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官途野望:为女领导服务

点击:
卷一:小科员的野望

1、得罪了美女上司(上)

夏天的太阳来得特别早,才七点钟不到,就透过窗玻璃晒到床上了。

石磊眼睛被太阳光一照,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按照往常的习惯,他这个时候都早已经起来晨练了一圈了。

可是今天早上,他沉迷在无尽的春梦里。此时虽然醒了,却赖在床上,有些不太想起来。

不用掀开被子,石磊都知道自己的内裤湿了一大块了。此时正粘乎乎的贴着肉,感觉怪不舒服的。

石磊今年二十五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昨夜梦里虽然和许多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痛快淋漓地大战了无数次,此时春梦痕迹都还没干呢。

石磊躺在床上,脑海里闪过几个女人的名字:李岚、黄嘉莉、彭小芬、高圆圆……

梦里,石磊得贵人赏识,以坐火箭般的速度成了浦溪县委书记,这些漂亮的女人有的是电视台女主播,有的是艺术团当家台柱,但无她们是从事哪个行业身处哪个岗位,都拜倒在他的脚下,求他狠狠地宠幸。

见鬼的,这其中,竟然没有他的女上司黄春芳!

想到黄春芳,石磊心里就一把火。

不说远了,就说昨天那件事,就让石磊恨不得将黄春芳给推倒了就地正法。

昨天下午的时候,黄春芳打电话过来,要石磊从机要室拿一份紧要的文件,送到县委书记办公室里去。黄春芳电话里的语气,很是紧急的样子。

石磊知道她的风火脾气,立即从办公室出来,匆忙跑到二楼的机要室,取了她指定的那份文件,就往三楼县委书记的办公室跑去。

不曾想,跑到楼梯前时,正好遇上黄春芳匆匆下楼而来。

石磊正抬头上楼,一时不察,就与急匆匆下楼的黄春芳撞了个正着。

你说撞了也就算了,要死不死的是,黄春芳当时穿的是高跟鞋,被石磊这么一撞,一时站立不稳,脚下给一绊,身子就往前扑倒。

出于寻找安全的本能反应,黄春芳在摔倒时,手往前撑去,一下子撑在了石磊的胸口上,也叫他身子失衡,直直的往后摔倒。

石磊被她这一撑一倒,也出于本能反应,下意识的想抓住什么,结果却抓住黄春芳胸前上的一团柔软,并且带着黄春芳直接摔他怀里,两人打滚似的抱在一起。

当然,抓得这么巧,不排除石磊有吃美女上司豆腐的想法。但是当时石磊是否存了吃美女上司豆腐的念头,这还真的只有天知地知石磊自己知了。

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石磊一手抓住了一个硬挺中带着柔软的部位,立即知道自己抓的是哪个部位了。

你说你抓了也就算了,还可以解释为当时心急之下一时错手而已。

可是他竟然好死不死的,抓住后竟然还捏揉了两下,“手感不错呀!”

然后才抬起头,“啊”的一声,看到了满脸寒霜的黄春芳。

“黄主任,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你!”

两人站起身后,石磊都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本来想道歉的,结果却蹦出了这么一句。

更要命的是,看到黄春芳那满是寒霜却略带一抹绯红的脸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可耻的充血了!

卷一:小科员的野望 2、得罪了美女上司(中)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你想是谁?”黄春芳的眼里怒火中烧,想要杀人了。

在县委书记的办公室楼下,自己堂堂一个县委办主任,竟然被属下一个小科员给袭胸了。由不得不她不发飙。

“我,我不是故意的。”石磊嗫嚅着解释道。

被黄春芳扇了一巴掌,石磊也只能认了。谁教他不但手贱,还嘴贱呢?

你说你摸了也就算了,还要加上一句“手感不错呀”的感叹,这不是自己找抽么?

不说这么一句,还可以找借口是无心之失,毕竟当时是黄春芳扑倒下来的。但加上这么一句,你还能说自己是无心之失?

不过,这一耳光,也更加坚定了石磊要在官场混出个人样的决心来。换句话说,如果他是县委书记,刚才黄春芳敢往他脸上扇耳光?她之所以想也不想,就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政治地位低下呀!

“我果然没看错,你也就这德性!还怀化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呢!”黄春芳脸如寒霜,却又透出一抹诡异的绯红。

“黄主任,我……”

“你不用解释了!我保证,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黄春芳语气寒冷地丢下一句,扭头就走了。

自己不就是一时无心之失而已吗,用得着这么生气,还保证要让自己死得很难看?

