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像小强一样活着/街头骗子的自述

点击:
这世间充满了谎言,有人说谎是为了活的更好,我说谎只是为了活着。

我父母都是生意人,我也是一个做生意的天才,我从5岁的时候就帮爸爸妈妈一起做生意。

第一次做生意的时候是一个冬天,天很冷,下着雪,妈妈领着我站在公路边,一辆辆车从路上开过,有一辆适合做生意的车子开了过来,那辆车开的不快,车子快要开到我们面前时,妈妈突然从路边冲了上去,她撞在车子上,然后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车主人是个胖子,虽然那时我只有5岁,不过我还记得他慌慌张张下车的样子,他紧张的一步步接近我们。我出场了,我抱住妈妈的身体,痛哭起来。

冰冷的雪地,一个一动也不动的妇女躺在地上,加上一个又可爱又无助的小孩撕裂的痛哭声,彻底摧残了那个胖子的意志,我看到他在抖,一个大男人吓成那样,我第一次见到,他跪在我们旁边,惶恐的看着我们,妈妈后来说:“小强,你不做童星真的可惜了。”其实不完全是我演技好,妈妈的演技也一流,她的样子装的确实也挺让担心的,她确实很会带我入戏。

妈妈晃动一下,微微睁开眼睛,那个胖子高兴的说:“你没事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然后妈妈吐了一口血,当然不是真血,是七叔给的药水。

我最喜欢的叔叔就是七叔,七叔有讲不完的故事,他是一个演员,在很多戏里都担当重要角色,不过他戏路不是很宽,每次都是在戏快结束的时候被人一枪打死,如果是古装片就是被人一刀劈死或者是用枪捅死。因此他道具很多,比如给妈妈的这种药水。

看到我妈吐血,那个司机又紧张起来。

妈妈看着我,忽然流下泪来(备注:此时她没有用药水,完全靠演技):“小强,妈妈不行了,你要乖,要听爸爸的话。”

司机急的直搓手:“大姐,我对不起你们。”他也哭了,哭的比我还难受,声音也洪亮很多。身体好肺活量就是大。

“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帮你把孩子养大”。

我妈说:“那到不必了,我这身子看来要去医院瞧瞧了,不如你给点钱吧”。

胖子说:“那怎么行,我怎么能把你们孤儿寡母的扔路边了,我也太不是人了”。

最后,胖子给了五十块钱走了,他走的很不放心,还找我们要了地址,说以后来看我们。

地址当然是假的,妈妈说,这种买卖只做一锤子,不接回头客。

本贴原名(我是你们眼中的街头骗子!我的自述!)

爸爸妈妈当然不只做这一种生意,他们生意挺多的,有时候我妈妈打扮的很漂亮和爸爸一起做仙人跳,这种时候我妈妈不带我去,说小孩看这些不好。

其实我他们做什么我基本都知道,通常我妈妈在路边和桂花姨她们一样找客人,不过桂花姨都会很尽职的完成工作,而我妈妈只是把那些人领到屋子里来,然后爸爸和其他叔叔一起冲进来,桂花姨特别羡慕我妈这一点,一次收入抵上她几十回的,还省力气。

有时候不做生意的时候,我妈会和几个姨一起打麻将消遣,我会在旁边帮她们倒水,我经过妈妈身边的时候,就打暗号告诉我妈她们缺什么牌,我妈就死扣着。

我到上学的年龄的时候,我妈也把我送到学校去了,其实我们三水镇里的孩子大部分都不读书,读书还不如学门手艺,我妈说了,我们的生意是靠脑子的,读书把脑子读活了,可以做大生意。你和四毛他们是不一样的。

四毛的爸爸妈妈只做一种生意,他们天天在路边等着,有过往旅行车经过的时候,四毛妈妈就坐在路中间,挺着个肚子,其实里面就是一个枕头,她也是需要演技的,当然相对简单,只要做出很痛,快要生了的样子就可以了。我妈就不一样了,每次吐完药水之后她都要做出无限怜爱的样子看我,观众都会心痛。四毛妈妈的表演很糙,最多就是在地上打个滚,不过这样足够了,大部分时候车子会停下来的时候,四毛爸就带着几个兄弟冲上去,挨个搜钱。

有时候他们收入会很多,连我妈都看着嫉妒,有时候会发发感慨,现在这社会劳体倒挂太严重了。

不过她还是让我读书了,我学习成绩还行,不过老师们都不喜欢我,老师们喜欢那些衣服穿的干净整洁,逢年过节家长去他们家坐坐的孩子。

我放学以后有时候还是要陪妈妈做生意,我和妈妈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不过还是被人识破了一次,那是一个意外,那天妈妈有点感冒,本来对方已经相信了,结果,她忽然咳嗽的很厉害,把含在口中塑料袋给咳了出来。

那个司机也是个胖子,我发现开车的很多是胖子,可能是常年坐着的结果吧。

他一只手抓着我妈妈往外拖,说要送派出所,我妈妈哭天抢地的大叫,我跟在后面哭,我想起来昨天看的一本小人书,是讲包公铡美案的,我抱着那个胖子的腿哭,我说我爸爸不要我们了,他有小老婆了,还有了小弟弟,我和妈妈两天没吃饭了,本来想说五天的,可是考虑到真实性,改成两天了。

