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 第5节

点击:


“从今天起,你们就将是我刘莽的士兵,你们就将面对的是一个不通人情,不知道变通,只按军法来办的将军!如果有谁不服站出来,杀了老子,不然老子就杀了你,你们懂了嘛!”

“懂了”稀稀拉拉很是无力。

“你们怂了嘛?你们没有血气嘛?你们是孬种嘛?大点声老子听不见!”刘莽吼道。

“懂了!”这次不但异口同声了声音还得大了起来。

成雨看着刘莽眼神动了动,他一直以为这个金甲人只是一个草包贵族呢,谁知道还真的有一套,他这种杀戮果断还真的怔住了一堆人。

“好,现在我命令全营三百一十二个人,你,你,你还有你!”刘莽点了三个人其中就有成雨“我任命你们为连长每人掌管包括自己在内100个人!还有剩下的十二个人作为我的亲兵!”

东汉末年的军制刘莽看不懂,所以只能按着自己上大学军训的时候来办,33人为一排,三排为一连,三连为一营。

这样子应该能突围出去吧!成雨也开始信服刘莽了。

“你们现在是老子的兵了,你们就必须听老子的话!现在老子命令,全体急行军,朝着城中!”刘莽发号了第二个命令。

“什么?!”成雨怔住了?“大人?朝着城内行军?!”他这是想干嘛?

“你们没听懂嘛?还是需要我再杀两个人?!”刘莽说道“老子要你们朝着城内急行军,老子要去救吕布,救你们的将军!没听懂嘛?啊!”

原来他杀那三个士兵是为了镇压住这些个桀骜不驯的士兵啊,如果说之前杀人只是把这些个士兵给震惊到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命令就真的要收到这些个士兵的归心了。

“是~!”应刘莽的命令是让他们去救吕布,救他们的将军,一个个士卒全都士气十足原先对刘莽的不满厌恶情绪全都消失了。

“走!”

第五章 下邳射掌

“吗的,老子这是要死在这里的节奏啊!”刘莽苦笑了,擦拭着身上的鲜血,这些鲜血都是敌人的,也有这些个新收的手下的,刚才就有一个亲兵为自己裆下了一刀,而那个连刘莽都叫不出名字的亲兵被被横腰斩断了。

东门破了,南门也破了,就只剩下北门和西门了。

两处门的攻破让下邳城之中曹军越来越多,刘莽他们一个时辰就只走了区区几百米,这其中厮杀无数,三百士卒已经折损了将近100人了,这其中还有一个自己任命的连长,一条腿被砍断了,虽然没死,但是在战场上却离死也不远了。

这才几百米啊,这要是冲到城中他这区区三百人还能剩下几个呢?刘莽已经浑身无力了,他也不知道这是自己杀的第几个人了。

乱世人命如草地说的不假啊,刘莽已经机械的动作了,杀人,再杀人,换刀杀人,再杀人。

“王上,我们冲不进去了!”成雨杀到了刘莽的面前,喘息着喊道,他也知道这条路很是艰难,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再耽误下去,拥进城的曹军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吕布没见到自己就全军覆没了就搞笑了。

刘莽一刀拨开一只刺向自己的长枪斩杀了一个曹军“冲不进去也要冲”刘莽不后悔自己做这个傻事,他很少被人感动,这吕布算一个。这三百将士也算一个!

“不过就是一死,怎么成雨你怕了?!”刘莽讥讽道“怕死你就给老子滚!”

“谁说我怕了,我他吗的怕就是娘们!”成雨也怒了,被人小看怕死,这对成雨来说不下于奇耻大辱。

这条路如同大山一般堵在了刘莽等人的面前,又被耽误了半个多时辰。

刘莽这次真的是连刀都拿不动了,手臂已经发麻难以动弹了,好不容易打退了一次曹军的进攻,刘莽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色也渐渐昏暗了起来,到处都是血腥味,到处都是尸体,有曹军的有吕布军的还有普通老百姓的。

“休要走了吕布军!”又是一波曹军小队,这次来的不再是那种最高长官只有什长或者都伯的小分队了,而是来了一个将领。

头顶红缨盔,身着铁甲,胯下一匹白色骏马好不威风。

“哈哈,哈哈!今天难道是我夏侯德的幸运日,尽然碰到如此多吕布残军!哟还有一条大鱼!”骑马曹军将领哈哈大笑,很明显他把刘莽当成了吕布军的高层人物了,身着金甲啊,这可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吕布残兵听着,赶紧跪地投降免得一死,不然立刻就地格杀!”

夏侯德?!刘莽可不怎么记得这么一个人,整个围攻下邳也就夏侯渊和夏侯犉两兄弟,这个夏侯德也是夏侯家的人?

来不及多想了,刘莽用了所有的力气吼道“全军迎敌!”其实不用刘莽说这些个士兵都强忍着刀伤剑伤或者疲惫或者难受站了起来,他们可以死,但是绝对不可能跪着生,因为他们的名字叫做吕布军。

“有志气,还敢反抗!”夏侯德眼中赞赏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就是一种嗜血的表情,他也不愿意刘莽他们投降一旦投降他就没有可以厮杀的人了。攻城战没有他的份这些个小鱼小虾总该给点把!

