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崛起于武侠世界

点击:
作品相关

叶孤城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叶孤城,这位号称剑仙的人物在这片广阔的江湖上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叶孤城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他为人所知的就是,他会天外飞仙,他可以杀掉任何他想杀的人。这样一位不世剑手,孤傲王者,与西门吹雪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的出手都绝不留情的,因为他们的剑法,本都是杀人的剑法;他们都喜欢穿雪白的衣服;他们都不饮酒,甚至连茶也不喝,只喝清水;他们都是非常孤独,非常骄傲,非常寂寞,只有陆小凤这一个朋友。唯一不同的是,西门吹雪选择「诚于人」,叶孤城选择「诚于剑」。

和武侠的其他很多人物一样,叶孤城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当然他也没有将来。而与陆小凤传奇中的很多男配角不同的是,叶孤城虽然死的早,但是他的戏份却特别重。很多人像花满楼、老实和尚、司空摘星、木道人等等,甚至连一个特写镜头都很难得。也许,叶孤城注定是一个不甘于做陪衬的人。不甘于做陆小凤的陪衬,不甘于做西门吹雪的陪衬,不甘于做任何一个顶尖人物的陪衬。

叶孤城在小说中第一次出现,是在陆小凤夜探平南王府之时,当时陆小凤险些丧命在他那招著名的「天外飞仙」之下;而叶孤城显示出的冷酷、孤傲、寂寞,也正与西门吹雪相同,「他们的人也都冷得像是远山上的冰雪」,陆小凤觉得:他们都是非常孤独,非常骄傲的人。他们对人的性命,看得都不重——无论是别人的性命,还是他们自己的,都完全一样。他们的出手都是绝不留情的,因为他们的剑法,本都是杀人的剑法。他们都喜欢穿雪白的衣服。

但叶孤城是个骄傲的人,所以一向没有朋友,有没有朋友我并不在乎,可是一个人活在世上,若连对手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寂寞。

西门吹雪在杀了苏少英时,曾感慨:「你这样的少年为什么总是要急着求死呢?二十年后,你叫我到何处去寻找对手?两个同样孤高、寂寞的人,同样是以剑道为性命的人,对他们来说,「剑道」其实就是「性命之道」,是他们身心性命的安顿之处。西门吹雪隐遁。南海孤岛,叶孤城幽居平南王府,欲探求「剑道」;殊不知「剑」是「入世」的,故其「道」仅能于人间世的历练上探求。于是他们飘然而出,踏临人世,藉两柄寂寞孤冷的剑,相互印证。

陆小凤一直不愿,也不懂「决战」的发生及意义,但经由一句,「正因为他是西门吹雪,我是叶孤城」,陆小凤哑然无言:

这不算是真正的答复,却已足够说明一切。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命中注定了就要一较高下的,已不必再有别的理由,两个孤高的剑客,就像两颗流星,若是相遇了,就一定要撞击出惊天动地的火花。这火花虽然在一瞬间就将消失,却已足以照耀千古!

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大宗师,不但世间仅能有其一,而且也唯有藉其交迸出来的火花,才能照亮「道」的途辙。「既然生了叶孤城,为什么还要生西门吹雪」?因此,此战势在必行,这已是追求「剑道」者的宿命。

这场两雄相遇的宿命决战,从《绣花大盗》牵引而下,「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地点在天子驻跸的紫禁城之巅(太和殿屋顶);时间选在凄迷的月圆之月。无疑,这极富传奇的意味,也极富「剑道」与「人道」的省思。

叶孤城最后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不是他的剑法比西门差,只是学剑的人死在高手的剑下,岂不是了无遗憾呢。

在紫禁之巅下观看的人都是当时一等一的高手,却只有陆小凤看见了他们的剑。就在下面的二十个变化间,叶孤城的剑必将刺入西门吹雪的咽喉。

二十个变化一瞬即过。

陆小凤指尖已冰冷。

现在,无论谁也无法改变西门吹雪的命运,陆小凤不能,西门吹雪自己也不能。

两个人的距离已近在咫尺。

两柄剑都已全力刺出。

这已是最后的一剑,已是决定胜负的一剑。

直到现在,西门吹雪才发现自己的剑慢了一步,他的剑刺入叶孤城胸膛,叶孤城的剑已必将刺穿他的咽喉。

这命运,他已不能不接受。

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忽又发现叶孤城的剑势有了偏差,也许只不过是一两寸间的偏差,却已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这错误怎么会发生的?是不是因为叶孤城自己知道自己的生与死之间,已没有距离?剑锋是冰冷的。

冰冷的剑锋,已刺入叶孤城的胸膛,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剑尖触及他的心。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刺痛,就仿佛他看见他初恋的情人死在病榻上时那种刺痛一样。

那不仅是痛苦,还有恐惧,绝望的恐惧。

因为他知道,他生命中所有欢乐和美好的事,都已将在这一瞬间结束。

现在他的生命也已将结束,结束在西门吹雪剑下。

可是,他对西门吹雪并没有怨恨,只有一种任何人永远无法了解的感激。

在这最后—瞬间,西门吹雪的剑也慢了,也准备收回这一着致命的杀手。

叶孤城看得出。

他看得出西门吹雪并不想杀他,却还是杀了他,因为西门吹雪知道,他宁愿死在这柄剑下。

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西门吹雪外下?能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至少总比别的死法荣耀得多。

