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情深于海

点击:
此文多肉有剧情 无大纲无思路 纯属想写肉←w← 会尝试很多感兴趣的PLAY 不会虐不会有渣攻出没 也许会有炮灰攻受 视情况而定√
一切剧情都是为了各种肉服务,尽量写的合理有逻辑性
兄弟年下 美强
容我改一下攻受属性(瘫倒)
痴情宠溺演技帝年下美攻X脾气暴躁别扭烟鬼强受
攻:杨宇 大学生
受:杨锐 烟店老板
痴汉的修养

01

杨家先后生了两个儿子,旁人都说杨家有福气,上辈子积了德。

杨家老大杨锐从小就是个刺儿头,在学校里称王称霸,带着一群小弟斗殴喝酒抽烟泡妞,从小到大没少挨过杨家爸爸的打。

他在外面混,到家里多少还是收敛着不跟自己老子对着干,其实一大部分原因是他老妈的眼泪,一流下来再想顶嘴的心也怂了软了。

杨家爸爸恨铁不成钢,对二儿子就更加的和颜悦色。

杨家老二在杨锐四岁时被杨母生了下来,那次早产,杨母还因此伤了元气,从此身体也不太好。

杨锐就对这个弟弟抱有天生的敌意,总觉得是他害了自己的妈妈,从来就没给杨宇好脸色看过。

更别说杨宇从小就乖巧听话,小时候更是长得又漂亮又可爱,像个柔弱的小姑娘一样,见谁就甜甜的笑,嘴角还有个招人疼的小酒窝,那模样真是谁见了都想抱回家当祖宗宠着爱着。

杨宇也争气,年年成绩拿第一,小奖状小红花也是源源不断的带回家,三好学生也是每次都有他,在家长会上杨爸爸也是长出一口气,终于不像以前给大儿子开家长会一样低着头没个底气。

杨锐因此更讨厌杨宇了,觉得他娘娘腔,装模作样不是个好东西。

但杨宇反而从小就黏杨锐,就算被骂被吼也只是红着眼睛厚着脸皮凑过去想跟哥哥玩,杨锐被这么讨好了好多年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渐渐不再讨厌杨宇了,平时有人想欺负他弟弟他第一个冲上去跟人没完。

外人都说,这两兄弟天壤之别,杨锐一看就只是个混混没什么出息,杨宇不用说都知道以后会特有文化有出息。

每次杨宇听到这些风言风语都很生气,凑过去抱住杨锐的手臂说:“哥,你别听他们胡说,你才不是那样的。你是最好的哥哥。”

杨锐就嗤笑着抖抖烟灰说:“腻歪什么?娘不娘!滚蛋!”

后来杨锐十八岁时独自去了外地闯荡,赚了点钱就和兄弟合伙在一个不算好的小区前买了个店面开了个烟店,也算是把爱好当职业了。

杨锐从家里走的前天晚上,杨母抹着眼泪拉着杨锐叮嘱了好多话,杨宇凑过去偷听的时候勉强听到一句:“……锐子啊,不要因为自己的身体自卑,啊,该找对象就找对象,去了外地早早成家也有个人能照顾你心疼你……”

“……妈,别说这个行不?一提就恶心……”

因为身体自卑?为什么哥哥要因为身体自卑?杨宇若有所思还想在听得时候就被杨爸给叫走了。

第二天在车站杨宇抱着哥哥大哭一场,边哭边说:“哥,你、你等我,我长大了就来找你……”

杨锐还是那种挑衅般的眼神和高傲的神情,他拉开哭的一脸鼻涕眼泪的杨宇嫌弃的说:“多大了还哭哭啼啼的?真当你娘们儿呢?估计你连娘们儿的力气都没有,丢人!”

杨宇噎住,他的确长得纤细漂亮,因为才十四岁,五官没张开看着跟个娇弱的小姑娘一样,跟哥哥高大结实的躯体和阳刚硬朗的脸一对比还真是娘得让人伤心,哥哥一米八的个子,他都还比哥哥矮了一个头。

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变成像哥哥一样有男人味的男人!

