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南宋一统

点击:
第一卷 重生在南宋

穿越到了南宋一个少年身上,历经磨难,开创自己的事业……

第1章 重生在韩府

没有一丝风,天上也没有一片云,天空因为阳光的充足而显得异常蔚蓝。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直射的阳光让一切暴露在它之下的生物都退避三舍。只有院子里的那棵老槐树上有一只知了在不知疲倦的叫着。

旁边一间厢房里,一名少年躺在一张雕梁画栋的大床上,他头上缠着厚厚的白布条,正聚精会神的盯着那树老槐树,仔细的听着树上知了的叫声,好似人世间最美妙的音乐似的。

他叫韩忠卫,今年才十二岁,可是因为头部受伤已经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前天才醒过来。也许是叫得太累了,那知了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也收回了目光,同时长长的叹了口气。

穿越到这个鬼地方已经两天了,可是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想下地走动都会站立不稳。所以他只能尽量的回忆,原来的这个身体留给他一些记忆的碎片,他需要整理。只是那些碎片并不连贯,他对自己以及这个朝代也是朦朦胧胧的了解,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他从二十一世纪回到了八百年前的南宋……

“卫儿,在想什么呢?”在韩忠卫胡思乱想之际进来一位妇人,她手里端着一个黑漆木盆,看到韩忠卫小小年纪就在那里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但想到他的处境,心里也是黯然神伤。

“娘。”韩忠卫这两天接触的唯一一个人就是她,自己的母亲吴翠儿。

吴翠儿把木盆放在床边的凳子上,轻轻拿起水里的毛巾拧干,给韩忠卫擦脸擦手擦身子,吴翠儿的动作轻巧而温柔,生怕把身上还有伤的韩忠卫弄痛了。刚才还大汗淋漓的韩忠卫一下子觉得清爽无比,在没有空调和电风扇的时代,擦身子可是最好的降温方式之一。

“娘,谢谢你。”皮肤上的水份蒸发带走大量的热量,韩忠卫一下子感觉神清气爽。

“傻孩子,跟娘还需客气什么?”吴翠儿轻笑道,自从卫儿这次受伤后,她发现自己的孩子虽然有很多事都记不太清了,但却比以往更加懂事,也更能体谅自己。作为母亲的,对自己孩子的微小变化都了若指掌。

“卫儿,你好好休息,为娘傍晚再来给你擦拭。”吴翠儿忙完后又叮嘱道。

到傍晚的时候,吴翠儿再次给韩忠卫擦了身子,同时还给他带来了一碗稀饭,这就是韩忠卫的晚餐。韩忠卫已经十来个小时没进食了,呼啦啦几口就喝了个精光。饭到饥时方觉香,他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

“卫儿,娘再给我去添一碗。”

“娘,孩儿已经饱了。”韩忠卫哪敢还要吴翠儿给自己添?昨天自己就是觉得没吃饱让她添了一碗,结果害得她挨饿,他才知道原来在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吃饱的。

但是吴翠儿却执意要拿他的碗再去端一碗,她宁愿自己挨饿也不想让韩忠卫饿着,韩忠卫却不想因为这碗粥让她再次挨饿,要知道这个时代每天可是只吃两顿的,“娘,我真的吃饱了。”

“吃饱了也再吃点,多吃点你也能快点好起来。”

“哟,娘俩在说什么呢?”两人正在说话间,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手里也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个汤壶,旁边有个小碗。

“灵儿妹妹,你不在小姐身边伺候来此作甚?”吴翠儿看到来人诧异的道,她马上就起身去按过对方手里的东西。这个吴灵儿与自己一样,也是随小姐出嫁一起到韩府来的。

“翠儿姐姐,你真是好福气,老夫人知道三少爷醒来了,发了话,要给三少爷调养身子。这不,小姐就让我给送参汤,这可是正宗的老人参熬的汤,养气补神那是最好的。”吴灵儿很随意的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吴翠儿。

三少爷?韩忠卫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词,他妈的又嘲笑自己。如果自己真是三少爷的话,会连多喝碗粥都不行?如果自己真的是三少爷,那母亲就应该是少奶奶,可是刚才吴翠儿从吴灵儿手里接过盘子时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好像吴灵儿倒像是少奶奶似的。如果自己真是三少爷,那为什么自己从来都不记得有这么回事呢?

他注视着这个吴灵儿,她穿着一件绿色绣芙蓉花的短裙,下边是一条红色素罗长裙,头上的首饰竟然比吴翠儿还要多一些,显然她这个丫鬟比母亲这个小妾的日子要好过些。

“卫儿,快喝吧。”吴翠儿一听是参汤,马上拿过碗来,从壶里倒出一碗参汤,坐到韩忠卫的床头,小心翼翼的从碗里勺出一调羹,在嘴边吹了吹才送到他口里。

韩忠卫知道现在营养地自己的重要性,所以他也是满怀期待把参汤含在嘴里,也不管是什么味道,一口就吞了下去。

“娘,你也喝一点吧?”韩忠卫突然看到吴翠儿瘦削的脸颊,心里一酸,她虽然不是自己灵魂上的母亲,但却是这副身体的母亲,而且自己脑海里也有一些关于她的记忆,让自己不由自主的要亲近她、要照顾她。

但是吴翠儿又怎么会跟儿子抢参汤喝呢?在她眼里,儿子的康复是最为重要的。

“翠儿姐姐,你也喝一点吧,没关系的,我熬了一大壶呢。”吴灵儿在一旁说道。

“一大壶?”吴翠儿这才注意刚才那个壶,里面确实还有一大半,她一下子觉得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倒不是因为一下子给送了一壶参汤,而是府里的姿态!

