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盛世收藏 第2节

点击:


老人只顾着辨真伪,却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套,好在唐风提醒他,他正想好好感谢感谢唐风,一转身,这小子早没了踪影。

唐风一路小跑,直到转到一条巷子口才偷偷的回过头来,那边闹得正热闹呢,那老人是行家,一点就透,用不着多做停留。他们家老头说过,要混文物这块,不能太显,闲事少管,不能不管也得知机离开,唐风看到那老人就想起自家老头子,管也就管了。

那个什么宝来着,哦,真宝轩,唐风一拍脑袋,亏得那位老人提醒,总算想起来了。从四川乡下大老远赶到北京城,被高楼大厦这么一糊弄,硬是给整晕了,写地址那条儿也不知道弄哪去了,只记得琉璃厂那个宝什么的,以为能找到,到这边一看,几乎每家每户的店招都带这么一个宝字。

唐风今年二十一岁,身体还挺壮实,但分配到一米八零的个子上就显得有些单薄了。小伙子其实长得不寒碜,好歹在唐家村也是风口浪尖上的村草,但这一进城吧,立马就落伍了,不协调的着装外加一个胀鼓鼓的老土大包,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模样。

走了好久,总算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真宝轩,老头子老糊涂了吧,就这破破烂烂的地方愣给他形容得跟那宫殿似的,还叫自己来投靠店主。若不是他老人家再三叮嘱,唐风还真不想挨这儿。

进了店门,里边古香古色的,那幅字画肯定出自名人真迹,红木茶几不是仿的,那套紫砂壶是正宗宜兴的,那小姑娘也是真的......

“先生您要看东西吗?”小姑娘十七八岁,齐耳短发,脸蛋很精致,白皙细嫩,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漂亮,比自己经常在晚上做——梦梦见的那位村花姐姐要漂亮很多。

唐风说道:“我找黄韬略。”

“你找我爷爷干什么?”小姑娘对唐风直呼自己爷爷的名讳很是不悦,脸上的笑容立即烟消云散,好看的小酒窝也不翼而飞。

唐风倒没注意到小姑娘脸色的变化,他说道:“我是从四川来的。”

“是唐风吧。”从里边走出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看着唐风,问道:“你爷爷怎么样了?”

唐风知道这位老人和自己家老头子年纪相近,他身体微微发福,满面红光,与老头子那干瘦的模样差别很大,他说道:“他老人家身板硬朗着呢。”

黄韬略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突然之间有些走神,良久之后才对唐风说道:“难得啊,那倔老头终于肯让你出来了。”

唐风嘿嘿一笑,说道:“这事磨了他老人家好久呢。”唐风是爷爷一手带大的,他早就想出来见见世面了,但他们家老头一直不愿意。

黄韬略叹了一口气,对唐风说道:“不谈这些了,小风,你就安安心心的在我们家住下吧,就当在自己家一样,房间早就为你准备好了,有事尽管开口,以后就是自家人了,没什么好客气的。”接着,他对那小姑娘说道:“馨儿,带你唐风哥哥到他的房间。”

“哦!”黄馨儿点了点头,对唐风说道:“我们走吧。”

九零后的小姑娘个子都挺高,小姑娘还没怎么发育齐整个子就快到一米七了,她的身材很棒,走路摇曳生姿。唐风老实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纯洁的心,此刻,他就像欣赏一件青花梅瓶一样欣赏黄馨儿那婀娜的身姿。唐风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艺术家,而且从发育开始就一直在艺术,这回总算看到活生生的青花瓷了,梦中的村花姐姐早就成了泡菜坛子。

人是有第六感的,尤其是女人,要不黄馨儿怎么会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看她呢,她回头瞧见了唐风看她的眼神,嘴角骄傲的一翘,轻哼了一声。

“哼!”唐风也哼了一声,坦然的与她对视,眼睛不往前边看,看哪儿呢?

真宝轩的后面是一个四合院,从另一边也可以出去,黄馨儿把唐风带到房间门口就走了。唐风进了房间,房间不算大,布置得还不错,既来之,则安之,就在老头子的之交好友这边暂时安顿一下吧。

晚饭时候,唐风见到了黄馨儿的父母。

黄韬略的儿子名叫黄培源,文质彬彬的,为人也谦和。正说着话呢,黄馨儿的妈妈郑雅走了进来,这位年龄已过不惑的中年妇女看起来非常年轻,她一看到唐风就说道:“是小风吧,让阿姨瞧瞧,嗯,都长这么大了。”

唐家老头子对唐风说过,唐风周岁未满时就到黄家来过,还尿了当时还没有结婚的郑雅一身,这些唐风不可能记得,但黄家一家对他并不陌生,一家人对他都挺客气,郑雅还一个劲的给他夹菜,她说道:“到家了就别客气,多吃点,看你瘦的。”唐风这不是瘦,他们家老头年轻那会儿从事盗墓营生,唐风从小就被当成盗墓者来培养,这盗墓行业跟模特行业差不多,一定得保持身材,人要胖了万一堵盗洞中间那不就齐活儿了。

诸般事了,从四川到北京几千公里的旅途劳顿让唐风睡得很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他走出房门,门上贴了张纸条,上面画着一只呼呼大睡的懒猫,下面写着一排字,懒猫哥哥,早点在客厅桌子上。

一番洗漱,唐风走进真宝轩,黄老爷子不在,只有黄馨儿守在店里,唐风问道:“你爷爷呢?”

