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龙嫁(人龙H)

点击:
第1章 捡到一个奶娃娃的妖龙

妖龙在被神界囚困在人界的第七千年,他捡到了一个浑身软嫩奶香的小娃娃。

她裹着一身火红色的绸缎面料小棉袄,领口还滚了一圈软乎乎的白色毛边。

火红的衣裳衬得小娃娃肌肤白的像雪团子,乌溜溜的大眼睛眼尾微微上翘,小小的鼻子樱粉的嘴,配上一个无牙的娇憨微笑,萌得妖龙孤寂了七千年的心颤了颤。

神界显然是怕极了他再惹事端,被困在人间的七千年,结界内分明就有镇有街,却方圆千里愣是见不到一个活人,连兽类都大多是强大的妖兽,明摆着是留给他泄愤练手用的。

猛不丁碰上一个会笑的糯米团子,妖龙日渐冰冷的心都开始融化了,试探性地伸手将她抱起来,小团子也不哭不闹,光是眯着漂亮的笑眼对他笑,无牙的小嘴带着奶香,让他格外心软。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妖龙见她笑得实在甜蜜,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小奶娃粉嫩的小脸,入手一片滑溜细嫩,舒服的不得了。

“啊……”她显然还不会说话,笑着哼唧了几声。

妖龙从未见过这样娇嫩的小家伙。

人类嘛,七千年前他不光见过,还不小心杀了不少,可这样的小糯米团子倒是头一回见,可爱地让他生不出半分恶意。

诚然,妖龙之所以被称为妖龙,他往日自然是嚣张残暴无法无天的,这样的小糯米团子别说喜爱,估计搁在七千年前,他不将她灭杀了都算仁慈。

会落得个囚困人间的下场,也是七千年前造孽太深。妖龙上天入地恣意杀伐不断,神界杀不掉他,只能集合众神之力将他封印。

然妖龙实在逆天,众神都封他不住,索性退而求其次造出囚困结界,让他在里头自生自灭。

妖龙自生自灭了七千年,以为余下的无尽岁月也就是这么个样儿了,结果竟让他碰上个软嫩奶香的小娃娃——

“笑笑。”他戳着小奶娃可爱的小梨涡,幽蓝的眸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温柔:“从今天起,你就叫笑笑了。”

于是小奶娃总算有了名字,虽然敷衍,好在并不难听,配上她那张甜蜜的笑脸显得格外般配。

他总算有了个伴儿。

妖龙活了上万年,养孩子却是头一回。

笑笑第一次因为饥饿可怜巴巴哭出声的时候,妖龙吓得手忙脚乱,搞了许久才明白她与自己不同。

“呜呜呜……”她嘬着白嫩的大拇指眼泪汪汪,她饿了,可手指嘬不出奶。

人类婴孩儿自然和人类是一样的,每日都需要进食三次,妖龙自己很少吃东西,忘记笑笑会饿也是常事,索性奶娃娃笑笑会哭,一哭妖龙便去扛了头刚生崽的妖兽回来挤奶喂她。

喂着喂着笑笑对这头像牛一般的妖兽产生了类似‘奶妈’的依赖,妖龙也不好再杀它,施法将它圈养在洞府外的草地上,随着笑笑去闹。

等过了几个月,笑笑开始学着说话了,妖龙就变着法儿教她喊自己的名字,自然不是喊什么‘爹爹’,自己虽然捡她回来养,却更像是养着个会哭会笑的宠物或是个伴儿,便只教她喊他的名字。

对了,妖龙也是有名字的,只不过七千年的囚困让他险些忘记自己的名字。

“贺……白……”笑笑学会的第一句话,便是他的名。

贺白,旷世妖龙,因实力逆天却杀虐无忌被囚人间,至今已七千年。

第2章 龙家有女初长成

养孩子这种事,新鲜劲也就两三年。

妖龙贺白养小奶娃笑笑到三岁,就很懒得为她洗漱穿衣了。

他从空无一人的镇上找了许多奶娃穿的小衣裳丢在她的床上,双手抱胸站在一边让她自己穿。

笑笑短胖的小手小脚极为笨拙,扣了半天也穿不上,漂亮的大眼睛眼看着就要落泪,小嘴抿着,可怜极了。

“笑笑是大姑娘了。”妖龙贺白睁着眼睛就说瞎话:“男女授受不亲,贺白不能看笑笑的身子,笑笑要自己学着穿衣洗澡,知道了吗?”

笑笑很是努力的回想了一下,过去的两年多都是贺白替她洗澡穿衣的,为何从今日起不可以帮她笑笑不知道,却还是格外听话的拢住了衣领,将白嫩嫩的小胸脯遮住:“那笑笑自己穿。”

低着头手脚笨拙地扣了半天还是没扣上,抬头看见男人嘴角含笑看着自己,小身子一歪就将胸前的嫩肉背过去:“贺白坏,不许看笑笑。”

贺白挑了挑眉,摊手耸肩:“……好。”

而后毫不留恋转头就走。

若是贺白能提前知道自己会对亲手养大的小奶娃产生极其无耻的渴望,恐怕会将刚刚实力作死的自己狠狠抽上一嘴巴。

到了晚上,小奶娃笑笑照例蹬着小短腿爬上贺白的床,却被贺白拦住了:“笑笑忘了贺白说过的话了?”

