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扫黄一线(性战争)

点击:
第一章 单身男人方剑

人这一生是有许多遗憾的,比如方剑,小时候因为看了一部《便衣警察》的书,心中便存下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希望长大后能够像书中的主人公那样成为一名神奇的警察,锄强扶弱,为民请命。可是这个念头在他高考那年遭遇了重大挫折,当时高等院校才刚刚开始收费,有些学校和专业收费,而另一些学校和专业不收费。

其中警察学校就属于收费的那一类,而师范类学校则属于不收费的。由于家在农村,家庭经济条件实在拮据,方剑只好忍痛割爱,报考了省城的师范大学。

单从相貌来说,方剑是个出众的男人。他一米七八的个头,健美英俊,男人味十足,而且长相斯文,是个很能吸引女性眼球的家伙。进大学没多久,他就谈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女朋友在一所金融学校读书,家在省城,父亲是行政干部,母亲是大学教师。家庭条件比较优越。两人海誓山盟,如胶似漆般地过了四年准夫妻的生活。大学毕业那年,因为家在农村,没有后台,被分配到了乡里的一所初中。

他的女朋友则靠着家庭的关系,分到了省城一个很不错的单位。开始的几个月,女朋友与他保持着经常的联系,甚至亲自到他所在的学校来过一趟,可是随后不久,就发来了绝交信。信中说她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对方在一家大型外企工作,有住房,汽车,相信能够给她带来幸福。自己是个弱女子,在今天这样一个由男人统治的世界里,只能依靠男人

对不起,希望他能够理解,不要再干扰她的生活,以免让男朋友误解。最后祝方剑也早日找到自己的意中人。方剑老老实实地把信看完,就把信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篓。那天晚上,只有半斤酒量的他却喝了一斤白酒。随后的一个多月,他也经常自斟自饮,半醉半醒之间,他就骂;他妈的,女人。

乡里学校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老师们繁忙的教学工作之外,就是喝酒打牌,玩麻将,这和方剑的大学生活有很大的不同,他感到寂寞、孤独和空虚。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和一个煤矿主的漂亮女儿认识了,没有进行多少了解,两人就上了床。上了几次床他就有些后悔,觉得以后要是和这样一个依仗家里有钱,整天无所事事,只知道谈情说爱的女孩过一辈子,实在是无聊之极。

他有自己的抱负,觉得作为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可是自己的事业是什么呢?他自己心里也没有数,反正不是在学校里当一辈子老师。他见过学校里的那些老教师,平平凡凡,碌碌无为,每月拿着有数的几个死工资,穷愁潦倒一生。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他讨厌这样的明天。他把自己的打算和那个女孩说了,希望好合好散,可是那个女孩哭了,说什么也不同意。

还说将来可以依靠她父亲的财力,帮助他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是方剑对于女孩的这种计划根本就不予考虑,一个男人怎么能靠女人来实现自己的抱负呢!为了摆脱女孩的纠缠,他停薪留职,去了南方,但是他的骄傲,却使他根本就没法在那里立足。一年后他空手而归,女孩已经结婚了,据说女孩曾经为他割腕自杀,幸亏及时发现,才保全了一条性命。这使他非常内疚,觉得当初不该那么草率,差点就害了她。整整半年,他都被这种情绪困扰着。

第二章 女友王丽

半年后,又一个女孩闯入了他的生活。她叫王丽,县委宣传部长的小妹,在县委组织部工作,很清秀,而且活泼开朗。王丽是到学校看望小姨的时候认识方剑的。小姨知道王丽没有对象,就热心地把方剑介绍给她。两人交往一个月,又上了床。上床之后,王丽就发动哥哥调动方剑的工作。王部长问方剑想去哪个单位,方剑说想去公安局。

王部长说现在去公安局难度很大,除了警校毕业生,本县公安系统已经有六七年没有进人了。警力严重不足是事实,但是招警又很敏感,每年上面给的指标有限,警察子弟太多,难以全部安排,每一次指标刚确定,就有许多干警家属上告,闹来闹去,最后指标全部作废。

这就像一群人过独木桥,如果大家不挤,最终都能过去,可是大家都着急上火,互相你推我搡,拉拉扯扯,最终谁也过不去。方剑说既然难办,那就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教书吧。话虽这么说,人却并不安分,半年后东拼西凑了一些钱,与朋友一起去了省城,在那里开了一家服装店。由于地理位置不好,经营不善,辛辛苦苦干了两年,大败而归。赔了一万多。

这期间一直没有和王丽联系。王丽的脸上就挂不住,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带到学校里来招摇。方剑一回来,许多同事就问他和王丽的关系到底怎样,并向她说了王丽的举动。方剑到城里找到王丽,问他们的关系。王丽起初还闹情绪,说这么长时间了,谁让你不和我联系。我已经对你死心了,希望你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剑二话没说,扭头就走。王丽看他这样,追上来就抱住了他。

那天晚上,方剑和王丽在县城的一家宾馆,整整闹了一个通宵,方剑奋起神勇要了她四次,王丽热情似火,极力配合,和方剑变换着不同的姿势做爱.第二天一早起来,两个人都成了黑眼窝。

