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们的末日

点击:
【第一集 浩劫次元】

第一章 浩劫次元

“当!当!当……”

子夜的钟声终于敲响了,半信半疑的人们不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视频上现场直播的女主持人不无兴奋地说道:“观众朋友们,玛雅人的历法已经被我们翻掉了最后一页。按照古代玛雅人的说法,我们已经进入了第六太阳纪元。”她似乎暗自松了口气,微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的世界并没有结束,那些有关于末日审判的预言,看来又一次被证实是谎言!现在请跟随我们的镜头,一起走上街头,去亲身体验一下新纪元里人们的喜悦心情。”

摄像机镜头不住的晃动,杂乱的街头画面出现在电脑显示屏上。我不是本地的土著,无法通过那些凌乱的镜头分辨出这一队采访组的具体位置,只见主持人随手拦住一对儿手举小红旗的青年情侣,现场采访道:“我们是XXX网的采访记者,请问二位对有关世界末日的看法如何?”

被采访的男青年抄着一嘴大连味儿的普通话说道:“什么世界末日,都是胡扯!那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造谣……怎么你们当记者的人也信那些无稽之谈?”

主持人被反问道无话可说,愣了一下才笑道:“我们只是就事论事,前些日子有关末日审判的说法被传递沸沸扬扬……”她还没有说完,被那男青年搂在怀里的女孩儿嘟囔道:“我可没你们那么乐观,古代人的科技水平虽然不是很高,可是并不是只有玛雅人那么预言,不同地域的古人都做过类似的预言……”

女孩儿的男朋友不以为然的笑道:“可是事实证明我们的先人们都错了,你看看,2012年12月21日已经过去了,现在是12月22日了。”估计这个家伙不敢过分的得罪他的女朋友,所以话说得很委婉。

他的女朋友却显然不像他那样乐观,说道:“别高兴的太早了,玛雅人的推算并不是那么精确,沿用到现在,应该有一天的误差。”

主持人显然被女孩儿的这种新鲜的论断吸引了,顺着女孩儿的语气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按照玛雅人的历法来推算,2012年的12月21日还没有来临?”

女孩儿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手机,说道:“现在已经过了半夜12点,真正是末日审判已经来了——12月22日。”

我端坐在电脑前,被女孩儿新奇的观点吸引了,正要思考一下其正确性,突然之间,耳麦里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冷不丁的把我吓了一跳,再抬头仔细去看的时候,一幕难以置信的情景正在视频里上演。

只见一名身穿深色羽绒服的人,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的,他扑在了被采访的男青年的身上,疯狂的撕咬着那男青年的脸。男青年的女朋友大惊失色,伸手去拉那怪人的胳膊,那怪人头也不回的反手一抓,就在女孩儿的脸上狠狠的抓了一把,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竟然硬生生的从女孩儿的脸上抓下来一块血淋淋的肉。女孩儿凄厉的惨叫,回手去捂脸,结果被那怪人顺手推了个跟头,跌出了镜头之外。

那男青年吃痛之下,奋力一推,把那怪人推了出去,结果把那怪人推到了主持人的身上。那怪人嘶嘶怪叫,一把抱住了主持人,一口就咬住了主持人的脖子,紧接着一道血箭就从他的嘴边射了出来。

我当时的震惊程度简直难以言表,我相信那些和我一样坐在电脑之前观看这段视频的人有着同样的震惊。我知道,那主持人恐怕都难以活命了,按照那道血箭的出血量和射出时的力道,我就算不是学医的,也猜得出来是颈动脉被咬断了,如果立刻止血,就会引起脑供血不足而引发死亡,如果不止血的话情况更糟糕,因为颈动脉距离心脏太近,血压也就相对的很高,用不了几分钟的时间,这个主持人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已经被弄的目瞪口呆的我突然意识到事情还没有结束,急忙瞪大了眼睛再去看视频,果不其然,那个疯子又扑向了摄影师。在那一瞬间,疯子的脸清清楚楚的占据了整个屏幕:乱发蓬松、双目红赤,暗红色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滴落,在双颊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印记,一张血盆大口张的老大,嘴里的血液一直流到了下巴。

紧接着视频就晃了起来,显然是摄影师正在奋力的躲避那疯子。猛然间镜头甩向了深邃的夜空,紧跟着一件女式皮草短裤出现在镜头里。看来摄影师已经仰面摔倒在了地上,而镜头上出现的皮草短裤,分明就是那女主持人的东西。

那个发疯的头颅又闯入了镜头,我不禁为那摄影师暗暗捏了一把汗。正焦急的时候,却见镜头之下猛的伸出来一条腿,把已经扑到眼前的疯子给踢的飞了出去。

画面上传来了众人的惊叫声,摄影师也晃晃荡荡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先低头去看他的伙伴,却见女主持人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脖颈间的血还在外流,只是出血量明显的减少了。摄影师一边大喊救命,一边伸手按住了女主持人脖子上的伤口。这个家伙有着很高的职业素质,这当口的,还不忘自己是个什么的,镜头上扬,视频上的画面继续追踪那疯子。

却见疯子已经冲进了人群,又抓又咬。大街上本来目瞪口呆的人群四散奔逃,片刻之后就都逃的远远的,只有一个倒霉鬼被那疯子按住了,不过那倒霉鬼显然也不是庸手,身材高大,一看就孔武有力,他情急拼命,和疯子扭到一起,不停的厮打。两个家伙搂抱在一起,在大街上滚成一团。那疯子虽然体型相对瘦小,不过力大无穷,几个回合之后就把那倒霉鬼按住了,不过那倒霉鬼不肯认命,尤自在那里做困兽之斗,虽然被咬的头破血流,鼻子也损失了一半,不过咽喉要害之处却拼命守护,不让疯子咬到。

