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小姐们的生活:罪

点击:
东北女孩何薇为了逃婚,于结婚当日,趁家中摆宴忙乱之际,怀揣500块钱流落到了京城。几经周折,陷入了生存困境。她经过某劳务中介误入娱乐城做了陪侍小姐。后遇到京成款爷林松平,并成为了这个有着强烈处女情结的男人的包养情人。何薇趁机离开了小姐的职业,成为了一群小姐们的顶头上司。何薇成了林松平开办的娱乐城的领班。

善于讲笑话,玩脑瓜急转弯的提娅来自新疆。她的精灵古怪,美丽异常和她中俄混血的特别身份让她在众多粉艳的女孩子中如鹤立鸡群,倍受诸多男人的追捧。为了挽救身染重症的母亲,提娅凭着聪明和智慧周旋于形形色色的男人中间,出淤泥而不染,并憧憬着将来能在北京开一个花店和母亲一道平静地生活,但一场突如其来的与一位海归男士的恋情,让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原本当服务员的张小莉来自内蒙农村,看到小姐们穿金戴银,眼热之际,把自己包装了一下也就混进了这个队伍之中。这个头脑简单得如同荒凉大草原的倒霉蛋,除了穷吃二喝的本事外,还养了个吃软饭的北京爷们刘冬,并为这个不争气的男人做了多次的人流。

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她趁好友提娅休假之机,将心仪提娅已久的柴经理拉上了床,并偏听柴经理的承诺,为了能拼缝赚钱,挖空心思四处找建筑工程,最后为了能拿到一个大工程,不惜主动投怀送抱,和高干老许上了床,结果因为冷落了柴经理,拼缝的事儿成了泡影,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张小莉又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刘冬出了车祸,张小莉四处举债;因为使用假钞打出租,结果一番吵嘴引来了110警察,因为包里的安全套和不打自招,她又受到了治安处罚。刘冬则在此时溜之大吉。

张小莉陪客人上床挣回一千卢布的洋钱,当她喜滋滋地打电话告诉提娅这个消息时,才知道:一千卢布才抵人民币块八角钱,她傻了眼……

再后来,她如夜猫子样四处活动,从跳艳舞到陪人上床,为图钱,张小莉一步步地走上了不归之路……

直到有一天,在某山庄活动的张小莉遇到了夜查的警察,为了免去牢狱之灾,她从楼上跳了下去。

张小莉被父母用担架抬回了内蒙。

白小秦是何薇最早的朋友。因为长相酷似某位当红的歌星,白小秦曾红极一时,并被一位香港客人包养了一段时间,却因为染指毒品被那位富商踢了出来。为了能吸到白粉,她渐渐变得厚颜无耻,甚至为了能蹭点白粉吸不惜打何薇的歪主意,跑到林松平那里去告何薇的黑状。

李雪梅是小姐群中唯一的高材生。在大学期间她因为意外地遇到歹徒强暴,放弃了大学学业沦为风尘女子。多年在外的流浪生活让她十分渴望人间的真情。因为贪恋一个小包工头的柔情蜜意,她为这个没有儿子的男人怀了身孕。直到有一天小包工头的老婆找上门来,用酒瓶开了她的脑袋,她仍陷在爱情的迷雾之中。无奈之际,她听从了包工头的安排,挺着大肚子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提娅将产下的胚胎放入了二锅头酒里做了标本,送给了海归男士,并一度因为情绪的低落开始酗酒,后来她又迷上了电脑,并借助于网络逃避着现实的诸多无奈。之后,提娅参加了一期电视谈话节目,并由此意外地与将移民加拿大的死了老婆的方清华相遇,开始了一段亦真亦幻的所谓爱情。直到有一天,提娅从报纸上的一则故事里看到了另一个女人控诉方清华的眼泪,她如梦方醒。

移民成了骗子的另一种遮羞布。提娅下决心选择了离开。然而就在离开京城的前夜……

张小莉残了,提娅死了,李雪梅走了……

早已洞察人世百态的何薇,私下里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自己和日本恋人的婚事。未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何薇的反常举动早被林松平所注意。某夜,林松平带人将何薇拉到了京郊外的野地里暴打了一顿,并搜查了她的住所。死里逃生的何薇离开北京的前一天,她将装有林松平藏毒、吸毒、偷开增值税发票等违法行径的材料向相关部门做了告发。

当林松平正志得意满地用恍若隔世的目光欣赏着何薇的接班人——贺小雪时。警察冲了进来。……

序:罪罪罪

这是一部关于北京市某娱乐城的一个充满悲剧性故事的小说。书中描写了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面对金钱的诱惑或为了改善生存境遇,在有钱有势男人的玩弄、摧残、甚至是非人般的残害下,如雨中花一样凋零了。它虽然不是社会生活的主流,但它确实客观而真实地存在着。作者正是找到了这种独特的写作资源,并以批判的态度、悲悯的情怀把故事娓娓道来,而从另一面给社会、给世人敲响了警钟。

随着部门、行业以及个人经济利益的调整,社会经济成份、组织分配方式、就业方式的多样化,各种思想观念相互激荡,社会价值观念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不容否认,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社会上的腐败现象,也还严重存在着。与此同时,来自西方文化领域的挑战也日趋尖锐。小说中所描述的人物故事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产生的。

