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仕途之春:血色缠绵

点击:
第1章初见动情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美女就在你手边,你却不能染指。

在去房管局上班后的第一天晚上,张文浩上网织了这么一条围脖。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对张文浩来说,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走进房管局成了一名吃皇粮的人,这一天,他遇到了他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女人——何丽娜。

何丽娜,何副局长,房管局的二把手。

“小张,会不会开车啊?”上班的第一天,张文浩被办公室主任李林叫进了办公室。

“会,会,主任,我已经有五年驾龄了。”张文浩忙不迭的点头,他明白主任这话的意思,开车,这可是一个油水十足的工作,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干呢,听主任话里的意思,估计是要给自己安排这样一个活计。

奶奶的,太他 妈爽了,我老张上辈子积了什么福,上天怎么就对这么眷顾呢!

“何局长的司机年纪大了,不想再干这伺候人的活,你先开一下,如果合适就留下。”李林看一眼张文浩。

张文浩赶紧收起自己怪异的笑容:“多谢主任栽培,我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什么恩什么德。”李林敲一下张文浩的头“以后少在我面前来这个,我跟你叔是多年的老关系了,你小子,少在我面前耍滑头,走,我领你去见见何局长。”

“是”张文浩来了一个标准的立正。

“一会就这样精神着点,争取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李林拍了拍张文浩的肩膀。

进到何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张文浩才知道了什么叫红颜祸水。

当何丽娜抬起头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叫何局长,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何局长那摄人心魂的美目,还有那圆鼓鼓的胸部,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竟然可以长得这么漂亮。

“何局,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张。”李林用力拉一把张文浩。

“何局长好。”张文浩赶紧回过神来,这第一次见面就被认定为色狗可就坏了。

“张文浩,退伍兵?”何局长一双美目扫过张文浩。

“是,当了几年兵。”张文浩响亮的说到。

“嗯,知道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去市里。”说完这话,何丽娜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李林知道,这是领导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这是车钥匙,赶紧去检查一下车子。”叫上张文浩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林在抽屉里拿出车子的钥匙。

“是”张文浩不敢怠慢,这可是第一次出车,一定得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

“小张”张文浩刚刚拉开门想出去,又被李林给叫住了。

“李叔,啥事?”张文浩纳闷的回过身。

“小张,那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动不得。”李林的话让张文浩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表现的也太不给力了,刚刚的小动作全被人家尽收眼底了。

“李叔,我记住了。”张文浩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李林冲张文浩摆摆手,心中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此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直到多年之后,他才知晓了答案,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行驶证,手盒里装着呢,油,满着呢!机油、防冻液的显示刻度都在最佳状态,制动,没有问题,灯光、喇叭,一切正常,轮胎气压,足足的。

检查了一通,张文浩又拿上车里的保温壶打了一壶热水,这才打着车子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

时间不长,何丽娜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了,张文浩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了看位置,张文浩径自得意了一把,这车子停的,领导一伸手就是副驾驶的把手。

张文浩不知道,他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部队上的时候,领导大都喜欢坐副驾驶的位置,但是,地方上的领导那都是喜欢坐到后面的,尤其是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

据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天公不作美,车子刚刚驶上高速便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机械的清扫着前车窗上的雨水,张文浩游刃有余的握着方向盘,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他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开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要知道,自己那可是跑过戈壁滩的。

处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张文浩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何副局长,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何丽娜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她的美丽和她的事业,注定了她的高度。注定了,一个小小的司机,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机会。

她皱眉的样子,很好看。张文浩一直以为,女人笑起来最好看,直到今天见到何副局长,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审美错误。

后视镜中,何丽娜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了一声。

很细微的一声,却牵动了张文浩所有的神经。他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何局长,不舒服?”

何丽娜直了直身子,挪动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轻盈一挥:“开好你的车,我没事!”

张文浩没再多问,因为他怀疑她也许是来了那个。

车子继续前行,但何丽娜脸上的痛苦指数,却一再提高。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别的痛苦,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张浩甚至发现,她的脸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张文浩的潜意识当中,女人即使来了那个,也不至于疼到这种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刚才的荒唐猜测,意识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领导身体出现了问题,张文浩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车技,集中思想,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了一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嗖的一下就到了180的位置上。

对于一辆1.8T的大众帕萨特来说,跑个二百那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但是,张文浩没有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况下那都是第一位的,这是张文浩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车子飞一样的前行,何丽娜脸上的痛苦指数也在不断的升高,这,着实牵动着张文浩的神经线,咬了咬牙,张文浩的右脚又用了一点力:妈 的,今天拼了!

正文 第2章流氓

“找个地方停车。 ”何丽娜眉头紧皱着说到。

“何局长,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说停就停的。”张文浩结结巴巴的说道“要不您再坚持一会,我看看前面有没有服务区什么的。”

说什么来什么,不远处的一块指示牌映入张文浩的眼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张文浩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务区还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啥事都耽误了,还要,下面还写有一个出口,距离这个地方十四公里。

这个地方虽然张文浩没有来过,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车子又飞驰了五六分钟,张文浩将车子速度减下来,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开进旁边一条道上,开着开着,张浩发现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这会能停车了吗?”后面的何丽娜虚弱的问道,料想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待到张文浩踩下刹车,何丽娜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何丽娜并没有跑多远,可能是真的来不及了。她在距车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虽然相距五十米,可那种宣泄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张文浩的耳中。张文浩忍住笑意,掏出香烟,点燃了边抽边等。

张文浩心想:上天咋就这么眷顾自己,刚刚接触的第一天就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偶发事件,经过此事后,这何局长该如何面对自己?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如此失态,想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罢了,如果她属于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想到这,张文浩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头痛啊!

看来自己得从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种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给她开车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着非人的生活。

张文浩转念又想:“为什么我要主动辞去这工作,这种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说了,万一人家局长肚里能行船呢!”

但张文浩马上有否决了这个想法,心想: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领导,她肯定会把这事深深的记在心底的,说不定就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给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想凭借着司机这职业搞点外快了,能不能继续在司机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说不定,她还会千方百计地来想办法让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真是那样.......

张文浩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何丽娜放到后座上的手机忽然唱起歌来,是有电话来了,本来张浩还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来好了,但手机却百屈不挠的想着,没完没了,张文浩只好改变想法,伸手拿过何丽娜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萧市长。

乖乖,这也太离谱了,一个常务副市长竟然会直接跟一个房管局的副局长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张文浩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市长应该就是市政fǔ的常务副市长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张文浩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何局长,电话,萧市长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张文浩再次喊道:“是萧市长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何丽娜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我........”何丽娜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张文浩忍不住笑起来,这何局长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何局长的这吩咐,张文浩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张文浩拿出手机找到自己电子书看起来,正好看到里面的美丽女主角被男主角摁到床上正准备做那事,张文浩猛然想起,像何局长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上厕所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文章地址:/guanchang/27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