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暗影神座

点击:
第001章 恍如梦镜

“好晕……”

雷文被高烧弄得意识有点模糊,他努力地维持着理智,但脑海更多是一片乱糟糟。

映入视界的是日暮下的山林河边,从山上奔涌而下的河水不停冲刷着岸边的鹅卵石。

河水与河边一条夹杂了磨平的鹅卵石的土路,笔直地把茂密的山林左右分成两半。向山下望去,大路的尽头是一座坐落在半山之上、金碧辉煌的巨城。

黄金之城!

跟游戏当年的新手区一模一样的黄金之城。

看到这一幕的雷文有点发愣——在昨天晚上,他还是一个在超拟真游戏《奥创世界》里奋战的顶级玩家。

他清楚记得最后看到的场景是在墨黑色的天空下,狂风怒号,数也数不清的不死者从巫妖之神维沙伦的神之国度中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以万为单位的骷髅大军,簇拥在尸山骨海当中的尸巫,天上呼啸而过的骨龙与骸骨狮鹫……

不死军团无边无际,如同一股可以把整个世界染成白色的潮水。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被自家老大谋杀之神希瑞克出卖的雷文。不记得打碎了多少骨头架子,最终是比暴雨还密集的瓦解射线铺天盖地的射来,把无路可逃的雷文淹没了。那仅仅看到余光就足以把视网膜灼烧殆尽的光亮过后,世界变成了一片漆黑……

在雷文的设想中,还有最后一次转生机会的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应该是这样一幕场景:没有任何生命的荒原,灰黑色的石岩犬牙交错分布在荒原上,远处尸横遍野,无数幽兰色的鬼火飘过死寂无声的战场。在视野的正中央,会有两个光屏播放着游戏里自己“短暂一生”的精彩回顾。

接着就会看到游戏里远古死神耶各那张混账的骷髅脸。

耶各是死者之王的总管,这位宿命论的神祇负责纪录所有亡魂的最终命运。他从不发怒,总是维持着一贯的漠然与过度的礼仪;他说话的音调听起来就像是在久被遗忘的墓穴中飘荡的寒栗回声。这位万物终结之王唯一关心并努力的事,就是规律有序地纪录整个世界的命运流转,一如世界正缓缓地沉向死亡。

最后就是耶各提出数个转生的选择……

想象之中的场景并没有在雷文眼中出现。

他看到的却是游戏中理应在奥创历1318年毁灭于火山爆发的黄金之城。

雷文下意识想爬起来,身体突然传来一阵清晰无比的虚弱感。

雷文呆住了——等等!我真的还在游戏中?

哪怕《奥创世界》这个游戏号称是人类史上最高度拟真的意识同步游戏,里面还是有很多地方能一眼看出自己其实在游戏中。

比方说河流里只有单调的几种波浪,比方说游戏里的树木实际上只有五十多种形状,比方说各种负面状态导致的最多只有视觉上的朦胧与身体的沉重,又比方说初春的湿意只有单调的水汽而没有万物生长的味道……

可是现在雷文看到的是什么?

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河水浪花。

没有一块形状相同的鹅卵石。

被风吹过而自然摇曳着的树枝。

还有自己左手上有点腐烂的伤口已经引来了苍蝇……

这一切都太过真实,反而让雷文如同置身于幻觉当中。雷文很希望闭上眼后这个幻觉就会破灭,再次睁开眼就恍然发现自己回到了家中那个温馨的狗窝里。

幻觉,没有消失。

应该说自己脑里的臆想才是真正的幻觉。

自己此时此刻就静悄悄趴在河边,下身任由河水拍打着,自己左肋和后背两处传来强烈的刺痛感。雷文忍不住一愣,细细感觉了下,后背应该只是皮肉伤不碍事。但左肋……雷文下意识右臂一撑,翻过身子摸了摸自己的左肋,一阵揪心痛楚打断了他的动作,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惨叫。

麻烦大了,游戏中的丰富经验使雷文知道他肋骨骨折了,而且断掉的肋骨还插了一小节进去肺部。雷文非常肯定自己有内出血,更糟糕的是内出血开始在左肺部里淤积,这样不管的话自己迟早会挂掉。

不,应该说,直到现在还活着本身就是个奇迹。

“咕——”扁平的肚子此时发出不争气的抗议声。

额头还有阵阵高热传来。

好吧,受致命伤、饥饿,发烧……原来这么多见鬼的东西统统都是他的!

雷文把右手按到左肋上,摸索到那根断骨,一咬牙,随着撕心裂肺的痛楚,雷文把断骨掰回到原位。

本来会有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的,从肺部涌出的鲜血噎住了喉咙。一下子连咳几大口血,呼吸才稍微正常点。

内出血不能不管,否则还是个死。

雷文开始把意识集中到体内。有意识地放缓自己的呼吸,感受自己身体中随着心脏跳动产生的每一下血流脉动。慢慢地,慢慢地把观感从心脏扩散到肺部附近,然后不停地脑中冥想着要收紧那附近的肌肉,压迫那附近所有的血管,强迫血管在那里封闭上,让那里的血液开始凝固,从而停止内出血……

这是游戏中一个很出名也很难练的传奇阶技能——自我稳定。

在高度集中的意志下,雷文成功了。也因为意识的高度集中让他无视了一个小小的声音……

伤势总算稳定了下来,接下来就要尽快疗伤了,不然伤势即使不恶化也维持不了多久。

现在雷文终于稍微有思索的余裕。

“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挂了的时候碰上游戏系统升级吗?”

