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神级天才

点击:
一个从小便靠捡破烂为生的少年,饱受着别人的白眼和嘲讽,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天才!
——他无意间获得一台电脑,于是计算机行业的基本格局被改变,整个黑客界因他而翻起了惊天巨浪!
——他画了两幅画,名为《蒙娜丽莎姐妹的微笑》,世界上的名画鉴定机构居然全都认定这两幅画出于达芬奇之手!
——他创作了四张歌曲专辑,一经发布便被誉为“不可超越的经典神作”!他也被全世界的狂热歌迷称为“魔音大帝”!
——他就是风笑天,一个被所有人称之为“神”的男人!

正文

第1章 捡到宝了

1990年的三江,冬天的清晨——说是清晨有点不合适,因为现在才凌晨四点,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当许多人还在温暖的被窝里熟睡的时候,风笑天却已经起床了。

风笑天是一名孤儿,在他六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出车祸过世了,随后他跟着奶奶生活,奶奶是一个很和蔼可亲的人,为了这个最疼爱的孙子,她每天都会早起捡垃圾,以维持这个家庭的生活,可惜的是,五年之前,年事已高的奶奶也染病去世,所以这个家目前剩下的就只有风笑天了。

风笑天并不是没有亲戚,但是那些亲戚们都比较冷漠,即便在风笑天的奶奶过世的时候,他们也没来看一眼,做人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毫无亲情可言。

很小的时候,风笑天就学会了独立,跟同龄人相比,幼小的年纪就丧失了父母,这让他一夜之间就变得懂事了,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色彩,全都是灰蒙蒙的。

“呼——”

风笑天从床上爬起,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他刚掀开被子,被子里面的热气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风笑天穿着破旧的秋衣,上面的补丁相当多,即便如此,风笑天也是十分珍惜的,因为这是他仅有的两套秋衣之一,虽然这两套衣服都是他爸爸留下来的,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肥大,但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能够有秋衣穿就已经很不错了。

风笑天迅速地穿好外套,军绿色的外套很破旧,但却很保暖,里面都是毛茸茸的皮毛,穿好外套之后,风笑天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用冰冷刺骨的冷水洗漱完毕之后,风笑天就拎着一个蛇皮袋出门了,他要去讨生活——也就是捡破烂。

风笑天今年十四岁,捡破烂对他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的一件事,几年以来他每天如此,不管刮风下雨,他从未间断过,因为若不如此,他就没有了生活来源,那可是要挨饿的。

风笑天从蛇皮袋里拿出黑乎乎的棉手套戴上,锁好房门之后,他就迈开大步往街上走去。

外面很黑呼呼的,这个年代即便有路灯,也不可能整晚亮着,居民的用电尚且不能满足,哪里还能这么浪费呢?

风笑天摸黑往前走,很快他就来到了第一个垃圾堆跟前,风笑天蹲下身子在里面翻找着有价值的东西,虽然看得不大分明,但他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也能大致察觉到手里摸到的东西是什么,哪些东西能卖钱,哪些东西可以留着自己用,风笑天都是一清二楚,很快地,这个垃圾堆就被他扫荡完毕,他只收获了两个空酒瓶,看来今天的出门彩不大好。

风笑天继续往前走,每路过一个垃圾堆,他都会停下来重复翻找的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里的蛇皮袋慢慢鼓了起来,等到早上六点半,蛇皮袋终于装不下任何东西了。

风笑天心满意足的背着满满当当的蛇皮袋往废品收购站走去,沿街靠近菜市场的高坡下面,就有一家废品收购站,这是风笑天出售破烂的老地方,当风笑天背着蛇皮袋来到门口时,这里的老板正蹲在院内的墙根下刷牙。

风笑天推开院门走了进去,脸上笑道:“李伯伯,这么冷的天您都起得这么早啊。”

风笑天嘴里的李伯伯是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头发乱得像鸡窝,胡子拉渣的,别人都称呼他为老李,至于他的真名,倒很少有人知道。

听到风笑天的话,老李漱了漱口,然后站起身笑道:“我哪里早了?你不是比我更早吗?小天,你先等等啊,我洗把脸就出来。”

老李说完就走进了屋里,风笑天答应了一声,把自己一早上的收获倒在地上,紧接着他就分门别类的把这些东西整理好,等到老李出来,他就笑道:“李伯伯,您过来称一下吧。”

老李闻言笑着点点头,他手里拿着一杆秤,先把风笑天捡来的废旧纸盒和报纸捆扎在一起,上秤称完之后他就说道:“废纸一共五斤四两,五分钱一斤,五五二十五,四两就是两分钱,加起来一共是两毛七。”

老子说完就把废纸放到一边,紧接着就拿起一口破锅,称完之后他就说道:“这口锅两斤半,按照三毛钱一斤计算,二三得六,半斤就是一毛五,加起来一共是七毛五——再看看这些塑料……”

老李的业务很娴熟,三分钟不到就清点完了风笑天捡来的东西,计算出价钱之后,他就笑道:“小天,你今天的收成不错啊,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一共是一块六毛三,这是钱,你拿好。”

风笑天接过钱,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口袋保管好,这才笑道:“多谢李伯伯,您先忙着,我走了啊。”

风笑天说着话就转身往外走,可是在经过院内堆着的废品时,他的目光就被其中一台古怪的铁盒子吸引住了,只见他停下脚步,低着脑袋仔细地打量着这个铁盒子,乌黑的眼珠一动不动。

老李见状笑道:“这件东西是我昨晚从大学城那边收回来的,是一个门卫卖给我的,他说这是……是什么来着?——好像是学校淘汰下来的什么设备,我也搞不懂。”

风笑天闻言开口道:“李伯伯,您买这个东西花了多少钱啊?能不能……把它卖给我?”

