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高官风流

点击:
第一卷 乡长风流

第01章 案子(上)

叶秋独自走在瑶雅乡的街道上,五个月前的事他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过来,只是回到了自己二十一岁那年,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

“叶乡长,叶乡长…”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把叶秋从思绪中拉扯回来,叫自己的不是别人,在前世这个女人是自己兄弟的老婆,她叫陈嫣,琼鼻高挺,两只大眼睛彤彤有神,两条马尾辫扎在脑后,穿着一件小碎花连衣裙。

“陈姐有什么事吗?这么火急火燎的。”

陈嫣比叶秋大上了五岁,所以叶秋一直都管她叫姐,陈嫣屡次劝说无果后也就不在坚持。

“叶乡长,马河村的那件案子已经定性了,只是马阳的老婆一直在胡搅蛮缠,我怕到时候闹到乡政府,那么这件事就不好办了,事态一旦严重起来,上面追究起来那么你就有大麻烦了。”

“马河村的那件案子…”

叶秋沉吟,前世的这件案子一直都是心里的痛,既然有来世,那么一定要把这件案子给办了,不能一个遗憾伴随两世。

马河村马阳因为和邻居在房屋建造上起了冲突,一怒之下就把邻居马海的头部打成重伤,而后就被带到了瑶雅乡派出所,但是因为邻居马海是马阳堂叔,所以就到派出所说不追究这事,马阳就被放了出去,可是回到家的当晚就死在了家中。

前世因为叶秋将要调到县里去就职,这事也就没有继续跟下去,至于后来,听说马阳的老婆李爱莲嫁给了马阳的堂叔,这事还在马河村掀起不小的风波,别说当时是九零年,就是放到二零一零年,能被接受的几率都极其渺小。

“陈姐,陪我去一躺马河村。”

叶秋不敢确定现在的情况还会不会和前世一样,马阳的老婆一直坚持着说是在派出所遭到毒打回到家后才身亡的,在马阳的尸体上有很多淤青,明显是在死前遭到过毒打。

叶秋也去瑶雅乡派出所问过,所里的人都说没有动手,所长郭长安更是说道:“叶乡长你就放心吧,我们绝对没有动手,就算真的要动手也不会留下外伤的,嘿嘿!我们是专业的嘛。”

郭长安的话叶秋相信了,并不是因为他说的什么专业的,而是九零年那时的警察毫不夸张的说就是流氓,打了谁也就打了,打死人的例子并不少见,所以郭长安没必要说谎,那么这件事其中一定就有蹊跷!事出反常必有妖!

当叶秋和陈嫣来到马阳家的时候,叶秋傻眼了,原本马阳和马河两家现在居然合并成了一家,在房子外面围起栏剡栅,马阳从小就父母过世,和奶奶两人相依为命,但马阳死后,老人家不堪打击,也驾鹤西去,马阳和李爱莲漆下无子女,所以李爱莲在改嫁马河后,两家自然合在了一起。

叶秋推开用毛竹扎起的小门,和陈嫣并肩走进去,正值深秋,院子里满地枯叶,两人脚下不时的发出‘咔咔’声,没走几步,里面就传来吵骂声。

“你这个婊子,我的事你少管,不然有你好看。”

一个男人声音传进叶秋两人耳中,叶秋一脸的平静,而陈嫣却紧皱起眉头,心地善良,同样身为女人的她,对李爱莲多多少少都有一丝的怜悯。

“我不管,你这个混蛋,你居然这样对我,难道你忘记了马阳是怎么死的了么?现在你吞了他的家业,强奸了他的老婆,逼我嫁给你,现在你个张寡妇做那苟且之事竟然还叫我少管,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这个女人的声音叶秋知道是李爱莲的,从她的话里,叶秋对马阳的案子心里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妈的,臭婊子,不让你说这事,你还说,看老子不打死你。”

说完,屋内就传来一阵‘噼啪,噼啪’声,还有李爱莲那歇斯底里的哭泣声,一边哭还一边破口大骂:“马河,我告诉你,我不会再去政府闹了,你也别想利用我去拿政府的钱了,老娘不干了,拿回来钱也是被你拿去给了张寡妇。”

“你敢,你不去,我就让马林那傻子来和我一起干你。”

马河狠狠的说道。马林是马河村的傻子,现在已经三十来岁,但每天依旧鼻涕横流,据说,有一次,傻子看见两头牛在交.配,他就把那头公黄牛赶走,提着自己的老二就往母牛身上趴,当时村里人看到,都大笑纷纷。

李爱莲一想到傻子那副模样,顿时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跌坐在地上,号哭道:“马河,你他妈.不是人,你居然这样对我,老娘跟你没完。”

“哼!跟我没完,你要怎么跟我没完,也不看看你那副黄脸婆样,要不是为了马阳的这点家产,老子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你还没完没了了。”

马河一边大骂一边动手就要抽李爱莲。

就在这时,忍无可忍的陈嫣一把推开门,一片狼籍的地面,李爱莲嘴叫流出鲜红血丝,脸上也是一紫一块红,马河的手停在空中没有挥下,此时他的脑袋中一片空白,怎么会有人,那么刚才自己和李爱莲的对话他们一定都听到了,这下完蛋了,自己死定了。

