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家总裁是辣么温柔

点击:
当神为你选中一人时,你便能为那人褪去闪闪发亮的光环,躬身为他洗手作羹汤,甘心让他了解到心里面每一寸土地,即使他会嫌弃,也会想把心整个儿捧给他。
想要一辈子都绑着他,陪他看遍这岁岁枯荣,万丈红尘。
在爱情的角逐中,在漫无边际的荒芜中,缠绕在一起的绿色藤蔓蜿蜒,阴沉的天空低垂,我们紧紧抓住彼此,依然相爱。
专注撒狗粮,主角受最大金手指就是遇到了攻,略微苏的是有空间~然后生孩子(捂脸/捂脸/捂脸)
关爱智障,全文没有考究,作者玻璃心,请勿人身攻击,

扫雷:
①小受,小攻相差五岁。
②有些地方会苏苏麻麻的,略狗血


第1章 白玫瑰

第一章

帝都的早上,还没有起床就闻到了一股子豆浆油条味,余散成床边的闹钟五点钟就开始“铃铃铃”地响,他皱了皱眉,闭着眼睛烦躁拿被子裹着头,手在胡乱地在床上摸向闹钟,还没有摸到,下一刻隔着个薄薄的木板余音震耳。

“余散成,我操-你妈-逼!还不起来关了,老子才tm躺下。”

余散成睁开眼睛,伸手“啪”地一声关了闹钟,穿着个棉质背心,嘴里打着哈欠,半眯着眼睛,耷拉着人字拖走到了出租屋二十人公用的厕所门口,门口还排着队,前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孩,一回头脸上抹得比鬼还白,眼圈黑成熊猫,陡然看见还有点惊悚,他听见声音回头看见余散成,笑了笑,“小成哥,这么早就起了?”

余散成点点头,“今天好久回来的?”

小年轻故作姿态,手里夹着根烟,点燃了,“刚刚才回来,你知道的,夜店不好做,王哥昨天还喝了不少酒。”

余散成因为早起,心情本来就不利索,现在更是皱起眉头,“喝酒?怎么不喝死他!你们就没有拉着?”

“我们哪里劝的住啊!”小年轻苦笑地说道。

余散成心里知道王以歌性子要强,听不得别人的劝。这时刚好里面的人出来了,余散成把前面小青年往前推了推,“你快上了厕所,然后好好睡个觉。”

看到厕所门关上,余散成的人字拖在地上“哒哒”地转了一圈,最后扑腾着出了出租屋,很快他一手提着两碗粥,一手提着几个肉包子回来了。他轻车熟路地在住了二十几人的出租房里绕了几个弯来到了一个铺位前,抬脚踹了床几脚,铁架子晃悠悠地嘎吱嘎吱,“王以歌,起来喝点热粥。”

床上的人裹着被子翻了一个身。夏天到了,天亮地早,此时外面已经是临近天亮的深蓝色,朦胧地天光在唯一一个窗子透了进来,照着床上的人状物体,余散成见他没有反应,把手里的粥放下,掀了被子说道,“你喝了酒,胃又不好,起来吃点东西,不然睡醒了肯定饿得够呛。”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他声音略显沙哑,“知道了,余妈子,你不是今天面试吗?还不快去。”

余散成嘴里哼了一声,将小米粥递给了王以歌,“听说是大制作,估计没戏。”

王以歌咕噜咕噜地喝完,“贫吧,我看你这一周都困在房间里看剧本。”

余散成心思被戳穿,不说话,陪着王以歌吃完了早餐,见他神色疲倦,他短吁一声,脚步轻轻地走了。

到了这个时候上厕所的已经没有人,低瓦数的灯泡照得厕所里灰暗不清,墙上贴着一块长满霉点的半身镜。余散成冲着镜子笑了笑,他今年二十,软顺的头发贴着额头,模样清俊,一双丹凤眼眉目清秀,不过脸颊微鼓的还透着稚气。

余散成洗漱了牙,对着镜子咧了咧嘴,露出里面的整齐白牙齿,他门牙大,这般看着颇为软萌,他双手蘸水洗了洗脸,换了一件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走出了出租房。

外面的天空比刚才要亮上一点,帝都小巷子里已经有不少行色匆匆的人。余散成眯着眼睛都不会走错,巷子门口是一家小花店,外面摆着一溜儿青葱植物,看着就心旷神怡。

小花店店主是一个退休的老爷子,平时无事就喜欢摆弄花卉,余散成在这里住了三年,也是个喜欢花草的,尤其喜欢胖嘟嘟的多肉,一来二去就混熟了。

老爷子此刻正站在门口摆弄着长青竹,余散成笑着打了招呼,老爷子满头银霜,脸色红润,架着老花镜仔细地看了他一眼,一副神棍语气说道,“小余,我看你眼泛桃红,满脸红光,今天要走运,桃…花…运咯!”

