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宦海龙腾(上)

点击:
第1卷 太子离京

第001章 穿越还是重生?

世元1993年4月1日,华夏人民共和国,京城,共和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特护病房内。两个“妖怪”正对着病床上带着氧气罩的一名年约二十岁的清秀男子指指点点,而他们身边来往穿梭的医生和护士却竟然对这两个妖怪“视而不见”。

“老马,我看不如就这个吧,跑了四个位面了,再不回去怕是崔判官也没法给我们再编借口了。”身材硕壮,长着牛头的怪物终于建议道。

老马的脑袋是个马头,他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点点头:“好吧,老牛,你把那小子放出来,我施法把他‘灌’进去。”

老牛松了口气:“老马,你也别多想了,这个‘炉子’还是不错的,家世比那小子好多了,我觉得那小子应该会满意。”

老马『摸』『摸』脑袋,忽然嘿嘿一笑:“说起来那小子也是傻,捡到造化玉碟的残片居然愿意交给咱们哥俩,只不过换一次‘选炉’重生,嘿嘿。”

老牛咧开嘴一笑:“确实很傻,不过他又不知道造化玉碟的厉害,傻一点也正常。话又说回来,咱们给他在平行时空重生,这是重生呢,还是穿越?”

“管他那么多,他不反对就行。”老马说着,看了看病床上的清秀男子,忽然皱眉:“老牛,不对啊,这炉子家世是不错,可这身体好像不怎样啊。”

“是吗?”老牛疑『惑』起来,望向那昏『迷』不醒的清秀男子,牛眼中蓝光闪烁了一下,皱眉道:“该死,怎么会这样呢?这家伙看上去一副好皮囊,怎么身子这么孱弱?这要是把那小子灌进他这炉子,那小子肯定不满意啊。”

老马一狠心,咬牙道:“没办法,没时间再换了,不如咱们把这炉子‘煅炼’一下再给他,你看怎么样?”

老牛略一犹豫:“可这是n6767553位面啊,咱们在这个位面煅炼这个炉子,耗损大了点吧?”

老马苦着脸:“那怎么办,造化玉碟通灵啊,那小子一个不愿意,玉碟残片就要飞回他手里了,那咱们不是鸡飞蛋打么?”

老牛一拍脑袋:“不对不对,咱哥俩想错了!”

“怎么错了?”老马疑『惑』起来。

“这是煅炼普通人啊,又不是煅炼厉魂戾魄,不用花很大力气的。”老牛哈哈笑了起来。

老马一怔,然后大笑:“不错不错,真是跑路跑糊涂了,这次又不是练‘业魂’,要不了多少力气,来来,咱们赶紧的,稍微把这炉子的身体能力加强一下就成了。”

老牛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瓶,道:“好了老马,开始吧。”

老马点点头,马眼一瞪,眼中升腾出两团幽幽蓝火。那蓝火飞快地朝病床上的清秀男子飞去,仿佛无形无质一般,从他头顶的天灵到脚底下的涌泉过了一遍,然后回到老马眼中消失不见。

老牛刚要打开瓶子,忽然一愣,问道:“老马,你那业火刚才好像去了这炉子的会阴『穴』?”

老马没觉得有何不对,点点头坦然道:“是啊,怎么了?全身『穴』位走一遭啊,会阴『穴』自然也要去的。”

老牛张嘴结舌半晌,憋出一句:“没事。”见老马仍然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不会变成种马吧?”

老马一愣,似乎被问住了,『摸』『摸』下巴,苦恼起来:“这个不好说啊……”想了一想,终于道:“应该不至于。”

老牛半信半疑:“你确定?”

“当然……不确定!”老马振振有词:“理论上来说,我的业火在这炉子的会阴『穴』走一遭,只是加强了一下这小子以后的……那个能力,可他日后会不会成为种马,这个属于思想问题而不是生理问题,你说这个我怎么好确定?”

老牛一愣:“这倒也是,好像有点道理。”

老马不耐烦起来,很有领导风范地摆摆手:“就这样了,你赶紧把那小子放出来,咱们给他灌进去。”

老牛嗯了一声,『摸』到瓶嘴,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问一次:“你确定他不会生气?”

老马怒道:“给他加强能力他还生气,他有『毛』病啊?”

“喔。”老牛终于放下心来,嘿嘿笑道:“俺老牛是老实人,老马你是知道的,俺就是厚道了点。”

老马点点头:“是厚道,整天琢磨自己那根牛鞭下一次在哪里‘旅游’,真厚道。”

老牛笑容一滞,讪讪道:“那不是老马你教的么?”

老马哼了一声,懒得理他。老牛捏住瓶嘴,嘴里念念有词,最后一拍瓶底,道:“开!”

那玉瓶的瓶嘴顿时飞了出去,瓶口『射』出一道光芒,在空中凝结成一个人形,只是光芒闪烁,看不清面容。老马伸出手来,那手掌瞬间变长变大,一把将光芒人形抓住,猛地往病床上的清秀男子一按,再收回大手的时候,那光芒人形早已不知去向。

病床上的清秀男子忽然全身一抖,好像触电一样坐了起来。特护病房里的医生护士被他吓了一大跳,一个离得近的小护士甚至尖叫一声摔倒在地。

反应过来的医师护士们连忙过去检查和照看,但清秀男子却又软绵绵地睡了下去。让一干人等紧张不已,各类设备连连打开,开始了新一轮的全方位检查。

老马嘿嘿一笑:“好了好了,大功告成,咱们走吧。”

老牛砸吧了一下牛唇大嘴,嘿嘿笑道:“一个一夜七次郎就此诞生……”

不料老马一听,顿时马眼一瞪:“扯淡!”

