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使徒的逆袭

点击:
2611年,肖阳高考结束后第三次申请院校失败,如果第四次失败就意味着他要复读了,八月末的某一天他意外的接到了一封邮件,至此命运的轮盘再一次开始转动!
这是叛逆少年成长的曲谱。
这是懦弱少年与命运抗争的旋律。这也是许多被命运愚弄者的笑话。
肖阳的少年时代已经终结了,但他被命运的玩弄戏耍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失落的叹息不过只是楔子而已——《第一卷:失落的世界》
2617年,又一个夏日,从这一刻起他的世界开始坍塌,看似已经停止波澜的水面,其下正在缓慢的破碎荡漾。 ——《第二卷:破碎的世界》
2619年,渡过孤独成长岁月,以及鲜血渲染的青春,肖阳的眼眸中再也无法印入光辉的色彩,在世界虚假的和平之下,某些人的人心已经是按耐不住诱惑,疯狂者即要展开疯狂的屠戮。——《第三卷:美丽的世界》
2620年,当那抹夏日的光亮再次曝晒人心的时候,在与肖阳有关的故事短暂终结的时候,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中,那名英雄也终于要进入他的宿命,或是改变世界,或是被世界改变。——《第四卷:白色的旋律》
更多精彩尽情关注《使徒的逆袭》演绎的纯机甲的斗争!

第一卷 失落的世界

第一章 十六岁的记忆(上)

题记:如果那一天世界依然寂静。可惜没有如果。

公元2611年8月14日。

近夏的半晚,夜色还没有完全的沉寂,天光灰白。一名少年在缺少光亮而完全消弭在黑暗的屋室中对着电脑的显示器疯狂的敲打着键盘和鼠标。

“你们就是一群白痴!”少年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字,片刻之后刷新的屏幕上就有了回应:“擦,你不白痴,你那么厉害,你一个人去消灭他们!”

少年看到有人对他的谩骂后,嘴角撇了撇,用手推了下自己的眼镜,然后在键盘上敲击“哥们这是12对12个人的游戏,如果你们都听我的指挥下局我保证能赢。”

“擦,你他妈的都不连语音,光打字还他妈的指挥呢,来了敌人第一个爆你头!”

“不敢连语音不会是MM吧?”

“MM,做我的老婆吧……”

“M你妹!老子这就连语音,指挥你们这群猪!”少年也些愤怒,伸手拿起了耳麦戴在头上,鼠标点击了下连接语音的按钮。

“您确定要连接语音吗?”电脑弹出了对话窗口。少年犹豫了一下,右手抬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目光向桌面上的小闹钟瞧去。“七点三十二分,还有两分三十秒恶魔才会出现……有点冒险啊……”想起恶魔的脸庞,少年嘚嗦了一下,理智终于战胜了愤怒,少年把鼠标指针向取消连接的按钮上移去。

“你他妈的快点准备,连个语音都这么墨迹,跟个老娘们似的。”

少年大怒,随口就骂道:“你他妈的才老娘们呢!”这句话刚说出口,少年的全身不由得就抖了起来,连忙起身来到门边附耳倾听外边的动静,直到隐约的听见断续的水流声才略微安心长叹一口气,目光再次回到了那只猪鼻小闹钟的身上。“七点三十三分……恶魔马上就要过来了……”少年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猪鼻身上的秒针走足了五个刻度后,愤怒的魔鬼又被冷静的天使击溃。少年垂下头叹了口气,回到电脑前坐下,可当他在抬起头看到屏幕上那不可数的刷屏谩骂后,愤怒的魔鬼使出了必杀技直接将冷静的天使K.O.掉了。

“草啦,不管了,一分钟,在一分钟内消灭敌人!!”少年抓起耳麦,毫不犹豫的点击了两次连接按钮,然后点击了开始游戏。

这是一款老牌的在线FTS第一视角射击游戏。地图读取之后,人物刷新完毕,少年轻声的咳嗦了两声,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匪徒A,B,C用机枪冲A点大门,匪徒D坚守阵地,剩下的匪徒全部换冲锋枪冲A点安包!”

“草,你这个狗屁战术,让我看家摆明就是让老子当炮灰,前几局那帮孙子冲的多猛?在家摆明是必死无疑,你耍老子呢?”匪徒D的尖嗓音从耳麦中传了出来,微微有些刺耳。有了这个第一个耍无赖的家伙,其他匪徒也嚣张的抱怨起来:“让我冲A点大门?鬼知道那大门后多少条枪管指着呢,草的!”,“什么狗屁战术,放弃B点?哪怕有人去B点骚扰下也好啊!”“大家别听这个狂小子的,跟我走A小道!”……

少年听着这些人纷纭的语调,头都有些大了,真想破口大骂,可是又不敢骂出太大声,郁闷之极,眼角的余光看到桌面上的猪鼻的秒针已走过十个刻度,心中大为急躁,“好了,别吵了,我留守看家,其他的按计划不变,听我的就能赢!快点出发吧,一会警察扑上来把咱们都堵家里了!”众匪徒个自称是,更换好枪械便冲出了基地。少年更换好狙击步枪,找个小角落藏好,然后目光看了下屏幕左上角的雷达地图,不由得火往上撞,冲A点大门的只有一人,有三人向B方向去了“你们这一群猪!完了这局输就输你们手里了!”

