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许三观卖血记

点击:
第一章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这一天他回到村里来看望他的爷爷。

他爷爷年老以后眼睛昏花,看不见许二观在门口的脸,就把他叫到面前,看了一会儿后问他:“我儿,你的脸在哪里?”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孙子,我的脸在这里……”许三观把他爷爷的手拿过来,往自己脸上碰了碰,又马上把爷爷的手送了回去。

爷爷的手掌就像他们工厂的砂纸。

他爷爷问:“你爹为什么不来看我?”“我爹早死啦。

”他爷爷点了点头,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那张嘴就歪起来吸了两下,将口水吸回去了一些,爷爷说:“我儿,你身子骨结实吗?”“结实。

”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他爷爷继续说:“我儿,你也常去卖血?”许三观摇摇头:“没有,我从来不卖血。

”“我儿……”爷爷说,“你没有卖血;你还说身子骨结实?我儿,你是在骗我。

”“爷爷,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爷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许三观的爷爷摇起了头,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的孙子。

”“我儿……”他爷爷说,“你爹不肯听我的话,他看上了城里那个什么花……”“金花,那是我妈。”

“你爹来对我说,说他到年纪了,他要到城里去和那个什么花结婚,我说你两个哥哥都还没有结婚,大的没有把女人娶回家,先让小的去娶,在我们这地方没有这规矩……”坐在叔叔的屋顶上,许三观举自四望,天空是从很远处的泥土里升起来的,天空红彤彤的越来越高,把远处的田野也映亮了,使庄稼变得像西红柿那样通红一片,还有横在那里的河流和爬过去的小路,那些树木,那些茅屋和池塘,那些从屋顶歪歪曲曲升上去的炊烟,它们都红了。

许三观的四叔正在下面瓜地里浇粪,有两个女人走过来,一个年纪大了,一个还年轻,许三观的叔叔说:“桂花越长越像妈了。

”年轻的女人笑了笑,年长的女人看到了屋顶上的许三观,她问:“你家屋顶上有一个人,他是谁?”许三观的叔叔说:“是我三哥的儿子。

”下面三个人都抬着头看许三观,许三观嘿嘿笑着去看那个名叫桂花的年轻女人,看得桂花低下了头,年长的女人说:“和他爹长得一个样子。

”许三观的四叔说:“桂花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吧?”年长的女人摇着头,“桂花下个月不出嫁,我们退婚了。

”“退婚了?”许三观的四叔放下了手里的粪勺。

年长的女人压低声音说:“那男的身体败掉了,吃饭只能吃这么一碗,我们桂花都能吃两碗……”许三观的叔叔也压低了声音问:“他身体怎么败的?”

“不知道是怎么败的……”年长的女人说,“我先是听人说,说他快有一年没去城里医院卖血了,我心里就打起了锣鼓,想着他的身体是不是不行了,就托人把他请到家里来吃饭,看他能吃多少,他要是吃两大碗,我就会放心些,他要是吃了三碗,桂花就是他的人了……他吃完了一碗,我要去给他添饭,他说吃饱了,吃不下去了……一个粗粗壮壮的男人,吃不下饭,身体肯定是败掉了……”许三观的四叔听完以后点起了头,对年长的女人说:“你这做妈的心细。

”年长的女人说:“做妈的心都细。

”两个女人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许三观,许三观还是嘿嘿笑着看着年轻的那个女人,年长的女人又说了一句:“和他爹长得一个样子。

”然后两个女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过去,两个女人的屁股都很大,许三观从上面看下去,觉得她们的屁股和大腿区分起来不清楚。

她们走过去以后,许三观看着还在瓜田里浇粪的四叔,这时候天色晴下来了,他四叔的身体也在暗下来,他问:“四叔,你还要干多久?”四叔说:“快啦。

”许三观说:“四叔,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我想问问你。

”四叔说:“说吧。

”“是不是没有卖过血的人身子骨都不结实?”“是啊,”四叔说,“你听到刚才桂花她妈说的话了吗?在这地方没有卖过血的男人都娶不到女人……”“这算是什么规矩?”“什么规矩我倒是不知道,身子骨结实的人都去卖血,卖一次血能挣三十五块钱呢,在地里干半年的它也还是那么多……”“四叔,照你这么说来,这身上的血就是一棵摇钱树了?”“那还得看你身子骨是不是结实,身子骨要是不结实,去卖血会把命卖掉的。

你去卖血,医院里还先得给你做检查,先得抽一管血,检查你的身子骨是不是结实,结实了才让你卖……”“四叔,我这身子骨能卖血吗?”许三观的四叔抬起头来看了看屋顶上的侄儿,他三哥的儿子光着膀子笑嘻嘻地坐在那里。

许三观膀子上的肉看上去还不少,他的四叔就说:“你这身子骨能卖。

”许三观在屋顶上嘻嘻哈哈笑了一阵,然后想起了什么,就低下头去问他的四叔:“四叔,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问什么?”“你说医院里做检查时要先抽一管血?”“是啊。

”“这管血给不给钱?”“不给,”他四叔说,“这管血是白送给医院的。

”他们走在路上,一行三个人,年纪大的有三十多岁,小的才十九岁,许三观的年纪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走去时也在中间。