老牛一怔,反问道:“不是么?”

老马不屑地撇撇嘴,伸出一根手指,傲然道:“一夜一次。”

老牛听了,更加疑『惑』起来:“一夜一次你拽什么,你这煅炼搞得不合格啊?”

老马怒视老牛,终于哼了一声,拉长声音:“一夜一次,一……次……一……夜!”

老牛这才明白过来,『露』出你懂我也懂的笑容,看了看病床上的清秀男子,咽了一口吐沫:“这小子,运气真不错……”

老马撇撇嘴,忽然有些犹豫,面现苦『色』,好像想起什么事来了。

老牛奇道:“干什么?便秘了?”

“你个蠢牛才会便秘!”老马怒道:“我是想起一个麻烦了!”

“蠢不蠢跟便不便秘有什么关系?”老牛不屑一顾,问:“什么麻烦?说来听听。”

老马叹了口气:“你说这小子家世好,是因为谁的原因?”

“废话,那不是靠他爷爷么?”老牛说着,一愣:“该不会是……”

“难得你聪明了一回,没错,我刚刚查了下,他爷爷按说只有两年阳寿了。”老马又叹了口气。

老牛顿时瞪圆了牛眼:“不会吧?他爷爷只有两年阳寿,那两年后这小子就该把那块造化玉碟的残片一怒之下收回去了!”

老马用力挠了挠脑袋,一脸苦『色』:“是啊,我也是担心这个不是?可没办法啊,这不是咱们的地盘,改都不好改啊。”

“改什么?什么东西不好改?”老牛又犯浑了。

“废话,生死薄啊,还能改什么?”老马一瞪眼,“不改生死薄,他爷爷一挂,这小子铁定要怪咱们没给他安排好啊,可这个位面,咱们又帮不上手……”

“哈哈哈哈!”老牛嚣张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笑?悲极生乐啊?”老马不满道。

“老马啊老马,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就是改了生死薄吗?你放心,n6767553位面的判官是咱们的熟人啊。”老牛大笑道。

老马疑『惑』起来:“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老牛也不理他,『摸』出一个黑『色』铁牌,牛气冲天:“报上那老头的籍贯、姓名和生辰八字,我把消息发过去让他改动一点……你真不记得?上回跟地藏王菩萨去‘开会’,那家伙走错路,还是咱们给指点得地头呢。”

老马大吃一惊:“你是说跟五通神一起去嘿咻的那家伙?可咱们指点的那地方是个黑店啊,那里面的妞有虐待狂!”

老牛高深莫测地一笑:“那才对了。”

老马眼睛一转,会心一笑:“原来如此,嗯,我找找这小子他爷爷的资料……牌子给我。”接过老牛那铁牌,老马把手指在上面按了按,然后道:“希望这家伙能给个面子。”

老牛一拍胸脯:“放心吧,我上回跟他说,爽了别太高兴,牛哥我这里还有更带劲的地方……你说他哪里禁得起诱『惑』?”

“看不出来啊。”老马眨了眨眼:“老牛你还挺会忽悠的。”

“那是……咦,这么快就办好了?”老牛拿过铁牌一看,念道:“兄之所托,业已达成,勿忘前言。——看看,看看,有诱『惑』才有动力,瞧这效率!”

老马哈哈一笑,然后『摸』出一根黑漆漆,好像戒尺一样的东西,道:“事情既然办妥,就别啰嗦,走了!”说着,不知使了什么法子,那戒尺忽然变大,悬浮在空中。老马跳上戒尺,朝老牛招了招手,老牛不敢迟疑,连忙跳将上去,两人站稳之后,老马念道:“目标,n6767557位面,穿越虚空……”

戒尺黑光一闪,瞬间不知所踪。

病床上的清秀男子忽然睁开眼睛,朝着正给他额头热敷的小护士眨巴了一下眼睛,吓得小姑娘手一抖,『毛』巾顿时将他的脸蒙住。

于是,萧宸同志正式来到n6767553位面,地星世元1993年4月1日的华夏人民共和国之后的第一个想法是:难道我丑得没脸见人么?

写书前先说明以下三点:

一,我是后宫流的。但后宫规模会有控制,人数绝不会多到读者记不住名字。——因为我怕我也记不住。

二,官场、生活,两条主线。写官场不会只写权谋斗争,斗争自然是必要的,但实打实的政绩才是基础。

三,我不会浪费读者的感情,譬如花大力气写了一个女人,然后让她跟了别人或者故意挂掉之类。因为我觉得大家看书总的来说是为了休闲,而不是来找郁闷的。

好了,废话完了,如果你赞同或者说能接受以上三点。那么现在,萧宸同志就要进入宦海了……勒次够,让我们一起见证龙腾吧!
------------

第002章 爷爷

中南海,一所面积不小但装修一般的住所里面,一位身材瘦削的老人正带着助听器安详地坐在沙发上。他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台老式录音机,看样式已经很旧很旧了,但里面传出的琵琶声却还是那般清晰。

文章地址:/guanchang/28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