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领导夫人:情迷男秘书

点击:
01 抓奸在床

晚九点多,云山市市委市政府门口,由市委市政府和市农业局组成的一年一度的例行下乡调研组连夜返回,从副驾驶上走下一个二十三四的英俊青年,他叫陆安,是市委办秘书科的一名科员。这一次,就是他代表市委市政府和市农业局的副局长叶雅以及农业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负责这次例行下乡调研的。

在陆安下车的这时候,前面一辆车的叶雅也摇下车窗,叶雅是一个十分有韵味的女人,成熟而知性,举手投足间更是隐隐彰显着如她名字那样的优雅,在一件高领羊毛衫的勾勒下,胸前的一对圆圆鼓鼓引人犯罪的东西好似要弹出来。

不过陆安却不敢看,连忙把眼神看下一边,别说他,就是在整个云山市,也没有那个男人敢把手伸向叶雅。

叶雅是省里空降下来到市农业局的,在她刚来的那会,农业局的局长被她美貌勾得神魂颠倒想染指她,结果没过几天就被省纪委的人请去喝茶了。

从那以后,叶雅的名字就和她的美丽一样就在云山市的体制内炸开了锅,有人说她是省里某领导的儿媳,也有人说她是省里某领导的情妇……

所以此刻陆安听到叶雅叫他,只是恭敬而不失谦卑等着她的下文,眼睛并没有敢往她身上某些诱人的地方乱飘。

对于陆安的表现,叶雅很满意,轻声说:“小陆,辛苦你了,因为我的原因,原计划明天在回来的,现在却要这么连夜的赶回来。”

“没事的,叶局长,谁能没有个事,反正调研已经结束,明天也是一些酒桌上的应酬而已。”陆安微微意外,没想到叶雅要说的是这个。

“谢谢你的理解,那市委市政府那边的调研报告,就由你起草交上去了。”叶雅微微一笑,美得不可方物,胸前的一对巨物,随着她的说话,勾人的颤动了几下。

“好的,叶局长。”陆安点点头。

叶雅没有在说什么,示意司机开车,就那样扬长而去。

见叶雅走了,陆安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差不多十点了,犹豫着要不要把未婚妻李丽叫出来,下乡调研一个星期,可把血气方刚的他憋坏了,打算要开开荤。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么晚了,李丽应该在她家睡了,明天在叫她过来好了,这样想着,陆安也拦了一辆出租车,往他在市里的出租屋而去。

回到出租屋楼下,付了车钱,陆安透过窗户见到自己的出租屋里居然是亮着灯的,这让他没来由的一喜,出租屋的钥匙除了他自己就只有李丽有。

这妮子还真是妖精啊,自己出差提前回来她都能知道,还特意到这里来等着自己,这样想着,陆安感觉身体里的某种火焰在疯狂燃烧着,急切的上楼而去。

来到楼上,客厅的门没锁,陆安一下子就进去了,不过李丽不在客厅,正当他要去打开卧室门的时候,里面的李丽却发出一连串带着娇喘的惊呼:啊——啊——啊——啊……

听到李丽的娇喘惊呼声,陆安伸出去的手凝固在了半空中,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每次他满头大汗地把迷离的李丽送上云端的时候,李丽就会发出这种惊呼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他和李丽是在去年云山市公务员招考的时候认识的,去年他从国内顶尖学府燕京大学毕业,为了方便照顾乡下老家已经越来越年迈的父母,拥有新闻系和经管系双学位的他放弃了别人挤破头都想留下来的国都燕京。回到了距离乡下老家比较近的云山市。

在公务员的笔试上,他认识了同样来报考公务员的李丽,之后他凭着超强的能力和学历,拿下了笔试和面试的第一名,成为了云山市市委办秘书科的一名科员。

之后更是得到了空降下来的市委书记的赏识,称为了他的秘书,可谓是少年得志,年少轻狂,更是俘虏了李丽的芳心,紧紧半年的时间,两人就爱得死去活来,更是征得了李丽父母的同意订了婚。

可是也在这时,在他们订婚后的两个月,新来的市委书记在政治斗争中斗不过以市长吴强华为代表的本地势力,就那样灰溜溜的调走了。

新来的市委书记一走,他这个曾经春风得意的少年马上变得姥姥不疼爷爷不爱,要不是他燕京大学双学位的招牌和他的笔杆子够硬,恐怕连秘书科也没有他呆的地。

这次一年一度的例行下乡调研也是这样,这种出力不讨好,回来一份报告了事的事情,其他人当然不愿意去了,于是这份差事就落到了他身上。

只是让陆安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出差回来,李丽这里似乎也出现了状况,而且还在原本属于他的床上。

于是陆安怒了,直接一大脚踹开了卧室房间的门,映入他眼帘的是让他感到耻辱的一幕,在灯光迷离的卧室里,春光裸露的李丽半蹲在床上,身子一上一下剧烈地起伏着,宛如坐在了一个弹性极好的弹簧上。