回到学校,亲戚朋友得知他生意赔了,都追着要钱。方剑的父母愁得不行,一下子就老了许多。不久,王丽来学校找到方剑,说是让他去见王部长。方剑见到王部长,王部长问,做了几年生意,有什么体会?方剑说有两点体会,一是做生意不容易;二是做生意要靠天时、地利、人和。王部长说第一点就算了,第二点说详细点。

方剑说天时就是时机,这很重要,时机不到,瞎忙活,时机到了,挣钱就很容易。地利就是地理位置。地理位置不好,东西卖不上价钱,位置好了,卖啥都赚钱。人和就是人际关系。做生意也要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王部长听后笑了,说看起来你的学费没有白交,还得出了这么多心得。话锋一转,接着说,去法院或者检察院上班吧,手续马上就能办,单位也不错,权力部门。

方剑说我还是想去公安局。王部长皱了眉头,说你瞎在外面赚了几年,怎么还是不开窍。顿了顿,说也罢,今年估计会有一批招警指标,到时候努把力,也许能够进去。你的班也别上了,过几天就到县局巡警大队报到吧,先干临时工,遇到机会再办手续。方剑想了想,虽然一时之间办不了手续,临时工的名称不好听,但是回到学校确实也没啥意思,于是就答应了。

初到巡警大队很新鲜,觉得什么工作都有意思。全大队共五个中队,每个中队五个人或六个人不等。每周有两个中队值班110。一个正班,一个副班,其他中队则下去办案。办的案子主要是卖淫嫖娼,抓赌,捎带着也办一些其它案件。全大队只有三个正式干警;正、副大队长,还有一个政委,其余的全是临时工。方剑来到之后被分到了三中队。

王丽在县委组织部工作,自从方剑到了巡警大队之后,从不踏进公安局半步,她怕碰到熟人,怕在熟人面前遇到方剑。由于她哥的原因,再加上她自己各方面条件也都不错,她的身边总是少不了追求者。她怕被熟人看出自己和方剑的关系而说三道四。

第三章 美女教师丁洁

一个月后的一天,方剑在大街上遇到了同学郑小青。小青很漂亮,原来双方就互有好感,只是关系还没有发展到恋人的地步。两人说起各自的情况,原来毕业不久小青就嫁了个办厂的老板。她问方剑结婚了没有,有没有女朋友。方剑本想说有,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没有。没有很省事儿,有的话就得解释半天,还不知道小青怎么看待自己和王丽的关系,会不会因为王部长的原因而看轻了自己,说自己攀龙附凤。

小青听说方剑还没有女朋友,连声说不可能,在得到方剑进一步的保证后,瞪着眼睛看了方剑半天,最后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吧,保证你满意。方剑有些好笑,微笑着看着小青,说那你说说看。

“……丁洁,小学教师,芳龄24岁,身材苗条,脸蛋甜美,长相绝对一流。”媒人小青如此向方剑推销自己的好友。

方剑心中一动,打断了小青的话,问道;“是不是原来和陈定军谈过的那个?”陈定军是他们的学哥,现在县法院工作,三年前谈过一个名叫丁洁的女朋友,出奇得漂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有成。方剑曾经就此事问过陈定军,陈定军垂头丧气地回答;人家看不上咱呗。其余的话一句也不愿多说。

小青愣了一下,原本她是不想向方剑介绍这层关系的,不是不想,是暂时不想,这是一种策略。同学之间,关系非同一般,又都在县城里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层窗户纸早晚都得捅破,但是晚捅破总比早捅破强,捅破早了说不定方剑心里不舒服,一口回绝,那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捅破得晚,二人见了面互相很有意思,这点别扭也许就不算什么了。但是现在问题简单了,她面临的是道判断题,是或者不是,她必须做出判断。小青的反应倒也快,只是愣了一下,就笑着说,“啊,原来你们认识,那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见或不见,你自己决定吧。”

方剑问,“怎么是我决定,她愿意见吗?”

小青微笑着说,“她当然愿意,不然我在这儿罗嗦什么。”

方剑说那就见吧,不见白不见。于是双方约定周六晚上小青带丁洁一起到绿城广场见面。

那天丁洁并没有怎么打扮,脸上没有化妆,衣服也是很平常的衣服,脑袋后面梳着一条长长的辫子,很随意,但是却显出一种自然的美,清新别致,超凡脱俗。时间过去了三年,丁洁的相貌在方剑的心中已经有些淡化了,原来只记得她很漂亮,至于具体怎么漂亮,他并没有太真切的记忆。也难怪,那时丁洁还是陈定军的女朋友,她再漂亮,终归是人家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想也白想,不如不想。

但是不想又做不到,于是除了从内心妒忌陈定军的艳福之外,还自我开导;世界这么大,好女人多的是,何必在意别人的女人!三年以来,方剑走南闯北,见识了各式各样的美女。自己感觉对女人都有些迟钝了。总觉得女人嘛,就那么回事儿,大差不差,都差不多。可是现在再一次见到丁洁,方剑内心还是产生了一种非同以往的新鲜感,一种强烈的震撼,就在一瞬间,他已经决定了要与她交往的念头。方剑想,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她和陈定军为什么没有成,这可没有对不起王丽。

尽管明知是多此一举,小青还是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将两人互相介绍了一番,介绍完毕,借口有事,就走开了。

文章地址:/jishi/28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