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 第2节

点击:


“什长,什长,擂鼓了,曹军进攻了!”边上有士兵喊道。

“哎!”成雨摆脱了士兵的束缚朝着刘莽瞪了一眼“算你好运,等打退了曹军,再来斩杀于你!”说着就带着一帮士兵朝着城头方向跑了过去。

“这个世界都tm的怎么了?!”刘莽心头恼火,先是被人群殴了一顿,刚才又差一点丢了小命,一天之内经历这么多你说刘莽能不火大嘛!

刘莽顺着刚才士兵离去的方向走了出来,他要找到她们学校的人,要找到陈怡要让她赔偿自己,这受的惊讶大了,不给自己介绍十七八个妹子对不起自己啊。

刘莽嘴里骂骂咧咧的,可是越走他就越骂不出来了。

古城墙,锈迹斑斑,上面那些暗红色!以及站在这里远眺城内,一排排三角顶的屋子,还要那些荒地。

不之不觉之中刘莽来到了女墙之上。眼前的一幕让他直接就愣在了当场。

“杀!”一个刚爬上城墙身着白色的士兵拿起手中的刀具就朝着另外一个黑衣士兵砍了过去,一刀落下红色的液体飞起。

黑衣士兵也不甘示弱,虽然受到创伤,但是手中的长矛还是捅进了白衣士兵的身躯之中,抽出来之时一连串的东西跟着带了出来。

“呕!”刘莽一个没忍住吐了出来,他可不会把那个红色的液体当成是番茄汁,那是血,那真的是血,还有那脱下来的东西,那是内脏还有肠子!

刘莽这呕吐不要紧,正好边上城墙又是一个白衣士兵爬了上来,看着刘莽身上的一身金甲微微一愣,随机就是大喜这可是条大鱼啊是一个高级将领朝着边上的同伴们喊道“主公有令,斩杀吕布军一人赏十金,斩杀都伯以上赏金50,官升三级,杀啊!”

一瞬间刘莽在这些白衣将士的眼中就成了五十金加上升官了。

“吕布军?!“刘莽嘴角在抽搐!刚才之前被黑衣士兵围起来的时候,那些个士兵所说的曹军!你这不是在玩我吧!

就在刘莽还有点不相信的时候,一声炸雷让刘莽彻底相信了。

“吕布吕奉先在此,谁敢放肆,众将士随我冲杀!”一个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系狮蛮宝带,头顶金冠的高大男子站了出来,他朝着那边一战,原来岌岌可危的黑衣士兵仿佛爆发出了隐藏的潜力一般士气大振随着男子冲杀了起来。

“吕布,吕老板?!”眼前的男子除却没有拿着方天画戟之外,和历史上描述的战神吕布没有什么区别,难道这真的是吕布。

刘莽一个愣神之间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痛,一只长剑正吵着自己的胸口处捅了过去,一个满目狰狞的白衣服士兵正流着血用一双猛兽的眼睛盯着自己。

他想杀了我?刘莽身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眼神,战争离他是那么的遥远,更何况是这种冷兵器的厮杀。

“吕贼去死吧!”白衣士兵狰狞的把长剑吵着刘莽胸口捅去。

“铛!”一个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刘莽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疼,长剑在胸口的白羊座圣衣之上带起了一连串的火花。

刘莽现在对陈怡把这件圣衣用全金属打造一点怨言都没有了,如果这不是金属制品而是像原先那样是用木纸板做的,那么这次自己就完蛋了,刘莽相信那把长剑虽然有些地方都锈迹斑斑有了缺口,但是却能轻易刺穿自己的身体。

“我艹!”刘莽心里素质还行没有立刻吓尿出来,不过这样还是一边恐慌的一边的喊道“大哥,大哥,我不是这的人啊,砍错了,砍错了,吕老板的手下在那里!”

整个白羊座圣衣已经把身体的大部分给包裹了起来,但是头上的头盔却被刘莽拿在了手上,头上可是一点防护都没有现在再带已经来不及了。

“桀桀,去死吧!”胸口刺布穿,但是头颅却可以砍下来,白衣士兵舔舐着干裂的嘴唇,刘莽已经在他的心中成了金子成了良田,成了升官发财的凭证。

“噗!”一道血花溅了起来,一颗大好的头颅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刘莽脸上溅了一脸的鲜血,都还是温热的,让他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吼什么!”白衣士兵无头尸体之后一个黑衣士兵走了出来,这不正是一开始要杀刘莽的那个什长嘛!

刘莽听着他的吼声立刻闭上了嘴巴,他可是相信这个什长之前要杀他的话了。

“大,大哥!我真的真的不是曹老板的手下!”刘莽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什长看了刘莽一眼没有说话,他也知道了这个金甲人不可能是曹操了,也不可能是曹操的部下,如果是的话,那个曹军士兵不可能对着他出手的。可是又怎么解释他的出现呢。他很明显也不是吕布军一方的。

什长想了想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你跟着我!”只有等打退了敌军再来想吧,说着就冲杀了出去。

跟着你?!刘莽才不傻,虽然这个什长救了自己,但是之前他可是要杀自己的,白痴才跟着你,挑选了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什么!”什长又杀了一个冲上楼的曹军士兵看着刘莽逃跑的方向,丢了手中已经折断的大刀,随手拿了一把尸体上的武器就追着刘莽而去了。

“我擦,还追来了!”刘莽已经把头盔带起来了,一路上他身着着白羊座圣衣金光闪闪,不管是在吕布军还是曹操军看来都是香馍馍啊,不说砍了刘莽能够得到升官发财,就说,他身上那一身的金甲就是价值连城啊。

就在刘莽进退两难之际,城墙之上宫楼之中一个怒喝声“贼子,敢尔!”

