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上海1909

点击:
第1章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嘟——嘟——”这是轮船的鸣笛声,萧震雷被这长长的轮船鸣笛声惊醒了,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堆装着大米的麻袋上,他挺身坐起,视线内竟熙熙攘攘,全都是穿着土布衣服、额头光亮、脑后拖着长长的猪尾巴辫子的汉子,这些汉子大多数都非常瘦弱,身体强壮的只是少数,再看周围,这里好像是一座码头,噢,江面上的那是小火轮?这种小火轮不是只有在影视剧才有的吗?现实生活中怎么还会有这种小火轮?只怕这是快有一百年的老古董了吧?哪家船厂还在生产?

萧震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像影视基地的地方?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也同样是一件灰布无袖短褂,衣襟上是那种老式的布扣,再看腿上是一件黑色的粗布裤子,腰里系着一根麻绳,裤脚只齐小腿肚,下面还露出长长的一截小腿,脚上是一双已经有了几个鸡眼的沾满泥灰的老式尖头布鞋。

光光的额头、长长的猪尾巴辫子、带布扣的老式土布无袖短褂、江面上的老式小火轮,这他妈不是影视基地是什么地方?可是如果是影视基地,这些群众演员也太多了一点吧?

萧震雷抬起手臂看了看,这、这还是自己的手臂吗?感觉脑后有点累赘,伸手一摸,辫子?我擦,萧震雷立即从麻袋上跳下来跑到码头的岸边用手双手捧起水看着水中自己的面容倒影,这是一个二十多少岁年轻人的面孔,国字脸、鼻梁笔挺、浓眉大眼,脸型有些消瘦,看样子有些营养不良,不过这具身体的骨骼很粗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萧震雷心中翻起了惊天巨浪,此时他神情有些恍惚,他知道自己穿越了。在死之前,他是一支国际雇佣军团的团长,手底下有十几个非常强悍的雇佣兵,四五年来都一直活跃在叙利亚一带,谁给钱,他和他团队就为谁卖命。

可他和他的团队竟然被雇主出卖了,他们的落脚点被叙利亚政府军得知,一枚导弹从天而降,负责通讯和信息侦测的九号在侦查到导弹时已经太晚,他和他队员们全部葬身在导弹爆炸之后的废墟之下,他得知自己穿越了,可不知道其他的队员是否也跟着一起穿越了过来。这时从身后传来喊声:“震雷哥,中午休息时间过了,工头让大伙马上开工,快去吧!”

萧震雷情不自禁地答应一声:“哦,知道了,马上来!”

开始干活之后,经过旁敲侧击,萧震雷终于知道自己穿越到了清朝末年的大上海,现在的身份是码头扛包的苦力,被附身的这个年轻人也叫萧震雷,那个叫他开工的年轻人是他同一个村的马小双,今天是宣统元年三月二十二日。

在码头扛包对于拥有现在这副身体的萧震雷来说不算什么,毕竟这副身体相比其他苦力都要强壮,而且也早就适应了这个工作,因此扛了一个下午也不是很累,扛的包比其他苦力都要多两倍。

傍晚手工的时候,苦力们拿着竹签子排队在工头那领工钱,萧震雷也在其中,现在他刚刚到这里,内心复杂的情绪还没有平静,而且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还没有适应,对下一步的打算还没有想好要干什么,看来只能暂时干这个苦力。

马小双站在萧震雷的前面,排队的前方还有不少人,马小双便转过身来道:“震雷哥,你的力气比一般人都大,一个人可以干两三个人的活,我看在这里干一年,你就可以赚够钱回家娶个婆娘了,对了,你下午扛了多少个包?”

马小双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些羡慕,但那神态很真诚,萧震雷道:“不多,才一百四十多个,不到一百五十个!”

“这么多啊?比你上午扛得还多些呢!”马小双很是惊讶,随即道:“扛一个包两文钱,那你一共可以领多少钱?”

扛一包米只有两文钱?我擦,这年头干力气活太不值钱啊!萧震雷对这个时期的钱币单位换算不太清楚,不知道一个银元可以换多少铜钱,算了算道:“差不多三百多文钱吧!”

“啊,这么多?”马小双被吓到了,他一个下午只扛了不到五十个包,按两文钱一个包,他只能领不到一百文,与萧震雷能领到三百文钱相比差得太远。要知道现在一个烧饼都要三文钱,一个干重体力活的成年人一顿可以吃八个烧饼,如果少吃点,按每顿吃六个烧饼算,早饭少吃点,一天三顿就要花掉差不多五十文钱,干一天活挣的钱只能养活自己略有盈余,盈余的部分勉强能养活媳妇。

萧震雷心里却在不停地咒骂,妈的,扛了一个下午的包,累得半死竟然只能领三百文?一个大洋可以兑换八百文钱(清末铜价回升),我擦,这他妈的什么世道?

结算工钱之后,萧震雷只领到了两百四十文钱,有五十四文被工头给扣下了,说那是给控制码头的帮会的抽水钱。

抽水钱,实际上就是保护费,萧震雷明白这其中的道道,看来这些地头蛇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有收保护费的习惯。作为组织苦力干活的工头们实际上只是路子活泛些,认识的老板和帮会老大多一些,他们本身没有什么实力,也就是在老板、帮会地头蛇和苦力们之间混口饭吃。

走出码头后萧震雷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门头上赫然是“十六铺码头”五个大字,心想原来这里就是旧时上海滩举世闻名的十六铺码头,我说怎么这码头如此之大,苦力和船舶如此之多呢!十六铺码头曾是远东地区最大的码头、上海的水上门户,话说上海滩老大级人物黄精荣和杜月升两人在这十六铺码头还有着自己的仓库呢!

