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官商

点击:
光线昏暗,只有过道尽头的白炽灯散发出昏黄的灯光。
他惊恐的伫立在空洞洞的过道里。
淅沥而清脆的声音,那是密集的雨滴落在水泥地面上。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细微的回声,只有妈妈离开的那句话还在他的耳朵响着:“陶陶,在这里等妈妈……”
白炽灯闪了闪,突然就熄灭了。一个念头与突如其来的深邃黑暗一起捉住他稚嫩的心房:“妈妈再也不回来了。”
林泉从梦中惊醒,感觉泪水沿着脸颊流下,眼睛酸得要命,大概在梦中一直凝视着妈妈消失的方向太久了,将脸上的泪水擦干,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接着拉起被单裹住头脸,似乎屋子的黑暗让他心有余悸。几乎在盖住头脸的同时,林泉又毅然的将被单拉开,睁大眼睛,凝视着深邃的黑暗。
这是九九年夏天林泉在寝室住的最后一个夜晚,明天他就要离开沉闷无趣的东海省立大学,返回静海市渡过一个筹划已久的暑假。

第一部

第一章 返回静海

坐在早就该淘汰的绿皮火车的车厢里,三人坐的排椅上挤着五个人,若非紧挨着林泉的秀丽少妇将硕大的乳房紧贴着他的肋下,这样的压迫真叫人好受。

少妇大约有二十四五岁,或许要小一些,憔悴疲惫使人显老,她贴着林泉睡得毫无顾忌,估计她在闷热的车厢时熬了很长时间,到省城站才等到一个座位。少妇穿着素雅的棉质衬衫,不知道她在硬座车厢里站了多少时间,衬衫给挤得皱巴巴的,浸染着汗渍,腰胸等敏感的部位还有几个明显的手印,林泉翘起嘴角,露出一个含糊的浅笑:在拥挤的硬座车厢,连转身也困难,看见漂亮的少妇,谁都会忍不住要占点手脚便宜。

林泉坐在那里,手脚伸展不开,两排椅子间的空档里还坐着一个抱着婴儿的中年妇女,婴儿的脸皮干巴巴的,样子十分苍老,小脑袋钻进母亲的怀里,嘴里的涎水沾着下巴,亮津津的堆在颈脖子里。中年妇女解开劣质的化纤衬衫,只是微微侧过身子,露出褐色的乳房,将黑枣大小的乳头塞进婴儿的嘴里。

林泉看见对面的郭保林打盹的眼睛睁开一条细缝,斜着眼睛朝他笑了笑。郭保林呲了呲牙,脸贴着冰冰的车窗闭着眼睛睡觉,但是脑袋给快速行驶的列车震得一跳一跳的。

林泉将脚缩在椅子下,小心不踢着那位中年妇女,又怕惊醒紧贴着自己睡觉的秀丽少妇。脚下感觉让什么东西磕了一下,座椅下伸出一只长满汗毛的粗腿,低头一看,刚才还站在过道里,双手托着下巴靠在座椅靠背上睡觉的那位大哥,这时实在熬不住,钻进座椅下狭窄的空间里,伸展着手脚,陷入异乡的梦里。

郭保林身材高大,卷到肩膀上的T恤袖口露出隆起的肌群,剃着寸头,脸上还有两道刚结疤的伤痕,粉红的伤疤就像婴儿唇,让他看上去十分凶恶。郭保林霸占了两个人的座位,头靠着车厢壁,赤脚蜷在座位里,舒服的姿势让林泉看了十分羡慕。

从省城到静海,空调大巴的车费是八十三元;空调列车四十六元,绿皮火车(指普通列车)用学生证打折,只要十一元,这就是林泉与郭保林坐在绿皮火车的硬座车厢里煎熬的原因。

郭保林家境富裕,但是他在期末时,跟他老子郭德全之间大吵了一架,让他老子断了粮草,他平日泡马子不知节俭,十一元的车费还是林泉帮他掏的。

林泉的父亲是一所二流中学的校长,属于小说里被歌颂、生活中被嘲讽的那类人,所以林泉在大学里的生活费一直紧巴巴的,郭保林在林泉宿舍里吃了两天泡面,等林泉所有科目都考完之后,才一起坐火车返回静海。