“我一定要爬到你上面去!”看着黄春芳扭动着两个皮球般的翘臀离去,石磊盯着她那曼妙的背影,不禁自言自语了一句。

黄春芳本来是苗边市委办综合科的科长,在浦溪县原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苏青阳调入市交通局后,空降到浦溪县委办公室担任主任,新上任不到一年,暂时还没成为县委常委中的一员。

之所以做了县委办主任,却不是县委常委,一个是因为她的年龄和资历不够,才28岁的女人就担任县领导,也太吓人了些。

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的公公,也就是她丈夫的父亲沈立波,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如果翁媳两人同列常委,那肯定在某些时候会造成常委会的失衡。

出于某种考量,黄春芳虽然做了按惯例本应该是常委才能兼任的县委办主任,但却未获市委任命为县委常委。

而石磊,正是一年前考上公务员的,当时报考的时候,就是报的苗边市浦溪县的党政干部。

毕竟在自己的家乡工作,人熟地不生,许多事都好办不说,还可以就近照顾家人。

在得知自己在浦溪县这一轮的干部招考中,综合成绩名列第一,并被分到了浦溪县委办公室后,石磊还高兴了老一阵子。

谁都知道,县委办,那可是最接近县一号首长县委书记的地方!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干得好,被县委书记给相中了,那可是前途无量呀!

当时的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苏青阳,对他还是很看好的,专程找他谈了心,给他讲解了在县委办如何做好工作的一些要点,并将他安排在县委办秘书组,让他担任县委副书记王业的通讯员,其实也就是秘书。

国家规定,县一级的领导是不设专职秘书的。所以县里的领导配的专职秘书,都是安排在县委办(县政府办),一般都是副主任,如果资历浅没能升任副主任的,名称一律都是通讯员,职级当然根据学历和领导的重视程度不同,有副级科的,有科员级的。

而石磊虽然考了个第一,但是他也就一普通本科学历,一无背景,二无靠山的情况下,他也无法一步到位直接任副主任科员,只能老老实实地从科员混起。

算起来,他还是好的了,参加工作直接就是科员。和他同一批的其他公务员,有的还是从办事员混起呢。

按道理来说,有顶头上司的赏识,又担任县委副书记的秘书,石磊应该前途一片光明,混得很潇洒才是。

卷一:小科员的野望 3、得罪了美女上司(下)

可是石磊不知是走了什么霉运,他刚进县委办不久,各项工作才刚刚上手,赏识他的顶头上司苏青阳就有了升职机会,于是忙自己的前途去了。

而随后跟着倒霉的是,黄春芳成为他的顶头上司后,他却因嘴贱,一开始就不小心得罪了她。

那是一次午后,他和办公室两个同事正躲在楼梯角,一边抽烟,一边闲聊。

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新来的女上司黄春芳。

“唉,你们知道吗?我听说苏青阳高升后,本来办里的第一副主任杜建是想谋求接位的。但不知黄春芳走了什么门路,直接从市委办综合科的科长位置上,空降到了浦溪县,接替苏青阳担任县委办主任。”

陈飞云首先将话题引到了新来的县委办主任身上。

“得,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黄主任虽然不是二八处子,但浑身却充满了成熟妇人那种迷人的韵味风情,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做领导,天天可以大饱眼福,你就知足吧!”黄江明越说双眼就越发光,不禁就流露出一脸色相来。

“唉,黄主任长得虽然美艳动人,就是脾气不太好呀。”同事陈飞云感叹道。

“听说黄主任以前在市委办时,脾气还是挺好的。之所以现在脾气这么差,会不会是因为丈夫瘫痪在床,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才会导致脾气越来越差的?”黄江明八卦道,“黄春芳的老公,去年在一次飚车中出了车祸,差点变成了植物人。虽然后来抢救过来了,但也是瘫痪在床行动不便。自己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哪还能满足老婆的生理需求呢?”

“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唉,她那冰山雪莲一样美的脸蛋,再配上成熟完美的身材,只要她想,大把男人想要和她睡呀!”陈飞云说着,忍不住喉结鼓动了一下,似乎吞了口口水。

石磊也听得兴奋起来,吐出一口烟圈,嘴贱地跟着说道:“你看,你们一说到黄主任,我就兴奋地硬了!要是能给我睡一晚,别说脾气差,死了也值呀!”

要死不死的是,这时候黄春芳刚好从自己办公室出来,准备下楼去,刚好就听到了他们三个的对话。

黄春芳根本就没看另两个人,直接满眼寒霜地,狠狠剜了石磊一眼,踩着高根鞋“咚咚咚”下楼去了。

打那后,黄春芳就开始给石磊找不自在。

本来石磊所在的秘书组,是县委办副主任杜建分管的。但黄春芳却重新调整了分工,自己亲自分管秘书组,石磊也就成了委办里的勤杂工一般,各种活儿不管是内务还是外勤都能指派他去做。

这还不算霉到家。去年底,石磊负责联络的县委副书记王业,也调到花溪县担任县长去了。

王业调走后,市里又空降了一个叫王小平的副书记过来。

本来嘛,这新来的王副书记,应该也是让石磊去做通讯员。毕竟科里的其他同事,各有职责。而且,石磊原来也是为副书记服务的,可以算得上轻车熟路了。

石磊本以为这个差事非自己莫属了。结果让石磊大失所望的是,在给新来的县委副书记推荐通讯员时,县委办从县城所在的泸溪镇党政办,借调了一个叫陶振东的人上来,推荐给王副书记做秘书。

文章地址:/guanchang/28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