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总裁的实习天师

点击:
序1:前尘

长白山脉是鸭绿江、松花江和图们江的发源地。

也是满族的发祥地和满族的文化圣山。

长白山脉的“长白”二字还有一个美好的寓意,即为长相守,到白头,代表着人们对忠贞与美满爱情的向往与歌颂。

长白山上天文峰,峰顶尖犹如鹰嘴一样,伸向天池,故也有鹰嘴峰之名。

天文峰是由火山喷发物……浮石构成的山峰,灰白、浅黄的浮石塑造出峥嵘突兀的景象。

朝向天池的一侧,有一道绝壁,远望银白如雪,夹杂着的火山角砾和火山渣,好似镶嵌其上的玉环珠翠。

天文峰气势雄伟,历来是观赏天池的最佳处,但攀登却非易事,因浮石易滑,虽如此险峻,游人登峰的兴致依然不减。

一名老道士,穿着貂皮大衣,如履平地一样爬上了这天文峰,而且不是在白天,是在晚上!

月沉星亮,夜空犹如黑绒布,上面撒满了星光,远处的清风拂来,带着淡淡的花香。

正值五一,山下的游人明日就会攀上来了,老道士掐指算了半宿,才趁着夜色下到了山腰,山腰有几个农家乐,和这一间道观,农家乐正在准备明日接待游客。

老道士进来后没惊动人,连狗都没叫,就进了道观的大门。

洗漱了一下,平息了呼吸,轻轻的推开了一扇门,门的另一边是一个单独的卧室,卧室一张小床,一把椅子,一个书桌,以及半面墙的书籍。

床上酣睡着一个人。 老道士坐在床边看了半晌,喃喃自语:“舍不得啊!怎么看都舍不得!可是又不能不让你去,这是命里的劫数。活了这么久,我也累了,徒弟啊,就看你自己的啦!”

那人翻了个身,老道士吓了一跳,赶紧起来往外走,透着灯光可以看到床上的人是个青年,还有点稚气,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面容清秀,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都翘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道士正在补眠,就被人推醒了:“师父,该起来了!”

“几点了?”老道士起来了,没懒床,洗漱的时候还问徒弟几点了。

“已经六点了。”青年人很是着急的道:“师父,今天的晨钟您敲还是徒儿敲?”

“你去吧!”老道士指了指外头:“敲完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是,师父!”青年赶紧跑出去,头上的小髽鬏一抖一抖的晃悠,显得他有些可爱。

“咚……!”

“咚……!”

晨钟敲响,正好是太阳升起来的时候。 老道士站在高处,深吸一口气,一缕十分细的紫色气体被他吸入体内,唉,这紫光是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敲完了晨钟,青年就去厨房端了早饭过来,因为道观小,就他们师徒俩在这里常驻,所以也没什么厨师,他这徒弟就兼职厨师、园丁、保洁和保安了。 吃过了早饭,青年收拾干净厨房。

老道士叫了青年:“道淼,为师有话跟你说,来三清殿。”

每一个道观里都有三清殿,供奉的是三清祖师的塑像。

“你说吧,师父!”到了三清殿,上了三柱清香,道淼就跟老道士一起,盘膝面对面坐在了蒲团上。

“你已经二十岁了,师父在二月份的时候给你举办了冠礼,你是个大人了。”老道士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徒弟。

“是的,师父,道淼长大了呢!”道淼笑的特别阳光灿烂。

“师父当时为你起了一卦,你还记得吗?”老道士一甩拂尘。

“记得啊!”道淼疑惑的看着老道士:“可是师父不跟我说,也不让我看,在屋里闷了三天呢!”

“那是为师为你占卜前程。”老道士又甩了甩拂尘。

“哦。”道淼闭嘴了。 道中人,是不能问自己的前程的。

“你将离开道观,下山吧!”老道士狠狠心,还是说了出来:“今天乃是黄道吉日,诸事可行,一会儿去收拾下东西,这就走吧!”

“啊?”道淼瞪大了眼睛:“这……为什么呀?师父,你不要道淼了吗?”

“要啊!”老道士也舍不得:“可是你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下山去吧,你命中有劫,只有命定的贵人能化解,有贵人则有命在,虽然注定三缺五弊,你犯得其中一弊,鳏寡孤独,切记,你那贵人也需要你的帮助,可你们注定分离三次,三次过后,诸事大吉!”

“……是,师父!”道淼也不争辩了,红着眼睛去收拾东西,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

师父说他是个孤儿,被捡了回来,养到三五岁的时候,就会跟着师父念道德经了。 上到高中,他考的是山下那道教学院,学的是道学,已经提前毕业了,他这种从小受道学熏陶长大的孩子,对道学是刻在骨子里的。

十二岁开始就跟着师父学东西了,只是没见过实例。

他收拢了几件道袍,丢进行李箱,就这么拎着出来了。

“这是为师送你的金钱剑。”老道士给了他一把灰扑扑的好像是用铜钱和红线攒成的剑。

“师父……!”道淼惊讶的很。

别人不知道,他还是知道的,这金钱剑,真的是用金子铸就的铜钱的样子,用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筋,泡了朱砂弹成的红线,攒成的真正的金钱剑。

“还有紫道袍。”又给了他一套新的道袍,那道袍不知道什么颜色的,竟然隐隐有紫光闪过。

道淼更惊讶了!

