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国贼

点击:
一朝穿越成为古代豪门少爷,不但有貌美的贴身丫环,还有一位刚进门不久仍是处子身,国色天香的绝美娇妻,江龙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定然是爽歪歪了!!!
不过还没能与佳人滚床单,就发现危机重重!
下毒,阴谋,暗杀,接踵而至!!
还有让他惊疑的是,当前管理府中事宜的是一位异域美人,一口流利的汉语也就罢了,真正让他无语的是,她的身份,居然是……
一座豪门府邸,披着诡异神秘的面纱,就像洋葱皮一样,剥开一层又一层。
随着故事一步步的发展,更是由家事涉猎到了国事天下事。
于是本就不甘心平庸的主角,成就了一代无双的大国贼。

第1章 佛前

初春,天气回暖,万物复苏。

景府后院,一间安静素雅的佛堂内。

“老夫人,您这般着急,是不是把小少爷逼的太狠了?”一个身穿深绿色棉布襦裙的中年妇人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不敢抬头,脸上表情则有些复杂,强壮着胆子开口问道。

全身鎏金的佛像旁边,摆放着一个外表精致,由紫金打造的三足香炉,点燃的香烛上方,淡蓝色烟雾袅袅升空,能提神醒脑的檀香充斥整个房间,在佛像的正前方,则跪着一个发丝高盘,耳鬓旁有着点点白霜的老妇人。

老妇人穿着一条洗的有些泛白的浅蓝色素衣,身上没有一样首饰,表情安详,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看破尘世,宁静致远的独特气质,嘴里喃喃念经,态度虔诚,从那留有余韵的相貌上可以依稀推断出,老妇人年轻时必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

“阿尼佗拂……”

老妇人没有回话,单手竖掌在胸前,另一只手缓缓转动佛珠,整串佛珠常被人捻动的一面,紫漆已经全都脱落,露出浅褐色的木头,可见已经用了很久了。

在老妇人的身前,还摆放着一只因常年敲打,表面留有裂纹的木鱼。

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中年妇人却不敢稍有不敬,垂着头,静静跪在那里。

足足过去有半柱香的时间,老妇人才缓缓睁开眼睑,平静无波的眸子微微转动了几下,有了几分生气。

中年妇人似有所觉,赶紧上前掺扶。

“年轻时,老身并不相信这世间有轮回报应,但随着年龄一年年变老,心里有了独特感应,才晓得天理昭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五十岁知天命,老身今年已经有五十多了。”老妇人扶着她的手臂,从蒲团上慢慢起身,眼睛望着微微带有笑容的庄严佛像,开口后,似乎有些神神叨叨的,并没有回答中年妇人之前的问话。

“是,您老人家必然是善有善报。”中年妇人弯下腰身,笑着帮老妇人揉捏因为跪的久了,有些酸麻的膝盖,动作熟练,可见经常这般伺候人。

“善报?”

老妇人轻轻摇头,觉得膝盖有知觉了,便扶着中年妇人的手,缓缓一步步走出佛堂,“我少女时脾气暴躁,动辄便打骂府中下人,这样很不好,幸亏家人替我遮掩隐瞒。不然名声传出去,哪家肯要我这样的儿媳妇?成婚后虽然稍有收敛,但却和老爷的那些狐狸精们争风吃醋,使劲手段!不但丢了正牌夫人的体面,而且一有机会便设下陷阱……最终,连心都变黑了。”

景府的老太爷已经故去,也正是在其故去的那一年,老夫人终于看透,红尘诸事,只是过往云烟,爱恨情仇,凭白自寻烦恼。现如今景老太爷留下的那些娇妾都生活的极好,吃,穿,用度,掌有府中大权的她从不为难,并允许她们可以随时走出景府去购物游玩,探亲访友。

甚至有人想要出府,再嫁,她也乐见其成,赠送一笔银两。

这在古代家规森严的豪门世家之中,极为罕见。

中年妇人忍不住抬头看了老夫人一眼,连忙又把头低下。

她从小在景府长大,母亲是老夫人的陪嫁丫环,自然清楚知道老夫人的过往。

其实老夫人年轻时顶多算是有些娇纵刁蛮。

心地不坏。

至于嫁到景府之后……试想又能有几个动了真情的女人,可以真正从心底接受自家的相公左拥右抱,三妻四妾?

罪孽虽然有,但情有可原!

中年妇人心中叹了口气,嘴上则道:“您这些年吃斋礼佛,时常给一些寺庙布施香油钱,遇到光景不好的时候,还开设粥棚,给流民施粥……”

“罪孽已经犯下,再如何描补已是无用,不然那些恶人做完坏事,再随便施舍些钱财米粮给寺庙道观,岂不是立即就能变成好人?”老妇人宁静安详的脸庞上面色坦然,轻摆手打断。

“我只不过在心中求个安慰罢了,并不是真认为做些好事,就能抵消我过往做下的罪孽。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甘心,便是希望老天要了我的命去,别把我犯下的错报应在江龙身上。”

说到这里,老妇人表情变化,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重重一叹。

与自己犯下的罪孽相比,自己的相公与儿子所做的事情……“唉!”

中年妇人不晓得怎么规劝,另找话题,“老夫人,冬天已经过去了,现在天气渐渐转暖,要不要让府上的管家安排一下,出去踏踏青?”