黄馨儿说道:“他老人家出去帮人看东西了。”

据唐风他们家老头说,黄韬略鉴定文物的眼光不在他之下,看来这小姑娘对文物也应该颇有了解。他问道:“你会看东西吗?”

“哼,别小瞧人。”黄馨儿对唐风的怀疑颇为不屑,她说道:“每年放假我都能帮上大忙呢。”

“有人吗?”打门外走进来两个中年人,他们的衣着都很上档次,就是模样稍微寒碜点,特征过于鲜明,会搓麻将的人都认识,前者眼睛小的只剩一条缝儿了——二条!后进来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大纸箱,眼睛又大又圆,目光炯炯有神——二饼。

黄馨儿立即礼貌的问道:“两位要看东西吗?”小姑娘挺有做生意的样儿。

二条问道:“黄老爷子呢?”酒香不怕巷子深,真宝轩是一间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虽然过路客招揽不到几个,但在行内颇有知名度,许多人慕名而来。

黄馨儿说道:“您二位先坐,我去泡茶,我爷爷一会儿就回来。”

二饼轻手轻脚的将长方形的纸箱放在红木茶几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纸箱,里面是一些碎纸条,他撇开碎纸条,纸箱中间躺着一个牛皮黄纸包着的青花梅瓶。梅瓶瓶体修长,口小,短颈,肩丰,腹部内收,到瓶底外延,线条流畅优美,因口小仅能插入一枝梅花而得名。

二条伸手摸了摸那个梅瓶,笑呵呵的说道:“这要真是元青花我们就发了,这可是大器型七层元青花啊。”唐风暗自摇头,自从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卖出2.3亿之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店万铺“青”花开,一夜之间冒出了数都数不清的元青花。他问道:“真是七层的吗?”

二条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这个我还能看错?绝对是七层。”

唐风也肯定的说道:“那肯定就是假的!”

第三章 不懂规矩

宣传员功能已开放,还等什么,赶快行动起来加入!!!   大器型元青花的颈胫、底都是分段制作后,再用胎泥粘接成型的,接胎痕迹明显。既然是拼接而成的整体,这类青花的图案就不可能整齐划一,所以,按照主题纹饰和辅助纹饰之间的平行花边纹饰可以将外表的装饰图案进行分层。元青花的装饰图案大多分为4层,大名鼎鼎的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就是4层,此外,大器型元青花还有多达层的。

人连东西都没有拿出来,唐风就一口断定这是假的,这不存心找人晦气吗?二饼再一看唐风那没见过世面的模样,不满的说道:“你懂不懂啊?这都还没有拿出来呢,怎么就说这一定是假的?”

唐风说道:“不用看,肯定就是假的,元朝重九恶七,怎么会出现七层的青花?”

“重九恶七?”二饼似乎懂点行,他也想知道唐风的依据,他说道:“重九听说过,蒙古人喜欢九。但这恶七还真没听说过。”

既然对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唐风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他说道:“那你总该知道天饶一、地饶一,君饶一吧?”

“知道啊。”中年男子说道:“这是忽必烈的规矩。”

唐风解释道:“元朝刑罚两位数以十为基数单位,但忽必烈自认功高堪与与天地齐,遇罚十必减三,比如,判刑十年,天饶一年,地饶一年,皇帝饶一年就是七年。如果打二十棍,减三就是十七棍,所以,七这个数字在元朝很不吉利,因为事实上的刑罚是以七作为尾数单位的。所以,迄今发现的元朝所有文物都是避开七的,连文字上出现的‘七’,下边的拐弯都是向左拐而不是正常的向右拐。这个青花有七层,那不用看,肯定是赝品。”

“我得印证一下,看到底有没有这个规矩。”二条装备齐全,他立刻从电脑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上网查资料,一会儿,他摇着头对同伴说道:“他说的没错,元朝的七都是向左拐的,我们上当了。”这类历史知识跟文物本身没有关系,但却可以作为旁证证明一件文物的真假,两个中年人对历史不是不了解,而是疏忽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细节。

二饼怒气冲冲的说道:“狗日的,专拣熟人下手呢!还说什么是民国时期的仿品,扯淡!我们回去找他们!”

元青花不是喇叭花,怎么可能随便抓?唐风笑着摇头,这两人都不想一想,倾国家之力都没找到几个元青花,怎么可能让他们随随便便就捡到一个。

现在的古董商当然不会傻到随便拿一件青花交到你手上,然后对你说,这是元青花。他们的做法恰恰相反,首先,他们会肯定这不是宋元明清时期的官窑青花,然后,他们会言之凿凿的说这是古代某某时期的民窑仿品。一些老想着捡漏、并自以为懂得比古董商还多的人就寻思了,会不会是古董商搞错了,把真的当成仿的了——上当的就是这些人。

购买到这种假古董的人还往往以为自己捡到大漏了,屁颠屁颠偷笑的同时,也不忘暗骂古董商两声,傻逼,有眼不识金香玉!他们不知道,古董商在偷笑着数钱的同时,也不会忘记问候他们一声的。

每个人都在靠自己的特长生活,古董商就是吃内行骗外行这碗饭的,想在他们手里捡漏,难!

黄馨儿的茶才端出来,两个中年人已经离开了,她问唐风道:“人呢?”

文章地址:/jishi/26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