“还有桃木符,给你护身。”又给了他一个深黄色的玉制桃木符戴到了脖子上:“切记,这东西,无论你干什么,哪怕是洗澡,也不能离身!”

“我知道了,师父。”道淼赶紧低头,让师父给他戴好。

“还有这个。”又拿出一块青铜令牌,上头一面画着龙腾虎跃图,一面却是阴刻的三个字:天师令。

道淼不认识那三个字,那三个字的写法很特别,疑惑的看着老道士。

“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就带着它,去龙虎山,找天师道传人,给他看,他们就明白了,只要他们还承认自己是天师道传人,就不会不帮你。”老道士摸了摸徒弟的脸:“还有你见过的那几个中年人,找过师父几次的,记得吗?”

“记得!”道淼点头。

“他们都在……大都市有一定的权利,你要是需要人帮忙,也可以去找他们,这是电话号码,打过去就说是张道人的徒弟,他们就知道了。”老道士又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本:“今日的吉时有五个,丑时已经过了,巳时也是吉时,所以我在这个时候跟你说事儿,剩下的就是未时,只不过是中,申时最好,酉时也是吉时,只不过酉时过了就是凶,你最合适的贵人时就是丑未申,未申一定要把握好,跟贵人回去。”

今日的时间赶的好,黄道吉日,又有合适的贵人时。

“是,师父!”道淼赶紧都收起来。

“今日的吉星也好,乃是天喜、天医、天赦和母仓。”老道士给徒弟擦了擦眼泪儿:“希望我徒儿天天喜乐,病痛天医,有过天赦,母仓怜惜。”

“徒儿道淼,谢师父养育之恩。”道淼给老道士磕了三个响头:“徒儿此生,还能回转吗?”

“这就要看天意了!”老道士没有去扶他:“现在出去,看什么东西你能用得上,就带走,师父不会吝啬。”

“是,师父!”道淼起身,走出了三清殿,回身关上了殿门,也阻隔了师父和自己。

抹了把眼泪,从师父给他举办成人礼他就知道,早晚有这一天的,冥冥中就好像注定了一样。

他总有这种感觉。 去厨房,将陈年糯米带上,还有师父屋里已经给他准备好的笔墨纸砚,纸有好大一捆,笔都是上好的,还有墨,朱砂墨,红砚台。

去柴房将捆柴用的红线都揣兜里,去师父的床上,将师父给他留着的福袋也都带在了身上。

中午的时候,他吃了这里最后一顿饭,打扫干净厨房,就坐在门槛等吉时,师父没吃饭,更没出三清殿。 等到了未时,道淼站了起来,带着自己的东西,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道观的大门,朝里头看,却觉得看不清了,原来是泪水迷住了眼睛。

最后,他还是拎着背着很多东西,离开了这个他自幼长大的地方。

山腰是没有公交车可以做的,所以要走到山下去,才能乘坐汽车。

要走的话,是要花费起码四个小时的时间!

道淼有点着急了。 幸好,有个农家乐的车子路过,认识道淼,都是一个地方住着的邻居:“道淼,上车,下山也不说一声,捎你一段!”

“哎!”道淼高兴的上了车:“谢谢刘哥!”

“谢啥,都是邻居!”刘江的家就在上头开农家乐,也是个临时给游客休息的地方。

车子到了山下的城市,道淼就跟刘江分开了,一看手表,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去了,未时走的,现在是申时,吉时!

序2:往事

独孤姓出自刘氏,起源于北魏时代北鲜卑部落,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后代以独孤为氏。

刘秀之子刘辅的裔孙刘进伯官度辽将军,在攻打匈奴时失败被俘,囚禁于独山之下,他的后代有尸利单于,为谷蠡王,号独孤部,传至六世孙罗辰时,随北魏孝文帝迁居洛阳,遂为河南人,以其部落名命姓,称为独孤氏。

如今在东北,也有一支独孤氏,乃是当年没走的那一支传下来的,号称是嫡支中的嫡支。

独孤家的祖宅,是个占地五百平方公里的大庄园! 大门口蹲一对石狮子,周围的围墙高达五米,厚两米。

进门是照壁,九龙照壁,然后就是亭台楼阁,假山花园! 院落若干,书房几许,总之,一切都按照古时候的高门大院来建造的!

说是祖宅,其实是在改革开放后,老爷子回来看到祖宅都成了废墟,又重新买了地皮,然后盖起了新房,才收拾得这么好。

不过后来觉得有点浪费,除却花园,其他地方都改成了自耕地,种了许多老爷子喜欢的东西,例如老品种的玉米,产量不高,但是味道好!

如今市面上都找不到老品种的玉米种子卖了,每年都留种。

只是现在的书房里,正在开家庭会议。 独孤家的大家长,独孤翁正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他们独孤家源远流长的来历。

文章地址:/danmei/28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