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点击:
第一卷

第一章 一夜情缘

摇曳的暧昧灯光下,喧嚣的阴暗酒吧里,石钰以优雅的步伐向目标行去,俊朗的面容透出善意的信息,唯有那嘴角微翘,挂着的一抹笑意,才露出了他潇洒不羁的风流本性。

肩宽身长的人影停在了僻静的角落,在这人潮沸腾、纸醉金迷的空间里,这儿就像世外桃源般雅静幽深。双目迷离、面颊红润的都市丽人静静的斜倚桌边,一手支着丰润的下颌,一手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水晶酒杯,湿润的红唇平添几分性感风情,恍惚间好似夜色下勾魂夺魄的美艳精灵。

“你好像很忧伤,为什麽?“石钰明亮的双目仔细的注视着眼前透着阴郁的丽人。

丽人无语的瞟了他一眼,更加忧伤的喝了一大口杯中的鸡尾酒,那淡淡的红色划过杯壁,流入了红润的性感双唇。

隔桌而立的石钰看得心神微荡,身为花丛老手的他外表毫无变化,但已在心中选定了今晚的猎物。

“在这个被人遗弃的世上总有人比你更孤独!既然相遇,可以互相安慰一下吗?“石钰富有磁性的低语带着打动人心的悲伤,他已经决定让这个夜晚因激情的火花而变得多姿多彩。

修长的手指一顿,丽人双目低垂,思考片刻後,抬首目不转睛的盯着搭讪的男人,“你很会说话,你比我更孤独吗?“

“我经历了太多,所以无法不孤独?“石钰同样一眨不眨的回望着丽人,低沉的话语透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奈。

丽人的目光刹那间柔和下来,白皙的手臂轻轻一抬,优雅轻柔的示意对面这个忧郁耐看的男人坐下。

石钰自然的坐在了丽人对面,他聪明的放弃了女人旁边的座位;距离产生美,这时可不能让她产生防备不满之心,要知道得意忘形总是伴随着功败垂成!

“今天是2059年9月1日,“石钰举杯向丽人示意,在她不解的眼神下抛出了最後一枚重磅炸弹,“今晚,忘掉一切,希望我们都能快乐!“

女人举杯相应,莫明的眼泪让红润的双目显得更加妩媚多情、风情万种。

“啊!“激情的呻吟回荡在豪华的酒店套房内,柔媚的玉体的石钰强健的阳刚之躯下扭动、挺摆,尽情的享受着醉人的春色。

男人的强势深埋在身下嫣红遍布的丰盈玉体内,强大的冲击在富有节奏的律动下给女人带来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情欲狂潮。

狂野的欢爱在男人将女人搂抱着贴墙而立之时达到了颠峰,两个赤裸纠缠的身影在挺动与摇摆中行遍了房内的每一个角落。

“呀!“无力的女人软软的挂在了石钰身上,强大的热流狠狠的冲入了早已不堪挞伐的女人体内,男人也在酥麻中搂抱着她缓缓的倒在了按摩浴缸内,强弱不一的水流从四面冲击着心满意足的欢情男女,让他们慵懒的享受着性爱後舒畅的感觉。

清晨,石钰开着他风尘仆仆的古董“法拉利“在高速路上狂飙飞驰,脑海里不由回忆起分别时的一幕,嘴角再次挂上了洒脱的微笑。

“留下来吧!我愿意陪你过一生!“女人痴痴的牵着石钰的大手。

“对不起,我们只有12小时的情缘!“男人温柔的轻拥女人,在她双唇上轻轻一吻,“再见!如果我再来到这个城市一定找你,希望你今後过得快乐!“

在女人恋恋不舍的眼神下,男人潇洒的发动了引擎,毅然的再次开始了他的流浪之路。

已经五年了,今年25岁的石钰已经流浪了五年,他心中总有一种呼唤,牵引着他去寻找一种未知的感觉,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寻找什麽?!他只是不停的游走在不同的地方,每到一地,更会不由自主的寻找一夜情缘,只有在与漂亮女人的缠绵之中他才能感受到一丝踏实的感觉,可是天明一刻他的心中仍然是空荡荡的毫无着落,只能继续漫无目的的向前走,没有终点的寻找那难以名状的感觉。

一辆高级的悬浮飞车从石钰的古董车上空呼啸而过,将他从沉思中惊醒;随风传来车内人不屑的口哨声,他望了望仍在自动驾驶状态的古董车,漠然的抬头望向高空中来来往往的代表着地位与权势的飞车。

这难道就是生活?!飞车的一扇车门就够平凡人家吃一辈子了,这些高高在上的“大爷“

们除了每年演讲时流下那虚伪的眼泪外,可曾真心为民众想过一丝半点?

仰首望天的石钰黯然的叹了口气,微微摇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道德沦丧,私欲横流,这就是现实的世界!五年的流浪,他竟然未能亲眼看到人世的真、善、美,哪怕是一点点也没有!他内心保留的追求完全不能对世人宣讲,当今世界已经将之弃如蔽履,视若蠢笨。

唉!石钰强迫自己中断了思绪,再次深深的望一眼不见蓝天白云的天空後,缓缓的闭目睡去,任由古董车将他带向下一个城市。

在白茫茫的云雾後面,任何高精仪器都测不到的结界空间内,金光万道、瑞气千条;游龙盘柱、彩凤飞舞;奇花异草,云霞环绕;这就是三界之尊的仙佛之境--天界!

