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末日夺舍

点击:
第一卷 末日降临

第1章 夺舍

秋雨潇潇,风越来越大。不时有枯枝残叶落在城市的沥青公路上,咔嚓咔嚓,打破寂静。

路灯昏暗,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两旁高大的建筑物隐于一片黑暗之中,几扇窗户的灯光如同墓地鬼火,昏暗隐约。街头巷尾的死角偶尔传来莫名的怪声,让人心悸发瘆。

高楼里楼道漆黑,没有照明,伸手不见五指。一间房门大大敞开,地上几滩污血,两人躺在上面,一个气息全无,另一个则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吞噬着空气,喘息着。

“呵呵……呵呵……”

“终于抗过来了,没有陨落,呵呵……”

活着的那人欣喜中自言自语,努力向大门挪动身子,伸出手,“砰!”关上房门。

“这凡夫的身体还真是纤弱啊,唉,管他的,能活着就是天大的机缘……”,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天地不出因果之中,造化、运数说到底也逃不过因果。小子,你安心去吧,你送我一副皮囊,我必帮你了却心中憾事。”

“李春?这名字很是平常,不显山不露水,我的名号也有一个春字,咳、咳……机缘啊,以后我就叫李春了!”活着那人背靠着墙,让自己舒服一点,自言自语中一阵猛烈的咳嗽,却丝毫压不住心中的喜悦。

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的人乃修真界巨擘,道号春真人,其修为已达到飞升的境界。

达到飞升境界,他的神识却越来越清晰感觉到虚空彼岸的另一界面,此界面模糊不清,但根据推衍有莫大机缘,纵然不是仙界,也好过修真界。

春真人自然抛开一切,横渡虚空而去。然而虚空中的凶险却是春真人所料不及,不可知的怪兽、空间坍塌、神秘死境……闻所未闻!春真人在耗费了所有法宝、手段后,无计可施,只有选择封闭神识,在茫茫的黑暗中漂泊。

春真人造化不差,没有陨落,还能成功夺舍一具皮囊寄身,堪称逆天了。至于身体,春真人……不,这时候该叫李春了。李春倒不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妥,终究还是一具人身,没有让他附在畜生身上,就已经很不错了。

李春闭目调息,理清身体经脉,完全掌控躯体。身体原主人是本地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生母早逝,自小跟随父亲,两岁时,父亲再娶,女方有婚史,带有一女孩九岁。第二年家中再添一女,一家五口。三年前的一次车祸,亲父养母不幸遇难。

大姐吴晓静,从母姓,自小就优秀,大学后考取警察,家里的顶梁,李春从小就怕她。特别是双亲过世,长姐如母,对他十分严厉。考上大学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老三李燕和大姐一样优秀,和李春虽有血缘关系,但从来就看不起这个二哥,只对大姐言听计从。倒是李春对这个三妹很有感情,父亲不在了,三妹是他在这个世界最为牵挂的人。虽然大姐对他很好,但面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姐,总有说不清楚的感觉。

李春从小到大,不调皮不捣蛋,也没有出彩的地方。小学、中学、本地一所介于一流、二流之间的大学本科,跟所有的芸芸众生一样,接下来寻职就业,娶妻生子,挣钱养家,生老病死。

但这世界变了!

2012年5月底,国外有报纸登载骇人听闻的“食脸者”消息,全世界一片哗然,惊呼生化危机到来。官方声称乃新型毒品所致,通过媒体辟谣,并加大对这种毒品的查处。开始所有的人都没有在意,抱着猎奇的心理关注此事,毕竟生化之类的事,只不过出现在游戏、电影里,现实社会怎么可能出现这种荒诞的事情?偶尔一个,不过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事情慢慢淡出媒体视线,不过,病毒并没有停止扩散的脚步,反而出现变种,愈演愈烈。官方每研制出一种疫苗,过不了多久,一种新型的病毒变种就会在世界的某个城市出现。这种互为矛盾,相互攻防的事态升温升级,弥漫全球,世界经济、秩序滑向深渊。

2016年,病毒终于从沿海城市扩散到了这座C国的内陆城市C市,所有的都变了。

城市中发现病源的大楼被封闭观察,虽有媒体、专家等出面解释,但随着封闭的楼房、路段越来越多,恐慌也蔓延到城市的各个角落。

有人信誓旦旦发现丧尸出没,只不过被及时赶到的警察清洗掉了;有人看见变异人一跳五米高,一掌掀翻出租车;有人看见人在天上飞,鱼在地上跑……总之,人心惶惶,什么最奇怪、最不可思议,就有人拿来说事。