“怎么?见不得我天天待在佛堂?”老妇人轻笑。

中年妇人连忙就要下跪,“奴婢不敢。”

老妇人手掌稍稍用力一托,中年妇人就不敢继续往下跪了,她轻轻拍了拍中年妇人的手背,笑道:“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必当真,而且有时候真的静下来想一想,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说到这里,一声长长的感叹,老妇人显得有些昏黄的眸子里,浮起一抹淡淡的惆怅,“现在府上能和我开玩笑的人,不多了。”

中年妇人额头渗出一层细汗,神色拘谨,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都一把年纪了,老胳膊老腿的,还踏什么青。”老妇人轻轻摇头,接着话锋陡然一转,“至于江龙,你以为我愿意逼他么?”

“可是小少爷自幼身娇体弱,这阵子更是有时虚弱的都下不来床,脾性又拧,万一……”中年妇人没想到老夫人突然转变话题,稍稍呆愣了一下,才开口接道。

“他是我一手带大的,我能不知道他的脾气?但景氏一族中,我们府上这一支,只剩下了他一个男丁!而偏偏他又时不时的发病,不知道哪天……”说到这里,老妇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哀痛,让见者心酸,但深吸了口气之后,她的表情又归于平静,接着说道:“我也不想逼迫他,但我们这一支,总得有香火传承!”

“可是……”

“没有可是!”老妇人的声音突然变的严厉起来,腰身挺直,气势大变,没有了先前那般看破尘世,超凡脱俗的味道,锋芒毕露,“雅儿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小时候还让他们见过面,那时两人虽然还小,但可以看出来他非常喜欢。但为什么给他娶了回来,他却臭着一张脸,连与之圆房都不肯?他从小乖巧,也有几分聪敏,虽成不了大事,但守住家业却也能做到。最可贵的,是他懂得将心比心,体谅他人的难处,虽然府中富庶,却也没有养成一般豪门子弟的盛气凌人,蛮横乖张,但为什么这次却是做的这般绝决?问他,他又不答。当真是要气死老身!试想,如果你的女儿将来嫁了人,但她的相公却不愿意圆房,你与你女儿会是如何的羞愤?幸好雅儿懂事,不然早就闹出了大乱子。好!退一步来讲,也许是相隔多年不见面,没什么交集,比较生疏。那么从小在身旁伺候他,和他一起长大的玉钗与宝瓶两个丫头,他为什么也不肯碰一根手指头?”

许是因为一口气说了太多话,又或许是因为憋的久了,终于发泄出来,景老夫人胸膛起伏,有些喘息。

中年妇人没有接话,这种事情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

不过心中却也认同老夫人的话,与相公圆房对女子来说是天大的事情,如果换个想不开脾性执拗刚烈的,估计连上吊跳井求死这样的事情,都是能够做的出来的。

只是她有些不解,刚开始老夫人拿定主意,打算提前把少夫人娶进府中的时候,身体病弱的少爷还是非常高兴的。

但为什么就在少夫人将要进门的前几天,少爷突然变的排斥,烦躁了起来?

至于玉钗与宝瓶……

这两个丫头只是丫环身份,不必太过理会,而且她们虽然忠于小少爷,但在景府这种富贵世家,充满勾心斗角的环境中长大,使得她们年龄不大,心却不小。

中年妇人不说讨厌,但也绝对不喜欢这两个丫环。

“总之!”景老夫人面色凝重,话语落地有声,“景府的香火不能断!你去找徐大夫进府,这两天多开些名贵的药材好好给江龙调养调养身体,不必吝啬钱财。然后再去告诉江龙,五天,我最多给他五天时间,必须和雅儿,玉钗,又或者是和宝瓶圆房。如果他还是不答应,耍脾气,你就代传我的话……”

就在这时,一个梳着丫环髻的小女孩突然急匆匆的穿过门洞跑了过来,表情慌乱,因为跑的太急切,小脸红扑扑的,声音更是控制不住高了几分,“老夫人,不好了,九爷他们又来府上了,顾管家说他安抚不住,黛夫人又不好出面应对,所以有请您去大堂一趟。”

黛夫人?

中年妇人听到这个称呼,脸现古怪。

“嗯。”景老夫人则是笑着点头,上前一步,抬起洗的有些泛白的衣袖帮小女孩擦了擦额间的热汗,慈祥温淳的说道:“你这丫头,跑这么急做什么?天塌不下来。”

“是。”小丫环腼腆一笑,微微低下头。

中年妇人则是先惊,后来长长松了口气,这个小丫头真是不知死活!

老夫人礼佛之前最是重规矩,脾性又不太好,如果有人敢在面前这般的鲁莽冲撞,少不了得挨顿板子。

给中年妇人叮嘱了几句,景老夫人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扶着小丫环的手臂,步履缓慢,不急不徐的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要换身打扮,在佛堂,她是出家的居士。

但在人前,她则是景府当家作主的老夫人!

再穿着这一身,就不合适了。

第2章 圆房

五天后,傍晚时分,夕阳落山,景府小少爷的卧房内。

“小少爷,奴婢求求您了,别再耍性子顶撞老夫人了。”穿着深绿色棉布襦裙的中年妇人跪在床前,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文章地址:/chuanyue/28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