作为一名当代有责任有良心的作家,当以科学的思想掌握分析问题,不断增强观察社会、认识社会,科学把握历史与现实的思想洞察力,找到自己的使命和精神立场,以自己的文学作品,通过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从思想上给读者以启迪。可以说,作者正是注意到了这些,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种变化,把笔触大胆地深入到那个不成领域的领域,力图“使人的心灵变得高尚,使人的勇气、荣誉、希望、尊严、同情心和牺牲精神复活起来。”(福克纳语意)

我是一口气读完这部小说的。在阅读中,我禁不住为作者文学语言的生动泼辣、痛快爽利,叙述的老练、讽刺的巧妙与见解的犀利所打动,可以说是引人入胜、不忍释卷了。作者站在时代与文化的高度上大胆思考并直指当下社会生活的“另类”现象而给了读者以更多的审视与思考,因而引起心灵的震撼。

作品写了坐台小姐的生活,甚至也很“暴露”,由此或许有人会怀疑,该书作者是否也像当下的某些作者一样“用身体写作”而胡涂乱抹?读者读过该书后就会发现,书中虽然也有性的描写,但她既不是站在歌颂人类崇高爱情的角度写情爱,也不是描绘那种令人作呕的随意宣泄,而是在揭露一种社会生活的丑恶现象——堕落的有权有钱者的寻欢作乐与扭曲灵魂的钱色交易。

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对社会生活的某种缺陷、人性一些丑态的描写,都比较精当准确,能穷形尽相,而不溢恶渲染,并贯穿始终,实属不易。读者完全可以穿透这种现象思考一些如何惩恶正邪、建立健康文明的社会生活等问题。应该说,这是一部风格与魅力兼备的好作品。

小说围绕着娱乐城各种人物的闪现、生息和挣扎,在善恶美丑的比较中,变幻形态,林林总总,五光十色。故事交错闪回,曲折有致,历历可见。在作者生命血脉的流动中,在鲜活记忆的奔涌中,笔墨挥洒之间,塑造了十几个鲜活可触、声态并作的人物,爱憎歌泣、可思可悟,令人掩卷沉思,拂之不去。

作者在小说的人物描写和塑造上颇见艺术功力。小说中的重要人物个个都写得活活脱脱,极富个性,形神举止,如在眼前,就是读罢闭目回想,一个又一个不同人物均可复现于脑际,闪现于心屏。即使是一些陪衬人物,只寥寥数笔,也能刻画得性格鲜明,人物也便立了起来。小说中提娅的聪慧机敏,何薇的圆滑世故,张小莉的傻气钻营,李雪梅的痴意单纯……都能循其踪迹,准确把握。

小说中对挥霍公款、生活腐化的柴经理,靠包养女人打理生意的林松平,利用职权、拼缝捞钱的老许,在娱乐城被骗走手机惧怕暴露丑行不敢报警的某处长,玩弄女人欠钱不给的无赖和随意发泄打人的醉鬼、色鬼,利用出国诈女人钱财的方清华,靠女人养活吃软饭的刘冬等人的腐败行为、恶行败德也给予了无情地揭露、巧妙地讥讽和有力地批判,其神情面目,可恨可憎,可悲可叹,可谓入木三分。

应该说,作者较好地把握了小说的整体艺术生命。我想,这可能是源于作者善于在故事情节和场景细节中通过人物语言、人物间瓜葛关联来刻画人物的艺术手法。所有人物性格都是随着有声有色、曲折起伏的故事的展开、情节的推进而显现、丰富起来的。作者讲述故事、展开情节,描写细节都很生动丰富。国家一级老作家屈兴岐先生读后赞曰“有红楼风”,足见作者颇具才力,亦见观察生活之精细。

这是科娃的长篇小说处女作。书中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主要人物的重要情节还可以再曲折一些,有的地方叙述也可以再精练一些,但作者能够在孤砚冷墨旁固守,在掩窗幽灯下奋笔,在很短的时间内一挥而就,应该说实属不易。相信作者在今后的创作中,更会博采众议,苦心打造,用以人类命运和本民族前途的敏锐的观察者、关心者、奉献者的笔,投向更广阔的生活,为读者献出更精美的作品。

匆匆草就,聊充序耳。

陈修文

2005年11月1日

·作者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


第一部分



1

提娅曼妙的身姿走在树影里。夏夜的风带着一种黏湿的味道滑过她的发际。一只野猫像箭一样触到了提娅的脚,然后蹿上旁边两米多高的院墙,在夜色里蓦然消失了。

提娅一阵惊悸,她看到前边有两个人影在移动,她加快了步子,想赶超过去,结伴走出这段阴暗的路程。

“别动!”即将擦肩之际,她听到了一声低沉略带沙哑的断喝。随即有一双有力的臂膊环抱住提娅纤细的腰,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住了她的脖子,那东西应该是一个刀柄。一阵热热的酒臭拂过提娅的耳际。

她知道自己被劫持了。提娅从靠近她身体的信息感知:这是两个人。抱住她的是一个人,拿刀抵住她的是另一人。这是两个男人,两个性焦渴的男人。因为慌乱,两个人的动作配合并不协调,带着粗暴与野蛮。

“你们干吗?”提娅的胸膛里瞬间跑进了一只小兔子,这头乱撞的小兔让提娅的声音在冲出声道时拐了弯。她后悔自己不该深夜一个人跑到邻街的新疆小食店来吃夜宵。而且她完全可以从那条稍显繁华明亮的街道上走回家,而没必要穿行这条暗然无光的小街。

文章地址:/jishi/28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