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村女很好c

点击:
有几个故事。
女主基本属于乡系,外冷内骚型,淑女矜持型,痴情犯贱型,应有尽有,包客官们满意……咳咳,怎么二野成了拉皮条的?!
这次想走狗血剧情流呢!也不知道种田向谈情说爱在这里能不能走得动?
肉什么的还是得加上青椒蒜苗等配菜一起炒才好吃呢,要不然干瘪瘪的。
请相信!一切不是肉的素菜都是为了肉而存在的!!
【披着肉文的乡村爱情故事】

ps:乡村系列,有种田,有日常,简而言之就是有点流水账,有狗血,有虐心虐身(大概),有强取有豪夺(也许),语言略微粗俗。

第一卷 流氓老公俏媳妇 (奋力挖坑中)

郭英初中毕业就一直待在家里,帮着父母做点家务,干点儿活,顺便照看奶奶和小弟,日子过得清贫而平淡。她本身呢,也是个要求不高的人,所以,乐得安于现状。不过,这个现状,在看见村里那个有名的‘媒婆’第二次踏进自家的门槛后,就改变了。

这天,她的父母都在小院子里和王媒婆眉开眼笑的交谈,郭英就浑身不自在,她知道这个王媒婆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这人能踏足她家,目的不外乎为了一个,催嫁。果然,她刚想来个眼不见为净,打算溜出家门,就被她爸爸郭大汉儿叫住了,“英子,你过来。”

郭英听话的走到自己的爸爸身后,低着头,她不想看见王媒婆那张脸,也不想看见此时爸爸和妈妈的脸。郭大汉儿不是个扭捏的人,开门见山道,“你王婶儿给你相中了一个人,听说条件还不错,捡个时间你去看看中不中。”

王媒婆脸谄媚的接过郭大汉儿的话,“这是西镇西村李家的小儿子,他们家条件好啊,房子修的可大可漂亮了,那孩子长得也俊,对人也很不错。就是……摔瘸了一条腿,不过,我觉得这倒不碍什么事儿。他们说了,如果这事儿成了,过门红包钱肯定是不会少的。以后结婚呢,也一定一切都照着规矩来。聘金聘礼、三金这些也是有的,而且,全权由他们负责……要是英子你乐意,就不劳烦你过去了,我让他们过来。”

郭英没表态,双手捏着自己的衣角,扯了又扯,好像王媒婆说的,压根儿跟她没关系。郭母瞅了瞅郭英的脸色,而后笑着圆场,“王大姐,我们家英子脸皮儿薄,今天你先回去,等晚上,我们再问问她的意思,明儿你再过来一趟,成吗?”

王媒婆嘿嘿着回说,“成,那这样,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可一定要好好跟她说说。”王媒婆跨着外八字步子告别了三人,——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这话放在了心里。

王媒婆走后,郭英才开口了,“爸,我,我还这么小,暂时不想嫁。”

半响,郭大汉儿幽幽的从嘴里吐出一句不着边的话,“春花马上上初中了,小喜也要上小学了。”

郭英听到,神色变了一变,没说话,转身回了屋。她当然明白她爸爸说的什么意思。春花和小喜的超生罚款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变得相当拮据,三年前奶奶患了老年痴呆症,一直离不开人。而现今也因为爸爸的糖尿病,家里的钱更是花的所剩无几。如果她可以嫁个好人家,那她就可以帮家里减轻点负担……可是,她知道那个李家的小儿子,那是个流氓的主。

她上学的时候,就看见过他骚扰别人,而且她听说,他的那条腿可并不是什么摔的,而是调戏有夫之妇被打瘸的。她又听说,那个李家的人也各个都是恶霸,乡里乡亲的都厌恶,仗着自家有点钱有点关系,死活把打瘸他儿子的人给送进了监狱……这事儿,大概也不止她一个人听说吧?
况且,她要是真嫁过去,别说什么幸福不幸福的话了,可能连日子都不会好过。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的多好,她也从不幻想自己会遇到什么骑白马黑马的王子,而她只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仅仅只是希望是自己喜欢的而已,这也成了奢望吗?

“英子。”郭母跟进屋,见自己的女儿坐在床上一语不发,心里难受得紧。

“妈……”郭英见到自己的母亲一脸歉疚的站在哪里,一头半白的头发在此时,更是像针刺般扎进了她的眼睛,妈妈才40岁的人啊!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太自私了。父母一生劳累,从来没有享过什么福,为了奶奶,为了她们姐妹三个操的心还少吗?现在仅是让为家里做一点点有用的事情,就推三阻四只想着自己,太不孝了,太不孝了!

“英子,”郭母哽咽着到郭英的身旁,“不想嫁,咱就不嫁。妈知道,这事儿让你受委屈了。”

“妈,我没有委屈,我,我嫁!”郭英不想让母亲为难,一直以来,母亲都觉得因为她是家里的老大,受苦最多受的委屈最多被打骂最多的都是她、觉得愧对了她。

初中毕业,郭英并不是没有考上高中,但是相比郭英从小到大一直都不上不下的成绩,老二考上重点高中将来考上大学的希望要大得多。所以,两个家长经过很多争执,最终还是选择把希望寄托于总是拿到全校第一名奖状的春花,把给郭英上高中的钱省下来,留给她。这一点郭英不是不知道,她很早就懂事了,所以对于不再上学这件事也没有多大一件;虽说,心中不免还是想去上个高中,至少能比现在要多长些见识多见一些市面。

“妈不想看着你难受。”郭母的眼泪已然控制不住,布满了整张脸,“妈对不起你,一直让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英啊,你跟妈说实话,不想嫁咱就不嫁了!这事儿,我还是能替你做主的!”

