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香江豪门

点击:
第1章 时光转移

“真倒霉,呼,不知道被困了多少天”男子一身瘫软、如同死狗一般地躺在地下。

这里是江南某处山脉的最深处,百里之内杳无人烟。周围是丹霞地貌的山岩,无数的松树和草木纵横,清澈的泉水像是精灵一般随坡而下,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但男子的心情却是一团糟。

四十六岁的安晓鹏是生活中的失败者,错过了人生很多次的机会。在其他人随着时代进步、成为土豪和大亨的时候,他只能得过且过。在2018年的社会中,作为一名像是废物般的宅男很悲哀,失败的婚姻、一塌糊涂地生活。与一大批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家伙在网络上争夺网络小说的饭碗,扑街了好多本之后,他只能停止了机械式的创作,放弃了想成为作家的梦想。

本来打算得过且过的安晓鹏在自己老爸留下的店铺终于被划入拆迁区域后就彻底绝望了,写手的日子只是用于打发时间,而家里唯一的收入就是那座建于八十年代的店铺所带来的租金,它曾经让安晓鹏得到了前妻的青睐、也是这么多年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如今,却被一次性补偿打断了他混吃等死的念想。

年轻时候的安晓鹏有过很多的梦想,而且曾经也是一名帅哥,也曾经算是比较成功的一名导游,但随着年龄增大,许多的后辈逐渐将他们这批老一代导游们挤到了边缘。所以,他将存有上百万资金的存折交给了已经接近成年的女儿之后,就开始去圆自己年轻时候的梦想,徒步旅行。其实内心深处,他是在寻求另外一种解脱的方式,早在小自己十多岁的前妻带着女儿离开之后,他就没了生活的动力,内心深处总像是有着一种呼唤,让他终于走出了很久没有离开过的家门。

“唉,有够倒霉的”仰面躺在一块山石上的安晓鹏想起了这些天的遭遇。

也许是几天之前,多年没有锻炼的安晓鹏气喘吁吁地来到了这块被当地山民称为“鬼梦崖”的地方,这样的徒步旅行超乎他想象地艰辛。坐在家里看网络和电视上的贝爷和其他野外生存专家们个个潇洒无比的样子,轮到他自己却是各种狼狈。

一场大雨之中,浑身潮湿的安晓鹏迷路了。江南山区一下雨就会大雾弥漫,不知道怎么走的,他就来到了一处山洞当中,当时他还是很高兴地,因为山洞里面非常干燥,让他终于可以点燃随身携带的固体酒精炉、热一锅方便面暖暖身子了。

但不久之后,他就知道自己麻烦了,山洞外面的迷雾就像永远不会消散一般,让他看不清任何的景色,雨停之后,他也曾尝试着出去找了一圈,但让他惊讶地是:明明来的时候不是什么太差的路,如今等他四周摸索后,发现山洞的洞口附近全都是峭壁和山岩。就像是一口深井,将他困住了。

任何宅男其实都有一颗随遇而安和快乐地心,否则也不会宅在家里因为各种奇怪地事物感到愉悦,忘记现实里的烦恼。找不到逃脱办法的安晓鹏回到山洞里面后,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走之前将几乎所有的资金留给很小就被前妻带走的女儿,也是他弥补自己作为父亲的缺憾,本来就是打算留给女儿的店铺被拆迁,他也只能将钱交给即将上大学的骨肉。至于他自己,虽然不想死,但走出家门的那一刻他就没打算再回去,甚至写好的遗嘱也留在了家里的书桌上,将面积不小的房子也留给了内心很爱的女儿。

所以,在山洞发呆了两天后,安晓鹏的宅男心理就爆发了,虽然太阳能充电器不能充电,但他还是固执地玩游戏玩到手机没电之后,才开始无聊地到处瞎晃起来,然后,就找到了山洞最深处的一条甬道。

“咦,这条道路好深啊,难道我跟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一样有了奇遇?”安晓鹏作为中年人其实还是很沉稳地,将背包全部整理好,这才顺着悠长而又漆黑的道路一路探索了下去。

“这手摇式电筒质量不错,如果还能回去,我就追评这家店铺,给个赞”嘟嘟囔囔地走了很久之后,他终于来到了一间奇怪地房屋。

“人工的?不是吧?这也太狗血了”这间面积大约在三十多平米的“房间”里处处有人工雕琢的痕迹,里面有石凳、石床。让安晓鹏吃惊地是,中间的石桌上放着一只玉制的盒子,虽然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却可以肯定很久远,原本白色的玉石上已经有了灰色的斑驳。

小心翼翼地靠近石桌,安晓鹏打开了玉盒盖子,“哇噢,真漂亮”盒子里面是一副玉蝶,就是古代用玉片为页“写”出来的书。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字体,还有清晰的图案等,而所用的“墨水”让他看不出来是什么,这么久远之后,依旧清晰无比。

“呃,梅花篆?好在我老爸逼我学过。靠,真的是秘籍呢。《道藏真经》?南宋的吧,道藏是北宋末期黄裳写的书,真经,那就是说这个是真的。嗯,发财了,就算是这只盒子都能值不少钱!”