自己的孩儿虽然也算是府里的三公子,可是由于自己的地位,他一直不受府里重视,没想到这次受伤却因祸得福,吴翠儿越想越激动,连拿调羹的手都微微发抖。

“没错,所以翠儿姐姐你就放心的喝吧,夫人那里还需要人,我得过去了,你自己去厨房拿就是。”吴灵儿道。

“灵儿妹妹,真是谢谢你了。”吴翠儿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没想到小姐这么好心,竟然让灵儿熬了一大壶参汤。

吴灵儿走后,吴翠儿拗不过韩忠卫的劝说,终于尝了一口参汤之后,但马上她就眉头紧锁。她从小就服侍小姐,一直在她嫁过来当了韩府的夫人之后也跟在身边,也曾经尝过真正参汤的滋味。

现在的参汤跟白开水差不多,怪不得有一壶的参汤,那点人参熬一碗参汤都不够,但竟然被吴灵儿熬了一大壶,这汤还会有人参味吗?吴翠儿的幸福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娘,这汤我还是别喝了吧?”韩忠卫看到吴翠儿刚才还神采飞扬一下子就像被抽干了血似的,一下子变得刹白。

“不行,你必须把参汤全部喝完。”吴翠儿很快回过神来,虽然这参汤像白开水,但好歹也有人参在里面,喝了总比没喝要好,不但要喝,还得多喝。

第2章 我是三公子?

韩忠卫的大脑受了重伤,小腿也骨折,这使他不但下不了床,而且给自己的偶尔失忆也找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使他可以从容的向吴翠儿询问自己的情况。

“什么?我真是三公子!”韩忠卫惊闻自己竟然真是三少爷,给自己熬参汤的吴灵儿是自己家的下人,他惊得坐了起来,这是什么道理,哪有下人敢这么对待主人的!想到吴翠儿在吴灵儿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卫儿,你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你当然是三公子啦。”吴翠儿微笑道,这件事也许是最能让她自豪和感到幸福的了,不管吴灵儿等奴婢如何欺凌自己,但这一点她们是永远也做不到的。

“既然我是三公子,那为何吴灵儿敢这样对待我?”韩忠卫想不通,自己是主人,吴灵儿是仆人,为何自己要被她欺凌,甚至连母亲对她也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她。

“卫儿,这都是为娘的错。”吴翠儿重重叹了一口气,她一下子黯然神伤,她是从韩吴氏身边的丫鬟升级成小妾的,娘家也没什么人,没有娘家人的任何支持,在家里的地位可想而知。要不是因为意外怀上了韩忠卫,也许她现在还和吴灵儿一样在小姐身边服侍。

“娘,这怎么说是你的错呢,你生我养我,这一辈子我就无法报答你了,你放心,以后我们娘俩一定会有好日子过的。”韩忠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娘俩在家里不受待见,但是也能猜出个七八分,既然事不可违,就只好安慰吴翠儿。

“孩儿,只是苦了你啊。”吴翠儿眼眶饱含泪水,她一辈子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受累,可是谁让自己在韩府没地位呢,虽然现在是韩家的小妾,可是说到待遇却连吴灵儿这个夫人身边的丫鬟也不及,更不要说吴灵儿这个大丫鬟!

到傍晚的时候吴灵儿又给他们端来了今天的一壶参汤,本来这样的事是不需要她亲自来做的,但吴灵儿却非要自己来。虽然吴翠儿这个三少奶奶在府里的地位不咋的,但是她的身份毕竟在那里摆着,要说她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她自己除了嫉恨吴翠儿现在的地位之外,还非常想看他们娘俩的笑话。看到他们的苦难,自己却有种莫名的兴奋。

看到吴灵儿假惺惺的给自己盛着参汤,韩忠卫就气不打一处来,特别是看到她还安慰吴翠儿要多注意自己的营养,妈的,既然你也知道自己要增加营养,那你就熬碗真正的参汤来啊,等老子以后好了之后看怎么治你!

想到要治她,韩忠卫突然记上心来,他上午听吴翠儿说过,自己的奶奶,整个韩府内的绝对BOSS可能会来看自己,不管这是不是吴翠儿对自己的安慰之词,韩忠卫都想要利用一下。

“娘,今天的参汤留一碗吧。”韩忠卫接过吴灵儿手里的碗,想了想说道。

“我说三公子,你不是想留给翠儿姐喝吧,我看不用了,翠儿姐哪里会舍得喝这么金贵的东西啊。”吴灵儿笑眯眯的看着吴翠儿说道,她知道吴翠儿的性格,当她知道一壶参汤只是一片人参熬的之后,肯定不会浪费一滴,都会让韩忠卫喝下去的。

“对啊,卫儿,你现在需要固体补气,全部得喝光。”吴翠儿连忙道。

韩忠卫是最看不得吴灵儿现在的神态,看上去她好像是在帮吴翠儿说话,但语气里那种嘲讽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只能躺着,他一定会走上去给他一大嘴巴子。“娘,你不是说奶奶他老人家会来看望我吗?我是给他老人家留的。”

韩忠卫一直盯着吴灵儿,他突然看到吴灵儿的双手一阵哆嗦……

“三公子……这参汤就没必要给老夫人喝了吧?她……她经常喝的呢。”吴灵儿吱吱唔唔的道,要是被老夫人喝到这碗“参汤”,那一入口她不就得知道是被人搞了鬼?事情如果被揭穿,谁也不会替自己来背这个黑锅,想到老夫人对下人的严厉……,吴灵儿突然一阵颤抖。

文章地址:/chuanyue/28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