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电影之王

点击:
第一卷 烂片终结者

谁让大叔领盒饭,大叔让谁没饭吃……

第一章 领便当的龙套

大夏帝国立国至今已逾百年,太祖、太宗都是明德慎行的帝王表率,而当今圣上康德陛下更是将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理念发挥到了极致,对贪官污吏,庸官冗吏的打击可数华夏五千年之最。

越来越多的大夏科学家开始登上国际舞台,大夏的国民生产总值一度超越了韩国、泥轰,成为了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存在,表面上看去大夏帝国可谓是一派欣欣向荣,国泰民安,可大夏帝国的人口基数实在太大,国民生活水平距离欧美一线国家还存在着二三十年的差距。

在大夏帝国西南边陲的萨兰康省的中部腹地,屹立着一座规模巨大的城市——鹅城,鹅城的规模仅次于萨兰康省的首府——鸭城,人口超过800万。

不过诺大的鹅城经济却不太发达,由于没有什么矿产,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撑得起面皮的工业,巨大的人口基数导致兴旺的农业只能勉强自给自足,由于东部丘陵地势的特点,许多农民将粮食作物改种为了经济作物,其中尤以甘蔗为主,造就了地方特色产业——蔗糖,不过连续几年的市场竞争下来,没有资金没有改革意识的糖厂也不景气,面临着随时倒闭的风险。

资源匮乏、产业萧条的鹅城,胜在地处萨兰康省的三江交汇之处,依山傍水,建市悠远,人文旅游资源相当丰富,旅游产业几乎支撑了鹅城经济的半边天。

而自真实电影业大兴以来,人口密度极高的萨兰康省可算是成了大夏帝国中最为踊跃投身电影事业的头一号省份,而鹅城这个闲人奇多的城市,又成为了萨南康省中的佼佼者。那些混吃等死的市民们找到了一个赖以谋生的产业,出现了大夏罕见“举城当演员”的奇景。

除去那些混迹于演艺圈外的专业人士,破家的农夫、下岗的工人、退伍的兵卒、潦倒的手艺人、混街边的二流子,要饭的丐帮团伙,但凡有一丝想要改变命运的货色都积极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龙套演员,而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瞬间爬满了鹅城新区开发的写字楼,像铲垃圾一般地在市场上铲人,将一批批龙套演员纳入麾下,同样又像扔垃圾一般将一大批潜意识废渣们开除掉,譬如下面这位:

林念修今天心情很不错,他的儿子兼首席爱将林峰在刚刚下档的《大江湖》中不负期许,以超一等的潜意识,干死了剧本内定的重要配角之一(大陆架公司的当红小生)陈安河;林峰的关注度两日之内暴涨20多万,成为了《大江湖》众多龙套演员中的一匹超级黑马。

“裁员,狠狠地裁员,哈哈哈!”

林念修捏着手里的报表,手舞足蹈地冲行政秘书小张咆哮,金百花工作室在大夏影视圈儿浮浮沉沉了十三年,养了三千多名群众演员,马马虎虎凑凑合合地维持着经营,十三年啊,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换做别人早把公司打包出售,回家买几亩薄田当个田舍翁了。

林念修的坚持没有白费,林峰的横空出世让他老泪纵横,没想到这个小妾所生的庶子竟然拥有超级强悍的潜意识,加上优选的种子造就了俊朗的外表,不客气地说风靡万千少女那是指日可待,林念修感到春天来了,金百花有救了,他要崛起了。

广告、代言、走穴、出台的邀请就像闻到鲜血的蚊蝇般蜂拥而来,大夏传媒的八卦力量如同决堤的黄河涌向了金百花,林念修这几天每接一个电话就高兴好一阵子,金百花熬了十三个严冬,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了。

他拿起笔在报表上勾出前十个关注度最高的演员,再勾出十几个小领导的亲戚,他的亲戚,他亲戚的亲戚,然后把报表甩给小张,说:

“喏,通知其他人领盒饭。”

(您有一条新信息。)

张虎恩放下碗筷,摸了摸还在看动画片的女儿的小脑袋,冲父母说了句我吃饱了,便回到了卧室里,一分钟后,他穿着外套走了出来。

“阿虎,干嘛去?”

“公司通知加班。”

“哦,那早点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爸爸早点回来。”

听着女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张虎恩强装笑脸地与女儿告别,拉上防盗门后,他头重脚轻扶着栏杆从五楼走下来,他又失业了,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事到临头总有一些不甘。

他不努力吗?非也,进入《大江湖》后,他一直在努力地演好自己的群众演员,剩下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全部花在了长跑锻炼上,可演戏不是靠努力就能演好的,最重要的是,他的潜意识太渣,就是个逆来顺受的顺民。

自从十三年前新兴电影科技——真实电影的诞生,潜意识就成了一锤定音决定演员命运的唯一标准,所有通过脑波接入电影的演员,都会妥妥地失去现实中的意识,换言之在电影中,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演电影,而是按照剧本的初期设定通过潜意识来演绎自己的另一段人生。

就因为这个坑爹的潜意识,多少当红明星一蹶不振。

在普通电影中一直以塑造高大全人物形象而出名的易方达,在第一部真实电影《英雄血》中,一开场就被庞大的厮杀场面吓屎了裤子,尽管制片方给他开了无数BUFF,派了无数忠心耿耿的龙套去为他挡刀,甚至连公司老总都亲自上阵为他摇旗呐喊,易方达还是像惊慌失措的小鸡子一般死在了乱军的践踏之中,成为本片最早领便当的一号男主角,同时也开启了大夏电影业一发不可收拾的历史巨坑路程。

