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追杀世纪贼王张子强遗孀

点击:
第1章 屠天剑魂丧南方市城

“嫂子,”阿坤抹着泪水说,“剑哥这次没有吃苦,他走得很爽快,那个大陆的武警打得很准,一枪就打中了心脏……”

花牧云把丈夫的骨灰盒交给阿梅,敛息悲伤,点点头说:“没受苦就好,谢谢神灵保佑。”

“而且,剑哥走得也很悲壮,有五位弟兄陪他上路,几万人给他送终……”

中国南方市。

白天鹅顶层的总统套房富丽堂煌,柔和的日光灯下,双眼红肿的花牧云静静地躺在席梦思上。到了这个时候,她反而没有哭,没有歇斯底里地喊叫--  总之,她已经接受了眼前这残酷的事实。只是她的眼泪不争气,像止不住的泉水不断地流出,浸湿了大片枕巾。

精明能干的女管家阿梅正在隔壁用手机与刑场联络,她说话的声音不时传到花牧云的耳朵里。今天,在刑场那边负责替屠天剑收尸的,是原“富豪帮”的马仔阿坤。

上午10时许,花牧云感觉到地毯上有了轻盈的脚步声。

“太太,屠先生他已经……”阿梅伫立在床边,轻声地说。

花牧云侧了侧身子,此时她感到很压抑,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她仰起头,大口喘着气:“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阿梅,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太太,刚才阿坤来过电话,说他已经带着屠先生的遗体上路了,如果火葬场用不排队,很快就会回来。”

花牧云点点头,这时她显得十分镇定。当她得知丈夫必死无疑的消息那一刻,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下来,悲痛程度难以形容,现在,她总算接受了事实。

中午,宾馆应侍送来了丰盛的午餐,面对满桌色香上乘的美味佳肴,花牧云全无胃口。

一刻钟过去,音乐门铃响起,随即阿梅来到床前,说:“太太,阿坤回来了。”

花牧云翻身起来,只见阿坤匆匆走进房间,他怀里抱着一只精致的盒子。

“嫂子,剑哥走了!”说完阿坤大声哭了起来。

花牧云没有哭,只是痴痴呆呆的望着阿坤手中的盒子,然后伸手接过,紧紧地抱着,面颊贴着盒盖,心里在说:这是剑哥,这是我的丈夫,是阿龙、阿虎他爹哟……

“嫂子,”阿坤抹着泪水说,“剑哥这次没有吃苦,他走得很爽快,那个大陆的武警打得很准,一枪就打中了心脏……”

花牧云把丈夫的骨灰盒交给阿梅,敛息悲伤,点点头说:“没受苦就好,谢谢神灵保佑。”

“而且,剑哥走得也很悲壮,有五位弟兄陪他上路,几万人给他送终……”

“阿梅,我们走!”花牧云拢了拢零乱的头发,“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

九龙的何文田街屠家豪宅十分寂静,偶尔有几个记者欲进去采访,都被守门的保安拦住了。这里曾经是个非常热闹的地方,屠天剑在世时,豪华轿车出进不断,马仔哥们如过江之鲫,传媒记者围追堵截,保镖保安躬身相迎……这景色显然不会再出现了。

宅内。

老母张九妹已经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抱着两个孙子在厅里和佣人说话,她一再强调,大陆对“剑仔”的判决太重了。剑仔是香港公民,按理说应该由香港的法庭来判,而香港是没有死刑的。

花牧云本来已经平静下来,但一回到家中,看到老的老、少的少,禁不住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伤心的哭起来……

一连数日,除了记者不时来到门外,道上的弟兄却很少光顾,甚至连安慰的电话也少有。花牧云不怨他们,这是非常时期,说不定住所四周已被警方控制。花牧云不愿弟兄们来自投罗网。

只有阿坤例外,他几乎每天都来问候“嫂子”,并带来道上弟兄的问候。

这天,阿坤过来,突然问道:“嫂子,对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花牧云摇摇头,惨然地说:“如今家破人亡,我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打算呢。”

“嫂子!”阿坤趋前一步说:“弟兄们都憋不住了,要替剑哥报仇,你就出来领导我们吧,我们都听你的!”

一听“报仇”两字,花牧云心里一紧,腰板挺直道:“我倒是想报仇,可这仇怎么报呢?”

“只要嫂子肯出山,我们立即去大陆招兵买马,采购军火,回来后先绑票几个富豪,干掉陈委员;第二步就是绑架特首,迫使港方和大陆释放我们的弟兄……”

听到此处,花牧云泄气了,连连摇摇头:“如果光是港方还容易对付,现在香港已经回归,大陆太强大了,法律又严……阿坤你应该知道剑哥是死在谁在手里。”

阿坤望着花牧云,不语。

“其实,你剑哥迟早会有这一天,当初你们绑架张泽举,不久他老豆(爸爸)张超人就上京告御状,公安部听后极为震怒,下令国安局协助捉拿你剑哥。”花牧云长长地叹了口气,“阿坤,你回去告诉弟兄们,嫂子我多谢他们的好意,只是香港回归后,这碗饭已经没有先前好吃,大家要小心才是。你刚才不是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吗?你剑哥没去的时候,在狱中给我写过几封信,一再叮嘱我抚养好两个孩子,让他们好好长大成人,争取在正道上出人头地。”