“听你的才输呢,小屁孩还没变声呢吧,哈哈……”尖嗓子的笑声才笑道一半就被一声清脆狙击步枪声打破,再也没有了声音。随后B点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短暂的激烈枪声,便再也没有了动静。少年扫了眼雷达上B点方向的三个叉号,叹了口气,“还好没有猜错。”他喃喃自语,其他人从耳麦上也听不出什么来,都以为他在抱怨什么,没有理会,只不过在心中对少年的指挥多信了两分。

少年不敢大意,藏在老家基地里对着B点道路打开了狙镜,片刻之后就有两名敌人从道路的掩体后慢慢显出了身形,如果现在开枪的话少年肯定会一枪打死一个,可是少年并没有着急开枪,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两名敌人的靠近。

那两名警察从B点冲过来后,先后分别杀了一人自是洋洋得意,想从B点突破后包抄匪徒的后路,绕过掩体后,没有发现什么敌人,警惕性也放松了很多,便开始大摇大摆的向A方向包抄而去,而此时,少年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等两名警察接近他10米左右远的时候,他飞快的跳出角落,开狙镜开枪“嗙”!灭掉一个!另一个警察楞了一下,举枪便要扫射,可惜就在他发愣的那一个瞬间,少年已经切换好了手枪,对着那人的头颅就射出了子弹,“嘣”,那名警察爆头而死。

这一次的交锋原本已应该结束,可是B点道路上的掩体后突然又窜出一人来,距离少年还有70多米的距离就开始了射击,这名警察实在是够阴险,先让自己的同伴探路,同伴遇到危险后也不马上露面,而是等到交火结束后希望自己能捡个什么便宜,可惜他千算万算他也没有想到,他的伙伴并没有来得及开一枪,对方还是满血,那么远的距离就扫射,流弹擦中了少年,少年的生命值降到了79。

少年的心中微惊了一下,这名警察实在是够狡猾,弄得自己有点措手不及,他连忙便向A点方向跑去,跑出了转角便停在了墙角后面。

那名警察确定自己的扫射对对方造成了伤害,打的那匪徒抱头窜逃,肯定是生命值不多了,念到此处,心中大为振奋,加快了脚步便追了上去,可惜刚转过墙角,迎面就是一把冰冷的手枪和一颗炙热的子弹。

“嘿嘿,怎么样尖嗓子,看到本大爷的厉害了吧,嘿嘿,猪你叫啊?嘿嘿……”少年得意的嘲讽道。这块射击游戏设计的十分巧妙,当玩家被敌方击毙之后,系统会自动屏蔽玩家的语音,并且锁定键盘输入,从而完全的防止了报点作弊的问题。与此同时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一个留着黄色小辫子的年轻人对着电脑屏幕气的正七窍生烟,原本俊秀的面庞也变的扭曲,“啊!!我要宰了这小子!啊!!”

“别他妈的大惊小叫的!”一名留着齐肩长发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年轻人的身后给力他一个爆栗。“这小子有点意思,决策能力很强啊,不过跟我比还差了太多……”

“是差的太多,你的都是负值。”一声清脆的女生传了过来,惹得齐肩长发的少女怒气爆升,她扭过头对向生源的少女大喝道:“你他妈的说什么?你个三八!”

那少女留着同样的齐肩长发,只不过那头发皆为银白的颜色,但她的模样与正在暴力的少女极为相似,仿诺双胞胎一般。

银发少女完全无视黑发少女对自己的谩骂,起身离开面前的电脑,然后进行了个标准的九十度转身,眼角撇了一下正在张牙舞爪的黑发少女,然后直接闭上了眼睛,大步而去。

“你个欧巴桑……”黑的少女对着银发少女的背身捏紧了拳头发出了“咔吧,咔吧”的脆响,眼神中燃烧器了愤怒的火焰,片刻之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了一丝嘲讽:“嘿!白毛女,你也不自认射击与决断无敌吗?怎么也被爆头输掉了?哦,不一定是被扫射死的,嘿嘿”她一边说着一边模仿的做出了各种夸张的表演“哦,哦,不要,不要射我,哦,哦不要……哈哈,一定就是这个样子!”

银发少女的身子顿了一下,转了过来。黑发少女的表情由愤怒变为得意,“怎么样让本大小姐说中了吧?哈哈……”

“你真的很无聊哦,男人婆。”银发少女表情平静的讲完这句话后便在不停留转身而去。

“啊!!你个白毛女敢说我是男人婆?我哪一点像男人?喂,混蛋你给老娘站住!”黑发少女有些歇斯底里,搂起袖子,便要追上去去银发少女展开肉搏。

“哪点像女人……还不承认自己是男人婆呢……”梳小辫的男子双手捂住了刚被爆栗的脑袋轻声的嘟囔着。

而黑发少女刚迈出半步就定住了身子,黑色的瞳仁因为愤怒的充血而变的猩红,“阿修,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在背后讲我的坏话……别人讲也就算了,我听不清楚,可是你这个尖嗓子真的是让人不想听清楚都不行啊……”黑发少女慢慢的转过了身子,猛的一抬头眼睛之中闪过一道凌厉白光,吓的梳小辫子的阿修蜷曲着身子不停的嘚嗦,“……那么就让老娘我帮你在涨点记性吧……”

“啊!不要啊,黑莲我错了,放过我吧!呜……啊!轻点啊黑莲,你忘了我们曾经在小树林里的那段誓言了吗?啊……我错了,我不说了,你放过我吧……呜呜……不要打我英俊的脸蛋啊,马上招收新学员了,我还指望这张脸认识些新的MM呢……哇,别打了,呜呜……”

两分钟之后。别称做黑莲的少女常舒了一口:“呼,总算是出气了。”

“呜呜,总算是结束了,呜呜……”阿修鼻青脸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当他再次坐到电脑前的时候,惊讶道:“咦,黑莲,我们赢了。”

文章地址:/kehuan/28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