这不是吕布吕老板的声音嘛。

曹操围困下邳,城下虽然水迹退了但是从城墙的泥土湿气还能看得到原先的痕迹。

“白门楼上!吕布给捆!”刘莽冉冉自语道。再后来就是白门楼斩吕布了。

“救吕老板,救下吕老板,救下吕老板我就能活了!”现在刘莽四面楚歌啊,一个友军都没有,曹操军想杀他换取升官发财,吕布军想杀他要他身上的铠甲,现在刘莽只能救下吕老板,抱着大腿了。

冲进白门楼刘莽立刻就后悔了。

“汝是何人敢闯白门楼!”一个七尺大汉满脸胡须怒目而视刘莽,后面还有另外一个和此壮汉差不多的汉字正在捆绑着吕老板。

三国演义上明确的写着宋宪赶退左右,先盗其画戟,便与魏续一齐动手,将吕布绳缠索绑,紧紧缚住。

“该死!”刘莽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自己怎么忘记了魏续和宋宪两人,如果说白门楼外的是小兵喽啰的话那么这两个可就是小波ss了,虽然在整个三国之中这两个的武力值都处在二流末尾,但是那也是战将啊,要比刘莽这个完全不会厮杀的人要好得多吧!

“走错了,我走错了!”刘莽打着哈哈脚步慢慢的吵着白门楼外退去,刘莽情愿面对外面的一帮小喽啰也不要碰到波ss啊,还是两只。

宋宪怒目而视刘莽,眼前的这个人身着金甲端的是无比繁华,一看就是高级将领,宋宪在吕布军之中哪一个高级将领他不认识,所以这不可能是吕布军的人!

难道是曹丞相的人。

“难道阁下是曹丞相的人?!”宋宪小心翼翼的问道,能穿得上金甲说明此人在曹军之中地位不低啊。

“曹丞相?刘莽一下子就反映过来了,这应该就是宋宪魏续准备绑了吕布送给曹操作为礼物了。

说不是的话,只怕宋宪手上的大刀一刀就能把自己了结了,果断刘莽头直点“是,是,是!”

“噢,原来是曹丞相的人啊!”宋宪松了一口气随即大笑道“在下宋宪,这个是魏续,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位居曹丞相手下何职位,你我以后都将是丞相手下,当相互帮持啊!”宋宪已经开始拉交情了。

“在下刘莽,暂居夏侯将军手下为一都伯!”刘莽撒谎道。

“都伯?!”和宋宪不同,魏续长了一个心眼,一个都伯穿的是金甲?你他吗的这是在逗我嘛?

宋宪拍了拍刘莽的背部就称兄道弟了起来“刘莽兄弟,你看我等已经把吕贼拿下了,就等曹丞相大军冲上城楼了,你看这功劳!”宋宪的意思是功劳见者有份,他不知道这金甲小将在曹营之中身份如何,但是他知道要比自己这个降将要好得多。

“逆贼,逆贼啊!”被捆绑着的吕布怒目而瞪吗,仿佛要择人而嗜一般。“宋宪魏续我平时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何要如此!”

“聒噪!”宋宪根本不给吕布说话的机会直接找了一块布塞进了吕布的嘴里,吕布滔天的怒火只能变成呜呜的声音。不是宋宪不愿意回答而是他心中有愧,说实话吕布对他们还是不错的,但是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呼,再跟着吕布一条道走下去,只能是城破人亡,何不良禽择木而栖呢。

就在刘莽看着找机会偷溜出去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魏续开口了像是随意的问道“不知道夏侯犉将军的左眼伤得怎么样了!”

“哪里是左眼明明是右眼好不好!”读三国这一段,刘莽还曾经和人辩论过这夏侯犉被曹性伤的是左眼还是右眼,经过各方论证伤的的确是右眼,一说完刘莽就反映了过来,这魏续是在考验自己!

刘莽看到魏续的手已经放在了刀上,刘莽的心不由的一紧“自己不会说错了吧!”要是因为这个而露陷被砍了那就真的是哭都没地方哭了,不过看到魏续的手又放了下去刘莽这才舒了一口气。

“刘兄弟,不知道曹丞相的兵马何时到我等已把吕贼的方天画戟丢了出去!”魏续也对刘莽放松了精惕。

“马上,马上!”刘莽可是记得这两个二五仔,把吕布绑了,丢了他的武器,半个时辰不到这曹军就打了上来,占据了白门楼难后吕老板就去取西经了。

“吕布吕奉先啊,人言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先有侯成将军献马在先,再有宋宪魏续两位将军绑吕布在后,三位将军的功劳可真是不小,前途无量啊!”刘莽恭维道。

“哪里哪里!”宋宪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

连侯成献马都知道,魏续这才真正的相信了刘莽。

“这吕布吕温侯长得可真威武啊!”刘莽假装没见过吕布吵着吕布方向缓缓的走了过去。

“一直听父兄们说,战场之上吕温侯一人独战数人而立于不败之地,今日所见不过如此嘛!”

“哼!”吕布嘴里被塞了棉布说不出话来,只能冷哼对待。

文章地址:/chuanyue/28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