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以身养魂

点击:
喻爷爷时常在喻臻耳边念叨,说他体内有一位大能的残魂,若不好好修炼把大能的魂魄养全送走,这辈子可能会打光棍,下辈子还会投生畜生道。喻臻玩着手机点头,表面“嗯嗯嗯”,心里“哈哈哈”,暗道爷爷真可爱,一个谎话说了几十年也不腻。
几年后,喻爷爷去世,一个仙气十足的冷面大帅哥坐着豪车来到他家门口,手里还拿着户口本。
……
喻臻:我体内的残魂借尸还魂来讨债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排雷:

1、攻受身心全都一对一,主受;
2、拒绝扒榜,拒绝人身攻击,不爱点叉,请不要互相伤害;
3、作者智硬且偶尔逻辑死,考究党求放过;
4、目标是甜文!甜文!甜文!不甜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第1章 诈尸┃人为什么要死呢。

冬天最冷的时候,喻爷爷去世了,带着笑去世的。

喻臻跪在棺木前埋头烧纸,外面风大雪也大,吹得道观破旧的木门吱呀作响。头顶的小灯泡没有灯座固定,被漏进来的风带得一摇三晃,把棺木和喻臻的影子拉得时长时短,衬着昏暗的灯光,仿若鬼影。

“让您搬去和我一起住,您不愿,现在好了吧,再也住不成了,这破地方到底哪里好,现在哪还会有人来道观算命,更何况是这种建在乡下地方的破道观。”

喻臻吸了吸鼻子,手一抬抹了自己一脸纸灰,混着脸上的泪,看起来狼狈至极。

“我说给您翻修一下,您也不干,想回来陪您,您又不许,我养花在哪不是养,您怎么就这么固执。”他说着说着声音就哽了下去,本来挺直的脊背弯下,沾着纸灰的手又在脸上胡乱抹了抹。

风更大了,有雪飘了进来。

他拿起一捆新的黄纸拆开继续烧,视线扫过手腕上挂着的平安珠,想起小时候爷爷一脸认真哄他的情景,心里一梗,伸手把它拆下来,紧了紧手指,直接把它丢到了火盆里。

“您总说我福厚,上辈子受了罪,这辈子是享福来的,可您看看咱们爷孙俩过的日子……您这么爱编故事哄我,怎么就不多哄我几年。”

被红绳串着的平安珠砸入火盆后发出“噗嗤”一声轻响,盆里的火焰猛地往上蹿了一截,然后一股塑料被烧焦的焦臭味升起,弓着背的喻臻被火焰和臭气舔了一脸,直起身,捂着被撩掉的刘海,闻着越来越浓的臭味,越发悲从中来。

“您居然连这个都是骗我的,什么祖宗遗宝可稳神魂的平安珠,这就是颗塑料球!”

亏他还想着把这个烧过去,让老爷子下辈子投个好胎!

本已渐渐压住的眼泪再次冒了出来,他看着棺木上盖着的白布,深吸口气就准备再嚎一场,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从观外传来,震得头顶的灯泡似乎都跟着抖了抖。

他未出口的哭嚎就这么被吓回了嗓子里,瞪大眼抿紧唇缩着肩懵了几秒,回神后忙起身朝着观外跑去。

清虚观地处偏僻,方圆几里除了树林就是田地,背靠一个小山包,平时少有人来,观外只有一条光秃秃的窄小土路通向外面,路两边全是树,在夜晚显得有些阴森。

因为下雪的缘故,土路上一片惨白,于是越发衬出了土路中段那两道深深车痕的可怖。

喻臻快步跑近,见车痕直直没入了路边的小树林,尽头处有一辆车头几乎报废的红色跑车被撞断的树木压在了下面,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忙绕过去朝驾驶座内张望,隐隐看到两个身影卧倒在里面,伸手去拉车门,拉不开,唤人,没反应,边哆哆嗦嗦地掏手机打报警和急救电话,边心慌念叨。

“我只想好好送爷爷最后一程,你说你们这些有钱人,没事干大半夜的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撞什么……喂,这里是安阳镇莲花沟村……”

电话打完,他抬袖擦掉落到脸上的雪,再次试图拉车门,拉不动,见里面的人一直没有动静,仿佛已经死掉了一般,心里抖了抖,差点又想哭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

“别死啊,你们别死。”

他抖着嗓子念叨,在周围找了找,找到一块砖头,闭着眼朝后车门的玻璃用力砸下,然后丢掉砖头,探手进去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没了车玻璃的阻挡,喻臻终于看清了车内的情形。

车前坐歪躺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都是很年轻的模样,驾驶座的男人牢牢把副驾驶座的女人护在了身下,满头满身的血,女人被挡住了,看不清情况。

喻臻先探了探男人的情况,皮肤是温的,但好像已经没了呼吸。他手指抖了抖,嘴里念叨着小时候爷爷教他的那些超度经,又把手挪向了下面的女人。

沉稳的脉搏跳动从手指触碰到的地方清晰传来,他屏住的呼吸陡然放松,然后立刻前倾身体,不敢大幅度搬动两人,怕造成二次伤害,只小心寻找着两人身上的伤口,想先给他们止止血。

“撑住,医生很快就来了,撑住。”

男人身上的温度一点一点流逝,女人的脉搏始终沉稳,喻臻解开腰上系着的白布孝带,略显笨拙地帮男人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想起道观里再也不会睁开眼的爷爷,一直憋着的眼泪滴了下来。

“别死啊……”人为什么要死呢。

啪嗒。

温热的眼泪滴落在男人低垂的手背上,像是被烫到了一般,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突然动了动。

嗯?