杨锐走了后杨宇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哥哥去了外地也不打电话联系他,每次都委屈伤心的想哭,一想起哥哥嘲笑他娘就又憋了回去。他开始每天跑步锻炼身体,还去报了个散打班学着,周末就去健身房跟那里的教练学着锻炼肌肉提升身体素质,当然课程也没落下。

这样坚持了四年,他个子窜了上去,足足有1米85,虽然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斯斯文文偏瘦的体型,但这四年的努力可不是白费的。脸是天生的没法改变,眉型修长睫毛浓密,整个人张开后没了小时候的娘气和弱势,虽然还是有些阴柔的美,但再不会有人将他错认为女生。

学校里很多女孩子都偷偷的关注暗恋他,杨宇不仅长得好看,而且人又温柔,随时都是笑意满满的,说话时也是不紧不慢沉着稳重,那股子同年人没有的成熟气息很难让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不去在意。

02(慎读)

“……操?!小子你谁啊……”

“……他是你们能碰的么……”

“……小子你很嚣张啊?哟,看你细皮嫩肉的,是不是没挨过揍啊……”

“……让开……”

“……他妈的!给老子办了他……”

杨锐迷迷糊糊中听见了打斗的声音,腰被什么东西锢的紧紧的,他皱着眉毛有些不舒服的挣扎了一下,反而被勒的更紧。

朦胧间像是被人扶上了车,头靠在一个软硬适中的东西上,因为太舒服他渐渐的沉入梦乡。

杨宇搂着杨锐进了才租的公寓里,将人轻轻放在纯白的床铺上。

“恩…”杨锐呻吟一声,整个人大大咧咧瘫着修长的四肢毫无防备的睡着。

比平日要红润的唇瓣因着略显急促的呼吸变得湿润饱满,像是诱人品尝般的色泽让蹲在床边的杨宇紧了紧喉咙。他故作镇定的咳了一声,眼睛不受控制的流连在杨锐微蹙的浓眉、禁闭的双眼、透着红的脸颊、微微开合的嘴唇、凸出的喉结和一片遮不住的密色肌肤…

几年的思念随着压抑已久的、不能言说的心情膨胀升腾,他似乎都能听见自己加快加重的心跳声。

哥哥瘦了,也黑了。杨宇这样想着,双手撑在杨锐的身体两边,将人拢在自己的躯体之下,紧张又笨拙的凑过去啄了一下杨锐的嘴唇。

他白皙细嫩的脸颊立刻泛起一层浅薄的粉红,衬着那双水光潋滟的双瞳与沾染上绯色的眼角,竟是出奇的妖冶。

他舔了舔唇,明明哥哥的嘴上只有一点淡淡的酒味,却怀疑自己是亲吻了一块裹了蜜的糖果。

他沙哑着声音低低道:“哥哥…我好想你。”

好想好想,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快点长大,快点变强,快点来到哥哥的身边。

杨锐毫无反应的沉睡着,根本不知道现在眼前有一个人,用觊觎贪婪的眼神死死盯住他,像是饿了很久的狼般双眼冒出饥饿的光芒。

杨宇再次低头,不再浅尝即止,而是用牙齿啃噬杨锐的唇瓣,用舌头舔开杨锐的齿缝,深深的侵略进温暖湿润的口腔,掠过牙床、爱抚过敏感的上颚,再缠住杨锐软软的舌头吮吸戏弄。

杨锐鼻息凌乱的侧了侧头,被杨宇死死抱住头部激狂的侵犯着口腔,唇舌的麻痛与异样的酥痒让杨锐招架不住的乱动起四肢来,混合了两人的唾液从杨锐的唇角淫靡的流湿了下巴和颈项,他短短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着,似乎是在挣扎着想要醒来。