各种末世论甚嚣尘上,国家动用警力,拘役了一批极端者,虽暂时掌控了局面,但整个社会体系风雨飘零摇摇欲坠,仿佛有一座火山随时爆发的感觉。

大学也发现了几例病毒携带者,接下来停课、封闭感染区域。校区封闭时,李春正好在校外网吧鬼混,被挡在了外面。他庆幸之余,返回大姐租的房子。

刚关上门,一转身,就有人很粗鲁地敲打房门,声音很大。他火冒三丈不耐烦打开房门,准备了一肚子的骂词还未出口,就被人扑到在地……

当他转醒的时候,人已经换了一个神识了。

估计他爆发了一个宅男最后的余勇,和一个感染者同归同归于尽,恰好被春真人捡了个便宜。

机缘造化微妙之极,他是一切努力之上的不可预计的流变。春真人自然也就既来之则安之,扮演起李春这个角色。

当然,为了和这具身体更加契合,必须顺应一下身体前主人的一些不经意的习惯,还要简单配合一下生活带来的种种惯性。简单说,就是要扮演好李春这个角色,不要穿帮。

李春思索片刻,拨通手机。

“喂,这里是C大学附近……这里发现感染者……”

“应该已经死了,好的,我不离开,等你们。”

时间不长,一伙人如狂风暴雨般的破门而入,杀气腾腾。李春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死死按在地上。

“我就是刚才打电话报警的人!”李春没有挣扎,嘴里大声喊道。

“不要动,我们是警察!”来人喊道。

一个喷头伸了过来,刺鼻的药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连按住他的俩人也不能幸免。

来人动作迅猛,各个操作环节更是熟练。一件类似收殓尸体的塑料袋铺在地上,拉链拉开,俩人将李春装了进去,拉上拉链,只露出脑袋。“哗啦啦”拉过一副担架,将他朝上面一放,扣上皮带。

“你们要干什么!我是活人,我没有病,没有感染!”李春这时才发现旁边所有的人都穿着生化防疫服,而处理那具感染体的动作过程,和处理他是一样,不禁大声喊起来。

“小子,还有力气叫?气色不错!有什么跟防疫站的医生说去。”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拉开殓尸袋拉链,手伸了进去。李春只觉得胳膊被什么利器刺了一下,便意识减弱,对手脚不能控制,昏昏欲睡。

“糟糕,难道夺舍不成,身体对神识有了排斥?”李春大惊。

“不对,刚才明明感觉有异物随利器进入身体,嗯……好像是一种药物,这可能是此界一种禁锢之术……”李春稳住心神,掌控神识慢慢抵消药物的侵消,试图沟通经脉,联系四肢,取得主动。

“咦?这家伙还有一点反应,没有晕过去?要不要再来一针?”担架被抬下楼,后面抬担架的人看见李春未完全失去意识,对旁边的一人说道。

“是吗?”旁边那人靠近李春,翻开眼皮,拿出一只小巧的手电筒晃了一晃,“还有一点意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的体制千差万别,上头规定一人只能一支药,还是不要自作主张好。”

“我是怕他被感染了,突然爆发,倒霉的可是咱们。”抬担架的人说道。

“没关系,还没有人能挣脱这几根皮带,快点下楼,几分钟,抬上车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查看李春的那人又仔细看看了担架上的皮带,说道:“不要多事,上头特别强调过每一个环节,估计另有深意。”

“什么深意?”抬担架的人问道。

“呵呵,怪我多嘴,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自己瞎猜,大伙就当没有听到好了。”说话的人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题,笑了笑。

一行人也不再多问,很快下了楼。

第2章 送进医院

楼下一大群全副武装的警察,戒备森严如临大敌,紧紧封锁住大楼,十几个身穿生化服的人在楼房四周喷洒消毒药水。楼前停着一辆军绿色救护车,车身经过重新改装,比正常车身要厚实很多,仿佛押运危险重刑犯的囚车。

担架被抬上车,李春的神识一直在努力尝试掌控身体。

“唉,这具身体太差了,根本没法疏通经脉。”他最后只得放弃。虽然他来到这个世界最多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但他仍然可以判断,目前还算安全,没有什么危险,如果要将他当作感染者抹杀,刚才就可以动手了。

救护车司机业务素质极高,在漆黑雨幕中速度极快,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李春被送进一间密封式的观察间,全身衣裤被拔了下来,此举令他大为光火,却又无可奈何。接着身上被插满各种电线,接上仪器。四五个人围着他,象看一件商品,不时还评价几句。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医疗设备了。”李春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神识却观察着四周的一切。他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夺舍时剥夺的记忆不多,为了快速适应这个世界,什么都得了解。

看得出这个世界与修真界完全不同,特别依赖强大的外力帮助,而毫不重视自身的修炼,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见一个武者,更不用说修真同道了。

虽然在剥夺的记忆中得知,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修真,但李春根本就不相信这具身体给他的信息。在修真界一般的世俗凡夫还不也是一样不知道有修真者?只有自身修为到了那个层次,才可能进入那个圈子。

“不过貌似到现在为止没有感受到什么灵气,不知道这个世界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是如此?照这样的环境……估计修行太难了。”

重新恢复往日的实力,在这个环境不太现实。也不知道他们要观察多久,还是等这一切结束后再说吧,眼下先试着梳理一下经脉再说。李春调用神识顺着人体的经脉游走,将不通、干涩、枯败之处,细细温养。

凡夫用意识,真人依神识,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神识乃生命之根本,神识不灭,肉身可重塑;神识消亡,肉身就只有化为虚空,尘归尘、土归土,变成滋养他物的养料。要不就被人炼成傀儡,受人驱使。

文章地址:/kehuan/28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