喻臻僵住了,瞪大眼看着面前这只苍白没有血色的手,嘴唇抖了抖,然后紧紧抿住,心脏跳动的速度陡然加快。

是、是错觉吧,虽、虽然他不想今天走黄泉路的人再多一个,还自欺欺人的帮人包扎,但、但明明都凉了,怎、怎么……

“别……”

“啊!”

他大叫一声丢下孝带就钻出了车,头也不回地跑回道观奔到棺木前跪下,拿起一捆黄纸拼命往只剩火星的火盆里塞,嘴里不停念叨:“假的,都是假的,是做梦,是做梦,诈尸什么的怎么可能出现,假的,都是假的。”

雪慢慢停了。

道观外,警车和救护车的鸣笛声乌拉乌拉直响,喻臻躲在道观院门后,从缝隙里朝外偷看,见两个警察结伴朝着这边走来,心慌慌地把脑袋缩回来,深吸两口气,知道躲不过,干脆转身把院门拉了开来。

“是你报的警?”

年长一些的警察见他主动从门里迎出来,停步询问。

喻臻飞快看一眼远处被警车和救护车围住的事故现场,稍显拘谨地点了点头,鼓起勇气问道:“请问车里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已经破车救出来了,男人伤得有点重,女人只是轻伤,没什么大碍。”年轻一些的警察回答,视线扫过他胳膊上的孝章,隐晦望了眼院内大堂里的棺木和灵堂,伸胳膊拐了同事一下。

年长一些的警察也看到了院内的情况,扫一眼喻臻还带着青涩稚气的脸庞,眼里带上一点同情,缓下语气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吗?家人呢?”

喻臻摇头:“没有其他人了,就我一个。”

说完又看一眼救护车那边,确认问道:“那个男人就、就只是伤得重吗?”而不是凉了?

他这问题问得有些奇怪,两位警察对视一眼,猜他可能是被吓到了,年长的警察开口安抚道:“确实有点重,但幸亏止血及时,不然估计撑不到医生赶到。是你帮忙包扎的吗?”

喻臻再次点头,手指捏紧又放松,心慌感散了一些。

看来之前果然只是错觉,冬天手冷,他可能摸错了也说不定。

“车的后玻璃也是你砸的吗?用什么砸的,能跟我们详细说说吗?”警察继续询问,还拿出了一个本子记录。

喻臻冷静下来,老老实实回答了警察的问题,还在警察的要求下去现场把那块他用过的砖头找了出来。

此时跑车上压着的树木已经被挪开了,车门大开,里面的人全被转移到了救护车上。喻臻这边刚把砖头指给警察,那边救护车就发动了起来,载着病人顺着土路离开了。

“雪天路滑,这里又偏僻,也不知道那个男病人能不能撑到医院。”

某位小警官感叹着说了一句,喻臻听了侧头看他一眼,刚准备告别警察回道观里,眼前突然一黑,一股凉意从脚底蔓延而上,身体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哎呦!这是怎么了?”

“小伙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快!来个人帮我把他扶起来!”

凉意侵袭全身,头剧烈疼痛起来,身体被搬动,喻臻强撑着睁开眼,看着上方警官不停开合的嘴唇,耳边却响起了另一道低沉微凉的陌生男声。

“别哭。”

哭什么?是谁在说话?

“等我。”

等谁?你是谁?

他摇摇头,心口突然一暖,脑中疼痛减轻,冰凉的四肢慢慢回温,意识陡然挣脱那股疼痛带来的迷雾,所有感官回归现实,面前是年长警官关切的脸,耳边是他温厚的声音。

“小伙子你怎么了?来,先喝点热水。”

手里被塞进了一个保温杯,喻臻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摇头把保温瓶还给老警官,起身有些恍惚地朝着道观内走去。

错觉,都是错觉,一定是他休息不好,所以产生错觉了。

救护车上,护士帮男人擦掉脸上的血,见他嘴唇翕动似在说着什么,微微弯腰。

“别哭……”

“别哭?”护士疑惑,冷不丁车身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吓得她连忙伸手按住病床,提高声音说道:“慢点开!你们是嫌病人伤得不够重吗!”

“抱歉抱歉,地上全被雪盖了,有个坑没看到。”司机连忙解释。

“安静。”

一直专心处理病人伤口的医生突然皱眉开口,护士闭嘴,回头看医生一眼,又看一眼床上病人擦干净血迹后露出的俊美五官,想起那辆车头完全变形的跑车,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些有钱人真是……作孽哟。

第2章 医院┃“停下。”

停尸三天后,喻臻在莲花沟村村干部们的帮助下把喻爷爷下葬了。

葬礼在午饭前结束,喻臻请村干部们在村上的小饭馆里吃了顿饭,又买了条好烟分给请来的抬棺人,然后告别众人,惨白着一张脸独自朝着道观的方向走去。

文章地址:/danmei/28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