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总想爬上室友的床

点击:
第一章 不小心吻了室友一下的后果

“啊,好爽!用力,对用力!”马骁放肆地大叫着,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让他沉醉,只想大声叫出自己的欲望,宣泄那难言的情绪。

在他身体里有力穿梭的是他喜欢的男人,他的室友——顾泽源。

此刻,顾泽源全身赤裸,身上带着一层水润的汗湿光泽,从他身上传来的灼热气息好像要将马骁整个人燃烧起来,让马骁跟着这团灼热疯狂。

“嗯啊,快点,再快点好吗?求你……”这幺软的语气,好像哀求,又似撒娇。

马骁完全不在意自己在这个人的面前有多淫乱,何况,这只是一个梦。

对,这只是一个春梦而已。

身体确实好像被填满,但那种力度,那种触感,根本不真实。

即使是梦里的意识,也知道这只是一个梦。

马骁是哭着醒来的,梦里越爽,现实就越残酷。

有些时候,他宁愿永远沉浸在梦里。梦里的顾泽源会亲吻他,会爱抚他,甚至会真的进入他。

现实里的顾泽源也不是不好,他对马骁很温柔,很照顾,体贴到马骁会以为顾泽源也像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自己。

但马骁知道这不可能,顾泽源是彻彻底底的直男。

特别特别直的直男,因为在不久之前,马骁才因为顾泽源失恋的事陪顾泽源喝过酒。

“你哭什幺?”熟悉温润的声音想起,马骁扭头一看,顾泽源正爬在他自己的床上看着自己。

马骁已一看天色,早就大亮了,只是他才做过春梦,内裤里一片黏腻,身体一阵空虚,总不想动。

马骁转过泪眼汪汪的眼睛看着顾泽源道:“做春梦了欲求不满……”这句拖着尾音的话并没有让顾泽源的脸变色,他只是笑道:“你十八岁了,该找女朋友 了。”

马骁转过脸道:“我不要女朋友。”

“那你要啥?”顾泽源追问道。

马骁撑起身体看顾泽源,看见顾泽源深邃的眼眸和性感饱满的唇,忍不住俯身去在那唇上亲了亲道:“我要你。”

然后在顾泽源惊愕的目光里跳下床,在衣柜里抓了一条内裤,然后火速钻进浴室里。

顾泽源无奈地看着那逃也似的身影,摸着刚刚被吻过的嘴唇笑了。

马骁是宿舍里最小的,也是长得最漂亮的。

对,就是漂亮,在顾泽源的人生里,他第一次觉得一个男人漂亮,漂亮到,他不惜为了这个男人和自己相恋三年的初恋女友分手。

顾泽源很清楚,他为了这个漂亮的男人变成了同性恋,彻彻底底的同性恋。

他做梦都想要抱这个漂亮的男人。

刚刚被马骁亲了一下,他在想,这是不是一个好时机?宿舍里就只有他和马骁,如果……

想到就去做,顾泽源果断起身下床,看看自己身上的四角裤,因为想到将要发生的事,哪里都激动得立起来。

他不管不顾地就去敲浴室的门,马骁在里面问道:“怎幺了?”

“我尿急,你什幺时候好?”顾泽源胡扯道,这个时候,他真感谢宿舍的设计,浴室和厕所是一起的。

马骁在厕所紧张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天知道他刚才正在幻想着顾泽源手淫,打算舒服地来一发之后再洗澡……

没想到顾泽源这时候来敲门,他那里正雄赳赳气昂昂地挺着……

如果这时候开门……

正在马骁犹豫的时候,顾泽源又嘭嘭地敲门,好像真的很急,还一边着急地催促道:“马骁,你快点我憋不住了……”

马骁心一横,不管自己下面还挺着,一把拉开门。

顾泽源被眼前的美男图亮瞎了眼,马骁的身材偏瘦,皮肤白皙,显得锁骨极是精致,胸前的两点也极为漂亮。

放肆地打量着面前的美男图,直到眼睛移到马骁的下身,那里比他身上的颜色深一点,直愣愣地翘起,还带着晶莹的水珠。

顾泽源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一把,调笑道:“很精神嘛!”

马骁怔了一下,后退一步,站到花洒下继续冲澡,看上起泰然自若的样子。

然而只有他自己直到,他在那一瞬间,腿软得差点站不住,要不是有着强大的毅力,他大概就要朝顾泽源扑去,不要脸地祈求顾泽源给他。

微微撑着墙壁站着,马骁平复了急速跳动的心跳,用不稳定的声音问道:“你不是尿急吗?”

顾泽源这才慢慢走进来,面对着马骁将内裤拉下,让蠢蠢欲动的肉棒弹跳出来。

早已热硬的器官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马骁的面前,他的呼吸一滞,眼睛瞬间变直了。

看着那处移不开眼,马骁不自觉地伸舌舔了舔唇,然后吞咽着急速分泌出的唾液。

空气里除了水流声,还好像还能听见他的心跳声。

顾泽源看马骁呆怔的样子,嘴角扯起一抹迷人的笑,突然一步上前,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抚着马骁的下巴,将马骁整个人控制在他与墙壁之间。

看着马骁的脸慢慢变红,呼吸变得急促,眼圈泛水……

轻轻地捏了捏那白皙的下巴温柔地道:“我不尿急,我只是想问你亲我那一下是什幺意思?”

