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荒野之春

点击:
第01章

宴会厅里衣香鬓影,娱乐圈大佬们的聚会,实际上都围绕着那七八个知名富豪,大明星们有些尚无法融入,更别提邱依野这样的小角色。谢峣把他带进来就被自己舅舅捉去应酬,留下邱依野一人在角落当蘑菇。

要说邱依野自身条件,那也是万里挑一,但样貌在这种场合并不太重要。可能会有几个人觉得他眼熟,但一看就知道是小角色,不值得浪费今晚宝贵的时间。

邱依野不是自来熟的性格,更做不出插入他人谈话的事,只能独自站在角落吃东西。看看自己盘子里的烟熏三文鱼配蟹肉色拉脆面包、鱼子酱龙虾、百里香小羊排和牡蛎一口酥,再看看别人拿着酒杯三一群五一伙言笑晏晏,顿觉即使在这里独自吃东西都太扎眼。以前遇到这种场合,邱依野就默默离开了,但谢峣刚刚急匆匆过来再三嘱咐让邱依野等他,有重要事情的样子,邱依野便不好提前叫车走人。

他端着盘子从边上走出宴会厅,发现旁边小花厅的边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只留了五六盏壁灯。他在对着外面花园的落地窗前坐下,一边刷着手机上的财经新闻一边吃盘子里的小食。不愧是董老爷子的私人厨子,野生牡蛎的鲜甜都牢牢裹在特制轻炸酥壳里,一口咬下去层次分明,美味得让邱依野眯了眯眼睛,心想刚刚不如多拿一些,放在那里无人问津,真是浪费。

邱依野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转过头向后看去。

花厅昏暗,只见来人身材高大挺拔,走到离邱依野五步远的地方邱依野才看清他的脸。三十岁出头,相貌不算英俊,但胜在端正阳刚。

是贺坤。

这人可是宴会厅里众人的中心,怎么会脱离一群攀谈的人独自出现在这里?邱依野还没想清楚,却明白不能等这样的人主动,先打了招呼,“贺先生。”

贺坤毫不奇怪面前的陌生男人认识他,绅士而冷淡的询问小圆桌另一边的圈椅有没有人。

“没有,您尽管坐。”

贺坤一只胳膊撑在圈椅的扶手上,支着头,闭上眼,显得有些疲惫。

邱依野默默吃完自己的东西,手机一震,是谢峣让他到二楼蘭厅边的休息室找他。他站起来,犹豫了一下,非常小声的礼貌道,“贺先生,我先离开了。”

贺坤没什么反应,邱依野放下心来,轻手轻脚的走出小花厅。

休息室里坐了五个人,四男一女,谢峣正跟其中的两个中年人聊天。

谢峣见到邱依野,赶紧招手让他过来,“这就是我在京影的室友,邱依野,艺考专业第二,高考633分,表演和管理双学位,学院派里的学霸派,肯定符合你们要求。”又转过头来给邱依野介绍,“钟乐刚导演,蔡合老师。”

邱依野按住心里的惊讶,露出谦逊得体的微笑,跟两人依次握手问好。

蔡合一脸弥勒相,四十多岁的年纪笑出六七十岁的慈祥,“小谢说名字我觉得耳熟,看见人想起来了,四年前去法国领奖那部《他年》是吧?”

邱依野眼睛亮亮的,把表情调整为七分惊喜三分不好意思,“没想到蔡老师还记得那样一个小配角。”

蔡合转过头跟一脸严肃的钟乐刚说,“就是《他年》里章庆那个残疾弟弟。”

钟乐刚很平淡的注视着邱依野,道,“我记得。”

钟乐刚在圈里是有名的性情古怪,这些年多亏了十面玲珑的制作人搭档蔡合,才能勉强平顺的一两年出一部片,在影评人市场上稳居高位的同时也被大众接受。邱依野很谨慎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常规的表达了对钟乐刚电影的喜爱。

钟乐刚提了一个毫不意外的问题,问邱依野喜欢自己哪部作品。

邱依野连半秒的反应时间都没用,直接答道,“《迷城遗事》。”

钟乐刚若有所思的看了邱依野一眼,没说话。蔡合则显出感兴趣的样子,“这片子很少被人提起。”

钟乐刚的作品向来存在争议,有叫好又叫座的,也有毁誉参半的。但不管怎样,票房都不错,在影评人那里也至少有一句“有性格”的评价。《迷城遗事》却是个意外,很多人都不记得还有这么部电影,当年上映两周半下线,反应平平,一点水花都没有。

邱依野脸上礼貌谦和的笑容淡去,变得更严肃认真了些,“大学的时候很喜欢,花了不少时间反复看。”

这下谢峣也想起来了,“哦哦哦,我有印象,有段时间每次我去找你抄作业你都在看的那部片子是吧?”

邱依野笑着不置可否。

谢峣对钟乐刚和蔡合说,“小邱用这个电影写了好长一篇论文,从郑自芳教授那里拿了94,历史最高分,天呐,郑自芳啊!连我这个学管理的都知道了,您说那时小邱在京影多出名吧。”

郑自芳的挂科率全电影学院闻名,几乎没什么学生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后来郑自芳想招邱依野跟他读博,被邱依野婉言谢绝。当时混的好的都开始拍剧拍电影了,邱依野拒绝郑自芳就没掀起太大水花。但其实这件事本身是很令人惊讶的,毕竟郑自芳在电影圈是泰斗级的大佬,一边跟他读博一边拍戏绝对是条好路。

钟乐刚坐起来了一些,念叨了一句“郑先生的学生。”

邱依野想了想,缓慢说道,“我那时觉得,《迷城遗事》是对付子戚先生《哀鸿》的致敬之作,敬意表达得十分隐晦,也很纠结。即向往《哀鸿》里温和日常中缓慢流动的悲悯,又希望打破它的压抑和沉闷。”他留了个心眼,没说得更深。

钟乐刚喝了一口红酒,“为什么说那时觉得?”

