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级兵王之官路风流

点击:
第1章 新来了个大美女

东海市公安局今天很不平静,因为老局长向东升真的高升了,苦心经营十几年终于成了主管社会治安和交通的副市长。

向东升的送行宴已经结束半个月了,可是传说从上面空降来的新局长却还是连个人影都不见。不过据市局消息最灵通的刑警大队副队长黄自强透漏,今天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所以今天的市局大楼跟往日很不相同,每个人都早早来到办公室小心翼翼忐忑不安。其中最心里没底的就要数原来局长办公室的三个人。

一个原局长助理白晓光,一个原局长秘书梁思思,一个原局长司机吴正坤,人称老吴。向东升的确是拍拍屁股高升了,可是他的这三个得力干将却一个也没带走。

向东升自知这个主管社会治安和交通的副市长来之不易,甚至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为了展示他为官清白不搞裙带,为了能够尽快在大佬如云利益关系复杂新老派系斗争激烈的市委班子里站稳脚跟,他不得不忍痛割爱一个人拎着文件包孑然一身的上任!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如果白晓光、梁思思和老吴是最没底的人,那么叶天就一定是心里最有底的那个!

因为他是东海市局里警龄最短,级别最低,工种最差的那个。他的全部任务就是保证市局7层高的大楼从上到下一尘不染,说白了他就是个正式编制的清洁工,连锅炉房里那个烧热水的王大炮都远远不如!

所以今天他仍然跟每天一样,上班第一件事是先躲到七楼男厕所里美美的抽上一根10块钱一包的红狼,然后优哉游哉的从七楼开始由上而下的哼着十八摸开始冲厕所,刷马桶,拖走廊地板。

“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咪咪边,两个咪咪圆又圆,哎哎哟,好像出笼的包子鲜。二摸呀,摸到呀,大姐大腿上边,如同白耦一般般,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此时迎面刚好走过来到厕所里涮拖布回来的白晓光和梁思思。

梁思思笑呵呵的对着叶天正撅着的屁股轻轻拍了下,“还是叶天你好啊,局里人人自危,只有你逍遥自在。。。。。。”

梁思思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叶天撅着屁股拖地总想上去拍一下,然后不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立刻都会烟消云散。

叶天抬头起身,脸上标志性的叶式坏笑,“羡慕吧梁大美女,管他是向东升还是向西升,哪个主政我都永无出头之日,所以我渺小我快乐!”

梁思思其实每次拍叶天屁股一下就是想看他咧嘴坏笑的样子,那种别人怎么也无法模仿来的坏笑让梁思思觉得很邪恶也很心跳。

“得了吧,你才来几天,你可是东南大学的高材生,能让你做一辈子清洁工?新人都是要从最基层做起的!”梁思思张口为叶天打抱不平,她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其实不光她不理解就是市局上上下下加起来百十多号人谁也不理解,为什么向东升会把一个东南大学的高材生,今年东海市公务员考试的第一名敲锣打鼓的招进来然后只让做个扫地的清洁工!

一切都显得极其神秘而充满玄机,公安局也是政府的一部分,而且是很特殊的一部分,这里面除了要确保一方平安外内部也跟其他政府部门没有任何差别,充满了各种利益纷争和勾心斗角。

就在大家认为叶天一定是以前的罪过向大局长,或者干脆是哪家的太子爷下来从最基层做起往身上镀金的,用不了多久肯定会火箭般蹿升的时候,向东升就十分低调的高升了,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个心腹,而那个被大家议论纷纷充满各种期待和期盼的叶天也仍然是市局最低级的杂工!

“嘿嘿,梁思思美女大警官你简直就是正义和善良的化身,要是市局没了你我真不知怎么熬下去!”叶天依然坏笑着大倒苦水。

“呵呵,就你嘴甜,谁让我是你学姐来着。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今天新局长就到任了,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梁思思很善意的敲打。

在官场即使是再卑微的小角色也有着不屈的灵魂和向上挣扎的欲望,像叶天这样直接口无遮拦抱怨自己处境的新人一般被称为政治上极不成熟毫无前途的小白!

旁边早就对梁思思情有独钟却始终得不到芳心的白晓光却有些不耐烦了。向东升在位的时候他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嚣张跋扈的很,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向东升高升以后竟然连他也没带上。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绝望,向东升临走前两天他曾经拎着两瓶货真价实的百年茅台去了他家里。向东升语重心长的保证不出半年一定想办法把他调到身边,向东升这话不是乱说,也不敢乱说。白晓光虽然没什么,但他有个在省纪委说话很有分量的哥哥白晓丁!

