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殖装

点击:
第一卷 第七世界

第1节 废墟中的男子

我从来就没有怕过死亡,因为我坚信一定会活下去。

我从来就没有品尝过活着的味道,因为我从睁眼时起……我就已经死了……

第七世界,X35行星,末世历275年……

距离核毁灭的强光已经过去275年了,这个曾经辉煌的星球早已经变成了死地。不管多么灿烂的文明也有结束的那一天。曾经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大部分都已被自己制造的武器杀死。剩下的人只能在绝望与死亡中挣扎……

没有人可以逃脱这个死亡之地。人类,总要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天空乌云滚滚,狂风席卷着砂石掠过大地。就好像一片片锋利的刀锋。虐杀着一切胆敢出现在它们面前的生物。这是一片荒凉的大地。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锋利的岩石与大块的砂砾。偶尔还能看到一根根漆黑的钢筋从地面下支出。就好像魔鬼的獠牙。

这是死亡的世界啊……曾经活着的人这么说道。那个时候他们还能在死亡狂风的威胁下抢到一点点维持生活的物资。在每天早上还能看到一点点阳光,还能从废弃建筑物的钢筋上收集一点点露水。虽然这些露水维持所有人的生存还远远不够,但已经足够让人们拥有希望了。那个时候地面上也远远没有如今这么多的变异生物。人们也能偶尔走出藏身的地方,在满是辐射与死亡的大地上寻找生存的希望。

但是现在……

死亡狂风已经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肆虐了数十年。在它们高达将近四十米每秒的可怕速度面前,没有多少生物还敢奢望生存。曾经被人们视若虎狼的变异生物在它面前也一样脆弱的仿佛婴儿。大地已经彻底被撕裂了。到处都是被狂风撕碎的岩石。整个星球迅速砂砾化。人们很难再看到点点绿色。

现在的X35行星,只有那些前文明留下巨大废墟城市仍然顽固的挺立着。黑漆漆仿佛一个个负伤垂死的巨人,向天空控诉着它们的愤怒与无力。

天空乌云密布,死亡狂风仍然在放肆的宣泄着它们的暴力。但是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一座巨大的城市废墟正逐渐露出头角。随着视野的拉近,废墟的轮廓迅速放大。这是一个标准的前文明三级城市废墟。钢筋水泥的林立高楼如同一座水泥森林。放眼望去,城市中到处都是倒塌的巨大楼体。尽管外界狂风肆虐,但是在这些楼体的阻挡下,进入废墟的风力已经不那么致命了。在废墟的入口附近,一座足有三十多层的高楼坚强耸立。它的上半截已经折断,但是剩下的楼体上仍然模糊的印着两个数字。

“27”

27号废墟避难所。

……

在废墟的某一块水泥板下面,一双眼睛正静静的盯着不远处的空地,眼睛的主人很安静。哪怕是狂风席卷着砂石击打的前面噼啪作响,他也眨都不眨。阴影下,他就仿佛一块毫无生命的石头。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

安静,我不需要呼吸。那会暴露我的方位。

心跳,一点点减缓。我会和环境融为一体。

我是一块石头,没有生命的石头。

它不会看见我,也不会感觉到我。

我是石头,没有生命的石头……

水泥板下面,血瞳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三十米外的一只巨大黑影。那是一只沙虫。他等待了五个小时的猎物。虽然在这个该死的末世,大部分动物的肉体组织都无法食用。但沙虫例外,它那臃肿的身躯中总能找到一些没被感染的肉质,而且肥美多汁。

严格的说,沙虫并不算太危险的猎物。虽然它拥有五米多的身长和粗壮的肉体。但是一般都潜伏在沙海,也不主动攻击旅客。但眼前这只例外。就在一个小时之前,血瞳亲眼看到有三个试图靠近它的捕猎者被吃掉了。沙虫的胃口很好,任何食物都可以满足它的胃。所以那三个捕猎者现在连根毛都没有剩下。

轻轻的掩住口鼻,血瞳试图让自己隐藏的更深一点。以便在即将开始的捕杀中获得先机。

他也是一个捕猎者。在末世,这是大多数男人都有的职业。但是血瞳和一般的捕猎者不同,他更懂得隐藏,更懂得观察,也更懂得使用自己天生的武器。

所以他很容易就知道,今天这只沙虫的不同。这是一只即将产卵的沙虫。因为只有这个时期它们才会从城市外的沙海中爬出来。进入到这个废墟之中。就是为了废墟中随处可见的废旧钢筋。这些钢筋会提供给沙虫需要的金属元素。以便让它的产卵更加顺利。小沙虫更加强壮。

但是这个时期的沙虫也是最危险的。那几个捕猎者就是没注意这一点才会被吃掉。排卵期的沙虫拥有极大的攻击性,对所有试图接近的生物都会暴起发难。而它那特有的口器可以扩张成三米直径。里面的利齿足以让金属板在一瞬间被嚼烂。血瞳是眼睁睁看着那三个捕猎者被沙虫吃掉的。从他这个距离甚至可以听见沙虫咀嚼骨骼的吱嘎声和捕猎者的惨叫。但是他却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目光冰冷无情。

这是末世,道德情感什么的早就不存在了。所有生命都为活着而努力。

“索索索索……”前方传来怪异的声音,那只沙虫终于吃掉了一根废旧钢筋,满足的打了个嗝。它的外形就仿佛一只肥白胖胖的蛆虫,只有头部位置裂开个口子。一般情况下它都会潜藏在沙子中。只是今天它要进入城市废墟,才不得不将身体暴露在地表之上。

