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官道

点击:
001  庄周梦蝶

朱长勇只觉得头疼欲裂,嗓子里干枯得几乎要冒烟了,似乎脑袋里有某个东西在不断的膨胀,顷刻间就要爆裂开来一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墙壁上的白色墙壁漆也抗拒不了岁月的侵蚀,而变得斑驳不堪,最不可思议的是,那斑驳不堪的墙壁上居然还张贴着如何使用避孕套的宣传画册?

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就是满大街的小学生都知道了什么情呀爱呀的,初中还没毕业,毛都没长齐,就开始玩啪啪啪的爱情动作游戏了,哪像自己那会儿,在大学里顶多也就摸摸捏捏,真正剑及履及的经历,一次都没有!

朱长勇微微摇头,目光在房间里一转,触及头顶天花板上倒垂下来的挂钩,还有上面的生理盐水的玻璃瓶,微微一怔,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却觉得全身涌起一股股刺骨的疼痛,抬了抬手,果然手腕上还有输液之后留下的针孔。

朱长勇的眉头紧紧地拧成,昨天晚上在家里赶工,之后又看了一下美股的账户操作了几把,睡觉的时候已经是三点多了,中午就趴在办公室的桌上睡了一觉么,怎么一觉醒来就进了医院?

而且,眼前这家医院已经不仅仅用简陋来形容,朱长勇实在想不出羊城还有哪家医院如此土气?

即便是小诊所都要比这条件好得多吧,尤其是这几年岭南省委将施政重心慢慢地关注了民生之后,岭南政府在群众中的口碑就好了很多。

朱长勇挣扎着下了床,一把抓起床边铁皮柜子上的一瓶矿泉水拧开,仰起脖子灌了下去,矿泉水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凉意,显然,是谁放在这里的,对自己这么体贴的就只有母亲了,想起母亲朱长勇的心里就是一阵刺痛。

母亲梅寒烟原本是江南省庆州市河东区政府办公室主任,父亲在获得了江南省委副书记梁正东的赏识之后,市委市政府各部门都很欢迎她去工作,母亲最终还是选择了去庆州市信访局任局长。

二零零三年,父亲朱明诚是江南省庆州市分管分管工业,企业改制等工作的副市长。因为牵涉到江南省委副书记梁正东的案子里,由江南省庆州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调任庆州市政协副主席,虽然最终查明了父亲是无辜的,不过却也由大权在握的庆州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被边缘成了市政协副主席。

自此之后,父亲经常借酒浇愁,不久之后就得了肝癌没熬多久就去世了,母亲也受到牵连,不仅副局长的职务被免了,她的那些朋友也疏远了,母亲也由此闷闷不乐,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朱长勇曾经回庆州把母亲接到羊城来,母亲却不习惯羊城的生活,还是坚持回到庆州。

“妈妈,你好么?”朱长勇鼻子有些泛酸,放下手里的矿泉水瓶子,转头看向窗外,天色,这一阵忙着工作都没怎么给母亲打电话了。

一阵急促的细碎脚步声响起,朱长勇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女孩子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走了进来,女孩很漂亮,一袭淡黄色的连衣裙,裙摆及膝,露出修长而洁白的小腿,十个脚趾头很乖巧地蛰伏在透明的水晶凉鞋里。

“同学,你醒来啦,实在对不住,刚才你输液完了没有醒过来,我想一会儿你醒来了肯定会饿了,就去餐厅买了盒饭回来!”

女孩俏脸一红,低着头走了过来:“对了,同学,你救了我一命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朱长勇心头一跳,立即想起了大学时代唯一的一次英雄救美的壮举,也是他在整个大学生涯里最有机会俘获祸水级美女校花的一次机会,在大学三年级第一个学期开学的时候,在南麓山上凑巧救了一个江南大学的校花级的美女林敏仪。

最关键的是自那以后林敏仪找过自己几次,只可惜那时候自己一心要拿奖学金给父亲增光,居然鬼使神差地冷落了美人,女孩子都是很敏感的,尤其是长得漂亮的身材又好的林敏仪更是如此。

后来在好朋友胖子庞敏明的教育下幡然醒悟,却悲剧地发现林敏仪已经淹没在白沙市某领导公子的鲜花和巧克力的海洋里。

那都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怎么林敏仪出现在羊城了,而且还清纯得不像话,莫非是跟林敏仪长得很像的女孩子,疑惑是自己在做梦?

“不好意思,我都忘记做自我介绍了!”女孩见朱长勇沉默不语,微笑着走过来放下手里的盒饭,还有两瓶冰镇的矿泉水:“我叫林敏仪,是湖大财院的大二学生,同学,谢谢你在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要不然我就算是不死也要变残废了!”

天啦,果然是林敏仪,还说自己救了她一命,这都已经发生了很多年的事情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的,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任何男人都不愿意看着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受到一丁点儿伤害!”朱长勇心头掀起滔天巨浪,脸上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如今的他饱经沧桑,历尽人间冷暖,表现自然比多年前那个青涩的小伙子成熟稳重得多。

“过奖啦,人家哪是什么美人呀,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哦?”林敏仪抿嘴娇笑,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立即拿出一张报纸扑在桌子上开始忙碌起来,从她入学的第一天起,追求她的男生就换了一茬又一茬。

这么多的男生对自己趋之若鹜,唯有眼前这个男生没有对自己犯花痴,哪怕是多看两眼也好呀?