“妈,我没有……您别哭,是我不好,您别哭啊。”郭英流着泪,替母亲擦着眼泪,不停地道歉。

“英子,妈不想逼你,妈不想看你不好受!”

“没,你们没有逼我,这是我自愿的;其实,那个人,我知道他的,跟王婶儿说的也差不多。我刚才只是觉得太突然,没有办法一下子接受才说不想嫁的,妈,明儿王婶儿来,你就跟她说我乐意,到时候再见见,也不一定人家看得上我啊是不是?”郭英违了自己的心,但有一点她没有胡说,她的确是自愿的。

“英子,”郭母是打心底不愿委屈了郭英,这孩子从小就是什么事情都窝在心里,不肯说出来,你说什么,她就听什么,这次‘被说亲’可能也是极不情愿了,她才说出那句,“我不想嫁”,可现在……

“妈,真的,我真乐意。”郭英看到自己的母亲如此担忧,她一下子忘记了还挂在脸上胡泪珠儿,露出了个不由衷却堪比太阳花的笑容。

过了两天,王媒婆在郭家的应允下,把趾高气扬的李家父母和小儿子李鑫带来了。在堂屋里坐着,那李鑫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根烟,一副好不流氓的样子!在他心里根本没有把这个亲事放在眼里,他李鑫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如果不是他爹妈催着他结婚,他都不会来相这门亲事。当然,相不相得上完全看他的心情。因为在他眼里,对方是没有话语权的。

郭英从内屋出来,便见着李鑫这幅流氓样,她内心是反感的;而这场亲事,大概她是没什么权利做主的、也可以说是她不想多做言语,能成她就随遇而安,若是不成她当然喜闻乐见;所以连多看李鑫一眼都觉得费劲。倒是这李鑫,半眯着眼打量着英子。

“哎哟,有大人在让两个孩子也紧张,不如让他们去外面走走吧?”王媒婆见两家人几乎无话,便想出让英子和李少爷出去单独相处一会儿。其实她内心也是纠结的,若不是看在李家出这高额的媒人红包的份上,她也不是很乐意干这事儿。她已经说了好多家的女儿,不是嫌李家风评不好直接拒绝了,就是这李少爷在两家人见面的时候作妖。现在正好郭家有困难,听到这门亲没有说拒绝的话,英子也长得一表人才,她挺希望这对儿能成的。

“这样也成。”李父李成明是个略威严的人,长期在外经商,身上带有的气度总是要比常年面朝黄体背朝天的庄稼汉多一点的。

“行吧?英子,你就跟李鑫出去走走?”郭母一向是心疼女儿的,所以也是带着询问的口气。

郭英并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点点头,并没有在意李鑫是怎么想的,自顾自的走出了堂屋;李鑫并没有反对,便起身跟在了英子身后,那有点跛的身影显得有些扎眼。

郭英的家是个农村很常见的小院子,除了围墙和最左边父母的卧室是后来用红砖砌起来的以外,其余都是90年代的时候用泥土修的,一看便知这家人的家境是如何的窘迫。郭英一个人走在前面,因为怕让邻居见到她跟李鑫走在一起,或许他们家在来的时候已经被看到了,但当面碰到有可能还会被戏说两句的话,她觉得她的面皮承受不起这个重量;所以她直接往房子后的竹林走,这片竹林地是她家的,当年修房子的时候没有多余的钱砌保坎,怕斜坡的泥土滑坡堵住后阳沟,郭大汉儿就种了些竹子,现在长得又高又密,家里母亲编制的簸箕筛子都是出自这片竹林,偶尔也能卖不少钱。

“喂,你要走去哪里?”李鑫粗声粗气的叫住郭英,郭英顿时心惊肉跳,她不懂怎么应付这样的人,紧张得有些结巴,“我、我也不知道。”

“你为什么看都不看老子一眼?老子长得很丑?”老子过去老子过来的,郭英很想说一声‘我老子在屋里坐着呢’,可终归是骇于李鑫的淫威,抿了抿嘴唇,不敢出口。

“老子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李鑫有些气急拉了一把郭英的手臂,这女人从一开始到现在,也太无视他了!

“没、没有,你长得很好看。”郭英低着头,眼泪蓄满了眼眶,使劲不让它掉出来。但哽咽的声音出卖了她的情绪,李鑫狠狠的捏住郭英的下巴,用力将她的脸抬起来,那一刻,晶莹的泪珠终于从眼尾滚了出来,但就是如此郭英的眼睛仍然没有聚焦在李鑫的脸上。

郭英长得很清秀,小家碧玉型的,眼睛是很大的单眼皮,很好看,红彤彤的鼻子也是可爱至极。而现在哭着的样子,让人突生施虐感:想要扒光她的衣服!想要狠狠的操她!操得她如同荡妇般浪叫,操得她直哭着求饶!

额……李鑫感觉到自己双腿间那条龙,硬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李鑫低下头,含住了郭英两片润泽的嘴唇。

舌头几乎没有阻碍的滑进了郭英湿润的口腔,那平时毫无味道的口水在此时仿佛变成了甘甜的玉酿琼浆,怎么喝都不喝不够。李鑫双手用力的将郭英揉进自己的怀里,忘我的吻着郭英的香唇,强有力的大舌头在口腔肆无忌惮的舔舐搜刮,势必要将那琼浆玉液全数吞进自己的肚子里。而郭英睁大的双眼里满是惊愕,有几秒钟脑袋一片空白,这个流氓怎么突然就亲她了!反应过来后的英子啥也没有想,毫不客气咬了李鑫的舌头。

文章地址:/danmei/28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