,随后便见这道裂痕中涌出了一颗紫色星辰。紫色的星辰异常的尊贵,带着紫色的光晕闪烁便从裂痕中飞了出来,如君临天下一般,迎上了前面的一百零八颗金星。紫色星辰霸道非常,直接冲撞上了那最前面的一道金星!

紫色星辰霸道,煞那间竟然直接将那最前面的金星撞碎,随后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把其他的金星吓得飞射开去,宛若一群野兔,没有了刚刚的威力。

飞射而出的其他一百零七星逃遁开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可是就在这时,那紫色星辰微微一颤,直接荡漾出了层层的紫色氤氲,这些氤氲弥漫开去,笼罩住了整个天空,宛若帝王一般帝威难挡。同时,那些逃遁的一百零七星也被这紫色的氤氲拉了归来,并且围着紫色的星辰旋转!

一时间,张天师又呆了!

“怎么会这样?紫色的星辰?”张天师喃喃自语,一时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张天师虽然很有道行,算是地仙一脉,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仙人。他可以为别人掐指算命,指引祸福姻缘,但却无法算天!所以,他算不得伏魔殿打开,算不出这紫色星辰是何物?

天上,一百零七星还在围绕着紫星旋转,很是壮阔。张天师眼神闪烁,随即一咬牙道:“贫道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奇哉的事情,这次违抗天命估算一把,就像是被天惩罚,也在所不惜了!”

说完,张天师猛然掐指,一声敕令叫喝,随即便见张天师的脸色变得煞白,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红润的脸色也变得衰萎,同时在额头之上竟然多出了三条皱痕!

不过这些变化都没有让张天师的动作停下来,只听张天师连连叫出敕令,同时手中的捏印也越来越快,脸上的变化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惊愕!

最后,当张天师敕令结束,捏印停止后,他竟然瘫坐在了马匹上,一脸的惊诧。

“紫帝星现,乱世妖魔竟然变成了治国之臣,大宋的气运竟然被紫帝星整整吸走了四成,这.....”张天师不敢相信的自语道。

就在这时,天空上那紫色的紫帝星猛然下落,直朝着下面便是坠落而去,速度之快竟然看不到丝毫的踪影。而后,那一百零七星也飞射四散开去,没有了踪影。至于刚刚被紫帝星撞碎的最大金星,也靠着那残留的碎片,降落了而下.....

天上的异象消失了,张天师震惊的脸色也稍微好了很多。

看着一望无际碧蓝的天空,张天师道:“这是天数啊,看来贫道也不可超脱物外了,既然如此,那贫道以后便去看看你,也算是应了天道吧.”

说完,驾着马,朝着自己的龙虎山道观奔去。

话说春去秋实,这一转眼便来到了宋哲宗皇帝年间。

在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家有钱的商贩,这商贩复姓西门,因为是历代经商,所以这西门家族异常的富裕,不单是这清河县,便是这东平府内,也是顶顶的富贵人家。只不过这西门家人丁浅薄,都是一脉单传,到了如今的西门吹雪却更是悲苦,到现在还没有一二个子嗣。虽然有妻妾七八人,但能生的却了无一人。每天对着自己婆娘的肚皮叹息,真是叫那西门大老爷欲哭无泪。

不过庆幸的是,也不知道是这西门吹雪积了什么阴德,竟然在他六十大寿的时候,他的结发妻子,已经五十岁的张氏怀上了孩子,并且据二三十位郎中把脉,说铁定是一个男婴。这可叫西门吹雪大喜惊天,当日便宴请一百多桌,直让这清河县热闹如新年般。

这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可真是急煞旁人啊。这不,此时西门家的大宅子里,已经头发花白的西门吹雪便是一脸着急的看着身前的闺房中,双手紧紧搓着想要知道房间内的情景。

听到自己妻子的呻吟声,西门吹雪的心可是紧的厉害。

“老天啊,老夫晚年得子,不容易啊,还请帮帮忙啊!”西门吹雪对天念叨着。

就在这时,便见一位小厮急匆匆奔来,同时口中疾呼叫道:“老爷,老爷!”