风笑天此刻有些兴奋,因为他知道这个铁盒子究竟是什么,这种东西他只在书本中见过,现实中还是头一遭看见。

老李闻言眨了眨眼睛,有点不解的问道:“小天,你要它干嘛?我看它就跟废铁差不多,所以回收的时候是按照废铁的价格计算的,一共是……两块一吧?怎么?你真想要?”

风笑天闻言点点头,他压抑住内心强烈的激动,嘴里说道:“李伯伯,能把它卖给我吗?”

风笑天怕老李提价,所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缓,老李看了看风笑天,又看了看这个铁盒子,过了一会儿他才笑道:“卖给你也行,不过这可是我从大学城拖回来的,二十多里路费了我不少劲呢,这样吧,我加收一点辛苦费,收你两块五好了,你看行么?”

风笑天闻言装出犹豫的样子,迟疑了一下他才从口袋里掏出钱,数好数目之后,他就把钱递到老李的手里,嘴里说道:“李伯伯,这是钱,您点点吧。”

老李小赚了一笔,连连笑道:“不用了,小天你什么时候算错过?”

老李脸上乐开了花,收破烂本来就是低买高卖赚个差价的活计,这个铁盒子是跟其它东西一起运回来的,说花费了不少力气,这完全就是提价的手段,两块一买来的东西卖了两块五,按照收益比率计算,还是很可观的,老李经营此道多年,对此自然是很清楚的,也难免他会高兴了。

高兴的人大都有些忘形,只听老李接着说道:“小天啊,跟这个东西一起收回来的还有另外两件东西,你想不想要啊?”

风笑天闻言眼睛一亮,不过很快他就装出迷糊的表情说道:“哦?还有东西?能让我看看吗?”

可能老李还想在风笑天身上赚一笔,所以他显得很热情,只见他笑呵呵的说道:“东西在屋里,你跟我一起进去看看吧。”

风笑天跟着老李往屋里走,心里已然猜到了那两样东西是什么,不过他脸上却不动声色,等到老李指着屋内的两样东西对他说话的时候,风笑天已经听不到任何言语了。

——这是一台电脑,外面的铁盒子是电脑的主机,屋里的两样东西一个是电脑显示器,另一个自然就是键盘了。

这个年代,电脑在国内相当罕见,许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东西,不过风笑天却对其知之甚祥,因为他在捡破烂的时候捡到过一本书,这是一本关于电脑知识的书,书名叫做《电脑程序语言与编程》。

风笑天还是个少年,对于新鲜事物自然是十分好奇的,当他捡到这本书的时候,立刻就被书名牢牢吸引住了——电脑?这居然是一本讲述电脑知识的书?

这本书最终被风笑天保留了下来,每天晚上他都会翻看,对于电脑这个神奇的东西,他的好奇心早已达到了顶点,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电脑究竟是怎么执行指令的?人们又是怎么赋予电脑这种神奇能力的?

经过风笑天的学习,他终于明白了这里面的道理,对于电脑编程,他在理论上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今天看到电脑主机,他那种强烈的好奇心瞬间就被提升到了顶点,如果能拥有一台电脑,岂不是可以从理论转为实践了吗?

第2章 一台崭新的电脑

老李看到风笑天盯着电脑显示器发呆,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天,你这是怎么了?”

风笑天察觉到自己失态,于是“哦”了一声,打着掩护道:“我觉得这两样东西有些奇怪,李伯伯,您知道它们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老李哈哈一笑道:“我就是一个收破烂的,哪能知道这些玩意?怎么样?你想不想要?”

风笑天转了转眼珠,然后说道:“这……您想卖多少钱呢?”

老李看了看风笑天,又看了看电脑显示器和键盘,踌躇了一下他才开口道:“两样东西一共……一共十五块钱,你看怎么样?”

风笑天听到这话心里立刻就琢磨开了:看老李这样子,只怕他收购这两样东西根本就没花什么钱,键盘属于塑料,能有多重?至于显示器……他又不会用,留在他手里能干嘛?既然如此,我可得好好压一下价格了。

其实风笑天早就知道自己已经捡了天大的便宜,这个年代的电脑价格相当昂贵,没有几千上万想都不用想,不过……既然已经捡到便宜了,为何不捡得彻底一点呢?

风笑天打定主意,立刻就装出可笑的表情,嘴里哈哈一笑道:“李伯伯,您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两样东西怎么能开出这么高的价钱呢?——先来看这个塑料,拿在手里没有三两重,上秤称能值多少钱?再看这个东西,它虽然看着像电视机,但却又不是,拿回家只能对着照照镜子,不然还能干嘛?”

文章地址:/kehuan/28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