上火车前,两人分掉最后一包方便面,坐到火车上,两人就一直在聊回到静海一定要到“八大碗”好好的解解馋。“八大碗”是郭保林他老子郭德全开的酒楼,拿郭保林自己的话说,郭德全是个奸商,每天去八大碗海吃海喝乃是劫富济贫。

林泉心里想:“奸商?天知道我这辈子的最伟大目标就是做一名奸商。”

高中时,两人虽然同在一个学校里,郭保林七班、林泉三班,但是以省重点高中的高压学习氛围,不同班的人很少能发展出不一般的友情来。郭保林高三时在校外租了间房子,说是学习,其实是郭保林在校外图自在的窝点,同届的同学都将那里当成看A片的场所。林泉跟邻班的一个小子去过一次,以后就熟门熟路了,不过那时还不认识郭保林,有时两人坐一张凳上看片子,也不大说话。以“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嫖过娼”来作为铁杆友谊的标准,一起过看A片,也足以让两个陌生人产生足够的亲切之情。那时起,林泉与郭保林在校园里偶尔碰着,也会善意的微笑。

郭保林是出了名的争强斗狠,不过处事相当聪明,从不将乌七八糟的事情带到学校里,没在学校落下把柄,加上他老子郭德全的名头,让学校多少有些顾忌,郭保林虽然成绩很烂,但也在市一中这样的省重点中学顺顺利利渡过三年。

高考后,林泉知道郭保林的高考成绩太烂,也没好意思问他被哪所学校录取,就各自烟消云散不再联系。

林泉进入省立第一个月进行军训的某天,校园里突然断电,所有的大一新生都陷入一种喜出望外的狂热之中,不用挤在阶梯教室里高声唱革命歌曲真是一种幸福。

月光浮动,人影幢幢,黑乎乎辨不清彼此的面目,林泉根据或娇柔或粗哑的嗓音猜想错身而过的女孩们的相貌,听见前面的一团黑影里有人拿静海话交谈。静海话很土,静海市区里的人都很少用静海话交谈,林泉来省城这半个多月都没好意思说他是静海人,乍听见有人拿静海话交谈,有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林泉用静海话招呼他们,郭保林从那团人影中挤出来,向林泉走来,先叫出他的名字。郭保林赶上高校扩招的好时机,进了东海省立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一个至今他仍记不全名字的专业,再度与林泉成为校友。说来惭愧,那时林泉还不确定他就是在校名有赫赫声名的郭保林,但这一切都不妨碍他们的友谊突飞猛进。

这种友谊迅速达到郭保林有时与马子在宾馆里突然发现裤兜里的避孕套只剩下一只又苦无机会脱身去买便给林泉打电话用暗语让他买了之后一起吃晚饭时在桌下将避孕套递给他然而他与骗来的马子一起回宾馆而林泉孤单一人返回寝室的程度。

郭保林头依着着车厢壁,嘴角浮出一丝淫笑,正回忆某个良家给他身下挣扎时的淫秽场景。

“万里长江从雪原转徙万里,奔腾跌荡,直到下游入海处,水势才变得温宛柔顺有如处女。携带而下的亿万吨泥沙沉积在河口,堆积成众多的沙洲、沙坝。江水的水流不断的右偏,将沙洲、沙坝依次并入北岸,形成狭长的沙洲平原。这片沙洲平原上孕育着华夏东部的一颗璀璨明珠——静海……”