正在祈福的西门吹雪一瞪眼,很是不悦的看了一眼小厮,随即冷哼说道:“小三,老爷我还没有死,还不是哭丧的时候!”

小三点了点唱诺,随即点头哈腰的说道:“老爷,小人也不想打扰老爷啊,只是这门外来了个老道,说是为小少爷来的!”

“老道?小少爷?”西门吹雪一惊,随即眉头微微一缩,随即一舒展,脸上浮现了大喜的模样,随即只朝着前院奔去,口中还惊呼叫道:“真是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真是来了贵人!”

西门吹雪慌慌张张来到府门前,一抬眼便看到了府门前站着的老道。

仔细一大量,只见这老道身穿一件浅灰色道袍,头发花白,也没有怎么梳理,显得很是凌乱,下巴下留着一绺白色胡须,倒是增添了几分睿智。同时手中还拿着一把拂尘,左手握着放在右手上,看起来倒是像个道人。

“道长,老夫有礼了!”虽然不知道这老道来自何地,有什么门道,但见识深远的西门吹雪还是看出了这老道的不俗,随即忍住了心中的着急,问道。

老道唱了诺,行了一个贫道,随即笑着说道:“西门老爷有礼,老道前来有些失礼,还请见谅,不过令子即将出世,贫僧万不可错过,所以不得不来打扰!”

“哦?听道长的口气,就这么可以肯定我家荆妇可以诞下子嗣来?”一听老道的话,西门吹雪心头一喜,随即急忙问道。

老道点了点头,道:“西门老爷,令子出生乃是顺应天道,是人力不可以阻止的!”

看到老道说得这么真切,西门吹雪心中自然是欣喜万分,随即连忙将老道邀了进府,同时边走着便问道:“不知道长缘何执着要见我那未出生孩儿的第一面?”

老道呵呵笑着说道:“令子乃是顺应而生,乃是人中之龙,身系苍生,出生之象便是大富大贵尊贵之容,若是可以见到第一面,那对贫道的修行,可是大有裨益。而且令子和贫道有难得的缘分,以后还会接下一段因缘来!”

西门吹雪的脚步一顿,随即眼中微眯了一下,赶忙说道:“道长说得眼中了。我那未出生的孩儿最多是人中之虎,如何敢称得上人中之龙呢?这话切莫多说!”

人中之龙,这可不是随便都能称呼的。若是严重了遭了罪,那可就连哭都悔不当初了。西门家族乃是商贩,虽然有些资产,但历代商不和官斗,所以西门吹雪可不想因为一两句戏言而弄得局面不可开交。

“呵呵...”老道哈哈大笑一番,随即鬼神莫测说了一句:“西门老爷,令子乃是紫帝星降临,却是人中之龙,贫道万不会打诳语。贫道知道西门老爷不会相信,只是这事,二三十年便会应验,还请西门老爷等上一等!”

看着老道的眼神,西门吹雪紧张的心里也变得冷静了下来,同时眼中闪烁异彩。昨晚西门吹雪便梦见一道紫龙飞入家中,今日醒来便知道了自己妻子要分娩的事情。本来因为担心妻儿,所以西门吹雪对那梦也没有深究,但现在经这老道一说,西门吹雪倒是思量了起来。

约过了一会,西门吹雪这才打趣说道:“道长严重了,老夫现在已经六十老矣,已入花甲之年,如何等得上二三十年?”

老道哈哈大笑,扶着白须笑道:“西门老爷,贫道说句实话,若是寻常,西门老爷只有八十寿辰,但现在,呵呵...”

说完,老道指着后院便是接着说道:“西门老爷,令子出生了!”

文章地址:/chuanyue/2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