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水手服与白球鞋

点击:
属性介绍:
1,单元剧,每个单元CP不同,剧情相对独立但互有较小的联系,每个单元的CP都是当下单元中的主角,所以没有主副CP之分,会写几个不确定,少的话两个,多的话三个_(:з」∠)_
2,傻白甜欢乐日常文,校园+都市,强攻弱受,1V1,无炮灰,偏主受。
微博ID“阿逸____”,是个兼职段子手……不,是个兼职作者,本体是段子手(。
单元一:前期忠犬后期疯狗攻 X 一身正气女装大佬受
单元二:勤劳致富蘑菇王攻 X 嘤击长空豌豆王子受
第三单元看情况……
第一单元剧情简介(第二单元放不下,就不简介了……)
受在网游中被人欺负辱骂,燃起暗搓搓的报复之心,玩女号装女生戏弄对方,结果……在对方动心之后受发现自己居然报复错了人……更恐怖的是,受发现对方是自己学校的校友……

第一卷:第一对CP:水手服与白球鞋

第1章 王少侠与脱发礼

晚高峰时段的地铁车厢。

空气窒闷,乘员拥挤,汗酸味与廉价香水味捉对厮杀,难分高下。

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似是被糟糕的环境惹得心浮气躁,眉头紧锁着往门口挪了一步,身体牢牢贴在门上,仿佛想立刻逃离这截车厢。

过了几秒钟,女生的身体神经质地一颤,脸蛋瞬间涨得通红。

女生身后立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神色猥琐,打过蜡般光亮稀疏的头发徒劳地驻守着正在寸寸沦陷的头皮,整个人油腻得宛如烤肠成精,矮胖的身体紧紧贴在女生身上规律地颤动着。

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可周围的人都装成没看见。

这时,原本站在车门三米开外的另一个女生力排众人,拎着大包小裹生生挤出一条血路,站到文静女生身边。

这个新挤过来的漂亮女生外形相当惹眼,她五官出众,妆容精致,巴掌大的脸盘就像一片白里透粉的莲瓣。

她出现的一瞬间,周遭窒闷的空气中漾开一阵雨后森林般清新的淡香。

漂亮女生身材高挑,比猥琐男高出小半头。

她对盯着自己发怔的猥琐男露出一个堪称甜美的笑容,随即微微一躬身,轻轻攥住猥琐男的一根手指。

猥琐男笑了一声,正想说点儿什么,漂亮女生便抢先张口道:“哥们儿,耍流氓挺爽的啊?”

是清朗的少年音,带着满满的嘲弄。

“啊……”猥琐男的眼珠几乎瞪出眼眶。

他正懵着,男扮女装的少年忽然将胸前的假发往脑后一撩,扬起下巴露出无法作假的喉结。

猥琐男的表情惊恐得仿佛被非礼:“卧槽!”

男生手腕猛地一翻,迫着猥琐男粗短的中指向后弯起一个夸张的角度。

猥琐男疼得双腿一软,五官扭曲跪倒在地,冷汗涓涓淌下。

“以后还敢欺负小姑娘了不?”男生问。

猥琐男疼得面孔紫胀,口沫横飞:“不敢不敢!松手,快松手!要断了!”

男生放轻力道,却没松手,只简短地命令道:“道歉。”

猥琐男疼痛稍减,找回了语言能力,忙向一旁手足无措的女生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啊……”

男生扭头看那女生,征求意见:“想报警吗?我可以作证。”

女生抱着书包瑟瑟地缩了一下,小声道:“不用了……谢谢你。”

这时,地铁到站,门开了。

男生侧步让出通道,裙角一撩,扬腿便是重重一脚踹在猥琐男屁股上,冷声道:“滚。”

猥琐男四足着地,叽里咕噜地滚了。

此时满车厢的人都在盯着这男扮女装的少年看,那些目光中有赞赏的、嫌恶的、好奇的、漠然的……男生身处视线中心,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望向女生的一双眼睛透着少年独有的、天真而不失锐气的光。女生此时仍不自在地红涨着脸,见男生看向自己,急忙又道了遍谢。男生唇角一扬,露出一个友善中透着狡黠的笑容,抬起一手按住自己头顶,五指微屈抓住假发抬了抬,行了一个脱发版的绅士脱帽礼,语气轻快道:“不客气。”

女生先是愣住,随即噗嗤笑出声,被猥琐男非礼的不快霎时一扫而空。

车厢要关门了,男生扣回假发,拎起方才放在脚边的几个购物袋,匆匆跃出车门。

男扮女装的少年名叫王小溪。

去年夏天,他以一分之优势幸运地被本市唯一一所211大学S大录取,目前在念大一。

王小溪这名字,乍一听就感觉这人的父母仿佛在起名一事上不怎么上心,而事实上……这对父母的确就是没怎么上心。他们给孩子起名的原则是顺口就行,大儿子顺口叫了王大海,小儿子就顺口叫王小溪了,一听就感觉这兄弟俩仿佛五行缺水。

今天王大侠也成功地维护了这座城市的正义!