说到底唯一让他心里不痛快的就是向东升到走也没给他透漏一点新任局长的任何消息,这样他很被动的根本没办法提前做好该做的功课!没办法他只能求助省城的哥哥白晓丁,可是居然连白小丁都没打听出一点眉目来。

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白晓光看着梁思思跟一个他从没正眼看过的杂工没完没了很是不高兴,冷冷提醒一句,“梁思思,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梁思思并不在乎,她是个敢爱敢恨性格鲜明的女人,坐到局长秘书这个特殊职位也全是靠个人能力。

但不管怎么说对于向东升她始终是心怀感激的,向东升给了她人生第一个机会她就十分争气的把握住了。而同时她也知道白晓光是她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的那种人。

“老的走了,新的马上就来,还有什么可准备的呢!”梁思思听到白晓光的提醒不觉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但立刻板起面孔迈着干练的步子离开了。她已经有3年警龄,知道在这座大楼里是不能轻易露出真实面目更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脆弱。

就在这时也不知谁在走廊尽头喊了句,“新局长到了,就在楼下。”

白晓光,梁思思,老吴立刻整理着装闪电般跑步下楼到大门口迎接。本来新局长到任而他们局长办公室这三个人提前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就已经落了下风,所以新局长到任的第一面一定要见好!

按照这种心态他们三个应该早早等在大门口主动迎接,可是这样却又太做作反而会引起新领导的不满。局长办公室的人都不会看眼色不会做事那还呆在这干什么?

所以他们等不及电梯直接跑步下楼才是唯一的选择。叶天看着三个人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的样子咧嘴坏笑,然后继续认真地拖他的地板。

正如他自己所说不管是向东升还是向西升他都看不到一点希望,要不是家里的老妈以死相逼,这个在市局打扫卫生的公务员他才懒得做!

“新局长来了,呵呵,”叶天突然想起一个笑话,说蜘蛛爸爸要蜘蛛儿子去跟苍蝇相亲,蜘蛛儿子死活不同意大声反对,苍蝇又脏又臭我才不要!蜘蛛爸爸火了抬手给了儿子一耳光,他娘的还反了你了,人家再怎么也是个空姐!

叶天自从风风光光的进入市局以后就变成了那个再怎么也是个空姐的又脏又臭的苍蝇,只是表面的一身警服干净帅气而已!

一下子好像整座大楼都空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跑下楼去迎接这个千唤万唤始出来的神秘新局长了。这就是现实,在东海能进入市局哪个不是削尖脑袋,新局长来了又有哪个不想跑过去争取给新领导留下个第一眼好印象的。

只有叶天例外,他根本不在乎,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过去也看得见自己的将来!

。。。。。。。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从里面瞬间涌出一大帮子人,叶天刚好拖地板拖到电梯附近,而且依然旁若无人的沙哑着嗓子鬼嚎着,“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所有人听了立刻都大气不敢喘,因为局里三个副局长加上局长办公室三个人众星捧月般让在最前的正是东海市市公安局的新任局长,一个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特殊人物!

就在他们在吃惊,震惊,惴惴不安的猜测中小心翼翼的陪着新局长上到七楼的时候,叶天却正自顾自的撅着屁股拖地而且唱着绝对跟这庄严严肃环境严重不符的下流小曲。

三个局长立刻脸色阴沉,但还不得不继续陪着笑脸。这都是向东升惯出来的,向东升在的时候叶天就这样。局长听见都不管别人谁还会管,这里又不是监狱!可是没想到这个平时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存在的小角色却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给他们上了一滴大眼药!

剩下的三人当中白晓光心里早乐开了花,但脸上不漏声色甚至还有些许惋惜之情。老吴是特种兵退下来专业的天塌下来都是面无表情。只有梁思思可急坏了,她下了很大决心,“咳咳。。。。。。。”低声咳嗽两声提醒对已经闯了大祸还毫不知情的叶天。

她这样做是要冒很大危险的,因为她在市局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由于有向东升的原因她更不可能站队。别人包括三个副局长在内都保持沉默的情况下她却出声提醒弄不好要跟着已经创下大祸的叶天吃瓜捞的,现在叶天代表的绝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东海市局给新局长超级恶劣的第一印象!

可是她冒如此大风险的提醒叶天却好像根本没听见,依然边拖地边“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

电梯旁的气氛一下子达到了最冰点,就在这时候,新局长开口了。

“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关混混看守所吗?”虽然新局长的语气冰冷宛若南极冰山一样,但声音却很好听很年轻,最重要的居然是个女人!

叶天听了后背不禁一阵发麻,怎么新来的领导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女人?听声音和步伐绝对不超过30岁,这怎么可能?东海市可是国家及开发区所在的沿海经济大市!

新领导如此一表态,主管后勤的严副局长立刻威严起来,“叶天,立正,向后转!”

叶天听到命令连忙扔了手里的拖布起身立正,向后转抬头挺胸收腹,然后标准的军礼!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都可以堪称市局警容标杆了,可是这反倒把严副局长在内的所有人都搞懵了,因为叶天进入市局以后向东升特别指示直接开始打扫卫生,一天训练都没有过,,他这又是从哪学来的!

但转过身来的叶天却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他只觉得两只眼睛有些不够用,心跳迅速加快,血压也嗖的一下升高,甚至鼻孔瞬间开始热热的,难道没出息到流鼻血了?

文章地址:/guanchang/27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