按照时间上来算,黄精荣早在十多年前就做了法租界巡捕房的探目,并且利用这一身份发了家,一举成为了大上海这个十里洋场的大亨,还自命青帮天字辈大佬,就连杜月升此时也应该成为青帮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吧?看来以后免不了要与这些大佬们打交道了,想到这里,萧震雷的心里不禁有些期待,能与这些在上海滩叱咤风云的大佬们身处于同一个时代,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

出了码头后,萧震雷拉着马小双向右边走,马小双不解道:“震雷哥,现在天都快黑了,咱们这是去哪儿啊?我看还是赶快走小东门进城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干活呢!”

萧震雷笑道:“急什么?天还这么早,小双,今晚哥带你去租界热闹的地方见见世面!”

“去租界?”马小双听了眼睛一亮,但又想起明天还要去码扛包干活,家里还有几口人等着他扛包养活呢,有些不舍地拒绝:“震雷哥,我还是不去了吧,租界那地方规矩多,洋人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我怕……”

“怕什么,有哥在呢,不用怕,走走走,哥带你去租界玩玩!”萧震雷说着拍了拍马小双的肩膀,抱着他的脖子哈哈大笑着沿着法兰西外滩路向北走去。

尽管外国人在租界地之外越界筑路,但在1909年这个时候,法租界的实际控制区域也只在敏体尼荫路以东、爱多亚路以南、上海县城护城河以北地区,不过此时的上海公共租界已经大规模扩张,东面扩展至周家嘴;北面的边界到达上海、宝山2县的交界处;西面一直扩展到静安寺。整个租界划分为中、北、东、西4个区。中区实际上就是原来的英租界,北区就是原来的美租界,而西区和东区都是租界后来擅自扩张的。

两人沿着法兰西外滩路一直向北走,法兰西外滩路上越来越繁华,沿街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上海县城东面实际上临江的很大一片地也是法租界的地盘,这其中就包括十六铺码头和洋泾浜码头,其中十六铺码头要大得多,洋泾浜码头小一些。

走了一段,萧震雷正要带马小双转向去西面永安街,因为现在那一带比较繁华,却听见前方传来音乐声,而且人声鼎沸,看样子非常热闹,连忙道:“小双,那边好像是外滩公园吧?”

岂知马小双道:“不是,我听人说好像叫什么外国花园!”

萧震雷一拍脑袋想起来了,这个时候的外滩公园还不叫这个名字,叫公共花园或者公家花园,中国人则习惯称呼为外国花园或外摆渡公园、大桥公园。

过了公馆马路就是黄浦路了,萧震雷看见了一栋大楼,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就是轮船招商总局大楼,是盛怀宣投资了二百二十万两白银。在这个时期,轮船招商总局大楼在外滩还是非常醒目的,因为周围除了华俄道胜银行大楼和大北电报公司大楼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比较高大的建筑了。

在经过这几栋大楼的时候,马小双都忍不住扭头仔细观看,嘴里问着:“震雷哥,你说这洋人们怎么这么厉害,能修出这么高大的房子呢?”

萧震雷听了笑道:“我们大清也是有人可以修建这么高大的楼房的,洋人们却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小双,总有一天哥也带你住上这样的高楼!”

马小双没有嘲笑萧震雷的“无知”,而是傻笑道:“那敢情好!”

没过多久,两人就到了外滩公共花园外面,沿着黄浦路,萧震雷能看到夜晚的公园内在灯光的照耀下十分明亮,却是许多洋人们在跳着交谊舞,还有乐队演奏,很明显这是外国人在公园里举办宴会。

快要走到公共花园门口的时候,马小双一把拉住萧震雷有些担心地说:“震雷哥,咱们还是别去了吧,听说这里的洋人凶得很,根本不让我们大清的人进去!”

“洋人怎么啦?洋人也是人,别担心,有哥呢,走走走,我们进去看看那些洋婆子扭屁股!”萧震雷搂着马小双就走向公共花园门口。

“站住,这里不是你们这些下等的清国黄皮猪来的地方,立即离开!”萧震雷两人在公园门口被拦下来了,拦他们的是两个背着步枪的英国大兵。

两个英国大兵的话明显带有侮辱性,萧震雷一脸不爽地道:“干什么?还派人在这儿站岗?这里是公园,不是你们家的!”

两个英国大兵听不懂萧震雷的汉语,只能不耐烦地用手指了指门口旁边墙壁上挂的一个白底黑字的牌子,萧震雷扭头一看,借着门口的灯光清楚地看见那木牌上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萧震雷看见这块牌子,差点把肺给气炸了,又响起刚才这英国士兵侮辱他是黄皮猪,热血往头顶上一涌,也没有想想后果,当场就发了飚,一拳打在左边英国大兵肋部脾脏部位,又以极快的速度抬脚踢断了另外一个英国大兵的脖子,此时萧震雷血冲顶门,两招都是杀招,根本没有留手,肋部中拳的英国兵被打碎了脾脏,右边的英国兵也被踢断了颈椎,眨眼之间就要了两条人命,两个英国大兵就这被干翻了。

文章地址:/chuanyue/28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