许三观对左右走着的两个人说:“你们挑着西瓜,你们的口袋里还放着碗,你们卖完血以后,是不是还要到街上去卖西瓜?一、二、三、四……你们都只挑了六个西瓜,为什么不多挑一、二百斤的?你们的碗是做什么用的?是不是让买西瓜的人往里面扔钱?你们为什么不带上粮食,你们中午吃什么……”“我们卖血从来不带粮食,”十九岁的根龙说,“我们卖完血以后要上馆子去吃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三十多岁的那个人叫阿方,阿方说:“猪肝是补血的,黄酒是活血的……”许三观问:“你们说一次可以卖四百毫升的血,这四百毫升的血到底有多少?”阿方从口袋里拿出碗来,“看到这碗了吗?”“看到了。

”“一次可以卖两碗。

”“两碗?”许三观吸了一口气,“他们说吃进一碗饭,才只能长出几滴血来,这两碗血要吃多少碗饭啊?”阿方和根龙听后嘿嘿地笑了起来,阿方说:“光吃饭没有用,要吃炒猪肝,要喝一点黄酒。

”“许三观,”根龙说,“你刚才是不是说我们西瓜少了?我告诉你,今天我们不卖瓜,这瓜是送人的……”阿方接过去说:“是送给李血头的。

”“谁是李血头?”许三观问。

他们走到了一座木桥前,桥下是一条河流,河流向前延伸时一会儿宽,一会儿又变窄了。

青草从河水里生长出来,沿着河坡一直爬了上去,爬进了稻田。

阿方站住脚,对根龙说:“根龙,该喝水啦。

”根龙放下西瓜担子,喊了一声:“喝水啦。

”他们两个人从口袋里拿出了碗,沿着河坡走了下去,许三观走到木桥上,靠着栏杆看他们把碗伸到了水里,在水面上扫来扫去,把漂在水上的一些草什么的东西扫开去,然后两个人咕咚咕咚地喝起了水,两个人都喝了有四、五碗,许三观在上面问:“你们早晨是不是吃了很多咸菜?”阿方在下面说:“我们早晨什么都没吃,就喝了几碗水,现在又喝了几碗,到了城里还得再喝几碗,一直要喝到肚子又胀又疼,牙根一阵阵发酸……这水喝多了,人身上的血也会跟着多起来,水会浸到血里去的……”“这水浸到了血里,人身上的血是不是就淡了?”“淡是淡了,可身上的血就多了。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在口袋里放着一只碗了。

”许三观说着也走下了河坡。

“你们谁的碗借给我,我也喝几碗水。

”根龙把自己的碗递了过去,“你借我的碗,”许三观接过根龙的碗,走到河水前弯下身体去,阿方看着他说:“上面的水脏,底下的水也脏,你要喝中间的水。

”他们喝完河水以后,继续走在了路上,这次阿方和根龙挑着西瓜走在了一起,许三观走在一边,听着他们的担子吱呀吱呀响,许三观边走边说:“你们挑着西瓜走了一路,我来和你们换一换。

”根龙说:“你去换阿方。

”阿方说:“这几个西瓜挑着不累,我进城卖瓜时,每次都挑着二百来斤。

”许三观问他们:“你们刚才说李血头,李血头是谁?”“李血头,”根龙说,“就是医院里管我们卖血的那个秃头,过会儿你就会见到他的。

”阿方接着说:“这就像是我们村里的村长,村长管我们人,李血头就是管我们身上血的村长,让谁卖血,不让谁卖血,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数。

”许三观听了以后说:“所以你们叫他血头。

”阿方说:“有时候卖血的人一多,医院里要血的病人又少,这时候就看谁平日里与李血头交情深了,谁和他交情深,谁的血就卖得出去……”阿方解释道:“什么是交情?拿李血头的话来说,就是‘不要卖血时才想起我来,平日里也要想着我’。

什么叫平日里想着他?”阿方指指自己挑着的西瓜,“这就是平日里也想着他。

”“还有别的平日里想着他,”根龙说,“那个叫什么英的女人,也是平日里想着他。

”两个人说着嘻嘻笑了起来,阿方对许三观说:“那女人与李血头的交情,是一个被窝里的交情,她要是去卖血,谁都得站一边先等着,谁要是把她给得罪了,身上的血哪怕是神仙血,李血头也不会要了。

”他们说着来到了城里,进了城,许三观就走到前面去了,他是城里的人,熟悉城里的路,他带着他们往前走。

他们说还要找一个地方去喝水,许三观说:“进了城,就别再喝河水了,这城里的河水脏,我带你们去喝井水。

”他们两个人就跟着许三观走去,许三观带着他们在巷子里拐来拐去的,一边走一边说:“我快憋不住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去撒一泡尿。

”根龙说:“不能撒尿,这尿一撤出去,那几碗水就白喝啦,身上的血也少了。

”阿方对许三观说:“我们比你多喝了好几碗水,我们还能憋住。

”然后他又对根龙说:“他的尿肚子小。

文章地址:/jishi/26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