西门吹雪了解他这种感觉,所以就成全了他。

所以他感激。

这种了解和同情,唯有在绝世的英雄和英雄之间,才会产生。

他的声名,是不是也将从此消失?天边一朵白云飞来,也不知是想来将他的噩耗带回天外?还是特地来对这位绝世的剑客,致最后的敬意?曙色虽已临,天地间却仿佛更寒冷、更黑暗。叶孤城的面色,看来就仿佛这一抹刚露出的曙色—样,寒冷、朦胧、神秘。

剑上还有最后—滴血。

西门吹雪轻轻吹落,仰面四望,天地悠悠,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西门吹雪藏起了他的剑,抱起了叶孤城的尸体,剑是冷的。尸骨更冷。

最冷的却还是西门吹雪的心。

轰动天下的决战已过去,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敌已死在他剑下。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使他的心再热起来?血再热起来?他是不是已决心永远藏起他的剑?就像是永远埋藏起叶孤城的尸体—样?无论如何,这两样都是绝不容任何人侵犯的。

陆小凤

陆小凤,明朝人。古龙“陆小凤系列小说”中虚构的人物。一个被称为“四条眉毛”的传奇人物。喜欢喝酒,欣赏美女。他重情义,但半生桃花不断。表面上对很多事都漫不经心。但却十分在意这些事。

陆小凤总能遇到十分稀奇的事,但总能逢凶化吉,古龙先生说:“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

他有很多朋友,他对友谊极为珍视,随时可以为朋友牺牲自己。他平凡,有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缺点,比如懒惰。但正是这样一种平易近人的形象,才更为我们所接受。因为生活中,只有人,没有神。这是一个鲜活的,有血肉的人物形象。名字简单。爱他,也同样这么简单。

陆小凤的得意武学:“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身无彩凤双飞翼是说他的轻功很高,心有灵犀一点通是指灵犀一指,说白了就是无论对手是什么兵器,刀剑鞭矛,都能被他用右手食指和中指一下子夹住,再不能动。能与之媲美的武功,大概只有李寻欢的小李飞刀或是楚留香的轻功了,除了灵犀一指他还有和司空摘星一般上下的轻功。(有时还偷学一下叶孤城的天外飞仙,虽只是皮毛,但也足以御敌)

陆小凤:翩翩人中凤,遨游九重天,纵无灵犀指,眉毛亦堪豪,齐名楚留香,不逊探花郎,情义是无价,鲜花满江楼,吹雪风中立,摘星天下游,得友如此,此生何求。

他虽然也是个奇怪的人,许多人只要只见他一面,就永远再也不会忘记,他不但有两双眼睛和耳朵(这是说他能看见的和听见的都别人多),有三只手(这是说他的手比任何人都快,都灵活),还长着四条眉毛(这是他引以为傲的,他的两撇胡子也像眉毛)。但他不是西门吹雪,也不是花满楼。

他当然有他的境界,他的境界处在西门吹雪的境界与花满楼的境界之间。

这是古龙最推崇的人生境界。

他知道有天堂。但他无法忍受天堂的孤高。

他看得见鲜花,但他却没有细细欣赏她们的闲情。

但他理解西门吹雪和花满楼,并充分地尊敬他们。

当然是因为他们都是他的朋友,而又不是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

花满楼

花满楼,鲜花满楼,美而不俗,艳而不妖。在渐沉的暮色里,一位白衣男子独坐在窗前,体会着微风、夕阳、花香和生命的美好,他独处却不是寂寞,而是宁静,如一面澄澈湖水般的淡定宁静。这就是花满楼,只有他才堪配这优雅曼妙的名字,他看不到现实却能觉察人心,他远离尘世喧嚣独拥万花满楼,花香缥缈间,仿佛时间就此凝固,唯有他,拥有这天地间最圣洁的宁静。

花满楼是一个最懂得生命,并且懂得尊重生命、享受生命的男人。世间若真有这样的男人,应是天使落凡尘吧!

花满楼是古龙小说中的另类,是武侠小说中的另一种境界。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有的只是宽容与博大,对美的感恩,对生活的热爱。

花满楼是江南花家七公子,家势极富,自少因病失明,但对人生依然充满感激,对人充满爱。他乃陆小凤生死之交,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从不怨天尤人,热爱大自然,俊秀而温文儒雅,但武功亦甚高强。“流云飞袖”和“闻声辨位”的武功乃江湖一绝。

花满楼的雍容宽厚、与人为善、襟怀旷达和不慕名利乃读者所追求的美好人格。他的用情专一、谦谦君子之风便是陆小凤所欠缺的。而他的平易近人、谦虚有礼,乃补西门吹雪这个崇高型人物之不足。因为优美型人物不像崇高型作品中的人物那样高出于常人之上,而是带有日常生活的平易、亲切的特点;审美对象不是使主体仰视、敬畏,而是主体心神向往的移情对象。

文章地址:/wangyou/27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