阿坤似乎有点失望地说:“既然嫂子不愿出山,都随你的便,我不过是转告道上弟兄们的意思,我也希望两个侄儿顺顺当当长大成人。只是我想提醒一下,你们是剑哥的至亲,你们想安静,恐怕别人不得让嫂子安静。”

花牧云心里一惊,但还是镇静地说:“不会的,剑哥已死,一切恩怨都由他带走了,没有人要为难我们孤儿寡母。”

“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阿坤说完就告辞,末了又回过头来说,“嫂子万一有什么事,就呼我,哪怕上刀山下火海,阿坤也会在所不辞。”

就在阿坤走后的这个晚上,一阵紧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入睡的花牧云吵醒。她从床头柜上抓过话筒,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你是花牧云女士吗?”

“是我,有什么事?”花牧云心里一紧。

“没什么大事,花女士 夫君新丧,一定很寂寞,特别是长夜更难熬……”电话那头一阵浪笑。

“啪--  ”花牧云把电话挂了。

接着,电话铃又响个不停。

“无聊!可耻!”花牧云一怒之下扯断电话线。

心想这下可睡安稳觉了,谁知还没有清静多久,阿梅慌慌张张进来报告:“太太,不好了,外面有一伙人在撒野,还向围墙内扔火把,扬言如果太太你硬不接听他们的电话,就烧了我们的宅子。”

花牧云这才感到事态严重,慌忙接上电话线,电话铃马上就响了,传来的仍然是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花女士 ,发那么大火干嘛呀,不愿意我也不会强奸你……”

“你,你们是什么人?”花牧云警惕地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是九龙的一个堂口,过去你丈夫和我们结了梁子。”

“我丈夫已经死了,所有的恩怨也被他带走了。”花牧云带着哭声道。

“屠天剑是死了!”对方的嗓音突然变得强硬起来,“可是,他的数亿元资产没有带走,两个儿子没有带走!”

“你们想干什么?”花牧云知道求饶是不没有用的,于是直问道。

“花女士 ,你是聪明人,我们想干什么你难道不清楚?”

“你们,你们想要多少……”

“不多,就两个半‘太阳’(2.5亿)!”

“不,我,我没有那么多钱……”

“花女士 ,你别当我们是傻瓜,屠天剑一下子做了十六个太阳,我们才要两个半,这还算多?限你三天内把现金筹够,否则,我们做掉你两个儿子!”

不容花牧云多说,对方挂了电话。

第2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阿坤于次日上午才赶到,一见面花牧云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阿坤,他们向我索要2.5亿元,限定三天筹好,要不,就对阿龙、阿虎下手。”

“嫂子,别急,先冷静下来。”阿坤安慰说,“我早就说过,要恢复我们的势力,不然人家迟早会吃掉我们。”

“现在只剩三天时间了,剑哥的弟兄多半在走路,一下子也顾不了我们母子,阿坤,在应该有办法的!”花牧云用急切的目光望着阿坤。

阿坤想了想:“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了,我们帮内不是还有位大佬么,何不去找他。”

花牧云从来就没有这样惊慌过。很快,屠家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一个个惶恐不已。最害怕的首数张九妹,

她紧张地搂住两个孙子,嘴里不停地说“我要孙子,我要孙子,钱都可以拿走!”

花牧云镇定下来后,她一边吩咐保镖严加看守,一边用手机和屠天剑所有的马仔联系。其时已是子夜,她好容易才拔通阿坤的电话。

阿坤于次日上午才赶到,一见面花牧云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阿坤,他们向我索要2.5亿元,限定三天筹好,要不,就对阿龙、阿虎下手。”

“嫂子,别急,先冷静下来。”阿坤安慰说,“我早就说过,要恢复我们的势力,不然人家迟早会吃掉我们。”

“现在只剩三天时间了,剑哥的弟兄多半在走路,一下子也顾不了我们母子,阿坤,在应该有办法的!”花牧云用急切的目光望着阿坤。

阿坤想了想:“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了,我们帮内不是还有位大佬么,何不去找他。”

“阿坤,你胡说什么,‘富豪帮’除了你剑哥,还有谁是大佬?”花牧云吃惊地说。

阿坤大着胆子说:“嫂子,弟兄们都知道这事,这位大佬虽然一直不露面,其实谁都知道他的存在。干这一行,素来是弄钱容易洗钱难,可我们一连弄了16个亿,都在极短的时间内把黑钱洗掉,而且警方连一点破绽都查不出来!傻瓜都会想到,在金融界上层,我们有一位大佬,否则这些事根本办不到!”

花牧云平下气来:“阿坤,就算我们真有这样一位大佬,这时候他也不便出面。这样吧,你先回去,有事再呼你。”

阿坤走后,一直在隔壁的阿梅走过来:“太太,我觉得阿坤很可疑,说不定还别有用心。”

文章地址:/jishi/28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