静海站就要到了,林泉扭了扭酸麻的脖子,将紧贴着他肋下好几个小时的少妇往外推了推,瞥见她脖梗下的肤肉异常的细腻,饱满的乳房将棉质衬衫撑得鼓鼓囊囊,透出隐约的肉色,小腹时腾起一股热气。

广播里甜腻的声音仿佛一粒投入平静湖水的石子,在车厢里引起一阵骚动。

“静海这几年的发展大不如以前,前些年,在沿海各大城市排位中还在前列,这几年都看不到静海的名次了……”

“怎么没有名次?翻到最后一页,倒算第七位。”一个戏谑的声音打断对方的感慨,“陈然下台后,周平、杨云都是败家子,七八年过去了,都说要改变静海的面貌,静海改变了多少?周平代了两年市委书记,到换届时,让人捅出两千万的资产。两千万啊,就算没有贪污受贿的证据,光是巨额财产不明来源罪也够他在大牢里蹲一辈子,谁能想到,他拍拍屁股平调到池州当市委书记去了。”

“唉,”深深的长叹声,包含着激愤的情绪,“杨云呢?他在市委书记任上做了五年,静海在他手里也没有起色啊。”

“能有什么起色,陈然、周平是他暗中扳倒的,他忙着招揽亲信、买官卖官,哪有时间发展静海经济啊?不说别的,光他卖官的钱,就比周平捞的还多,静海市明码实价,乡镇书记二十万到五十万不等,静海六县一市,有三百多个乡镇,挨个换一遍,杨云能捞多少钱?”

“五十万,有五十万,谁还高兴当个乡镇书记啊,也就正科级待遇?”

“兄弟,没眼光了吧。在静海当个乡镇书记,可比西部当个县委书记牛比,正淮纺织厂知道不知道?本来是正淮镇上的集体企业,两年前改制,近千万的资产,效益也相当好,可是最终评估下来还不到三百万,结果呢,镇书记出一百五十万,一个私人老板出一百五十万,将这家厂子给改制成私企了。听说镇书记的那一百五十万,还是那个私人老板垫的,你想想,如果不是霸着书记的位,哪有这样的好事?”

“唉。”林泉扭头看见两名中年人脑袋正凑在一起,正看一本名叫《城市调查》的杂志,上面密密麻麻的列了一些城市的名称与经济发展数据,一名憔悴的中年人听到同伴嘴里骇人听闻的传闻,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流露出有许多无奈与悲愤。

坐在他对面的中年人脸上流露出戏谑的神情:“老张啊,如今的世道你还看不透?从来就是官商勾结抢劫平民。”

“市委换了新一届班子,静海的形势或许会好一些,静海往年全省排第二,这些年来,虽然说只落到第三位,但是经济总量比第二位差了老大一截,不追赶不行了。”

“耿一民也一样,上任才三个月,反复强调反腐倡廉,我看他骨子里也是大大的坏透了的。”说到这里,中年人得意的笑了起来,右手挟着香烟,说到激动处,忍不住挥动起来,“还不如陈然继续当市委书记……”

“陈然不也是因为经济问题退下去的?”

“差不多吧,听说是他的儿女贪财,陈然在市委书记任上,他的两个儿子,个个都是几千万的家产……”

“唉……”

“陈然虽然纵容子女敛财,毕竟还有几分真本事,他在任九年,静海发展多快!反正没有一个当官不贪的,那就在贪官里找个有水平的……”他看见林泉转过头来看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陌生人之间的礼节。

林泉点了点头,算是回礼。这年头,许多人郁郁不得志,但是谈论官场秘闻的劲头可不少多少。虽然是捕风捉影,这个中年人嘴里所说的,在静海确实能找到其人。

林泉是东海省立大学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虽然说普通,但与静海的官场并不遥运,两名中年人所说的前任静海市委书记陈然就是林泉的姥爷,林泉的母亲是陈然的养女陈秀。说来奇怪,林泉也不是陈秀亲生,而是四岁之后才到林家的。

文章地址:/guanchang/28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