“哈哈有志气是不错那也得有名来显示!”夏侯德一拍坐下马匹就朝着刘莽的方向扑来,在他看来刘莽这个金甲人就是整个部队的最高长官了。

“吗的想杀老子没门!”刘莽经过这么多场的厮杀也是面露凶光。

刘莽不是白痴,对方骑着马匹,在马匹的冲力之下自己硬抗的话只会被撞死当场。

刘莽捡起地上的一把长枪猛地投掷了出去,刘莽在学校之中这投标枪可是拿过奖的,虽然这长枪要比正规标枪粗糙得多,但是标枪这个运动不正是从战场上出来的嘛!

“什么!”看着高速飞驰而至的长枪,夏侯德脸上一惊,想要打马躲开,但是这是在城里巷子里面,能走一马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往哪里多。

“噗!”标枪直接从骏马脖颈上一穿而入,整匹马都被钉在了地面之上,夏侯德一个踉跄从马背上被摔了下去,就只剩下战马一时没有死透还在哀嚎!

“好机会!”刘莽心中一喜,这曹军战将从马匹上摔倒了下来,而且他还是一马当先的所以他和后面的曹军士兵相差十几步,这个距离足够击杀他了!

刘莽快步上前手中的大刀朝着夏侯德砍落了过去。

地面之上的夏侯德刚被翻下马,但是不愧是夏侯家的人物立刻一个翻过躲过了刘莽必中的一刀。

“好胆!”夏侯德也怒了,他堂堂夏侯家的子孙,现在竟然这个德性,如果说被一些成名的战将比如说吕布之类的打败了的话,心里还有点安慰,现在竟然被一个无名金甲人给掀翻在地,差一点丢了小命。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夏侯德一站起来之后立刻对着刘莽就是一阵狂风暴雨的攻击。

“哐哐哐!”一连串的火花在刘莽的身前身后胸口,脖颈,一切可以一刀而杀的地方都被夏侯德照顾过了。

“这什么鬼盔甲!”夏侯德见鬼一般叫了一声,多少次了他都能击杀眼前的吕布军,但是就是不行,那盔甲十分的光滑,你如果切在上面根本切不中,如果直接砍都可能滑掉,用捅的,这铠甲又够坚硬,最关键的是这个盔甲竟然包裹了几乎全身,他不重嘛?

“嘿嘿!”刘莽冷笑了,吗的老子功夫不是你的对手战场经验不如你,但是老子有盔甲唉,老子穿着圣衣唉,老子就是乌龟壳哎,你咬老子啊。

吗的打了老子那么多下,该老子还手了吧!

“夏侯德纳命来!”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战场,不喊一嗓子自己根本提不起精神,因为太累了。

“要我的命就你也配?!”夏侯德看得出来眼前的金甲战将根本不是一个将军,这一手的杀人技能太菜,虽然也很老道了,但是这些都是战场上的基础动作,抬刀,挥刀砍刀!

“身上没有攻击的缝隙,头颅面门呢!这白羊座的圣衣面门可没有遮挡,夏侯德丢弃了大刀拿起了一把长剑朝着刘莽的面门就捅了过来。

“好块!”夏侯德的速度太块了,刘莽还没反映过来长剑已经朝着面门捅了过来,其实这是武将的正常速度,夏侯德也是一个二流武将,如果碰到的是吕布手下的武将比如张辽高顺等人,他们都可以躲过,但是刘莽不是武将啊!

他根本就没练过武,别说战将了,他脱了铠甲连一个普通的百战士兵都打不过。

“完了!”这一剑要是刺中了,那么刘莽就完蛋了,这直接就是死翘翘的节奏。

“老子就这样完蛋了嘛?!”刘莽闭上了眼睛,被直接刺中脑袋不会很痛吧!一瞬间就会死了吧!

过了好久刘莽都没感受到疼痛,反而是一声惨叫之声。

“我死了嘛?!为什么惨叫之声是别人的!”刘莽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夏侯德手中的长剑已经掉落在了地面,那只拿剑的手直接被贯穿了正留着鲜血,贯穿手臂的东西是一只利箭。

是从自己的背后射过来的!刘莽转过了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身躯正在拉弓。

白衣铠甲?一头的乌发,身高八尺有于,这不正是刘莽他们找了许久的吕布吕老板嘛!

从那里到这里有不下于一百五十步,而夏侯德的手在一百五十步以外大小不比一个铜钱孔大多少,能够一箭射中,这吕老板的射击之术当真已经达到巅峰了。

前有辕门射戟今有下邳射掌!

第六章 陷阵营

吕布刚收起弓,站在他边上的一个大将把手一抬,身后迅速一队手持盾牌身披铁甲的士兵冲了上前大声的吼道“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营?!”刘莽终于见到了这个号称三国历史上最为精锐的步战士兵。

东汉末年,各大精锐可是争锋上场啊。

骑兵之中有“并州狼骑,凉州姜骑兵,幽州白马义从,兖州虎豹骑”

步战之中就是“徐州丹阳兵,冀州大戟士,冀州先登营,青州兵,这剩下的一个就是高顺的陷阵营了。

八百陷阵兵堪比一支军队,吕布能够在这汉末英雄辈出的年代成为一方诸侯正是因为有着并州狼骑和陷阵营这两只精锐。

夏侯德的落马加上一箭被射伤了手臂,让手下的曹军顿时一慌,再加上吕布带来的援兵让曹军顿时没了主意。

文章地址:/chuanyue/28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