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撩过的小狼狗也重生了

点击:
第1章 周衍大混球

细说起来,季元活到二十七岁这一年回望自己的人生,基本上是一帆风顺。大学时偶然拍了一部小网剧后攒下不少热度,进圈后一路走来虽然没有大红大紫,始终在五六线徘徊,但是风评很好,有演技有外表,只缺一个爆点罢了。

二十七岁还是能闯的年纪,他也并没有灰心。

但内里有时的焦躁只有季元自己知道,某些方面他可以说是倒霉到喝凉水都塞牙。

诸如回到星途,这么些年来多少好剧本经过他手里,最后又滑到别人手上,他点儿背到已经定好进组时间的戏都能飞了。最后季元自己瞧出了一个定律,但凡是有搂搂抱抱情情爱爱的戏都轮不到他,他一块小鲜肉硬生生都要给磨成老腊肉了,连荧屏初吻都没有献出去。

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网上有不少人猜测季元是不是被什么小气金主包养,要不然怎么会连亲热戏都没有。

季元自己也是完全懵逼有苦说不出。

这就算了,更让季元不爽的是三次元恋爱方面。出道六七年来,圈内圈外他都遇见过不止一个心动对象,可要么对方表示自己是钢铁直男,要么就是暧昧的好好的,对方就莫名其妙半路决定不搞基了,更有被他告白以后没两天瞬间找到男朋友而闭门不见的,次数多了,到现在搞得季元自信心层层跌到谷底,想谈恋爱跟特么走个钢丝一样小心。

季元对着镜子拉了拉衣领,又拨弄了两下几根乱飞的头发丝。他的资本很足,天生一双眉目含情的桃花眼,皮肤细致白皙,薄唇微抿时可以看见腮边的酒窝,他面相见嫩,瞧着比实际年龄小五六岁。

季元看着镜子里那个极其精神的自己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暗暗期待今晚能顺利。

摆在桌上的手机此时震了一下。

池立安:我到了。

池立安是上个月工作中认识的,与季元相比,虽然也是一个不走流量的,但池立安的咖位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圈内很有分量。

对方是一部季元接拍电视剧的男一号。季元在其中饰演反派男二号,两人对手戏份虽然不算多,却意外擦出了火花来。

池立安在圈内名声尚佳,也是公认的实力派演员。原本以为大十岁的年纪会让两人有隔阂,却不料在剧组相处的一段时间里,他的脾气举止格外对季元胃口。稍稍一暗示对方似乎也有那方面的意思,两人之间的关系升温非常快,这次出来滑雪就是池立安主动提的。

要说这段关系进展到这里都很让季元满意,唯一一点让季元不满的就是,两人目前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是上次分别时池立安落在他脸颊上的亲吻。

这也太他妈纯情了,季元有点受不了。

虽然这么些年来只和一个人上过床,但季元好歹说也不是个处了,看见这一块能吃还不跑的好肉,第一念头当然是先把人吃下肚子。

要不然他一朵祖国的花朵就要缺少滋润干死了。

趁着这次滑雪,怎么说也要干一炮,季元对着镜子咬牙切齿。

他拿起手机给池立安回复了一条“马上就到”后又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小翘臀,他今天穿的可不是普通内裤,全是为了勾引池立安而准备的新装备。

季元信心满满地打开酒店房门往外走,没想到出门就差点儿撞上一个人。

“抱歉。”尽管不是自己的过错,季元还是立刻停住脚步下意识的用英语道歉。

对方是个白人男性,两人差点儿有肢体接触的一瞬间季元余光注意到他的手立刻放到了腰间,整个人都表现得非常防备。不过在看清季元脸的一瞬间,他又在意外的目光中收起了外露的不悦:“没事。”

他说完以后面无表情径直走了。

莫名其妙。

季元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心想,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同一架下降的电梯。

“我在电梯了。”他又给池立安报告坐标,免得对方等待太久会不耐烦。

不过一发完这条信息季元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池立安目前为止表现出来的温柔体贴,以及良好修养都十分合他心意,而池立安目前为止的最大优点莫过于竟然还没有跑路。

季元想起自己以前差点儿要进入正式恋爱关系的那么多怂包对象,不由又是对池立安一阵感动,恨不得当下立刻吃完饭抱着人回房间滚床单。

而他身边那个白人男子此刻正在打电话,他的语速很快,换上了一种季元无法判断是哪国语言的语种。但反正注定是路人,春心大动的季元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电梯门一开,他迫不及待地迈步走出去,匆匆向着池立安所在的餐厅进发。

他出行比较隐秘,平时也没有什么跟拍狗仔,因为并不怕曝光之类,约会都是落落大方的。

“抱歉久等。”到了位置,季元抿唇一笑,桃花眼微微弯起,依稀跟着露出腮边的酒窝来。他有意体贴,此时的言行举止都更显俊逸优雅。

对面坐着的池立安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因为行程相对匆忙,在打扮上没有季元的细致,不过他的成熟英俊丝毫不减分,起码从外貌上看两人十分登对。

“我也刚到。”池立安将菜单递给季元,微笑道:“看看想吃什么。”