直到杨锐快要窒息时,杨宇才勉强心满意足的退出了杨锐的口腔,杨锐侧过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唇红肿眼角湿润,细密的汗水挂在额头上,潮红染满了双颊,十足的凄惨又色情。

杨宇粗重的喘息着,他顺着唾沫的痕迹一直亲吻下去,像个不知餍足的野兽般将杨锐的脖子亲吮出一片红痕,激动的扯开身下哥哥的上衣,丢在床边的地板上,用唇舌和双手膜拜杨锐有型的胸肌,深褐色的乳头,块块分明的腹肌……

杨宇死死凝视着杨锐的乳头,几乎颤抖着伸手,控制不住力度的狠狠一捏,杨锐就出乎意料的惊喘一声,躲避的姿势令杨宇的呼吸又粗重了一分。

“哥哥的乳头,很敏感的样子。”杨宇的神情怪异又温柔,他笑着,喃喃的用早已粗噶的声音说着。

杨宇捏住杨锐的两个乳头,不停的揉搓揪掐,他的双眼死死盯着身下哥哥的绯红的脸,看着杨锐的眉毛皱的很深,像是不舒服般深深喘息着,那仿佛从胸腔里发出的震颤的声音令杨宇疯狂。

感觉到手下的胸膛起伏的越来越厉害,那两颗深褐色的乳头被玩弄得变了颜色,任人采摘般翘立在胸膛上,在粗暴的揉弄下变大变硬,乳头附近的肌肤也被失控的力道捏揉出一片青紫的指痕……

杨锐苦闷的摆了摆头,乳尖不停传出阵阵的如电流般的酥麻与刺痛。一双长腿缠在一起不停相互摩擦着,杨宇缓缓移动视线向下看去,发现哥哥已经勃起了。

“哥哥好淫荡啊。”杨宇宠溺的亲了亲杨锐的脸颊,又俯下身含住杨锐的一边乳头,两只手伸下去脱着身下男人的裤子。

“啊!”杨宇当即挺起胸膛惊叫一声,才被肆意揉玩过的乳头突然被唾液包裹住,像是一条温柔的鞭子抽在腰间。

很快杨宇就将杨锐脱得精光,他赞叹的抬起头欣赏着杨锐结实强壮的身体,漂亮的肌肉实在是吸引人去抚摸。

杨宇迅速也将自己脱得一干二净,他爬上床,一边一只手握住哥哥的腿,想要将其分开。

杨锐突然激烈的挣扎起来,被酒精束缚的神经也清醒了起来,他的嘴里含糊的说着:“滚……滚开!”

杨宇深深的吸了口气,他在手上施力,杨锐的修长的双腿就不情不愿的被分开了。

杨锐猛得睁开双眼,双腿在杨宇的手上踢踏挣扎,腰部一用力就要坐起来,嘴里骂着:“操!找死!”,拳头就迅猛的向杨宇的脸直奔而去。

杨宇微一偏头,他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哥哥震怒的脸颊,只是下意识的没有放开杨锐的腿,铁箍一样的力度让杨锐更加清醒了一些,杨锐努力想睁大双眼,麻醉的神经令他看不清眼前人是谁,只下意识得不能让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哥……”杨宇的双瞳暗了下去,看着杨锐赤裸着全身拼命挣扎的样子,他干脆的将人掀翻,一手圈紧哥哥的腰,一手按住肩膀,让杨锐跪爬着翘起屁股,他俯下身覆盖在哥哥肌肉紧绷的背上,轻轻说:“哥,是我啊,我是小宇,别怕……”

“滚!放开我!”杨锐涨红着脸挣扎着,感觉到臀部后面紧贴着一根粗壮滚筒的硬物,身为男人的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当即脸就黑了。

杨宇抿唇,干脆就不说话了,松开按住杨锐的手直接握住杨宇半硬的性器。

文章地址:/danmei/28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