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主角总想抢我机缘

点击:
穿越这种事,碰上一次是奇迹,碰上两次就是悲剧。
陆清梧从一个普通人奇迹般的成为了神界地位最高的神君之一,心安理得的做了上万年神界宅居BOSS。一觉醒来便又换了修真界的壳子,还是一本书的低级BOSS!别看今日是高岭之花,明日就可能人人喊打。
陆清梧端着一张高贵冷艳的脸思考人生,看了一眼不断在自己身边转悠的某人。这个世界的主角,为何总想抢他机缘?
本文修真界等级设定:炼气期、筑基期、心动期、灵寂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大乘期、渡劫期
本文仙界等级设定:虚仙、真仙、金仙、玄仙、天仙、仙将、仙王、仙帝、仙尊、仙君

第一卷:修真界篇

第1章

天边被晕染出红霞,一丝和煦的光芒透过云缝洒落。仿佛是听到了号召一样,被光芒照耀的地方陆陆续续热闹了起来。

丰和村薛首富专供贵客歇息的院落此时却比午夜时分更加寂静。居住在院落之中的大多数客人早就开始忙碌,只有一人对其他人的动作不闻不问,始终盘膝端坐在主卧的床榻上,不见有任何动作,似乎连披散在身体上的发丝都保持着一个形态。

周围的一切似乎也怕惊扰了他。庭院里的树叶都不见晃动,往日总是叽叽喳喳的鸟儿也端端正正的站在树上……像是一幅立体的画卷,定格在画家落笔时的模样。

这样的寂静,很快便被人打破。穿着天蓝色裙装的女子从远处走来,一步步的靠近院落。

不等她走到院落门前,那盘膝坐在床榻上的男子便微微皱了眉。

陆清梧被脚步声惊扰,分外不悦。陆清梧不像其他神君魔君一般动不动的就取人性命,可神君应有的威仪他一点也不少。能留在身边伺候的都是他精心挑选的,身边的人居然破了他的忌讳,在他(划掉)休息(划掉)修炼的时候打扰他。手下的人不守规矩倒是其次,他本人的识人能力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挑衅才是他不悦的首因。

陆清梧放开了神识去探查那个胆敢冒犯他的下属,不守规矩的人他向来不会留在身边。

身边的气息剧烈波动,下一瞬便收了起来。陆清梧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眸之中有一瞬间的诧异。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他将自己的神识缓缓收起,开始体内的灵力,动作之间颇有几分小心翼翼。

任谁突然从一个七尺大汉变成一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儿童都会这般小心。虽然陆清梧不是从大汉变成儿童,但是在他眼中这两者之间没有太大区别。一个刚刚结成金丹的修者在神界力量巅峰的神君眼中和蹒跚学步的孩童没什么两样。蹒跚学步的儿童稍有不慎便会跌倒受伤,若是他不注意灵力运转稍微偏移几分这具身体也逃不了受伤的结局。

陆清梧的确对现在的身体有一些不习惯,不过他很快便接受了又穿越的事实,轻车熟路的消化这具身体的记忆。

‘又穿越’?没错,这已经不是陆清梧第一次穿越。

陆清梧也曾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共和国公民一枚,和许多青少年一样,平时喜欢宅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就刷刷微博、逛逛贴吧、玩玩游戏、看看小说,丰富丰富精神世界。

陆清梧不曾遭遇任何不幸,小说里面那些穿越主角的车祸、重病、女友劈腿、人生绝望自寻短见之类,他只限于听说过从未亲眼见过,更别提发生在他身上。

大概是老天见不得陆清梧太过安乐,他只不过在自己精心挑选的柔软床榻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一睁眼就换了个世界。

穿越后身体的记忆对于陆清梧来说就是送到他跟前的外卖,他一点点的吞下去消化掉才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在神界的时候他以普通人的能力消化一个神君的记忆,其难度不吝于一只蚂蚁咬死大象,这个工程着实耗费了他不少时间。此时拥有了神君神识又熟知技巧的他,去消化一个修真者记忆力不过是须臾之间。

以普通人的眼光看他刚刚接手的这具身体,不过是二十出头,在外貌上和他第一次穿越时的年龄相仿。事实上这具身体的年龄足足有这个数字的两倍,但记忆却比二十多岁的普通人还要容易消化。这具身体的记忆大部分都是有关于修行的,人际关系简单的令人发指,对陆清梧来说是个好事。

消化完记忆,陆清梧将‘视线’移向魂火中心,那里正有一个微不可查的漩涡在规律的旋转,这个漩涡通往一个小的次元空间。

陆清梧在神界多年,他的贵重物品一直放置在次元空间之中。储物空间对于修者来说都不是什么稀罕物品,对神界的大神小神来说更是如此。储物戒指之类,只要抹去原主的神识便能够得到里面的物品。在灵魂之中开辟的次元空间不同,灵魂不灭空间便不会损毁,相反灵魂若是不存于世空间便会消失,里面的东西也会被时空乱流直接销毁。神界的大能多数都是使用次元空间,也有一些同时使用次元空间和储物器具,像陆清梧这样无牵无挂的一个次元空间就已经足够了。

陆清梧将神识探入漩涡之中,空间里的东西完好无损,他心下越发放松了几分。空间里有着一个神君的大部分家当,虽说以他现在这具‘孱弱’的身体大部分东西都不能用,那些可以使用的极少数物品已经让他受用不尽。