笑笑这么小便要自己穿衣原本就觉得委屈,到现在竟连与他同睡都不能够了,哪里还忍得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笑、笑不……当、大……大姑娘……呜呜……笑笑……要和、和贺白一起……呜呜……”

贺白原本硬下的心肠莫名软了下来。

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糯米团子,贺白也不忍心笑笑哭的如此伤心,伸手将软软的小奶娃抱在怀里,无奈的哄着:“好,笑笑还是和贺白一起睡,别哭了。”

笑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听贺白不赶自己走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又可爱,眨巴了好几下:“真、真的?”

贺白哑然失笑。

他柔柔擦了擦她满脸的泪痕,低声哄她:“恩,以后贺白都会和笑笑一起睡,不哭了,恩?”

小奶娃破涕而笑:“恩!”

笑笑从小奶娃长成小少女,似乎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贺白活了数万年,十多年的岁月简直在他生命中若沧海一粟,小奶娃看着看着就长成了十二岁的小少女。

原本婴儿肥的圆脸蜕变成漂亮的鹅蛋小脸,圆溜溜的大眼睛本就眼角上挑,有一脸娇憨的肥肉相衬时贺白也只觉得笑笑可爱,蜕去了肥肉的小脸虽然圆润,却初现了少女的风姿,上翘的眼尾常常不经意流露出勾魂的风情。

原本软胖的身体也初显了少女的特征。

短胖的腿儿变长变细,肉呼呼的腰也纤细得盈盈一握,小屁股年幼肉多时本就是挺翘的,瘦下来也并没有缩水,圆润挺翘肉感十足,胸前也悄悄鼓起青涩的小桃,单薄的夏衣再也遮不住的俏丽风光。

龙家有女初长成,天生丽质难自弃。

第3章 对自己的‘女儿’产生无耻的欲望

笑笑自小便是被贺白养大,又无人教她男女之别,故而每日一同睡觉时依然喜欢缩到男人怀中安睡。

‘心有旁骛’的贺白却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小少女的身子娇软柔嫩,又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涩,想他七千年前也从没缺少过女人,清心寡欲了七千年,自己养大的小奶娃猛然露出一副诱人的少女娇态,简直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做声色将笑笑小脑袋下的胳膊抽出来,刚准备分出一些距离,笑笑便因失去了‘枕头’醒了过来。

她没睡醒的大眼睛迷茫可爱,嘟囔着:“贺白……胳膊……”

少女干净甜蜜的气息喷吐在他唇边,温热得让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笑、笑笑……”

“恩……”她软着身子钻进男人宽广结实的怀中,习惯性去找最舒服的位置:“贺白好暖和……”

男人浑身紧绷僵硬。

小少女身材娇小,站起来都不到男人胸口,小小缩成一团却与他格外契合,小脑袋贴在他坚实的胸膛,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和娇软的芬芳。

她从被捡回来时起就是和贺白一起睡着慢慢长大的,故而对男人一点防备心也没有。

笑笑从小便睡得不老实,长大了也是这般。纤细的腿儿自然地跨在男人腰间,就像抱着一个巨大的娃娃,舒服地蹭了蹭他胸前的衣料。

男人禁欲太久,一经撩拨就难以收场,胸前两点坚硬挺立,胯下巨物更是以极快的速度苏醒,无耻地顶在小少女娇软的腿间。

他竟然对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有了这样无耻的欲望!

贺白当然是唾弃如此无耻的自己!

他僵硬着身体硬逼着泛起波澜的心冷静冷静再冷静,可是睁眼就是小少女娇美的睡颜,闭眼又是她从小到大甜笑着唤自己贺白时的模样,哪里还冷静的下来!

这一晚贺白毫无意外地失眠了。

他纵容着胯间巨物硬挺地顶在小少女的腿心,一边骂自己无耻一边做着无耻的事,好像是掩耳盗铃一般。

反正他也没对小少女做什么实质性的‘坏事’,只不过是直面自己的欲望,贺白觉得没什么丢脸的。

首先他是一个男人贺白,然后才是养大笑笑的‘爹爹’贺白。

虽然隔着两层衣料,笑笑依然觉得娇嫩的腿心被粗长的硬物顶地有些难受,但她太困了,身边的人又是最让她安心的男人,连眼皮都没掀一次,沉沉睡到了天亮。

“笑笑啊……”他无奈的抚摸着少女柔顺的发丝,极度渴望她胸前柔软的手掌最终还是停在了她的脸颊。

她的肌肤一如年幼时那般柔滑娇嫩。

他的笑笑被他养得很好,什么粗活也没干过,浑身上下都软软嫩嫩的,让他根本忍不住亲近之意。

“你怎么……能睡的这么安稳呢……”贺白轻叹,他的小糯米团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小少女的呢?

青涩的小胸脯微微鼓起的弧度让禁欲上千年的‘老男人’憋得难受,可他还是理智的,笑笑是他的‘女儿’,他无论如何,也不该对她做出有更加无耻的行为。

————

老男人贺白会不会辣么容易吃到肉肉呢~~

贺白:立刻!马上!给我上肉!

小鱼仔(斜眼):禽兽,幼女癖啊?

贺白:……

第4章 给青涩的小桃子按摩(微h)

贺白很快破戒了。

正在发育中的少女娇嫩的小胸脯又涨又疼,笑笑从小就只有贺白一个教她事理的人生导师,知道哪里不舒服都要告诉贺白,贺白会神奇的法术,能让她不疼不流血不难受。

文章地址:/danmei/28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