“不好意思,这年纪大了,太容易忘事了,我叫朱长勇,江南大学计算机系学生,如果今年是二零零一年的话,我应该就是大三!”朱长勇伸手摸了摸脑袋,手掌不小心碰到后脑勺上的纱布疼得直咧嘴在。

“朱长勇,怎么了,疼不疼,你小心一点呀!”林敏仪看朱长勇的模样,心头一紧,微微娇嗔道,上午朱长勇那副昏迷不醒,整个脑袋鲜血模糊的模样真的让她提心吊胆,虽然朱长勇是主动要帮自己的,可万一真的要出什么事情了,自己总不能置身事外吧?

朱长勇输液了几乎一整天,她都没有离开一步,直到输液完了,她才匆匆地出去买了两个盒饭,回来看到朱长勇苏醒过来,她的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

“谢谢美女关心!”朱长勇嘿嘿一笑,他的肚子突然间咕隆了一声,房间里很安静,这一声就显得特别突兀。

“好啦,吃饭吧,我知道你早就饿了,特意多弄了点饭菜!”林敏仪抿嘴一笑,把装着饭菜的盒子一个一个地拿出来:“吃了饭,好好地休息一下!”

她将那装得鼓鼓囊囊的一个盒饭递给朱长勇,朱长勇也不客气,他还真饿了,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林敏仪简单地吃了一点,而且尽挑素材吃,朱长勇也不客气,风卷残云般的将剩下的菜全部扫进了肚子里。

“吃饱了!”

朱长勇放下筷子,满意地打了个饱嗝:“还是家乡的菜真好吃呀!”

“朱长勇,你晚上在这里住还是去学校招待所?”林敏仪一边收拾着垃圾,俏脸一红:“医生说了,你还要接着治疗,千万不能留下后遗症!”

“放心吧,我这人没什么别的长处就是皮糙肉厚,放心吧,没事儿的!”朱长勇呵呵一笑:“不会让你养我一辈子的!”

“你这人呢!”林敏仪俏脸一红:“人家跟你说真经的呢,你还跟我开玩笑!”

“好吧,我还是回学校去吧!”

朱长勇拿起矿泉水瓶子一口喝干,站起身来:“放心吧,林敏仪,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那也好,不过,你要记得来打针哦!”林敏仪飞快地拉开小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小本子飞快地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我寝室的电话,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走吧,我送你回去!”

朱长勇没有推辞,接过林敏仪手里的纸片塞进口袋里,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林敏仪默默地跟在朱长勇的身后。

微风拂面,带着一丝淡淡的暑热,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江南大学医院,一路上,不时有情侣们当街拥抱着漫步而行,恨不得两人能够融为一体,朱长勇的心里感慨万千,当年自己怎么就那么纯洁呢。

江南大学坐落于南麓山脚下,背靠南麓山,前临长江水,不仅仅是读书求学的好地方,更是那些进入到大学校园之后,荷尔蒙激素勃发的年轻大学生们谈情说爱,花前月下的好地方。

如今才开学没几天,劳燕分飞了一个多月的年轻人积蓄了这多的荷尔蒙激素,自然要肆意地宣泄出来。

林敏仪的俏脸有些泛红,为了避免尴尬就给朱长勇说起她们寝室里姐妹们的趣事来,朱长勇也趁机旁敲侧击,了解了很多的信息。

譬如,今天真的就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也就是说朱长勇莫名其妙地回到了他的大学时代!

朱长勇目送林敏仪的声影消失,扬起右手塞进嘴里,轻轻地咬了一口,一股锥心刺骨提醒着他,这就是现实,他的的确确地回到了他的大学时代,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双膝一软,朱长勇慢慢地跪了下去,双手捂着脸颊,泪水慢慢地从指缝间滑了出来,不管这是南柯一梦也好,是庄周梦蝶也罢,既然苍天给了自己一个重来的机会,那就要好好活出个人样来,绝对不能让那些遗憾终生的事情发生!

002  我要逆天改命

朱长勇双手捂脸,情绪渐渐地稳定下来,脑海里的思绪电转,他记得很清楚二零零一年九月江南省委副书记梁正东南下庆州视察,也就是这一次,父亲朱明诚获得了梁正东的赏识,分管的工作也由分管农业工作,调整为分管工业,国有资产监管,国企改革等工作,并且加了个市委副书记的头衔。

有了副书记的头衔,自然也就相应地成为了庆州市市委常委,二零零六年以前,共和国的官场,从省到乡镇都有几个副书记,什么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副书记兼任组织部长等等。

不过,父亲却以副市长的身份挂了个副书记的头衔,在庆州市委的排名甚至都在常务副市长之周天中之前,这在江南省的政坛上非常罕见!

“阿勇,你怎么了?”

文章地址:/guanchang/28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