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翡翠之塔

点击:
第零章 终结后的开始

浮尸遍地,血流成河的战场上,成群的乌鸦丝毫不惧那些还在打扫战场的士兵,就这样散落在这天然的美食场所中争夺着鲜美的血肉;几乎是在片刻之后,那乌黑所代表着的不详的颜色,就成为了整个战场除去血色外,唯一的主色调——而在这样红黑交织的颜色中,一面已经被烧烂,只剩下半面翠绿色的翡翠花战旗却是那样的不协调,刺眼。

呼、呼……

喘息声犹如一台拉动中的破风箱,让迪恩竭尽全力的为肺部获得一丝丝的氧气;在昨天的时候,他的弓弦连带着弓身就崩断了,而经历了四天战斗,伤痕累累的盔甲在刚才一刻,失去了原本防御的能力,与盔甲一起失去作用的是,刚刚断掉的长剑。

随手将断剑扔到了一旁。

现在,迪恩的手中只剩下了这面翡翠花战旗。

紧紧的握着旗杆,筋疲力尽的迪恩只能努力的保证在自己倒下前,不让这面旗帜跌落到地面上;至于那些逐渐围上来的士兵,他却视而不见——他追随的,追随他的,除了他之外,都在这长达十年的,一场场的战役中,全部的被倒下了。

而现在,这些还能够活动的士兵,则都是他的敌人。

“迪恩·肯,哈加斯洛的孤狼……真是令人心寒的称呼啊!要知道,我们原本不必如此的!”

一个全身盔甲的中年人,排众而出,站在距离迪恩不足十码的地方,摇头赞叹着,声音中满是悲悯——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头发,下巴上没有一根胡茬,再加上此刻的悲悯;绅士、骑士等词汇都会让看到的人认为就是对方最为真实的写照。

事实上,对方有着更加显赫的身份:高赛王国的国王,征服王的继承者——这些都是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也是他的名望。

当然,这些对于迪恩来说并不重要,迪恩只需要铭记对方是他的敌人——无数个敌人中,最为痛恨的一个。

“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交谈的可是非常愉快,甚至,我邀请你做我的护卫!”

悲悯的声音再继续着,直到被愤怒打断。

“我十分庆幸自己没有答应,并且,万分的鄙视那个时候曾经动摇过的自己!”

迪恩的双目死死的瞪着对方,目光中仅有一片怒火和杀意。

“庆幸吗?为你现在的局面而庆幸?”

中年男子挺直了身躯,他仿佛是拥抱胜利一般的抬起了自己的双臂,左右的看了一眼已经结束的战斗,然后笑了起来,满是不屑的笑容:“一千五百人的队伍,面对我的三个军团,真的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啊!”

“是什么理由让你确信你有这样的能力?是你那些不择手段的刺杀?还是……那个女人!”特意的顿了顿,中年男子看着迪恩越发愤怒的表情,他高声的笑了起来:“一个即使死去都还没有被人忘记的女人,翡翠大公,她应该可以安息了吧?”

“啧,我忘记了,做为杀掉她的凶手之一,我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呐!”

猛然间,好似想起了什么的中年男子,他伸手拍了拍额头,做出了一副抱歉的模样;但是眼神中的蔑视,却充分说明着他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本质;他在享受一次战争之后获得胜利的喜悦,虽然不是真正的庆祝,但是就和大餐前的配菜般,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最佳的人选。

“没错,就是我、西提的国王、神教的暗堂十二大祭司……联手一起除掉了那个女人,那个实在是太碍事的女人!”中年男子含糊了一下后,将自己的话语才说完;不过,他却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怒吼,他愕然的看着那个体力消耗殆尽的男子。

“我知道!”

迪恩给出了从这场战争开始后,就准备好的答案——一颗黑色正在发光的水晶,握在他的手中。

“你!!”

一直从容不迫的中年男子第一次变了颜色,他骇然的看着迪恩,脸色煞白一片;然后,转身就跑。

“没用的,方圆十公里内的地下,全部都是爆裂水晶;我和我的人,都是诱饵——可惜,我只引来了你……”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淹没了迪恩最后的话语;在爆炸出现的第一刻,迪恩就被火光吞噬了,而那正在逃跑的中年男子,仅仅只是支撑了不到三秒钟,全身的防御魔法物品损耗一空后,也步上了后尘。

粉身碎骨!

当然,粉身碎骨的还有周围那些属于中年男子的士兵——迪恩积攒的所有财富都换成了这批爆裂水晶,那分量原本就是按照他所有敌人的数量来安排的;现在,只来了一方,被全部的承受了,那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方圆百公里内,焦土一片,毫无生机。

……

第一章 见习骑士的开始

“迪恩·肯,恭喜你成为一名见习骑士!”