叶秋一直警惕的看着马河,在罪恶被人发现的时候,罪恶之人的反扑是恐怖的,杀人灭口等等都有可能发生,两世为人的叶秋这类事当然也不少见,但陈嫣却显得单纯,或者说幼稚多了,陈嫣蹲下想要把李爱莲扶起来,这时,马河突然动了,右手往桌子上挥去,叶秋见状,暗道:不妙。

桌子上放着一把水果刀,叶秋已经肯定马河是要铤而走险了,叶秋不敢马虎,身子前倾,双腿猛然发力,就在马河的手刚要触碰到桌子上的水果刀时,叶秋重拳砸在了他的脸上,马河被击中,身子想后退了几步,想要再拿到刀除非将叶秋打倒。

陈嫣见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声音颤抖的道:“马河,别做无谓的挣扎,现在你去自首还可以争取到从轻处理,如果你再这样顽固不灵,那么等待你带将是死路一条。”

马河阴沉着脸,随后,把手放下,收起要和叶秋干架的架势,道:“好,我跟你们去自首。”

就在这时,他猛然的朝桌子扑去,叶秋哪里会让他如愿。

从马河想要拿刀的那一刻起,他就不会相信马河会跟自己去自首,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怕死的人不怕死,不怕死的却怕死,这是一句看似矛盾的话,但意思却是,怕死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宁死不屈,那种为了钱什么都敢做的人在法律面前却是怕死的,不能坦然面对。

第02章 案子(下)

郭长安最近老是心神不宁,眼看熬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马上就要调到县里去做刑警大对副队长了,可是在这紧要关头就出了马阳这件案子。

已经不抱希望的郭长安此时在瑶雅乡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一阵凄凉,熬了两年多,眼看就要熬到头了,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呢!这次不能升,那么自己也就没机会了,郭长安心里很清楚,这个案子也将一直跟随着自己的档案,挥之不去。

“妈的,你叶秋和马国强斗,怎么就牵连我这池鱼呢!”

郭长安想起这就一肚子愤怒,没错,叶秋是要挖这案子,不但要挖,还要把事情始末都给弄清楚,至于这其中牵扯到马国强什么呢,马国强就是马海的叔叔,案发时,郭长安觉得事情蹊跷,而在马河身上也发现古怪,就在郭长安要把马河带到所里审问时,马国强出面阻止了他,现在叶秋重新去查这个案子,这预示着两人正式开站。

“郭所,郭所,叶乡长电话来说让你马上赶去马家村一躺。”

所里的民警一路小跑的跑到郭长安身边说道。

郭长安皱了皱眉,心里直骂娘,你们斗就斗,干嘛要拉上我,你们一个根深地固,一个是冉冉新星,我呢?但是是随后转念一想,叶秋这时候叫自己去马河村是不是暗示什么……

‘站队’这念头一生,郭长安脑袋就‘轰——’的一下蒙了,马国强的强势和背景他当然一清二楚,可是叶秋呢?直接从上面下来的,要么是被贬,要么就是下来熬资力。

该如何抉择,郭长安脑子一片混乱,如果选择马国强,那么叶秋是下来熬资历的话,那么迟早会上位。可要不是呢,是被贬下来的话,那么马国强的打击报复是恐怖的。

郭长安想的到是很多,可是看似两条路可选,他却只能选一条,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三十出头的郭长安当然不甘心只当一个乡镇派出所所长,心里有了计较的郭长安原本一脸担忧之色一扫而光,带上来找自己的民警开着那辆近乎报废的桑塔纳往马家村赶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筹码有没有压对,也不知道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后果,可是自己没得选,不亲近叶秋,就马阳这案子来说,自己就没有出头之日,马国强虽然会让自己在瑶雅乡过得安逸,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么亲近叶秋也只能说是背水一站。

来到马家村马河家,看见叶秋将马河制服在地,而陈嫣则是在给李爱莲上药,一时不解的看着这奇怪的一幕,但还是让一起来的民警去把马河拷了起来。

“叶乡长,这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老郭来了啊,这事说来话长,不过,马阳一案已经水落石出了,你到了县城要好好干啊。”

叶秋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尘,笑着说道。

郭长安楞在那,这,这一切变化都太快了吧,前一刻还在担心这担心那,可是现在……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叶乡长你没受伤吧?”

帮李爱莲上完药的陈嫣关切的来到叶秋身前问道。

“呵呵,没事,陈姐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能一拳打死牛的主,就他这小瘪三怎么能够伤害到我呢?”

叶秋此时是心情大好,开起了玩笑,屋内几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前世的遗憾,现在解决了,叶秋心情大好,可是看到一直不曾停止哭泣的李爱莲时,叶秋心头一股说不出的哀伤,这是个可怜的女人,走到她身前:“李爱莲,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有用,马阳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良心发现,现在自食苦果了吧,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在做,天在看,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的话,那么就把你们做过的事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也好还死去的马阳一个公道。”

李爱莲闻言,转眼间好象就老去许多,擦干泪水对着叶秋点点头。

文章地址:/guanchang/28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