从陆清梧接收记忆到清点家当听起来复杂,事实上用的时间却是极短。那位从远处走来的天蓝色裙装女子,不过是刚刚走到庭院的门前。穿过整个庭院到陆清梧现在所在的卧室,显然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陆清梧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盘坐的姿势变成了靠坐在床榻上,他看着不远处的房门,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蓝衣女子的手掌快要碰触到外室的房门,他突兀的从床榻上消失,再次出现已经靠坐在外室的座椅上。几乎同时,外室的房门打开。

沈心菱收回了准备开门的手掌,看向坐在主座上的陆清梧,神色有几分复杂很快便被遮掩。

陆清梧的坐姿多数时候是规规整整的,少有这样靠在椅背上的时候,比起以往来说似乎少了几分冷硬多了些慵懒随意的感觉,沈心菱却丝毫不敢因此放松。

陆清梧给她的压迫感却是更强了几分,显然是有所突破。周围并没有掩饰灵力波动的阵法,陆清梧如今是金丹初期,若是更进一步肯定会引来灵力的波动。这几日她并未察觉到灵力波动,可以肯定陆清梧没有步入金丹中期。陆清梧突破的不是等级,自然就是神识。

修真界能够修炼神识的功法是少之又少,据她所知门派中没有这类功法。没有功法要想神识增长除了在突破等级的时候会在能量的滋养之下壮大几分,就只能靠感悟。感悟二字何等虚无缥缈,向来是可遇而不可求。

沈心菱如今只差一步迈入金丹,也不曾因为感悟提升过神识。陆清梧金丹初期却已经经历了不止一次,上天何等厚待他!比起神识突破,陆清梧的坐姿改变实在是太过无关紧要,而且有所感悟之后行事作风改变并不罕见。

“恭喜师兄突破。”沈心菱唇角微微勾起。

她的声音颇为悦耳,稍微压低之后显得有些许温软。听在人耳中,无端多出几分亲近感。

“嗯。”陆清梧向来寡言,原身在这一点上和他十分相似,回应后他便将视线从沈心菱身上移开。

在原身的记忆之中,沈心菱是他最为亲近的人之一,仅次于原身的父亲。在陆清梧的眼中,这位师妹却是没有记忆之中的那般亲近和美好。

沈心菱?师妹?

陆清梧的视线重新回到了沈心菱身上,他的眼眸深处有一瞬间的惊愕,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更是微微紧了紧。如果不是眼前还有一个人存在,他的反应恐怕会更大。

陆清梧接手身体的时候发现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陆清梧’并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穿越的神君,原名也是‘陆清梧’。

丰和村、虹光宗的大师兄陆清梧、一个名为沈心菱事实上对他并不友好的师妹,这联系起来却让陆清梧觉得十分熟悉。在回顾了自己久远的记忆后,他便将眼前的一切和自己看过的一部种马小说联系了起来。

看小说的时候陆清梧不过是个凡人,消化了神君的能力之后,他作为凡人的记忆也清晰了不少。虽不敢说逐字逐句得记起,情节却是一清二楚。

男主明景辉通过了虹光宗的入门考验,踏上了仙途。各种机遇美女相伴,不到千年的时间便从普通修真者成为主神。当时陆清梧看小说的时候,紧跟着男主的视角,可谓是舒爽不已。

沈心菱是明景辉的女人之一,比起之后他后宫的一些女人,沈心菱的修为与背景都不算顶尖。但是她在主角的心中,哪怕不是后宫里最重要的也绝对名列前茅。沈心菱是主角的第一个女人,体质上与主角最为契合,最能与主角共进退,还是一朵名副其实的解语花。

‘陆清梧’在这部小说之中只能算是一个初级BOSS,也就比刚露面就被消灭的炮灰好上一些。‘陆清梧’的父亲、沈心菱的师傅早有意撮合两人。虹光宗弟子早就认定了两人的未婚夫妻关系。与女主之一有了这一层关系,‘陆清梧’的结局可想而知。

“师兄,弟子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何时返回宗门?”沈心菱没有发现陆清梧的变化,她开口说出自己的来意。

陆清梧和沈心菱出现在丰和村目的是为宗门招收新弟子,男主明景辉便是其中的一员,‘小说’才刚刚开篇。而且他并不是小说之中的‘陆清梧’,只要他的实力一直比主角高,小说之中的生死危机是可以避免的。能够成为小说主角的人向来是奇遇机缘不断,但那些奇遇和机缘加起来也无法和他的次元空间相提并论。

陆清梧心境平复了下来,从座椅上起身,“即刻启程。”

第2章

沈心菱听到陆清梧的回应,下意识的想要走在前面为他引路。

两人是师兄妹关系,无论是按照修为还是资历,陆清梧都比她高。平日里陆清梧倒不是特别注重规矩,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并排前行是常有的事。若是碰到宗门的长辈,沈心菱会走在靠后的位置。这样的小细节有许多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也有一些长辈非常在意。沈心菱的‘知理’让她更容易赢得长辈的好感。

正因为这份知理,沈心菱在此之前从未有过走在陆清梧前面的机会。这次虽说是借着引路的名头,能走在陆清梧的身前一次,也让她有几分愉悦。似乎只要这样做了,就会打破某种桎梏。

文章地址:/danmei/28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