一向以忠诚、顾家、讲原则、有担当等正面形象出现在电影中的何凡,一进入真实电影《白领丽人》后就变身为狼,利用身为公司老总的职权乱搞男女关系,几乎把办公室里的美女全都睡了一遍,一部好好的青春励志片被他搅成了色情伦理片,引来影迷的口诛笔伐、旗下粉丝们集体倒戈,何凡的个人博客变成了臭不可闻的大众茅坑,电影下档后何凡被公司解约,成了又一批倒在真实电影屠刀下的标志人物。

当红玉女袁媛媛虽然有被“大夏第一编剧”于麻麻强力捧红的嫌疑,不过在普通电影中的表现也算差强人意,一进入真实电视剧《女神之战》后,就开始了她的作死历程,各种扭曲夸张的表情,各种憋出屎都憋不出大招的尴尬,各种被打翻在地狂踩胖揍的被虐表现,只能让于麻麻也不得不承认“美则美矣,可惜潜意识太差,哎,只能再让她拍普通电视剧了。”

不得不说自从真实电影出现后,电影圈儿的革命就开始了,普通电影原本还想靠着低廉的价格,热闹的氛围和舒适的环境与真实电影抗争,经历了三次电影战争之后,普通电影完完全全被揍趴下了,各大电影院倒闭的倒闭,转行的转行,只留下一地鸡毛的普通电影成了收藏品,进入了大大小小藏家的藏室内。

而电视剧就像小三儿一般立刻举旗倒戈,真实电视剧已经逐渐取代了普通电视剧的地位,成为了大夏下午连播场、八点黄金档、十点海外场、十二点午夜场和三点肥皂场的座上宾。

这里不得不说人都是自私的,最善看别人的隐私,看他人在电影中出洋相丢丑才能获得最大的自我满足感,许多老百姓有事没事儿就把“看上去人模狗样,其实骨子里还是一坨臭狗屎”挂在嘴边,那些前明星们在真实电影中的丑陋表现成为了广大汉民们阿Q精神的最佳食量。

三年之内,前明星们可算丢尽了“明星”两个字的脸,大众们纷纷改明星为明猩,追猩族们自称耍猴的,追着他们去看洋相,弄得明猩们视真实电影为龙潭虎穴,轻易不敢涉足。

有退路的前明星们纷纷转型,不演电影改唱歌,嗓子不行改跳舞,不能唱不能跳的不是还能去当娱乐节目的主持人嘛?如果连口才都没有,那敢情好,去大夏购物当个兜售狗皮膏药的媒子总行吧。

没什么退路的就惨了,有张脸有块好体格子的还能卖肉卖灵魂,丑角、笑星们则只能混迹于茶馆儿、农家乐,博人一笑混口饭吃;而靠着关系上位的则更惨,没钱就没关系,没关系就回家吃自己。

随着季福庆、杜岸策、万丝雨、肖登轩这些大腕儿们一批接一批地倒在各种类型的电影中,制片方终于放弃了被旧时代抄红的明星们,开始培养自己的草根明星。

一些潜意识强大的新人逐渐在真实电影中凸显,一批新兴的明星逐渐占据了主流媒体的平台。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些明星的脚下,践踏的是无数前辈们的尸骨。

相比新兴的明星们,群众演员的日子就过得不尽人意了,和当年那些跑横店,混北影厂的前辈们一样,他们也是消费品,不过稍微值得欣慰的是,比起前辈来说,他们至少不愁没电影演,混个温饱没多大困难。

像张虎恩这样的群众演员很多,特别是真实电影向着国际化接轨演变之后,一些大型的史诗电影追求真实性和多元化,就需要世界各地的演员参演,正所谓全世界人民是一家,全太阳系人类荣辱与共,地球和各个殖民地的群众演员数量也呈几何倍增,一年破10亿,10年破百亿,而且随着“演员群众化,群众演员化”运动的推动,演员无门槛入职的原则得到世界各国和殖民地的认可,无论年纪、身份、性别的人都可以成为演员,除了脑波思维无法正常运作的人,几乎人人都是演员。

好比一个吃饱了没事干的老头,如果愿意演电影,就可以在公用电影演绎吧(简称公演吧)花费一定数量的信用点数,查看电影档期,有档期合适且未满员的电影就申请参演,当然角色肯定是龙套,有些时候连龙套都算不上,只能算是电影中的背景而已。

如果在公演吧演的好,又有一定的关注度,就会被金百花、大陆架这类的中小型工作室看上,拉入专业电影的范畴,从底层开始一步步往上爬,通过不断地厮杀和竞争最终成为闪耀的电影新星、彗星、流星等等。

第二章 从头再来的龙套

张虎恩就是在公演吧被金百花工作室看中的,怀揣跳跃的野心加入了工作室,如今奋斗了三年,又回到了事业的起点,他一脸茫然地走在前往金百花工作室的路上,看着大街上川流不息地为工作生计忙碌的人群,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

总之先找到金百花工作室闹事没错的,虽然我们签的是短期合同,但终归有个合同,像这样将咱们这些群众演员当垃圾一般踹掉的态度实在让人愤怒,而且业界不是有这么个说法“即便是无理取闹,只要能吓着人,就有利可图。”

文章地址:/kehuan/28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