余散成噗呲一笑,老头经常说些这样的话,他也不放在心上,“你老儿干脆转行做神棍算了!”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伸手在旁边拿了一朵白色玫瑰,“给你。”

余散成笑着接过白玫瑰,低眉笑道,“白玫瑰象征纯洁,高贵的爱情,那我就借你吉言了。”说完,突然一个熊抱抱住了老爷子,然后一溜烟跑了。

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看着余散成跑远又低下头打开收音机,听着京剧收掇自己的花。

余散成手里拿着白玫瑰,仗着身体灵活,一路上连蹦带跳地挤上了地铁,今天他要去面试一个男二号的角色。剧本在一个星期以前就传到了他的邮箱,此刻余散成翻着已经打印出来的剧本,心里有些紧张,今天到江氏娱乐随机抽一个场景表演,想到这里,余散成的心又难免有些热血沸腾,他15岁来这里,好漂了四年,不大不小地演着配角,上次一个挺赏识他的制片人好心给了他这个机会。

要是真选上了,这下可熬出了头!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余散成一抬眼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站。

下了地铁,余散成穿过人群,几乎是飘着到了江氏娱乐,这时天色已经大亮,空气中漂浮着不安分的沙尘,余散成抬头看着眼前这幢大楼,整幢大楼外面全部贴着黑色反光的落地窗玻璃,大楼高高地直耸入云,看起来生冷僵硬,顶上架着四个大字,‘江氏娱乐’,门口各色车来来往往,一个个穿着细长高跟鞋的白领、丽人窈窕地走进,余散成深吸口气,压下嘴角的喜意,踏步走入。

大厅里人来人往,光洁的地板光彩照人,一大圈人围着电梯,余散成来得晚,身体不给力,浑身上下没几两肉,被赶时间的白领挤在外围,旁边“叮”地一声,余散成转过眼睛看去,旁边一个电梯刚好下到了这一层,而电梯门口围着的人只有三五个,都是一副精英打扮。

余散成心思一动,他这一路走来,心脏心奋地突突跳着,到现在有些冒汗,他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八点十分了,而他八点半要到42楼面试,望了一眼人围人的电梯,不知道他多久才上得去,而旁边另一个电梯,一看就是专用的……

江如练带着助理走上了电梯,他昨晚整晚处理文件,一夜没睡,眼睛这时干涩胀痛,此刻正满脸不虞,周身带着低气压,身后跟着他的人都不敢吭声,规规矩矩地走进电梯。眼看着电梯正要关上的时候,一抹白色的身影闪入电梯中,几乎掐着时间进来,猝不及防,众人都是一愣,而电梯门在他进来后马上合上。

余散成冲得太急,脚下一滑,刹不住车,扑在站立最前面的江如练身上,江如练一怔,低头就看见一颗黑圆的脑袋瓜。

余散成赶紧往旁边退了几步,嘴角略微勾起,抬头看眼前的男子,“对不起啊,我赶时间,赶时间。”

江如练眼睛对上眼前这人稚气未脱又狡黠灵动的桃花眼,发现他泛红的脸颊上带着羞意,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胳臂下夹着卷成圆筒的复印纸,手里拿着白玫瑰,干干净净的。①

这个人微瞪圆的眼睛很可爱,让江如练想到了一只瞪圆眼的小猫,心情不好的江如练心情嘴角轻轻挑起,他难得笑了笑,“你到几楼?”

“42楼。”

江如练伸手帮他按了电梯,“42楼?今天有个剧组选人,你去面试?”

余散成乍一下被江如练周身不怒自威的气场震了震,看见他好心帮自己按电梯,心顿时落了地,不计较就好,“是啊,是啊,来得晚了。”

余散成话说完,江如练点了点头,电梯里面没有人说话,安安静静地,当背景墙的助理们默默低头站着。余散成见一片寂静,主动开始找话题,“你是在这里上班?”一说完,发现自己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嗯。”江如练发现了他的窘迫,慢悠悠说道,“算是一个主管。”

第2章 面试

第二章

余散成马上顺着梯子下,“好厉害!看你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主管。”他耸耸肩,一时想到自己,语气中难免带上羡慕。

电梯很快要到了42层,江如练闻到了一股清淡花香,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好似美人蒙纱,他眼睛一落,目光看着余散成手里的花,“你手里的花漂亮,味道香。”

余散成顺着他的眼神落到了自己手上,新鲜的白玫瑰含苞待放,袅袅地裹着几颗亮晶晶的水珠,余散成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想着自己等一下要面试,手上总不能拿着花吧。既然这人喜欢,正好给了他,难得人家没有怪他蹭电梯,想到这里,余散成眼带着温和水波,把花递到了江如练的面前,“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江如练看见他发亮的眼睛怔愣一瞬,片刻之后,伸手取过余散成手里的花,“谢谢。”

电梯到了,余散成心里爽快地下了电梯,想着刚才电梯里面的帅哥心情莫名好上一点,这次选不上,还有下次。不过刚才那人长得真好看,刀削斧刻,眼眉深邃,长腿蜂腰,不过就是太冷淡了……

余散成找到面试地点时,外面已经排了一串人,余散成张望了那关着的门,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

半响,他深吸口气,移开视线,眼神落到了自己手上的剧本上面,他这一个星期已经看了很多遍,这是一部古装武侠剧,叫《镜中花》,主要讲述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女侠崔柳一路行侠仗义,闯荡江湖的故事,遇上了一个瞎子少年白归和名门大侠唐沛鹤,三人组成一队。

剧本最大的反转有两个,一个是那瞎子少年白归,真实身份是魔教教主,第二个是女主的师傅炸死,实则为魔教中人,借女主之手除掉了现任教主后执掌魔教。

余散成拿到剧本的时候就被故事情节深深吸引了,语言诙谐有趣,故事层层铺垫,步步深入,有成长,欢笑与阴谋,故事的最后知道了真相的男、女主选择隐居,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余散成一口气看完,简直荡气回肠!

文章地址:/danmei/28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