那个胖子没有把妈妈送派出所,他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们二十块钱,还说如果他要看到这种没良心的男人非揍死他不可。

其实我爸挺老实的,如果在街上看不认识的MM时间长一点,我妈就抽他嘴巴,他有时候只是趁我妈不在的时候偷着看看。他不舍得不要我们,我和我妈都那么能干。

这年我八岁。

第二章

生意虽然做的多,我家却不富裕,爸爸妈妈做生意的时候挑肥拣瘦,老弱病残一律不骗是主要原因,他们一般没有什么油水,地方经济不好也是原因,那些过往的司机通常要费很多口舌才肯拿出一点钱。

有时候,撞人司机根本不停下来,他们忽一下开过去,好几次如果不是我妈妈身手好,就被压着了。

我妈妈在车后面一边跳一边骂,“你们这些该天杀的,撞了人不停下的吗?”

四毛家比我们惨,几乎所有的旅行车都不肯停下来,不过也是,十年如一日在同一个地方表演同样的节目,看也看厌了。

后来有高人指点,让四毛妈穿的香艳点,但是四毛妈生了四毛妹妹后发福的很厉害,穿的少更不能看了。

我高一那年辍学了,因为在学校打了老师,回家我爸把我打了一顿。他还骂我:“你这个臭小子,不学好,想打老师也要等到毕业以后呀,不就两年吗?这点都等不了,一点定力都没有”。

我妈领着我去了学校找老师,她低眉顺眼的坐在老师面前,完全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本分家庭妇女模样,她真是演技派呀。

“老师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妈问。

老师回答:“不行了,学校已经在教育局备案了”

我妈求了半天,终于发现确实没办法了。

她又问:“那肄业证书能给一张吗?”

老师很不耐烦了,他说:“才开学几天,你儿子就打了老师,怎么会有肄业证书呢,我劝你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不然以后就成社会渣滓了。”

我妈知道不成了,一下站起来,一掌刮在老师脸上:“你儿子才是社会渣滓”。

我没有学上了,开始在镇子里闲晃,不过我不是无所事事,不管怎么样,我也读了9年零几天的书,是一个知识分子,镇上好多不识字的人找我给他们写信。大部分都是找我白写的,只有三叔比较好,每次都带一些好吃好玩的东西给我。他要写的信很多,但是都很短,大抵都是一些:“李老板,如果你后天拿不出三万块钱,你儿子就死定了”或者是“梅小姐,一万块买这些照片很便宜的,我如果卖给报社也能得不少的。”

有一段时间,六叔也常常找我写信,不过他都带着一个歌本子来,上面贴着很多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歌词,那是他从三姑收来的废报纸上剪下来的。三姑每次都很心痛的说:“你又不识字,剪这些做什么。”

六叔拿着本子让我念,听到对他胃口的话就对我说:“就这一句,这句好,帮我记下来”。于是我在纸上写下来,“如果有来世,我们死也要在一起。”六叔会把我的这些作品交给一个叫翠花的民办教师。

我十九岁那年他们结了婚,不完全是我纸条的功劳,据说主要原因是我六叔乘着夜黑无人之际和翠花六叔婶生米煮成了熟饭,事实胜于雄辩的道理再次验证了。

此贴原创猫扑大杂烩,转贴请注明作者不k拉。

有时候,我也会出现失误,有一年我也替自己写了一封情书,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把它丢到了四姑家闺女枣花的窗户里面,她很久都没有回音,见了我还是和往常一样。

我的初恋就这样失败了,很久以后我终于找到了原因,平时我写信都是匿名信,那次也忘记了签名。

我写字的时候,妈妈会在旁边骄傲的看着。她有时候会说:“我们小强的样子很象教书的先生,这么有学识,以后可以去城里上班了。”

我小时候第一个愿望确实是当一个人民的教师,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因为上课和同桌聊天被老师赶到操场上罚站,我当时就暗暗发誓,长大以后一定当老师,还要当我们老师儿子的班主任,这样我就可以找机会把他儿子赶出教室了。

我二十岁生日那天,吃了妈妈做的鸡蛋面,一包从镇上小卖部买来的筒子面,加上2个鸡蛋,还有加料的葱花和香油,平时我妈最多只舍得放一个鸡蛋。

下午时分,五叔带给我一件礼物,是个用彩纸包好的小纸盒子,我开心打开盒子,里面是个手机,HOHO,我平时只在电视剧里见过的手机,居然现在我也有了,我细看那个手机,粉红色很小巧,上面还有一个小猫的贴纸,手机的外壳有点旧,应该是用过的。

我有点疑惑的看着五叔,五叔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昨天去省城的时候,有家新商场开业,人很多,我从一个小姑娘身上摸来的”。

原来是这样,不管怎么样也是一个手机,我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把手机掏出来把玩,我来来回回的听着手机悦耳的铃声,越看越喜爱,忽然手机响了,我吓了一跳,我试着去接,手机那边传来一个细细轻柔的女孩子的声音,听到有人接,她好像反而有点紧张了。

她问我:“喂,请问你是那位?这手机是我的。”

我回答她说:“哦,这是我从路边摊买的。”

文章地址:/jishi/26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