邱依野斟酌片刻。看钟乐刚的样子,有八成可能看过自己那篇现在看来颇为矫情的论文,郑自芳教过的人太多了,人脉也就深不可测,说不好跟钟乐刚是什么交情。他谦逊的说道,“自己真的进过剧组之后,看电影的角度就不太一样了。”

钟乐刚没再问,邱依野也没细说。

谢峣是个活跃气氛的高手,顺着之前的话题逗哏,邱依野恰到好处的捧哏,把他们在京影的日常傻事说成了一场相声。连钟乐刚眼角都显出了愉快,蔡合更是乐不可支。

邱依野和谢峣心里都清楚得很,稍微有些年纪的人喜欢跟年轻人接触,无非求的就是这个效果:轻松愉悦,感觉自己又年轻起来。

谢峣被他舅舅拉去午夜场,邱依野给随时待命的小安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他就已经坐在小安的车里。

小安是公司新给安排的助理,比原来的靠谱太多。

邱依野只喝了两杯红酒,离醉差得远,但坐进车里没多久就睡死过去,直到小安提高声音叫他,“邱哥!邱哥!醒醒,有你的电话。”

邱依野挣扎着摸出震动的手机,刚想接,那边大概太长时间无人接听,已经掉了。他睁开眼,看见未接来电是经纪人舒妤的,立即回拨过去。

舒妤马上接起来,“依野,没什么急事,就是不太放心你,还在锦暄吗?”

没谁说得清锦暄水韵里的水到底有多深,不怪舒妤不放心。

邱依野温和道,“在回去的路上,我没事。喝了一点酒,刚才睡着了。”

“那就好”,舒妤顿了一下,还是问道,“有什么收获吗?”

“谢峣领着跟钟乐刚和蔡合聊了一会儿。”

不光舒妤愣了,稳重的小安都吸了口气,握着方向盘惊叹,“钟导和蔡制作啊!”

舒妤细细的问了当时的状况,说话节奏越来越慢。邱依野觉得她的思路可能已经开始跑偏。

“舒姐,你别有压力,混个脸熟而已。”邱依野出声安慰。

舒妤道,“谢峣回来之后资源确实大不一样。小邱,你这几年被我耽误了。”

五年前邱依野正式出道后就一直在舒妤手下,很了解她。过了十点她就像开启了什么神秘开关,白天的理性干练消失,变成多愁善感的性格。所以如果没什么十万火急的事,舒妤从来不在深夜处理公事。

他放柔语气,“没有的事,我们不是从最开始就说好了吗?这几年的发展我很满意,怎么谢你都不为过。”

舒妤被安抚住,不忘嘱咐他,“你早点休息。明天调整一下状态,后天还有试镜。”

舒妤有句话是没说错,有了谢峣,邱依野拿到手的资源上了好几层台阶。

邱依野大三的时候给一个学长救急,去给兵荒马乱的《他年》剧组跑腿,意外的成了男配,《他年》意外的在戛纳拿了最佳电影和最佳男配,紧接着导演陈臻意外的车祸死亡,而这部片子终于没有意外的没在国内上映。

邱依野却从此进了圈,没有特别的坎坷,也没有特别的运气,五年过去,不温不火。虽说不至于是三十八线小明星,但也完全没有底气说自己红过。邱依野很实事求是的认为,自己应该可以算作八线艺人。

年前谢峣终于镀完了漫长的金回国,宴请大学好友,喝醉了抱着邱依野不撒手,一直念叨后悔当时没把邱依野打包带走,不然怎么会把一个两年的MBA读成三年半。

谢峣拎着酒瓶子,豪言壮语,“以后,峣哥带你混!”

别人的醉话不能信,而谢峣不是别人,他是邱依野只在交作业前才能见到的,睡在上铺的兄弟。谢峣的亲叔叔是总局二把手,母亲那边也颇有背景。谢峣进了鸣山娱乐之后,公司对邱依野的态度立即改变,连邱依野的粉丝都看出来公司终于开始捧邱依野了。

然而粉丝们还没顾得上高兴,就忧郁起来。邱依野踏踏实实的拍了这几年戏,眼看着已经退出小鲜肉行列,没见着公司重视,没见着跟圈里的谁关系好,更没见着有什么后台,这一下子就曝光增加,难免不让人想多。

如果邱依野有黑子和喷子,那一定得有些什么莫须有的料,然而邱依野的粉不多,黑子也不多,于是突然曝光增加只显得尴尬。

大家都在想这人谁啊,一去搜才发现原来他演过《乡村干部》里老村长家的小儿子、《长嫂》里三个小舅子中的老二、《夏虫语冰》里暗恋女主的男同学、《秦王传》里的房遗直、《长风赋》里的河西节度使贺拔延嗣、《自行帆》里与男主亦敌亦友的水手、《谍血》里国民党安插在中共的卧底,《绥远往事》里阎锡山的女婿王靖国、《燎原》里毛泽东的通信员、《黑轨》里痕检组的负责人、《日落南塔河》里的瘾君子线人、《茗门》里陪伴张昌翼创业四十年的伙计……

文章地址:/danmei/28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