王小溪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腹诽着,昂首挺胸,健步如风,连小裙子的裙角都骄傲得飞了起来,一路上斩获无数男性玩味的目光。

其实王小溪不是女装癖。

截至一年前,王小溪还没有穿女装的爱好。

他大一时加入了学校里的cosplay社团,某天社团活动时被一位恶趣味的学姐撺掇着换上了一套女性动漫角色的COS服,还配上假发化了点儿妆。

因为实在太好看,活动室里当场就炸锅了。

王小溪觉得他们的反应好玩儿,就在学姐的再次撺掇下正式出了一次女性角色的COS,当时他的那套COS照还在网上小火了一把。

于是,王小溪面前的新世界大门轰然洞开。

王小溪身高一米七四,在这座北方城市一米七以上的妹子并不少见,加上王小溪骨架小,面部线条也生得柔和,穿上女生衣服再化好妆,只要不开口路人还真看不出来他是个男的。

放飞自我后,短短半年不到,王小溪发女装自拍的微博号就积累了十万粉丝,可算是小有名气,而王小溪也随之越陷越深,每个月哥哥打来的生活费大部分都被他拿去买小裙子了。

不过从开始到现在,女装对王小溪来说一直只是一个娱乐身心的爱好。

在王小溪看来,这个爱好除了小众与略显恶趣味之外,和打游戏旅游看书没什么本质区别,他大部分时间仍是以男装示人,一不觉得自己是女孩子,二不觉得自己是弯的,有时候他看着自己的女装照都恨不得对着自己撸一把。

王小溪吹着口哨回到寝室,路过宿管大爷的小屋时大爷探出半个脑袋,警惕地问:“谁?小溪啊?”

——显然是已经习惯有这么个人了。

王小溪便又冲大爷行了个脱发礼,嘿嘿一笑道:“是我。”

宿管大爷摆摆手,王小溪便在过路男生幻灭的注目礼中唰地一扬裙角,两步两步跨着楼梯旋风似的刮上五楼。

进了寝室,王小溪放好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掏出手机点开一款名为神奇变声器的应用,设置好参数,随即打开微信给一个备注名为“sb”的人发语音。

——“师父在干嘛呀?我逛街刚回寝室,好累。”

发送完毕,王小溪点开语音检查,一个娇滴滴的萝莉音响起。

——“师父在干嘛呀?我逛街刚回寝室,好累。”

sb秒回:“副本组织开团呢,来吗?”

看起来sb八成并不知道自己被备注成了sb。

王小溪捏着嗓子软绵绵地撒娇:“等我五分钟,我换衣服。”

sb:“嗯,慢慢换,不着急。”

王小溪放下手机,窃笑着脱掉有点儿箍身子的女装,光着膀子放飞了自我。

王小溪男扮女装骗了一个人,就是这位微信列表中不幸被备注为sb的倒霉蛋。

不过,王小溪不是为了好玩儿,他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报复。

而事情的原委,要回溯到大约半个月前。

当时正是大一上学期结束后的寒假,假期最后几天,林星何去王小溪家里玩。

林星何是王小溪初一时的同桌。

初中同桌三年后,两人考进了同一所高中的不同班级。

当了三年高中校友后,两人又被同一所大学录取念了不同的专业。

两人看似很有缘分,然而实际上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巧合——王小溪与林星何两人成绩都不错,还都不想离家太远,中考高考时自然便都是奔着A市排名第一的高中与A市唯一的一所211大学去的,两人能一直当校友,也算是一定程度上的必然。

那天他们两个一人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书房分头玩一款大型古风网游。

玩着玩着,王小溪就发现蜷缩在小沙发里的林星何不对劲——他红涨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搭在键盘上的十根手指微微发抖,似乎是在生气。

“怎么了?”王小溪凑过去看。

“……没事。”林星何轻声回了句便低头打字。

电脑屏幕上,林星何的游戏角色死在地上,装备一片红,耐久全掉成零了,而复活倒计时还有十几分钟。

这个复活倒计时,是随着一段时间内角色的死亡次数增加而增加的,能累积出十几分钟,那显然是因为林星何的角色在短时间内被杀了很多次。

游戏的聊天窗口中,一个ID正在疯狂私聊林星何。

倚剑醉千觞:“***,菜比敢打你爹,地上凉不凉?”

倚剑醉千觞:“S B,手脑双残,你妈是不是***生的你?”

王小溪扫了两眼就气得跳脚,叫道:“怼他!怼死他!”

林星何气得红着脸僵在小沙发上,整个人活像一尊被烧至红热的铁艺雕塑,直到王小溪骂骂咧咧地伸手抢他的键盘,他才回过神来护住键盘,不太利索地敲字回击:“你能不能有点素质?”

和王小溪一样,林星何也是美少年的类型,不过两人的风格气质完全不同。

王小溪眼睛偏圆,神情明亮灵动,似乎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灌注了满溢的元气,平时显得可爱,发火时也不输气势。

至于林星何,他打眼看起来活像一只没断奶的幼猫,天生的笑唇总是软软地翘着,又容易脸红,生气时简直毫无威慑力可言。

倚剑醉千觞又骂了三条,王少侠古道热肠,在旁边帮林星何想怼人的话,一句赛一句的精彩。

文章地址:/danmei/28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