废墟的地面是水泥和钢铁的。就算沙虫也不容易钻透。

阴影下的血瞳依旧隐藏着气息。静静的注视着猎物。吃饱的沙虫会按照原路返回沙海。这就是他的机会。为了这一刻,他已经在沙虫来时的路上埋下了三十多根打磨锋利的钢筋。只要沙虫路过,锋利的钢筋就会划破它的肚皮。将它的内脏拉出来。

“索索索索……”沙虫还在发出那种怪异的声音,进食完毕的它终于开始返回了。慢吞吞的如同一只巨大的蛆虫,它一伸一缩的蠕动着,爬过的路上留下恶心的粘液。渐渐的,一点点接近血瞳的陷阱。

血瞳的呼吸开始急促。掩住口鼻的手也逐渐用力。另一支手上,一根被打磨锋利的钢筋被他牢牢握紧。手背上暴起根根青筋。

五米……

三米……

血瞳距离陷阱的位置并不远,所以他清晰的看到沙虫一点点接近,然后一点点的爬过他设置陷阱的地方。沙虫没有眼睛,所以它并不知道原本安全的来时道路此刻布满了如同犬牙交错的锋利钢筋。

“嗷!!!”

不断爬行的沙虫突然发出一声吼叫。猛的蜷缩起来。在那一瞬间,血瞳清晰的看到它的腹部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里面不断流出绿色的粘液。

是时候了!!血瞳猛的窜了出去。积蓄了五个小时的力量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让他如同一颗贴地飞射的炮弹。他的冲刺动作很怪,并不是如同常人一样的两腿奔跑。而是如同猎豹一样的四肢着地。这样的姿势不仅让他的动作更具爆发性,而且更为灵活。随时可以依靠双手撑地的力量做出变向。

这都是为了生存下来而做出的改变。血瞳比大多数人更容易适应,所以他到现在还活着。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在血瞳的冲刺下一掠而过。他已经来到沙虫的背部附近。因为他隐藏的极好,沙虫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但是出于本能,沙虫仍然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发出一声刺耳的怒吼。

就在这个时候,血瞳猛的跳了起来。

他知道沙虫即将开始本能的反击,从口中喷吐出腐蚀性极强的酸液。这种喷吐是全方位覆盖的。如果被酸液沾上那恐怕瞬间就会被溶解掉。

不过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刹那间他腿部的肌肉有力伸张,赋予了他爆炸般的力量。这一跳他居然足足跳出了三米多高。一下就踏上了沙虫的背脊。接着他一连三个窜越,手足并用的爬上了沙虫的脖颈。右手一扬,锋利的钢筋已经狠狠扎向沙虫的嘴巴上方。

那里赫然是一个肉瘤状的凸起。

“噗嗤!”一声,肉瘤被钢筋一扎而进,爆出大团的白浆。血瞳却毫不在意的扑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开始吞噬起来。这是沙虫的脑浆。肉瘤就是沙虫的脑,平时都会隐藏起来,只有在即将喷吐酸液的时候才会显露。为了得到这个情报,血瞳在黑市足足花了两块优质铜矿石。

“嗷!!”沙虫发出痛苦的吼声,拼命翻滚蠕动。可是血瞳的手指就如同钢爪一般深深的没入了它的体内。说什么也不放开。一边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一边尽全力让自己挂在沙虫的身上。就如同一只八爪鱼。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沙虫怎么努力也无法伤害到他,顶多因为挣扎翻滚的关系在他身上添上一些擦痕。

沙虫拼命的挣扎着,吼叫着,巨大的身躯在地上翻滚,激起大片的灰尘。同时口中吐出大量的绿色液体。这些液体一溅射到地上就冒出大量的白色雾气,将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大坑。

血瞳因为紧紧依附在沙虫身上的原因躲过了大部分酸液,但仍然在沙虫翻滚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了一点,顿时他身上的衣服就被腐蚀掉了,肌肤上传来烧灼的感觉。痛的他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抽搐。可是他已经死死的挂在沙虫身上,说什么也不放开。

在末世能活下来的人都要学会狠,不止是对猎物狠,对自己也一样。

血瞳知道沙虫的酸液虽然很可怕,但一点点沾染并不会将他溶化。顶多是疼痛而已。但如果他坚持不住掉下去,那么一瞬间就会被沙虫吞噬。

沙虫依旧剧烈的挣扎着,作为末世的生物,它的生命力很强。但是这场捕猎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在连续挣扎了十多分钟后,沙虫的动作终于缓慢下来,最终移动也不动了。当最后一丝生命的迹象从它身上消失的时候。血瞳从它的身上掉落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此刻他的早已是满身伤痕。背部更是出现了大片的腐蚀痕迹。但他依旧是毫无表情,顺手从隐藏处拖出一大包工具,开始对沙虫进行分解。

他和沙虫的搏斗持续了十多分钟了,血瞳不知道此刻会不会有人发现并赶过来。但是他仍然不想冒险。

末世的每一点食物都值得人去拼命。血瞳不想从捕猎者变成猎物。

第2节 击杀看门狗

血瞳的动作很快,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只沙虫,抛开无用的和被污染的部分。大概能剩下三十公斤左右的食材。再加上血瞳之前吞咽下的脑汁,收获还算不错。虽然这沙虫动辄数百公斤的自重相比算不得什么。但不要忘记了,这是末世,大多数猎物的肉质都是不可食用的。能够获得三十多公斤优质的食物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收获了。这在27号废墟避难所中也只有少数人才能获得的战果。

文章地址:/kehuan/27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