一面清晰的光幕正映照着驾车狂飙的石钰,最後定格在他充满迷茫的面容上。

“唉!看来我们的计划行不通了。“道教之尊的太上老君随着一挥,“玄光镜“化为万千光点,消散在虚空之中。

“大圣下凡怎会变成这样?!“千万年来仍是幼童面貌的哪吒踏着风火轮横枪而立,深为好友的“堕落“叹惜。

“阿弥陀佛!“胖乎乎的弥勒佛笑脸下显现的却是一缕肃穆,“这已是仙界最後的机会了,只看斗战胜佛能否达成目标?“

第二章 神石悟空

灵霄宝殿最高处,玉皇大帝与如来佛祖并肩而座,观音与太上老君立于稍下一阶,满天神佛齐聚于此,静默无声的观看着先前“玄光镜“放映的一幕。

端庄圣洁的观音大士手托玉瓶,这个三界之内最美的女菩萨双眸透出一缕疑惑,“悟空受上神女娲指点,下凡体验人世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以他的资质为何竟会受到俗世红尘的污染?以至非但不能彻悟阴阳二气的奥秘,反而开始陷入了‘黑暗欲望’之中!“

即使悟空已经成佛,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观音仍然未改变对他亲切的称呼,自石猴出世,观音就百般呵护这可爱的灵猴,如今眼瞅着悟空历劫受难,她自是焦急於心。

“三千大千世界,万丈红尘之中!“如来缓缓睁开了他佛光四射的双眼,虽然为了抵抗浑墩魔祖的攻击他已消耗了不少法力,但温暖的佛光依然犹如春风般拂过了满天神佛的心田,让他们略显浮躁的“道心“、“佛心“纷纷平静下来。

“我等均为远离红尘之辈,并不能参透俗世人心,要知道人心的变化与天地宇宙的奥妙一般高深难测,“如来轻轻的开口言语,“上神女娲是要斗战胜佛下凡体验人世真情,但现今下界凡尘却犹如一潭污水,白纱一过自是不见其真,难!难!“

佛祖一连两个“难“字让众神佛瞬间心情沉重,千里眼与顺风耳的回报更是犹如火上添油、雪上加霜!

“报!二十八星宿已全部阵亡。“

“报!浑墩魔祖将诸星神化作了二十八颗天外流星,以高速向仙界冲来,三日之後就会与‘不周山’相撞。“

养尊处优的玉帝瞬间脸色大变,原本笔直的腰板一颤,差点从宝座上摔下地来。他那七个美貌如花的外孙女急忙上前扶住了他;在七仙女的扶持下,手脚发软的玉帝望向身旁的如来 ,“佛祖,天界危矣!我们还是灭世吧!“

灵光闪烁、佛光照耀,杂乱的众神佛再次恢复了平静,如来厚重的佛语在他们耳边回绕,“不到最後时刻女娲是不会答应灭世的,何况即使灭世根除了邪气之源,我等也不是浑墩魔祖的对手,此魔乃是原始之魔,与混沌并生,惟有原始之神盘古方能抵挡,奈何盘古为造化天地,已经身化自然,重归虚无了!原始神魔之法力无边,非是我等後天神佛可以想像!“

满天仙佛的心神同时一沉,佛祖话锋一转为他们带来了一丝希望,“五色神石同样生自混沌,只要神石化身的斗战胜佛悟通了阴阳之力--达至天地本源的混沌之境,就可力敌浑墩魔祖,这也是天界唯一的转机!“

佛祖话音一落,众神陷入了思考之中,一切再次回到了起点,希望寄托在转世下凡的“齐天大圣“身上。

“我倒想到了一个方法,“一向以睿智着称的观音大士拈花而笑,“‘道佛结界’还能支撑三天,悟空在人间还有三年时间;既然现今下界凡尘污浊不堪,我等何不破釜沉舟齐力打开‘时空之门’,将悟空送到旧日清净俗世历练一番,如此还有一线胜机!“

太上老君点头应和,“齐聚众仙佛之力应该可以打开时空之门,但是那瞬间反噬之力毁天灭地,即使是我等千万年修炼的仙佛之体也难以承受,当先者必然难以躲过魂飞魄散之灾。“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藏骑着听谛从神佛中行出,向玉帝与如来合什一礼,“地藏愿领先受力开启时空之门!“

“佛兄,还是我来吧!地府万千鬼卒还需要你的统领,不然冤魂冲出地府,人间界就会邪气大增,那时黑暗魔军的法力就会更加高涨了!“观音大士依理而言,让明白情势的地藏无言反驳,无奈的向观音合什後退。

满天神佛一齐向观音合什致礼,他们虽然修炼了千万年,早已超脱了人世的七情六欲,也禁不住对她的行为深表敬意。要轻易的彻底放弃生命,魂飞魄散,即使是神佛也不得不慎重思虑!

“不好了!不好了!“急切的呼声传入众仙佛耳内,让他们暗自一惊,难道黑暗大军提前攻到?

长鼻大耳的猪八戒冲入了灵霄宝殿,惊惶的话语揭晓了答案,“不好了!猴哥托我保管的‘金箍棒’自行飞走了,老猪挡也挡不住,金箍棒的力量太大了!“

一干仙佛闻言不由大惊失色,这可如何是好?!

天地之初,一片混沌,原始神魔自虚空衍生,并同时孕育出天地间第一神物--五色神石。

神人盘古开天辟地,虚空混沌之力分化为阴阳二气;天之清气下降,地之浊气上升,天感地应,阴阳和合,万物皆生。

女娲娘娘炼石补天,金石本为一体,千锤百炼下,炼出了石中之金,此金铁通灵化形为天地第一神兵--如意金箍棒!

而女娲所炼之石仅剩一块未能用上,经过神火熬炼,再加天长日久吸收了日月精华、天地元气,此石竟然孕育出灵猴一只,即後来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因同源而生,所以三界之内唯有悟空方能舞动如意金箍棒!

文章地址:/erciyuan/28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