“这样的转生也太差劲了吧?游戏公司不是誓誓旦旦说,转生最多也只降低一阶吗?”

“我第一次挂之前是109级阴影大师,第二次挂之前是118级就职神之獠牙的神级刺客。游戏按照总职业等级数,每20级为一阶,从低到高分别是黑铁、青铜、白银、黄金、传奇、以及算是进入神级的圣阶,我两个人物怎么都是圣阶啊!转生成为传奇强者再烂也应该有青铜之躯,应该免疫生病发烧这种低级负面状态的……”

“怎么会转生成一个在黄金之城旁边阿拉斯小村一个未就职的0级小鬼头呢?”

雷文心中自言自语着。当他说到阿拉斯的时候不自觉地把这个地名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对!想起来了。

他叫雷文,一个有着尖尖耳朵的十五岁半精灵少年。从他有记忆开始就跟着父亲罗伯特和今年十三岁的妹妹卡琳生活在小村阿拉斯。他们是农民兼猎人之家。虽然总觉得他跟父亲和妹妹长得完全不像,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家里的和谐。

前天晚上,突如其来的地精大军毁灭了整个村子,父亲生死不知。村里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们躲进了村里唯一的教堂中等待救援。一个白天过去了,救援不见踪影。昨晚等到的是地精又一次袭击,后半夜教堂失守了,溃散的村民们逃离家园,向着心中的安全地——黄金之城进发。

在逃避地精追杀的过程中,雷文和卡琳跳入了冰冷的河水中。雷文在水中失去了意识,是卡琳拼死扯着雷文跟激流对抗才把雷文救了回来。没有卡琳,就没有现在的雷文。

不!

等等!

那个雷文其实已经死在水中,卡琳救回来的只是他的身躯。

我是雷文!一个普通的华夏小青年。姓雷名文,不是西方姓名那个雷文(Raven)。

“不!两个雷文都是你!”心中一个神奇的声音如此对他说着。

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两段风马牛不相及的记忆,在此刻如同把白色的牛奶和黑色巧克力放入搅拌机中,一阵嗡鸣过后,重合了。他们都失去了本身的颜色,不再有白,也不再有黑,只是一种混合后的棕色。

很想仰天大骂:“太荒唐啦!”

始终没骂出口,再骂什么都无济于事。从另一段记忆中,雷文终于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穿越了!

一次游戏中的死亡让他的灵魂穿越到这个跟游戏《奥创世界》一模一样的世界中。准确地说,他是进入了这个受惊、受伤发烧导致死亡的虚弱身体当中,同时融合了死者雷文部分的灵魂。

雷文的脑子还是很混乱,痛得厉害,用最大的力气握住拳头,能感受到指甲用力扎着自己的掌心,这依然无助于舒缓大脑的痛苦。

他能清晰感受到死者对生的迷恋,对妹妹卡琳的不舍,对未来的希冀,对变强的渴望。让雷文不知所措的是,现在这些感情都变成他的了。

脑海的混沌开始冷却下来。

“那个游戏中的高玩雷文是我。”

“此刻活在奥创世界中的少年雷文也是我。”

雷文开始接受现实了,在华夏他是个孤儿,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牵挂,一边玩游戏,一边坐等毕业就是失业那个时刻的来临。说真的,没什么留恋。如果再给他选择一次,估计他会选择直接穿越进游戏世界吧……

咦?!

蓦然一个念头如同划破黑暗长夜的闪电,劈开了雷文脑海中的迷雾。

按照死者雷文的记忆现在是日暮之年的三月(奥创历1314年3月),也就是游戏中刚开服的日期。从1314年到1318年这四年,游戏官方统称为第一纪,在玩家口中的俗称则是动荡之年。而游戏中的历史已谱写至:第四纪五年!

如果这个世界的发展严格按照游戏的历史,那么动荡之年开始四年后将会迎来持续三年的破灭之年,然后是两年的远航之年,最后是新世界的战争之年。

一股无法压抑的兴奋与狂喜化作热流传遍雷文全身每一个角落。

假若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接下来这十几年里,雷文将会变得比先知还要先知,比神棍还要神棍。

在当初游戏里就拥有“博闻强记”个人专长的雷文清楚记得游戏中的每一个进程。同时身为一个穿越者,没人会比他更清楚将会发生的事情。

从现在开始,还有四年零两个月就会迎来那个充斥着毁灭的年代。诸神的神座纷纷从天国坠落凡间,一度高高在上的神明会化身为圣域阶的圣者行走在大地上,谋求建立地上神国。

然后再过三年,整个奥创大陆就会因至高神“奥”的失踪以及支撑奥创世界的世界树干枝枯萎而崩塌,所有依附于奥创大陆这个主位面的半位面统统会遭殃,包括天界、地狱、无尽深渊以及各个元素位面等等。

文章地址:/wangyou/28647.html