点餐以后,两人在等待餐点上桌的时间里聊天。季元本来性格开朗十分健谈,加之池立安又十分会带动话题,两人一言一语越发投机。

说到兴起,季元的脚往前伸,本来是想稍稍舒展一下,不料鞋尖碰到了池立安的鞋侧,一下将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带出了某种暧昧的暗示。

季元一愣,正想将自己的脚收回来,却不想池立安面不改色地将自己的脚也往前送了送,使得两人原本有一定距离的脚并排贴在了一起。无意的暗示变成了有意,两人四目相对都心照不宣起来。

季元的心头跳了两下,对今晚的预期越发光明。

不过就在此时,季元后脖子突然一凉,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他怎么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很快,这股冰凉的感觉慢慢延伸下去,不仅仅是后脖子,连带着整个脊背都不太舒服。

季元用余光往两边看了看,餐厅里就餐的人不多,但都在享受着自己与爱侣之间的浪漫晚餐,没人有空以及心情东张西望。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他和池立安之间的气氛太过良好,让季元随即将这个念头抛到了一边去。

就餐进行到中途,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自然。季元突然有了尿意,他将叉子轻轻放下,对池立安道:“抱歉,我要去一趟洗手间。”

没想到等他一起身,前面那种冰冷的视线带来的不适感立刻回到了他身上,而且带来更加强烈的存在感。季元莫名有了些不安,不过表面上他对池立安微微点头,步子稳健地迈开走了出去。

穿过光线暖橘昏暗的餐厅,通往卫生间的走廊空空荡荡。

男厕所中隔间的门全部开着。季元走进去放了个水,穿好裤子洗手之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后厕所门一开一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有人走了进来。

季元依旧低着头随着水流搓动双手,思索着一会儿怎么邀请池立安到自己房里去才不突兀。

等到他意识到不对劲时,刚才的脚步声已经停在了他身后,对方的足尖几乎碰到了他的鞋后跟。

季元不用抬头也能用余光从镜子里看出背后人身影高大,身影足足比他高了半个脑袋。

季元吓了一大跳,猛抬起头望向镜子里自己背后的身影,同时往侧面抽身想离开水池与背后人之间行程的逼仄压抑的空间,却不料被身后男人一把揽住继续压迫,瞬间形成了两人正面相对的姿势。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季元认出了来人。

“周衍,你干嘛呢?!吓我一跳。”

即使已经七年没见,即使周衍也不是他记忆中那个稍稍带着青涩的模样,但是周衍的脸他是不会忘的,毕竟他是季元睡过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记忆倒退,季元最后一次见到周衍还在自己大三的时候,周衍十七岁。那时候的周衍还乖得很,一口一个季元哥,跟个小尾巴一样粘着他。怎么看怎么无害,而如今自己面前这个明显发育太好有面色冷冽的成年男人,怎么看怎么不像当初那个小屁孩啊。

腹诽归腹诽,身后站着的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自己也没有性命之忧这让季元大大松了一口气。即便两人睡过一次以后就没再见的经历细想起来又挺尴尬,季元还是强撑着头皮开口问:“挺巧啊,你也过来滑雪吗?”

季元来的欧洲小国其实不算有名的滑雪景点,在这里遇见周衍还真的挺奇怪的。

周衍比季元小三岁,在季元十五岁的时候搬到他家对门。估计是青春叛逆期,一开始就是个脾气挺臭的单亲小屁孩,后头相处久了两人关系倒是还不错。不过等季元上大学那一年周衍突然搬走,等他大二寒假回家再见周衍时,对方已经褪去小屁孩的模样,看上去挺像一回事了。

大概也就是被外表欺骗,季元鬼迷心窍,竟然和当时才十七岁的周衍睡了,季元每每想起来都脸红。

而此时的周衍与他记忆中那个少年已经是两个模样。

除了左边眉骨旁的那一颗小黑痣依旧如初,季元恐怕都要以为此时的自己是在做梦。

他满脸英气,线条锐利,面色冰寒但某种有闪着被情愫纠缠的灼热的光芒,宽厚的肩膀与怀抱将季元紧紧束缚其中动弹不得。

周衍并没有回应季元干巴巴想要打破沉默的话题,他也好像无意于改变两人紧紧相贴的姿势。

就两人之间此时凝固的情势来看,不是尴尬或者紧绷这样的词语可以简单形容的。

而对于季元来说,看起来他不过是被环住腰肢,拧住手腕,两个成年男子之间的博弈,也许他稍一挣扎就能获得自由,但季元莫名有了一种坠入深海后被寒冰包围,不知所措之时回身发现一头深海巨怪凝视自己许久,似乎正在思忖着什么时候将渺小的猎物一口吞吃入肚的无力反抗之感。

光是周衍的目光就让季元惶惑,进退不由自主,两人之间的主动权全落在了周衍手里,情势很是不妙。

实际上季元瞎想的没错,周衍的确想吃了季元。

这么多年以后再次将季元拥在怀中,他的目光从季元的嘴角、眼睛、下滑到季元的脖颈与被衣领包裹着只露出边角的锁骨,每一寸都引出他骨血里最深沉的欲望。

文章地址:/danmei/27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