她闭着眼睛,半张着嘴巴,满脸迷离,每蹲下去一次就伴随着“啊——”的一声尖叫。在她身下,是两条长满黑毛的男人的腿。

02 狗男女

看到卧室里居然是这样一幅让人血脉膨胀的一幕,陆安像是猛然被电击了一下,头晕目眩,手脚瘫软地差点歪倒。他周身的血液刹那间全涌到了头上,血在血管里流动的声音如奔驰的列车。

他控制不住了,在屋里的狗男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冲了进去,直接把李丽提了起来扔在在一边。

然后他看到那个男人了,市长吴强华家的公子吴俊超,吴俊超一直觊觎着李丽,并且是李丽的直接上司,所以现在不用想,陆安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这对狗男人欺人太甚,居然在属于他的床上,要不是叶雅因为有事提前结束了这次下乡调研,他还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多久呢。

一种耻辱,愤怒的耻辱,让陆安飞快的拿出手机,给这对狗男女拍了几张性感的‘写真照’。

也在这时,那对狗男人终于回过神来,李丽惊慌的问:“陆安,你怎么会来了,你不是要到明天才回来吗。”

而吴俊超则想要去抢陆安的手机,他深深的知道陆安手机里的那几张写真照意味着什么,这关系着他的政治前途,有可能都还会影响到他老爸。

“滚!~~!”陆安直接一脚将吴俊超踹飞,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跟村里一个抗战过的老兵学过不少门派的国术。

吴俊超听到陆安的怒吼,作为男人,也是带着几分怒气的,但是看到陆安森冷的眼神,还是灰溜溜的走了。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吴俊超一走,陆安望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变得歇斯底里,一步一步的往李丽逼近。

李丽看着陆安逼来,有些害怕,陆安每逼近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陆安的性格她知道,两人是没有继续的可能了,等到退无可退的时候,她反而将心一横,迎上陆安愤怒的目光,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和你这么久你给了我什么,除了你那所谓真心的爱,你还给了我什么。

我要的是住大房,开好车,背名包,戴名表,衣食无忧,锦衣玉食你懂不懂。这些,不是你能给我的,而吴俊超能。”

听着李丽的话,陆安的心就像是有一把刀在一刀一刀刺进去一样,钻心的疼,他想要给李丽一巴掌,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打下去。

“拿上属于你的东西,明天给我滚。”叹了口气,陆安走了出去,他不想在看到这个带给他耻辱的女人。

走在外面,他的电话想了好几次,都是李丽打来的,但是他却一个都不接,最后更是将手机直接关机了,不管李丽有什么样的理由,背叛就是背叛了,要他和一个已经背叛了的女人继续下去,他做不到。

不过他也迷茫了,心痛了,和李丽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像电影片段一样一一的在他脑海里回放。

他沿着道路一直走,不知不觉间居然来到了和李丽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在这里,他拿走了李丽的初吻,而在下一次约会的一家宾馆了,他拿走了李丽的第一次。

他和李丽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园边上的荷花池,平时的时候,这里总是一对对花前月下的情侣。

但是现在夜以深,又是初冬季节,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只有一阵阵呼啸而过的寒风,吹得陆安有时候都睁不开眼,但是他却无所谓,自顾自的在荷花池边坐了下来。

陆安刚刚坐下,就听到一阵时有时无的女人压抑的声音传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忙四处的看了一下,居然看到不远处一辆红色的奥迪在晃动着,那女人婉转压抑的声音就是从车里传来的,居然是传说中的车震。

陆安没想到刚刚在家里抓了一对狗男女,现在到这里马上又碰到了一对野鸳鸯,转身就想离开,但是也就在这时,车子里传来一声女人惊慌失措的喊叫:“啊!~……方江,你怎么了,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03书记夫人

听到车里女人的慌张声,陆安猜测肯定是车里的男人出事了,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刚才只闻声音不见的人的车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只见她弯腰的在摇晃着什么,想来是摇晃男人的身体,难道是那个男人突然昏过去了,陆安如此想。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即便是知道这大半夜的不会有人,车里的女人还是下意识的求救了几声,四处看了看,希望有个人来帮助她,但是没想到还真的让她看到了人。

陆安见女人看到了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救人呢,不过听到女人惊慌求助的声音,他还是心软了,缓缓的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来到近前,陆安打量了女人一眼,不过这一看,却让他愣住了,这女人居然是一个和叶雅差不多的韵味少妇,此刻的她惊慌之下居然忘记了整理衣服,陆安立马就看到了她里面所有的风景……

“嘀咕!~”陆安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美,太美了。

少妇见陆安紧盯着她,俏脸不由得一红,慌忙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来,有些温怒的说:“我丈夫突然晕过去了。”

“怎么会突然晕倒了呢。”陆安说着,心中很是无语,这应该找120吧,看来这个少妇还真是吓糊涂了。

不过看到男人,陆安又是一愣,这个男人看起来怎么都五十了,而这个少妇也就二十八九,三十左右,看来还真是野鸳鸯,狗男女啊!刚才这个少妇居然还想骗他说男人是她丈夫。

文章地址:/guanchang/28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