玉盒并不大,跟小学生用的铅笔盒差不多大小,扇面形状的玉蝶也是非常合乎尺寸地装在里面。安晓鹏小心地用一件衣服包好之后装进了背包。

“嘶”继续又找了一圈之后,安晓鹏来到了一座奇怪地的阵法前,阵法边上有个奇怪地石碑,上面只有一个字“门”也是梅花篆字体。

站到阵法的中间,等了好半天之后,“咦,怎么没有反应?哈一口气还是滴上一滴血呢?”作为曾经的写手,安晓鹏当然知道各种桥段,众多职业作者几乎幻想和模拟了全部开启阵法的方式,他也算博览群书了。

环视一周后,安晓鹏终于找到了很明显的关键部件,阵法中间位置、从地下突出来一点点的一块奇特的黑色石头,对比周围褐黄色的岩石显得非常显眼。

尝试了记忆中的几种方法无效之后,安晓鹏一咬牙,取出随身携带的生存刀具,轻轻地刺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黑色的石头上。让他吃惊地是周围的一切在这个动作之后突然开始诡异地变为虚雾,然后他就感觉到一阵眩晕,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鬼梦崖的外围。

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下打了两个滚之后,安晓鹏感觉有点奇怪,本来作为中年人他的体质下降的相当厉害,再也不是当初年少轻狂、体力充沛的模样。但此时,他却感到了体内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这是怎么回事?”然后他才注意起自己的手臂等部位,“天啊,我这是?返老还童了吗?”

宅男是厌恶照镜子的,但也不是不带,从随身的包里翻出小镜子照了一下,安晓鹏懵逼了:“我这是回到了几岁?十七还是十八?哇,我的沧桑感、我的成熟魅力全没了?又成了小白脸!”

几天之后,再也没找到神秘山洞入口、从山里出来的安晓鹏就更加懵逼了,因为偷偷回老家看了一次之后,他发现另外一个“自己”还是一位躲在墙角玩泥巴的小孩,母亲依旧是难产而死、父亲也一样在供销社上班。

好在安晓鹏一直对穿衣服不是很讲究,虽然看起来时髦,但在这个时代也不是很显眼,只是背着一个大包还是让很多人指指点点。

对老家熟悉无比的安晓鹏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废弃的厂房,暂时安顿了下来,他需要考虑自己该怎么办。

“看来自己是回不去了,这样也好,上天既然给了我重活的机会,那我就要把握住;不能去打搅另外一个自己,以免造成时空混乱。不管他未来如何,我都要重新来过”坐在废弃厂房的墙角,已经变成小伙子的安晓鹏眼睛里面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现在是1974年的8月,最好的前途是偷偷跑去香港,嗯嗯,那个处处都是机会的城市。但这一路的开销……,有了,记得这一年的年底,供销社的会计因为贪污被抓,当时起脏的时候,我作为小孩跟着去看过热闹,嘿嘿!”

去香港是安晓鹏的第一选择,虽然是江南人,但他却能说一口流利的粤语白话,因为最早的时候他做过粤语导游,对香港还是很熟悉的。

如今的供销社职工都住在一个大院里,而那位贪墨的会计则是将弄到手的钞票和粮票都用罐子装好埋在了大院之外树林里的一棵树下面。所以,当夜,安晓鹏毫无困难地就拿到了一笔巨额钱财。三千多老式软妹币和一堆粮票,要知道在那个时代,一位普通工人的月工资只有几块钱。也可见这位会计有多黑心。

获得了资金之后,安晓鹏也没耽搁,就开始了一路南奔,由于那位会计为了跑路准备了很久,罐子里不但有钱款还有盖了公章的空白介绍信,所以在这特殊的年代,安晓鹏可以说很顺利就以收购海货的名义到达了后来的深圳。(注:那个年代没有身份证,去哪都要单位介绍信)

“唉,安晓鹏这个名字不能再用,重叠之后、就怕影响到另外一个自己的未来。不管如今这里是平行时空还是原本的时空,还是改个名字为好。嗯……,以后我就叫安亦斐吧,这也是我失踪堂叔的名字,嘿嘿,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啊,我来了!”

我们的主角在1975年的年初踏上了香港的土地,那是他花了三百块和全部的粮票换来的机会,沿海总有贪财的渔民。安亦斐以收购海货的名义在深圳待了三个月之后,终于找到了愿意帮他的人,让他如愿登上了东方之珠的土地。

第2章 “创作”

此时的香港由于冷战的原因,还在采用抵垒政策,只要安亦斐顺利抵达香港市中心,那么就能顺利获取这边的身份证,在这边生活。至于有一技之长、可以参加劳作等条件,对他来说不是问题。要知道,安亦斐在自己那个时代的年轻时候,其实是一名很优秀的导游,可惜后来因为逐渐年龄增大,连续在事业和家庭上被打击之后,变得颓废而已。不单是粤语,安亦斐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日语,多才多艺。

安亦斐是从香港的东北角粉岭附近进入的,这里与大陆很多地方的乡下没什么大区别,这个时代的香港也处于过渡期,大发展其实是八十年代的事情,如今还是很落后的。

“嘿,靓仔,搭车吧?”这是一辆向市区运送屠宰鸡鸭的车辆,司机的喊声让安亦斐一阵感动。

“多谢大哥”将背上的大包放到驾驶舱之后,安亦斐就坐到了驾驶副座的位置。

司机是一位三十多的汉子,标准广东人的外貌,显得很话痨,“靓仔,什么时候游过来的?”

“前天,大哥,这一路有警察没有?”不太想暴露自己有不少钱财的事情,安亦斐顺着司机的话回答到。

“哈哈,看你就像,后生仔,我是六年前划过来的。不要怕,这里一路的警察我都认识,香港这地方有点乱,但机会也很多,加油!”

文章地址:/chuanyue/28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