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帝临二次元

点击:
序:乱兆

我是谁?怎么又忘记了?我记得我好像是一个吟游诗人的吧?抱着竖琴漫游在这片大地上演奏我的歌曲。

“奈文摩尔,认真点,现在可是在开作战会议。”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被唤作奈文摩尔的男人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想象中的清风、绿地与竖琴并不存在,自己现在所置身处地的是一间昏暗的房间,一张长桌前坐着十几名人。说是人似乎也不对,因为其中几个生物的样貌怎么看都不像人类。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有着冰霜色长发的男子,莫名的奈文摩尔觉得他很眼熟。

奈文摩尔?这个是自己的名字吗,自己不是应该是一名吟游诗人吗?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不具备浪漫气息的名字。

地狱领主亚巴顿看着眼前傻傻的发呆的得力战友,不由的一阵无语。

“他这是老毛病了,估计又忘记自己是谁了。”亚巴顿身边一名女性说着,她有着一头宛如火焰般燃烧着的绿色长发,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只女妖。

“哦,这是女妖和亡灵骑士之间的爱情吗?这会是很好的素材。”傻呆呆的奈文摩尔忽然一怔,不知道在哪里变出来纸笔,就这么在一群恶魔之间奋笔直书起来。

“看起来这一次的情况很严重……”亚巴顿捂着自己的额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要不去请巫妖王大人看一看吧?”一个骷髅人提议道,他是骷髅王。

“时间不允许了,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开战时他只要站在他的军团的前面,估计近卫那帮家伙就会吓得退军了。”骷髅王点点头,奈文摩尔的凶名可是名扬整个大陆已久了。

“奈文摩尔……”亚巴顿喊了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奈文摩尔。

“这位骑士先生,请问有何贵干?”亚巴顿捂脸,还是忍受了下来,指着地图上说“这个地方有着很多的素材,你要是去那里的话,一定会获得很多的灵感的。”

“哦?”已经完全的进入诗人模式的奈文摩尔双眼放光,“请务必让我前往那里。”

“嗯,马上你便可以前往那里,我会派遣许多的人去护送你的。”亚巴顿点点头,对着对面一个长着一双翅膀的恶魔说道。“巴娜拉,奈文摩尔就由你负责照顾了,开战的时候让他好好地呆在督战的地方便行了。”

“那是必然的,亚巴顿大人。”被称作巴娜拉的恶魔如是说道。

“那么,为了巫妖王,必胜!”亚巴顿突然站了起来怒吼道。

“为了天灾,为了巫妖王!”在座的众多恶魔们全部怒吼了起来,唯有奈文摩尔还是那一副呆呆的思索着的表情。

天灾,巫妖王,怎么有种和熟悉的感觉,奇怪?

当影魔奈文摩尔投入到战斗的时候,便能通过吸收灵魂来增强自己的力量,还能用他被灵魂增强过的攻击以及强力的精神冲击去击败对手。在遭遇过他的少数幸存者的心目中,影魔奈文摩尔是最恐怖的对手,而那些被他残暴地杀死的人,才算见识过什么是世界上最卑鄙的杀人手段。

据说影魔奈文摩尔有着一个诗人的灵魂,事实上,他吞噬的诗人灵魂早已成千上万。千百年来,他收集了各式各样的灵魂,包括诗人,牧师,帝王,乞丐,奴隶,哲人,罪犯,当然,还有英雄。他拥有着世间所有种类的灵魂。然而没人知道他收集这些灵魂作何之用。从来没有人得以窥视影魔的魂渊之秘,他从魂渊中伸出灵魂触须,蔓延在精神位面。

他是把灵魂一个个吞噬了?还是把灵魂堆积在他的影惧神殿里?又或是将灵魂浸在死灵之池中?难道他仅仅是一个被恶魔傀儡大师操纵着,通过位面裂口进入世界的傀儡?尽管众说纷纭,但根本没有人能看透他那黑暗光环下的层层邪恶。然而,如果你实在是很想知道那些灵魂的归宿,有个办法能帮你达成心愿:凡人,将你的灵魂奉献给影魔,或者等待魔王的收割!

也是因为如此奈文摩尔总是会时不时的发生一些精神错乱的症状,比如会突然忘记自己是谁,或者是把自己当成某一个人什么的。

久而久之他的恶魔同伴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在奈文摩尔说些什么奇怪的话的时候也是见怪不怪,最多有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罢了。

比如说你正在和他谈论战况什么的时候,他会突然冒一句你觉得我刚刚弹奏的乐曲怎么样什么的。

或者在巫妖王召见他的时候,他会在对方铁青色的表情下来一句,美丽的女士有什么为您效劳的吗?