坐在办公桌后的男子严肃且刻板,即使侧身伸手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份卷好的羊皮纸,也是保持着一个节奏的动作,就宛如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人。

顿了顿,这个一身军服的男子指了指那卷好的羊皮纸:“还有,这是前往费查伦骑士团的任命书!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男子面无表情的祝福看不出丝毫的诚意,同样,迪恩面无表情的回应也看不出丝毫的敬意,甚至还带着一丝恍惚;而这样的恍惚,无疑在中年男子看来就是怠慢;因此,他在恼怒中毫不留情的驱逐着迪恩。

“现在,迪恩·肯骑士,你需要立刻离开中央骑士团,并且三十天内赶到费查伦骑士团报道;如果迟到的话……”

男子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威胁的意味却是不言而喻的,而且,在那面无表情的脸颊上此刻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来;在他看来,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不论迟到还是没迟到,都绝对会被远在提尔领的费查伦骑士团的人教训,并且是狠狠的教训。

毕竟,这可是他,中央骑士团副团长博科次·波拉的吩咐;一个区区的地方骑士团,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站得笔直,却面带恍惚的迪恩,本能伸出右手默默的冲着面前的男子,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拿起桌子上的任命书和信件,转身向外走去——没有想象中的犹豫,甚至还干脆不已,这样的出乎预料,让本就带着一丝恼怒的博科次更加的气愤起来。

啪!

伸出的手掌轻拍了一下桌面,立刻,旁边的房间就走出来了一位军士。

“去,将迪恩·肯被驱逐出中央骑士团,派往边境的消息传播出去!”

博科次这样的吩咐着,然后,看着转身离去的军士,这位中央骑士团的副团长不由冷笑起来:“竟然还敢无视我!原本还想要让你稍微多活几天的,既然这样,那么就给我去死吧……不识好歹的贱民、猪猡!”

一想到这个贱民,猪猡一般的家伙被人围殴致死的情形,博科次忍不住的低笑出声。

至于动手的人?

‘蝙蝠’萨利无疑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面对着破坏了对方数次交易的迪恩,当然不可能会手下留情,如果不是迪恩中央骑士团的身份,恐怕早就被扔进翡翠湖里,尸骨无存了。

不过,这绝对是一个消息,对于他来说,十分好的消息。

因此,博科次的笑声越发的高昂起来。

……

从房间离开,迪恩的恍惚一直持续着,直到站在了中央骑士团的营地大门前,才有些反应过来;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军服,然后,又拿起了背包看着里面的任命书,尤其是那个落款的日期,他更是看了无数遍。

现在是1501.10月!

是血月战争之前!

我在的地方是——翡翠之都!

迪恩的笑声,满是喜悦的笑声就这样的脱口而出,而这样的表现,令那些一直关注他的中央骑士团的成员们脸上的怜悯越发的浓烈起来。

“疯了!真的疯了!”

“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疯的!”

“真的是可惜了,迪恩的剑术还是不错的!”

“噤声,难道你也想被副团长扔到提尔领那样的乡下地方去?”

最后一句话,仿佛是有魔力一般,令原本议论纷纷的中央骑士团的成员们纷纷闭嘴,他们个个目不斜视的继续操练起来,只有眼角的余光,还在瞄着那个原本有着一份不错的前途,但现在却是要客死他乡的同龄人。

提尔领,那可是和雪原密林相邻,紧靠极北之地的领地,一个天寒地冻远离繁华的穷乡僻壤,哪怕是翡翠之都的郊区都比那里繁华一百倍;而且,听说那里冬天的风如同刀子一般,能够穿透最为坚硬的盔甲,割裂人的骨肉。

去了那个地方,在这些大部分由富人和贵族们组成的中央骑士团成员看来,自然是和死没什么区别的。

不过,这里面绝对不包括迪恩,或者说是现在的迪恩!

爆炸响起的瞬间,他就失去了知觉,迪恩知道自己死定了,那个份量的爆裂水晶,尤其是他亲手制作的,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其中的威力是多么大了;哪怕是黄金级别的强者来了,也只能是饮恨的下场。

因此,当他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时,那种惊讶别提有多么的激烈了,甚至比他第一次在歌德兹醒来还要惊讶;如果不是充当刺客的数年时间令他练就了面对任何骇人事件都波澜不惊的心态,恐怕他早就惊呼出声了——之后,迪恩默默的收集着周围的信息,而那些信息实在是令他感觉到欣喜!

因为,一切的证据显示,他回到了他十八岁的时候——

那个早已经被他遗忘的,但却在此刻瞬间无比清晰的记忆开始浮现在眼前。

一幕幕的记忆如同电影胶片一般,划过了他的脑海,令他闭起了双眼,双拳紧握——上一世,他有着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悲锵,哪怕到死都无法坦然;而现在,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要做的就是珍惜!

文章地址:/wangyou/28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