我坐在电脑前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帮那倒霉鬼一把,可是鞭长莫及啊,我再有本事也不能把手伸到屏幕里面去啊!心里这个骂啊,警察呢?都它吗的死哪里去了?大连的街头治安不是号称全世界最好的么?怎么这个时候连个人影也没看见?正埋怨的时候,就见到视频的一角,有两个人影向这边跑来。由于大街上的路灯因为节日的关系,都被布置成了红色,所以相对的显得有些昏暗,直到那两个人影跑得近了,我才看明白是两名巡警。

我暗暗的松了口气,瞥眼看了一下时间,从事发到警察赶来,只过了三分多钟的时间,心里也对大连市的巡警们暗暗钦佩,心想刚刚自己真不该莫名其妙的责怪他们,毕竟警察队伍人数有限,不可能给每位公民都配备一位保安。

可是,等到那两名巡警跑到了跟前,我那颗稍稍放松的心又悬了起来!那是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女警察就不说了,身材像个模特是的,怎么看也和力量两个字无关。那男警察比女警察还矮了半个头,看上去虽然很精悍,可是这个头也实在太单薄了!连那大个子倒霉鬼都不是对手,这样两个瘦小的警察能有什么用?

我本人是名网络写手,审时度势是专长,也是爱好。

我还在估量双方的实力,那跑在前面的女警察已经冲到了面前,清秀的面庞颇有几分英姿飒爽的感觉,看起来英气逼人。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照例娇声喝道:“警察!别动!”那疯子根本不听劝,继续死命的掐倒霉鬼的脖子,倒霉鬼被掐的直翻白眼,舌头也伸出来了。

女警察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她使劲去掰开那疯子的手,可是她的力量明显不足,根本没办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不过这样一搅和,疯子却不干了,他突然扭过头来,恶狠狠的朝女警察的手臂咬了下去。

还好这个时候那男警察已经跑到地方了,别看他个子小,冲劲倒是很足,反映也快,飞快的把手里的警棍捅了上去,那疯子就一口咬在了警棍上。

我不禁赞叹这个男警察的应急反映真不错,那知道一个念头还没有转完,就见那男警察一个高儿跳了起来,手里的警棍也甩了出去。

由于镜头角度的关系,我并没有看清楚中间的过程,不过男警察的手缩回来的时候,我看清楚了,他的大拇指不见了,雪白的手套上只有四根指头。而原本大拇指的位置上,鲜血不断的涌了出来。

“碰!碰!”两声枪响!被甩到一边的女警察终于开枪了。子弹打穿了疯子的双臂,看样子是直接打断了骨头,被按倒在地上的倒霉鬼一下子把舌头缩了回去,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男警察也不含糊,忍痛扑了上去,把疯子推的趴在地上,再把疯子的双手反扣到他身后,用手铐子给拷上了。那疯子还在挣扎,张开大嘴把地面上的瓷砖啃下来了一块,几下就给咬成了碎片。那警察怕不保险,又掏出来一副手铐,把疯子的双脚也锁上了,然后才站了起来,摘下血红的手套,去检查手上的伤口。只看了一眼,身子就忍不住一晃,显然到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大拇指不见了。

女警察哭喊着叫了一声:“李严,你怎么样?”抢上来把那个被叫做李严的男警察搂在怀里,那关切的眼神让人看了心酸无比。她带着哭腔的拿着自己的对讲机呼叫总部支援。

我看的心胆俱寒,全身毛孔都树立了起来,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这么血腥的场面,就发生在我所居住的城市,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接下来的画面和我预料的差不多,120急救车呼啸而来,穿着白大褂的护工冲下车来,把倒霉鬼和女主持人都抬上了担架,连那男警察也一起被扶起来送进了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女警察和后续赶到的警务人员一起处理案发现场的取证工作,一直也没有正面出现在视频里,摄影师显然也没有受伤,不过好心的警察们还是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现场直播停止了,我在电脑前发了一会儿呆,有段时间我都错觉的以为自己在看好莱坞大片呢。怔了片刻,我急忙把页面掉转到某论坛的讨论区。现代科学的发达程度上玛雅人所无法想象的。刚刚那段视频之火爆血腥程度,恐怕是近几年来互联网上所绝无仅有的,一旦传扬开来,其震撼程度难以形容。而直播这一画面的某网站,毫无疑问,在短时间之内都会点击率暴涨,成为一大热门网站。

果不其然,视频连接下面的讨论区里已经有了上百条留言,有歌颂警察及时出现的,有大喊恶心想吐的,有倾心赞美女警察美艳漂亮的,有质疑警察用枪是合法还是不合法的……最恶心的是有两拨人,为了争论那枪是五四式还是六四式,而展开激烈的口水战,这个劝那个:“孩子,好好回家读读书再出来丢人。”那个回骂这个:“你管我叫孩子就显得你有学问啊?真不要脸……”甲说:“看那枪的外形是六四式无疑。”乙说:“六四式的手枪绝对没有那么大的出膛音。”丙就搅和稀泥,说那是五四式和六四式的混合体云云。然后大家又接着跑题,开始讨论装弹7发科学还是装弹8发更实用……最后居然一直扯到古罗马的弓箭威力比不上先秦时期的硬弩。

文章地址:/kehuan/27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