马骁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刺激,他抬手从顾泽源的腋下搂住顾泽源的肩背,将比他高半个头的人稍微下压一点,就凑上去吻住那水润的唇……

顾泽源站着不动,任他亲吻,直到马骁想要撬开他的唇往里探时,才微微后退,让两人的唇分开。

马骁不解地看向顾泽源,顾泽源也用深邃的眼眸回视他。

水流声依旧,马骁有些羞愧地低着头。他本来以为顾泽源靠近他的意思就是喜欢他,但顾泽源对他主动献吻无动于衷,难道是他会错意了?

若真如此,那自己喜欢顾泽源的事已经被顾泽源洞悉,顾泽源会怎样看他?

一个想要爬上室友的床的贱货吗?

想到这里,马骁的眼眶红了,他颤抖着将身体微微缩起来,心脏哪里好像刀割一般痛得不能自抑……

第二章 浴室里的激情被室友撞见

泪水滑下来的时候,马骁自己都不知道,他绝望地顺着冰冷的墙壁下滑,跪到顾泽源的身前。

一抬眼,就能看见顾泽源的粗大坚挺的肉棒在他眼前晃,马骁迷恋地靠近那散发着灼热气息的肉棒,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

顾泽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他一手撑着墙壁,让自己站得更稳,低头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马骁,以及那煽情至极的挑逗,全身的欲望都朝着被马骁舔着的肉棒聚去……

温暖湿润的口腔带来了感官上的极致体验,而马骁这种臣服的姿态,更让他心理上极为满足。

顾泽源握紧双拳,用力克制着自己想要按着马骁的头用力抽插的欲望,直挺挺地站着任马骁对他的肉棒吞吐。

马骁本来只是鬼使神差地轻轻舔着顾泽源的肉棒,早就做好了被嫌弃被厌恶,也想到了顾泽源可能会觉得恶心地一把推开他离开。

结果却是,顾泽源的肉棒在他的舔弄下长得更大,虽然顾泽源身体僵硬地站着,却没有伸手推开他。

马骁想,既然顾泽源不推开他,那就喜欢舔下去,反正他喜欢吃,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不管做到哪一步,如果顾泽源最终都会讨厌他,那他更愿意现在多做一点。

马骁回想着钙片里的各种口交技巧,想要让顾泽源舒服一点,不管以后怎样,他想给顾泽源一次美妙的体验,也算是留给自己的纪念。

也许是在做这种事上有天赋,马骁舔着舔着,从生涩到熟稔,吃得越来越香。

他闭着眼睛,无比享受地用唇舌伺候着顾泽源的肉棒,双手不知道什幺时候抱紧了顾泽源结实的双腿,胸口迷恋地在那腿上摩擦着……

顾泽源的呼吸在这样热辣的场面里变得急促,甚至发出阵阵低哑撩人的呻吟。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马骁会用这种迷恋而绝望的神情伺候他,如此讨好,他很受用。

即使很想抱着马骁的头不管不顾地戳刺,但他顾及到马骁是第一次,害怕伤到他,只得强忍欲望,僵硬站着。

嘴里的肉棒越长越大,马骁也发现顾泽源的双腿绷得笔直,似乎马上就要到了。

他调皮地用舌头去逗弄顾泽源的马眼,在那硕大的龟头是恣意旋转,好像在玩一场极为欢快的游戏……

正在两人都要高潮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宿舍里的老四罗青大喊道:“二哥快开门,我尿急,膀胱都快憋炸了!”

“……”

马骁睁开眼睛抬头,就看见顾泽源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他不自觉地想要咽咽口水。

只听顾泽源倒吸一口气,嘴里就尝到了腥膻的味道。

马骁愣愣地将那慢慢变软的肉棒吐出来,将顾泽源射在他嘴里的东西吞掉。见顾泽源的肉棒上还有零星的白色精液,他还凑上去小心地舔干净。

门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顾泽源拉上已经湿了的内裤,一把将还在发愣的马骁抓起来,一边道:“你先洗澡,我去打发他。”

说罢,他就匆匆打开浴室的门,又快速地关上。

马骁又靠着墙慢慢地滑下去跪坐在地上,听到外面顾泽源的声音道:“老三在洗澡,你先去隔壁宿舍借一下厕所!”

再然后就没有声音了,马骁知道,老四向来缺根筋,顾泽源说什幺就是什幺,一向不怎幺怀疑的。

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面,已经射了……

眼泪哗哗地流下来,马骁觉得自己没救了,不过是给他口交,就已经兴奋得自己射了。

想想那粗大坚挺的肉棒,含在嘴里,又温柔又充实……

马骁一只手搭在自己左边的乳头上,那里是最近心脏的地方,正在激烈而不规则地跳着,也正在不可忍受地疼着,所谓撕心裂肺,大抵也不过如此。

直到平复了情绪,马骁才艰难地起身,将自己冲洗干净,最后手指犹豫地在自己的菊穴上轻轻抚过,那里敏感地收缩着,想要得到滋润。

他苦涩而自嘲地笑了下,穿上内裤,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由于是在宿舍,即使自己的身材偏瘦,没有好看的肌肉,马骁也一直习惯就穿个小内裤就随便在宿舍里转……

文章地址:/danmei/27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