总之天灾军团对于奈文摩尔的评价是强大、冷酷,天然呆。不要奇怪为什么会有天然呆这种评价,这貌似还是奈文摩尔自己说的,据说是来自一个奇怪的灵魂的世界的语言,反正表达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就在所有的恶魔们都是认为奈文摩尔的毛病又犯了而不怎么在意的时候,构成奈文摩尔身体的灵魂已经开始了混乱的先兆。

这是哪里来着?我不是死了吗?对了我叫做什么来着?

“奈文摩尔大人,您又怎么了?”看着一直好好的走着的奈文摩尔突然停了下来,他身边的巴娜拉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靠,夜魔?等等,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奈文摩尔或者说是他体内的一个未知的灵魂看着巴娜拉突然怪叫了起来。

“奈文摩尔大人你这一次病的很严重啊。”巴娜拉有些凝重的说道。

“什么?你叫我奈文摩尔?影魔?SF?”

“大人,您先冷静一会儿。”巴娜拉拉住了有些激动的少年,奈文摩尔这几天一直将身体变成了一个少年的模样,这让一群恶魔们很是费解,就算是在奈文摩尔的妄想症最严重的时候他都是保持着黑乎乎的恶魔形态的,而不是低贱的人类的样貌。

冷静,我要冷静……首先我死了,我原本是生活在地球,我记得很多东西,同时也忘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我的名字。如果我没有做梦,那么我眼前的是夜魔,他喊我叫做奈文摩尔,那么……

“我懂了!”奈文摩尔忽然大叫了一声。

“大人,您懂了什么?”巴娜拉有些小心的问道。

奈文摩尔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没什么,走吧,我们要到哪里去来着。”

“哦,哦,是去为您的新诗歌寻找素材来着。”巴娜拉糊弄着说道,现在最关键的是把奈文摩尔骗到前线去。

收集诗歌素材?奈文摩尔什么时候成了诗人了?不是应该光膀子和近卫干吗。

这个来自地球的灵魂如此想着,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灵魂没有被奈文摩尔所同化,反而是好像与真正的奈文摩尔融合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便是奈文摩尔,一个崭新的多了一些奇怪的记忆的奈文摩尔。

战争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旋律,天灾与近卫,两个不死不休的势力,战火遍布了整个大地。一场战争,有的时候一打便是数十年……

这里是一片小树林,没有战争的气息,偶尔还有鸟儿的鸣叫,一个小小的湖泊前,一个年轻人正轻轻的弹奏着手中的竖琴。

刷刷,树枝晃动的声响,年轻人的嘴角勾起了一缕笑意,抚琴的手并没有停下来,一双洁白的手却是自背后环上了他的肩膀。

“亲爱的,你来迟了。”年轻人轻笑,侧过头轻吻着身后的女子。

这是一个轻盈、如风般的冷美人,她有着宛如月光般纯洁的长发,身穿一件宽大的黑斗篷,一把巨大的黑弓背负在她的身后,这样子的着装可以很好的在丛林中隐藏她的行踪。

崔希丝的脸庞上升起了一抹动人的红晕,顺从的倒在了年轻人的怀里。年轻人将她揽在怀里,手中的竖琴依然演奏着优雅的乐曲。

崔希丝静静的聆听着,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亲爱的……”

“嗯?”

“这是最后一仗了,在这之后我就和你走,一起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不知为什么听了爱人的话,年轻人抚琴的手轻轻一颤。

刷刷刷,就在这时无数的士兵突然自四周出现,在两人错愕的表情之中包围住了他们。

“哈哈哈,干的好,崔希丝,这可是大功一件啊。”伴随着一个有些张狂的笑声,一个身影缓缓的出现,新月形的冷峻双刀透露着刺骨的寒意。

敌法师,玛吉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玛吉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崔希丝愤怒的说着,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盟友会跟踪她。

“这你可以问一问你亲爱的情郎了,奈文摩尔先生,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伪装下去吗?”玛吉纳带着嘲讽的口气说着。

奈文摩尔!这个名字便是一个禁忌!天灾军团最为残忍冷酷的大恶魔,死在他手中的英雄不计其数!

“怎么可能……”崔希丝喃喃自语着,不敢相信的看向了自己的爱人。

奈文摩尔苦笑,还是被发现了吗……自己应该猜到的,崔希丝那一句话简直就是这场战争结束后我就回老家结婚了的翻版啊!

“崔希丝,我只说一句,我的灵魂是邪恶的,但是我的爱是无暇的。”奈文摩尔推开了崔希丝,漆黑色的火焰缓缓的点燃。

“额哈哈哈哈哈哈……Your,soul,is,mine!(你的灵魂属于我!)”

战斗一触即发!

崔希丝失魂落魄的看着,看着无数士兵包围着的那漆黑张扬的身影。

脑海中画面在不断的回溯着,一会是自己与爱人一次次甜蜜的画面,一会又是战场上一次次的血雨腥风,那漆黑色张扬的身影,面对自己每一次都是节节败退……

原来自己所谓的胜利,所谓的荣耀,所谓的赞誉都是自己的爱人给予的……

文章地址:/erciyuan/28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